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八十八章迷魂交鋒


    第二百八十八章 『迷』魂交鋒

    秦言看到一向都穩重之極的華姓老者都這麼迫不及待的樣子,心終於動心了。

    雖然他也從韓立的口氣中,聽出了對這位仙師的不屑一顧,但畢竟對方真是個願意收徒的修仙者啊!

    至於這位仙師的修為是高是低,他也顧不得這許多了。

    原本他不是沒想過,讓自己的後人拜韓立為師的,但是他通過和韓立這段時間接觸,知道對方是一點收徒的意思都沒有,是無法強求了。

    說起來,當初父輩在世的時候和他說過。秦家剛剛大富起來的時候,那位李化元仙師曾經來過他們秦家一趟,看看是否有子弟能有仙緣,但可惜的是無一人有此造化,隻好失望而歸。

    從此這位李仙師再來秦家時,就不再提過收徒之事了。按照李化元仙師的說法,他與秦家的仙緣僅止於一代,秦家後輩之人就和他無師徒緣分了。

    現如今眼前又有了個修仙的機會,自然說什麼要試一試了。

    想到這,秦言拿定了主意,就招呼了幾位後輩一聲,也走了過去。

    韓立冷眼看著這一幕,什麼話也沒有說。

    既然他已經給秦言提過醒了,對方還執意要去拜師,他自然不會多管閑事的。

    說起來,秦府的這些少爺、小姐是否真有靈根,韓立還真未曾注意過。但世俗界的凡人中,有靈根的人堪稱是萬中無一,實在是少的可憐啊!

    韓立正想著呢,突然看到那幾名跟秦言往吳仙師麵前湊的秦家子弟,有一兩人竟然回過頭來對他『露』出了譏笑的麵容,擺出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似乎在嘲笑他的樣子。

    韓立見了之後,微微一愣,隨即心就啞然失笑起來。

    顯然,這幾位見秦言沒有喊韓立一起過試仙緣,以為秦老爺子在心底下其實還是最寵溺他們的,所以才會如此自得的表情。

    韓立暗自搖了搖頭後,就懶的再注意他們了,反而往廳堂內的四周望了望。

    這時還留在座位上沒動的人,可說是少之又少了,隻有寥寥六七人而已。大部分都是根本沒有把子侄帶的孤家寡人,此時都『露』出了後悔萬分的表情。

    唯一引起韓立注意的,是坐在廳堂一角的一桌老少兩人。

    老的是一位六十餘歲的青袍老者,一頭的灰發,神『色』如常的品味著手中的清茶,似乎一點都不在意眼前的仙緣。而年少的,則是個眉清目秀的少年,細皮嫩肉的樣子,可是望著吳仙師的方向卻偶爾『露』出了不屑之『色』。

    這兩人現在雖然看似非常悠閑的坐在那,可韓立看到這兩人時,臉上不禁『露』出了絲絲的笑意。

    這老少二人竟然也是修仙者,而且修為還不錯的樣子。青袍老者是功法九層的樣子,少年也有五層的水準,不在那吳仙師之下啊。

    隻是令韓立有點吃驚的是,這二人不知修煉了何種功法,竟然能將自身的靈氣收斂的若有若無。若不是韓立的修為高出對方太多了,他還真不容易看出他們修仙者的身份。

    至於那位吳仙師,自然更沒有這能耐可以沒發覺這老少二人的異樣了。

    這種可以隱瞞過同級修士的收斂靈氣功法,立刻就讓韓立動心起來。

    若能學會這種法門,豈不在和同級修士爭鬥中,大占了先機?

    想到這,韓立又仔細瞅了這二人兩眼。

    結果這一次,韓立卻發現了點異常。

    那位眉清目秀的少年,竟然在嫩白的耳墜上有兩個細小的孔洞,竟是位少女裝扮而成的。

    韓立剛有點愕然,那位少年卻無意中望見了正呆呆瞅著她的韓立,不禁臉上一紅後,狠狠的回瞪了他一眼。

    男裝少女的舉動,引起了一側的老者注意,他皺了一下眉頭的回過頭來,麵無表情的望了韓立一眼。

    韓立見此,向這老者笑了一笑。

    青袍老者大感意外!

    他本以為是哪家的輕浮公子哥,看破了自家少女的裝扮,才用目光進行調戲的。可沒想到,竟是個相貌不起眼之極的青年,而且還不知死活的對他一點害怕之意都沒有。

    青袍老者心有些慍怒,沉『吟』了一下後,輕輕閉起了雙目。

    這個舉動,讓韓立愣了一下,隨即不由得猜想道:

    “對方閉目,難道是想要……”

    韓立還沒有想完,老者下麵的行為就完全證實了韓立的猜測。

    隻見他兩眼再次張開時,望向韓立的目光中冒出了青紫『色』的光彩,竟衝韓立施展了一些『迷』魂類的法術,看來是想讓他當場出醜,好給其一點小教訓。

    韓立見到此幕,心有點好笑。

    以老者煉氣期九層的修為,竟然對他築基中期修士施展『迷』魂術,這豈不是找死嗎?

    隻要他稍微用法力反擊一下,肯定會讓對方法術反噬的。

    不過,韓立既然想打對方的斂氣功法主意,自然不能和對方結下大仇了。

    於是,他隻是麵帶微笑的對視著老者的雙目,一點異樣的表情都沒有。

    這讓對麵的青袍老者,臉『色』由一開始的冷笑,慢慢的變為了愕然,隨即又『露』出了駭然之『色』。

    當老者暗自大叫不好,想將雙眼挪開時,可是已經遲了。

    韓立對視的目中已經隱隱有黃芒湧現,竟如同磁石一樣,讓他的目光無法轉動分毫。

    青袍老者的心,又驚又怕,同時後悔不已。

    他萬萬沒想到,這看起來絲毫法力都沒有的青年,竟然也是一位修仙者,而且看起來修為遠勝自己的樣子。

    早知如此,他說什麼也不會使用“夢魘術”的,如今他的心神全然被對方控製住了,再也無法擺脫掉對方的反製。

    老者越想越害怕,那間額頭上就流出了黃豆般大小的汗粒,麵如土『色』,可是兩眼還是直直的望向韓立。

    一旁的男裝少女,終於看出了自家長輩的不對勁,情急之下急忙一拽老者的衣袖。

    結果出人意料的是,將青袍老者的人扯動了半圈後,竟輕而易舉的讓老者脫離韓立目光的吸引,將他從夢魘術的反噬中救了出來。

    青袍老者突然由死轉生,逃出生天,這中間的心境差落,讓他不禁怔住了一會兒,片刻後才如夢方醒的回過身來。

    可是他背部的衣衫,早已被冷汗徹底侵透了。

    此時的他,神情惶恐和急忙少女低聲說了幾句,然後就再也不敢往韓立這麵瞅上一眼了。

    青袍老者很清楚,少女能這麼容易的將自己解救出來,這可是對方手下留情了。否則最起碼自己也應心神受損,大病一場的。

    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何會如此做,但自己祖孫二人還是遠離此人的好。

    這相貌普通的青年,修為實在太可怕了!實在不是他們可,以招惹起的!

    而且讓他納悶的是,他明明已用天眼術查過了此人,對方身上可是一點法力波動都沒有的,否則也不會冒失的使用“夢魘術”的。

    “難得這個人的修為竟然已經到了……”

    青袍老者一想到自己的猜測,臉『色』開始發青了。

    若是和他所想的一樣,他豈不是招惹一位整個家族都無法招惹的大人物了。

    想到這,老者剛剛恢複了些的心神,又無法安寧了。

    而那男裝少女,則吃驚的望著老者青紅交錯的臉『色』,心驚訝之極。

    在她心目中,自己這位祖父可是從來都是不動聲『色』,穩如泰山的神情,如今竟然『露』出了這般表情!難道那普普通通的青年,真的如此可怕嗎?

    想到這,她不禁有了回頭在望韓立一眼的衝動。

    可是未等她有所行動,老者卻似乎看出了少女的心思,突然極其鄭重的對她小聲道:

    “不要再去惹那個年輕人,若是我沒猜錯的話,對方很可能是築基期的修士。千萬別再去觸怒對方!”

    “什麼?是築基期的修士!不可能吧,對方才多大的年紀啊!”少女用一隻玉手掩住小口驚呼道,整個人花容失『色』,卻不敢大聲一點。

    

Snap Time:2018-01-19 01:35:22  ExecTime:0.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