《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九十一章蕭家


    第二百九十一章 蕭家

    這位俊美的小王爺自然不知韓立此時的所想,而是溫文有禮的和幾位舊識的秦家子弟攀談了起來,讓其中的兩名小姐臉蛋紅撲撲的,一看就是芳心『蕩』漾的模樣。

    韓立見此,暗中冷笑了一下。

    這位小王爺可是大有問題的,要是這些秦家女子真的對其投懷送抱,絕對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就算被這位小王爺連皮帶骨給吞了,韓立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過了一小會兒,馨王向秦言等兩人道聲謙,就帶著小王爺往下一桌應酬去了。這讓那幾位和小王爺相談正歡的秦家子弟和華姓老者的一對孫子、孫女,不禁有些失望。

    而韓立卻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凝望了小王爺的背影一眼,眼中閃過沉『吟』的目光。

    宴會終於在一個多時辰後結束了。

    已盡興的賓客們,紛紛開始向馨王父子告辭了。

    秦言也帶著韓立等人,夾在其中的說出了告別的話語,直接就出了馨王府大門。

    可就是在秦老爺子剛想和韓立上來時的那輛馬車時,韓立突然開口問了一句,讓秦言愕然的話來。

    “秦叔,那兩人是什麼人?能說給我聽下嗎!”

    韓立雖然說的客氣,但是秦老爺子可不敢怠慢,急忙轉臉瞧去,並且嘴中說道:

    “韓賢侄說的是哪兩人啊?咦,這不是蕭家的老爺子嘛!他可是越京城內有名的閑雲酒樓的東主,為人十分的低調,秦某和其可不太熟。至於他身邊的年輕人很眼生,應該是他的一位孫子吧!”

    秦言看到了韓立所瞅的老少二人後,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不知韓立為何對這兩人產生了興趣。

    “哦,這樣啊!秦叔你先走一步吧!我走一會兒,就晚點回府了。”韓立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隨口的說道。

    然後,不等秦言說些什麼,就緩緩繞向府牆一側的小路走去。

    秦言有些愣愣的望了望韓立的背影,再看了看遠處那蕭家老爺子躲躲閃閃望向這邊的目光,心有點疑『惑』。

    但是他想了一想後,就果斷的上了馬車,命令駕車的心腹開車走人。

    於是,秦家的幾輛馬車就此離開了馨王府的前門,往東區秦宅趕去。

    而那幾位秦家少爺和小姐,根本沒發現韓立的失蹤,還在後兩輛馬車上議論著今天在馨王府的所見所聞。

    他們興奮無比!覺得雖然沒有結成仙緣,但這絕對是回去以後向其他同伴炫耀的資本。

    而這時的韓立,走了大約一盞茶的時間後,終於沿著馨王府的高大府牆,來到了王府的後門處。

    此時的高大後門大門緊閉,一個人影都沒有。

    韓立笑了笑,覺得正好,省得再使用什麼隱藏行跡的法術了。

    他整個人就大模大樣的站在後門口,閑著無聊的抬頭仰望著的天空。

    一會兒的工夫,韓立就有些呆呆的出神了,仿佛在想著什麼事情。

    突然,韓立感到了有人畏畏縮縮的從遠處走了過來了,這才把頭低下,冷冷的望了一眼。

    隻見那蕭家老爺子和那位男裝少女,從王府的另一側繞了過來。看見韓立時老者身形一滯,『露』出了遲疑的表情,而那位少女則一臉的好奇神『色』,一點懼意都沒有。

    老者也許想通了什麼,馬上神『色』平靜了下來,邁開大步走了過來,少女跟在了其後。

    “晚輩蕭振,多謝前輩在王府內手下留情!若有冒犯之處,晚輩願意向前輩謝罪。”

    走到了韓立麵前後,這位蕭老爺子還是一點看不出韓立的修為深淺,心震驚之下對韓立更加的敬畏了,故開口前就搶先施了一禮,恭敬的賠罪道。

    韓立神『色』不變的承受了對方這一禮,才淡淡的說道:

    “你不在靈氣充沛的地方閉關苦修,為何出現在越京城內?難得留戀這世俗的紅塵榮華,不願意再修煉了嗎?”

    韓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給這老者扣上一個大帽子再說,這樣才可在氣勢上輕易的壓倒對方,讓後麵的事情更好辦一些。

    “前輩誤會了。晚輩因為年紀太大、築基基本上無望了,乃是家族指派的負責世俗財源的管事,並非是私自滯留在世俗界不歸的。”青袍老者一聽韓立此話,心卻是一鬆,神『色』略安的回答道。

    “你是哪一家的弟子?”韓立沒有輕易放口,追問道。

    這祖孫兩人的底細,韓立自然要『摸』一『摸』了。若是幾個有名的修仙大族,韓立也不願輕易的招惹。不過,蕭姓好像沒有什麼很出名的修仙大族啊!

    聽了韓立此問,老者猶豫了一下,回頭望了望身側的少女,還是老實的回答道:

    “晚輩是允州封河澗蕭家的人!”

    “封河澗蕭家?”韓立皺了皺眉,仔細想了想,確定自己肯定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前輩不用多想了,晚輩所在的蕭家隻是個小家族,前輩沒聽說過這是很正常的事情。”蕭老爺子臉『色』一暗,自嘲的說道。

    韓立聽到這有點意外,重新打量了蕭老爺子幾眼後,才神『色』不變的慢條斯理問道:

    “你說的如的痛快,就不怕我沒了忌憚,立刻翻臉滅了你二人嗎?”

    韓立這麼一說,老者倒沒麼樣。可那少女卻如同踩了尾巴的小貓一樣,馬上神『色』一緊的將一隻手慌忙伸到了腰間,那鼓鼓囊囊的,不用問肯定是藏著儲物袋了。

    但是隨後,少女就看到自己祖父和韓立都沒有真要動手的樣子,就臉『色』一紅的將手收了回來,並手足無措的不知放在何處才好,樣子顯得可愛之極!

    老者見此,憐愛之極的再望了少女一眼,就苦笑著回頭向韓立說道:

    “在下雖然無法看出閣下的修為深淺,但是您肯定是築基後的前輩,這一點在下還是很清楚的。”

    “晚輩可不相信,身上能有什麼法器、丹『藥』之類的寶物,可以讓前輩這樣功法大成的修士貪圖的。”

    “若前輩真是這種人,晚輩也無話可說了。憑在下的這點修為法力,就是想跑或者反抗也是無濟於事的,還不如束手就擒讓前輩如願呢,省的遷怒整個家族!晚輩隻想請前輩手下留情,放過在下的孫女一馬,她可是晚輩唯一的骨血了。”

    老者最後幾句話,說的蒼涼之極,讓少女聽了驚怒之極,急忙不忿的連連說道:

    “爺爺,不用怕!若是他真想對我們下手的話,我們就和拚了,我才不會怕他呢!”

    韓立聽了蕭老爺子和少女的話,開始時一怔,但隨即細端詳了兩人一番後,心中就又好氣又好笑起來。

    別看這位老爺子說的悲悲切切、一副舍己就義的樣子,可韓立並未從其眼中看出絲毫的求死之意。就是其外放的法力波動,也是蓄勢待發的樣子,哪有一點束手就擒的意思!

    分明打的是,萬一真要殺人奪寶,他就會立刻拚死相爭的主意。

    而那個少女就更有趣了。

    話雖然說的氣憤填膺,可是一雙黑如寶石的眼珠,卻趁韓立不注意時,滴溜溜的轉個不停,不時『露』出了幾分狡黠的眼神。

    可是這小姑娘不知道的是,練成了第一層“大衍決”的韓立,其神識比一般的築基期修士都強大的多,她這點小動作全都落入了韓立的掌握之中。

    韓立暗想:

    “恐怕這二人說的什麼“封河澗蕭家”,也是隨口一說而已。有沒有這個家族,他可是深表懷疑!”

    於是,韓立的臉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一言不發的直瞅著這二位不語。

    既沒有說兩人可以走了,也沒有立即翻臉要動手的樣子,竟將這老少二人一時涼在了這。

    一開始老,者和少女兩人還能保持著悲壯的表情。

    但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和韓立懶洋洋的表情、無動於衷的注視目光,蕭姓老者和少女終於麵麵相覷起來。

    “你身為前輩,到底打算要怎麼樣啊?”少女終於忍不住了。她顧不得老者的眼神製止,一下跳到了韓立的麵前,一手掐腰一手指著韓立大聲問道,滿臉都是委屈的神『色』。

    

Snap Time:2018-04-23 19:11:27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