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八十五章冷漠與謠言


    第二百八十五章 冷漠與謠言

    韓立聽到這這時,已明白的差不多了。

    這幾人說的竟是,最近一些年來,越國修仙界時常有修士失蹤的事情。

    這幾人好像被這些幕後之人抓住過,但被威脅後就放掉了。但聽口氣,他們已受製於人,並『逼』迫要做些害人之事才可。

    韓立心各種念頭轉動極快,片刻之間,就判斷出此事還是不要碰的好。

    畢竟讓這麼多修士都莫名失蹤的幕後之人,但還能一直逍遙至今沒被揭『露』破獲,這本身就說明了這隻黑手狡猾異常,絕不是尋常之輩。

    而且既然能驅使築基期的修士,那就說不定還有結丹期修士隱匿其後呢!

    自己一個小小築基期修士,在這多事之秋,還是不要惹禍上身的好。

    韓立心有了決定,立刻將神識收了回來,不再理睬這群修士了。

    這些人雖然有些倒黴和可憐,但和他無親無故的,他可不會冒著巨大風險多管此閑事。

    隻能讓他們自求多福吧!

    而且現在的七派,就像黑臉老者分析的那樣,正全力和魔道之人對抗根本無暇分身。即使韓立幫其報了上去,也多半不會管此閑事的。

    韓立隻能這樣冷漠的想道。

    既然不用分神聽別人的私語,韓立就更加放開了心思用飯起來,並時不時的裝作好奇的模樣,指著窗口外的一些新奇事物,向秦平問這問那。

    秦平當然一五一十的給韓立解釋個不停。如此一來,一頓飯下來整桌飯菜倒是十有大半都進了韓立的腹中,讓那秦平看了咂舌不已,暗想自己這位少爺,不但人精力旺盛,飯量可也不輕啊!

    此時,那桌修士起身下樓而去,臨走時的模樣韓立看的清楚,還是垂頭喪氣的神情,看來一時半會他們是想不出什麼好方法來了。

    見到此幕,韓立大吃幾口飯菜後,便也讓秦平結賬走人。

    可是秦平隻是嘻嘻的笑了笑,就從身上拿出塊秦府的腰牌,大模大樣的下樓去了。

    不一會兒的工夫,他就上樓給韓立回稟道:

    “少爺,我已經將腰牌壓在那了,叫那掌櫃的月底去我們府上結賬即可,這飯錢是不需要我們出現銀的。秦府的少爺,每月都有數百兩銀錢的花銷可以回府報帳的。我已經將飯錢記在了少爺的帳下了。”

    韓立聽了有些意外,就感秦府的奢侈啊!

    但臉上卻顯出一點茫然之『色』的胡『亂』點了幾下頭,就帶著秦平下樓去了。

    下午,韓立沒有再繼續再徒步而行。而是在秦平吸取教訓的建議下叫了輛二輪馬車,坐在車上在越京幾處重要地方轉了那麼一圈。

    雖然還有許多地方漏掉了,但總算大概的地形和街區,韓立有了初步印象。不至於一出秦宅,就在京城內兩眼一抹黑了。

    晚上時分,才盡興的韓立才回到了秦宅。

    這次把門的秦貴,未等韓立下車,就急忙衝出了門房,對韓立大獻殷勤不已。

    他可生怕這位新出現的韓少爺,還記恨昨日自己有眼無珠的事情。他要讓此位對自己的印象好轉才行啊!

    韓立怎會把昨日的那點芝麻大的事情,還記掛心上。早已拋在了腦後!

    此時他滿腦子的都是想著,如何讓才能讓保證秦宅的安危。實在不行,秦言一人的『性』命最起碼要保住,否則就不好回去和李化元交代了。

    想到這,韓立心中有了主意,安心的進了秦宅。

    晚上,韓立沒有避諱任何人,直接找上了自己這位秦叔。

    並和其在密室內詳談了一會兒後,才興高采烈的回去了。

    而從第二日起,一些與秦言交往的人都突然發現,秦言身邊多出了一位陌生青年出來,並且渾身的土氣,實在不像是越京本地人。

    而秦言非常熱心的將這位青年介紹給每一位相熟之人,說是自家一位長輩的後人,讓這些摯友好好提攜一番等等!

    這些與秦言相交的人,不是達官貴人,就是巨商豪富!

    雖然覺得這青年始終寸步不離秦言的身邊,有點奇怪的樣子。

    但是在探聽韓立底細無果後,老『奸』巨猾的他們自然都對韓立顯出一幅慈眉善目的長者風範。

    韓立總算初次接觸到了越京的上層圈子!

    ……

    時間一眨眼,就兩個多月過去了!

    韓立似乎真成了秦宅的少爺了,不但所有的待遇都和秦言的兒女一樣,而且秦家老爺現如今,無論是生意應酬還是做客他宅,總是無一例外的將韓立帶在了身邊,似乎真要大力栽培的樣子。

    如此一來,韓立是秦家老爺私生子的傳言,很快就從秦宅傳到了外麵,弄得與秦家相識的世家,好一陣的風言風語!

    但秦言對這些傳言一點都不不理會,完全一副你們想怎麼猜,都隨你們的默認樣子。這就更加坐實了這種論斷的可信『性』!

    結果有一些沉不住氣的秦家子弟,不知是在長輩的指使下,還是自恃有些小聰明,竟然想從韓立身上旁敲側擊一下流言的真實『性』。

    但是在韓立裝瘋賣傻的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前,這些人自然無功而返了。

    久而久之的,秦宅之人終於心照不宣的確認了韓立秦府少爺的身份,以為秦言對韓立如此的抬愛,隻是想彌補一下心中的愧疚而已!

    雖然原本受秦言寵愛的幾位秦家公子和小姐,對此大感不忿。但是在老爺子的高壓下,自然不敢針對韓立做什麼明顯的小手腳,隻能捏著鼻子暫時強忍著。

    不過,他們在人後自然對韓立土包子、野種之類的咒罵過不止一次。

    可是這些人不知道,晚上韓立在屋內修煉功法時,都會按時的用神識將整個秦府籠罩其內,雖然每次時間無法持續太長,但也足以發現許多人的隱秘了!

    這幾人的幾句不忿之言,韓立可聽得一清二楚。

    韓立是不會和這些『乳』臭未幹的『毛』孩子一般見識的。但是他們的長輩,卻有幾人在暗中琢磨些讓他失寵的損招,這倒讓韓立有些無語了。

    他自然不和這些凡人計較什麼,但是若是魔道之人真的突然來襲的話,這幾人的保護次序,自然會被他排在了最後。這也算是韓立的一點小回報吧!

    這一日,秦言再次外出赴宴,這次請他的人可是非同小可的人物,竟然是當朝的一位王爺下的請帖!

    據說這位閑散王爺的一位愛妃大病初愈,所以才大擺筵席,邀請一些有名望的人前去慶祝一番。

    秦家在越京內雖然不是最富有的豪商,但是論綜合實力和影響力,絕對能排在前三之中,自然請帖也有秦家一份了。

    而且不是秦言老爺子一人前去,還指名點姓的要讓秦家的幾位交友很廣的公子哥和所謂的“才女”一同前往。據說是和他們相識的小王爺的特別請求!

    秦言無奈之下,隻好讓這幾名晚輩一同前往了。

    頓時知道消息的這幾名小輩,當即心中樂開了花!

    要知道,秦言自從知道秦家身處危機之中,自然不肯讓後輩們在這段時間出去鬼混了。

    萬一被韓立口中的魔道之人盯上了,那豈不是大禍臨頭了!

    所以秦老爺在這兩個月期間,隨便找了個借口,就活活將這些小輩們禁足至今,這怎能不讓這些懶散慣了的秦家少爺和小姐們,暗暗叫苦不迭!

    更讓他們惱火的是,韓立明明不比他們大幾歲,可是卻天天有機會跟著秦言早出晚歸,一副樂不思蜀的模樣,這更讓這幾人大呼不平了。

    如今有了這個機會,這幾位秦家小輩,自然興高采烈的一同前往了。

    “馨王”,這是發請帖的這位王爺的封號,也是當今越國之主的兄弟之一。

    聽秦言說,此位雖然身為皇室宗親,但卻生『性』豪爽,交友極廣!

    不但達官貴人,豪商巨富,他願意結識,就是一些市井屠狗之輩江湖上奇人異士,他也認識了不少。

    當然為了避嫌,掌握軍權的武職官員他是不敢多交往的。

    但就這樣,這位王爺在越京百姓中的名聲,可著實不小,而且口碑也很不錯。

    韓立聽到這時,對這位王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印象。具體是怎樣的人,當然還需要他用雙眼來確認一下!

    畢竟表麵上名聲不錯,但實際上男盜女娼的大人物,這世上實在太多了!

    

Snap Time:2018-04-25 16:56:43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