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九十章小王爺


    第二百九十章 小王爺

    馨王笑『吟』『吟』的望著眾人歡呼的一幕,心有些自得。

    說起來,修仙者以前曾經在大貴之家和豪門世家內,頻繁出現過的。但後來卻不知為何,突然漸漸消失了,並不大和凡人接觸了。弄得如今仙師之類的人,都快成了傳說,就是身為皇室宗親的他,也是頭一次見到真正的修仙者。

    如今老道『露』了這一手法術,震驚了當場,當然讓馨王覺得大有麵子了。

    馨王當然不知道,以前經常有修仙者在俗世出現的時期,是修仙界還沒有升仙大會出現的那段日子。

    那時,一些覺得築基根本無望的散修和修仙家族內的低階修仙者,就自暴自棄的願意在俗世享受凡人的榮華富貴。但升仙大會一經出現,修仙者都有了拚鬥築基的希望,自然各個都隱匿深山苦修功法了,哪還會再在世俗界現身。

    當然像餘子童那樣守不住修煉之心,在世俗界磨煉時墮落的修仙者,自然例外了。不過,像這樣的修仙者並不多。就是哪位真的成為了大貴豪門的客卿,也是百般隱瞞,不希望外人知道的。

    畢竟身為一位修仙者,卻給人家凡人當門客,這在修仙界是在說一件丟人之極的事情。

    如此一來,就形成了世俗界的修士雖然不少,但是肯和權貴交往的卻寥寥無幾,就是有幾名願意成為豪貴的座上賓的,也都被這些人家死死隱瞞住了消息,以防被其他相識的修士恥笑。

    而圍觀的這些賓客,可真的從未接觸過其他修仙者,自然都對老道這一手漂亮的『操』縱火焰之術,驚為天人了了!

    就這樣,在眾人敬畏的目光中,白發老道帶點傲然之『色』的重新回到了大廳。

    這時還沒有測試過的人,自然迫不及待的口叫著“仙師”,馬上又簇擁了過來,好讓這位吳仙師給查看一下仙根。

    白法老道倒也精神旺盛,來者不拒的將剩下之人一一探查過了一遍。

    但可惜的是,剩下的人中包括華姓老者和秦言的晚輩,都無一查出具有靈根,都隻是非常普通的凡人而已。

    這個消息,把這些新接受檢查的人打擊的不輕,他們隻好無精打采的離開了老道的身邊。

    看來這仙緣,還真不是這麼好有的!

    這樣一來,就越發突出了“童景”那胖青年的仙根珍稀。讓其他人瞅向此位的目光羨慕無比,更讓站在老道身側的父子兩人,一直咧著大嘴,合不攏一起。

    韓立則神『色』如常的,看著秦言帶著灰頭灰臉的秦家少爺和小姐返回了他這邊,並且一見韓立略帶了些狼狽之『色』。

    “我還是不服氣,憑什麼那個窩囊廢能有仙根,我們就沒有。我這幾個人,哪個不比他強上百倍!”一位長的小巧玲瓏的秦家小姐,還是不服氣的嘟囔個不停。

    “好了,不要胡言『亂』語!你們沒有這個命,有什麼好抱怨的?”秦言臉『色』一沉,轉臉訓斥了這小姑娘一句,就坐了下來。

    這句話,讓這位秦家出名的小辣椒把嘴一噘,仍是滿臉不忿的模樣。

    此時華姓老者,也帶著那一對男女青年,走了過來。一言不發的就坐在秦言旁邊。

    兩位相望了一眼後,突然同時苦笑了起來,頗有些難兄難弟的味道。

    “秦賢弟,看來那童胖子馬上就要抖起來了!”華姓老者開玩笑似的說道。

    “咳!這也很正常。誰讓人家生了個好兒子,馬上就有仙師做靠山了!”秦言歎了口氣,似乎有些無奈的說道。

    “不過……”

    華姓老者和秦言,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來。

    不過他們雖然嘴上說著,但還是一心二用的注意著吳仙師和那馨王的舉動。

    馨王此刻,見所有來賓的晚輩都測試過了仙根,就一扭頭,向身邊的一位丫鬟小聲吩咐什麼話。

    結果小丫鬟立刻從側門邊退了出去。不知奉命做什麼事去了。

    馨王這才回過頭來,咳嗽了幾聲後,含笑的緩緩說道:

    “下麵為了慶祝愛姬的怪病痊愈,和犬子與這位童世侄拜在吳仙師的門下,大家就好好慶祝一下吧!”

    說完了此話,馨王毫不遲疑的伸出雙手,猛拍了兩下。

    “啪”“啪”

    隨著掌聲響起,從大廳的正門外,一對對穿戴整齊的仆役和丫鬟,手捧黑漆托盤,端著一份份的佳肴和一瓶瓶的美酒,走入了廳內。

    然後嫻熟無比的一一擺滿了每張桌子,並給每一隻酒杯,都倒滿了猶如脂『露』般粉紅的美酒,讓菜香、酒香轉眼間就飄滿了大廳。

    “來,本王先敬大家一杯!”馨王端起一隻侍從主動送上來的酒杯,高舉過頭的大聲說道。

    “王爺,請!

    ……

    大廳內的氣氛,頓時在眾人和馨王共飲一杯的情況下,馬上高漲了起來。

    不一會兒,眾多賓客就推杯換盞起來。

    宴席終於開始了!

    馨王和那位叫青兒的妾室,則穿『插』在席間,和一些交情較深的摯友有說有笑的,一點王爺的架子都沒有。

    這位王爺的口碑,怪不得在秦言等人的空中如此的好呢!

    而那位吳仙師可沒有入席,而是在馨王舉起酒杯的時候,就無聲無息的走掉了。

    讓很多還想在宴席間,和這位仙師大拉關係的人,大失所望起來。

    不過想想這也很正常,人家一位活神仙,怎麼會和他們這些俗人一樣,飲酒作樂、大魚大肉呢!

    這樣想通之後,這些人也就死心了,真正放開了心思,和他人吃喝起來。

    當酒宴進行到中旬時,馨王甚至叫來了一隊府中的舞女,婀娜多姿的挑起了宮舞,給眾人前來助興,讓氣氛真正上升到了高『潮』。

    就在此時,從廳堂內走出了一位二十許歲的白衣青年,長的溫文爾雅,身材修長,一舉一動之間,斯文有禮、風度翩翩,絕對符合大多數懷春少女的夢中情人形象。

    “銘兒,來見見諸位世伯!”馨王一見青年,立刻高興的招呼其過去。

    說來湊巧,馨王正好來到了秦言等人的桌前。於是這位溫雅的青年,含笑的走了過來。

    “見過兩位世伯!”青年彬彬有禮的說道。

    “不敢!小王爺多禮了。”

    秦言和華姓老者可不敢托大,急忙站起身來還禮。

    “哎!二位是他的長輩,銘兒給你們見禮也是應當的,何不這麼見外呢?”馨王有些不樂意的說道。

    秦言和華姓老者聞言,對望了一眼,略顯些尷尬之『色』。

    話是這麼說不假!但他們二人怎能真將人家皇室宗親,當成自己的晚輩啊!

    但他二人也是老『奸』巨猾之輩,隨口幾句就將話頭岔開了,然後就介紹身後的晚輩,給這位豪爽異常的王爺認識,這可是個難得讓晚輩『露』臉的機會啊!

    當然,韓立自然也在秦言的介紹之中。

    當介紹韓立時,馨王兩眼一亮,大有深意的反複打量了韓立數遍,麵帶些似笑非笑的神情,顯然這位也是對那流言的內容,知曉幾分的人。

    這讓秦言麵剛剛消失的尷尬之『色』,再次湧上了麵容。

    “銘兒過來,和這位韓世兄見過一下!”

    不知馨王出於什麼心,竟然笑嘻嘻的讓那小王爺和韓立打了個照麵。

    小王爺聞言走了過來,非常客氣的叫了一聲“韓世兄”,然後衝韓立拱了拱手,臉上始終掛著溫柔的神情。

    這位風度翩翩的小王爺,其一舉一動,,都讓附近的幾位當齡的小姐,直看神『迷』心醉,無法自拔!

    韓立表麵上手足無措的還了一禮,仿佛一副太過緊張的呆愣模樣。可心頭卻驚濤駭浪,已無法再保持平靜之心。

    這位小王爺一湊到韓立身前施禮時,竟然和那位王府總管一樣,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雖然遠沒有那位總管那麼強大的壓迫,但絕對是同一種危險的感覺沒有錯。

    “這是怎麼回事?”

    韓立驚駭之餘,心中陷入了不解。

    

Snap Time:2018-04-23 19:32:40  ExecTime: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