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八十三章舊情


    第二百八十三章 舊情

    韓立覺得如果將墨彩環母女再失蹤的消息告訴對方,實在有些多此一舉。

    墨鳳舞隻要知道自己還有親人活在世上,這就足夠了!估計此女也不會提起要和墨彩環母女再見的話題,畢竟已人事皆非了!

    韓立下麵就將與墨彩環相遇的經過,簡略的告訴了對方,讓墨鳳舞聽了差點喜極而泣。

    墨鳳舞很清楚,憑著韓立修仙者的身份,根本用不上捏造什麼謊言來欺騙她一個弱女子,對方肯對她如此的客氣,多半還是看在了當年的一麵之緣上了。

    因此墨鳳舞,此時歡喜的雙手合在一起,放在胸前暗暗禱告了一會兒後,才重新恢複了常態。

    不過再次麵對韓立的她,明顯不再是那麼冷漠了。

    想必他很明白,要不是韓立在燕翎堡出手相助,那嚴氏母女還處於困境之中呢!

    “多謝韓公子告訴彩環和四娘的下落,這是風舞七八年來首次聽到的好消息。”墨鳳舞平靜下後,緩緩的說道。

    但接著她未等韓立說些什麼,就再次提到說:

    “雖然小妹他們母女沒事,但是我大姐和其他幾位姨娘還是下落不明,多半已糟了毒手。這個仇風舞不能不幫她們報!可是風舞手無縛雞之力,韓師弟一定會幫我的,對嗎?”

    墨風舞說著說著,『露』出了十分軟弱的神情,兩隻明眸上瞬間罩上了一層霧氣,竟似要傷心而泣的樣子。

    韓立見此,『揉』了『揉』鼻子,大感頭痛與無奈!

    他本想對方知道了墨彩環母女的下落,應該就不這麼急於報仇了。可沒想到這些年沒有見的墨鳳舞,竟變得如此執著此事!

    說實話,若是讓他去滅一位煉氣期的修士,這都比讓他去無緣無故去殺一位有身份的凡人,要容易的多。

    因為自從進入黃楓穀後韓立就已經知道,整個越國十餘個州府,早就被七大派和數大家族的人,給瓜分的幹淨了。

    每一個州府內的世俗大勢力,隻要世間長久一些的,都會有修士在暗處關注一二的,甚至根本就這些修仙派別在後麵扶持起來的。

    當初的嵐州墨府、獨霸山莊,因為隻是新興不久的勢力,所以才沒有接觸到修仙界的修士。否則當初韓立刺殺那獨霸山莊的歐陽飛天時,那會這麼輕易得手還無人追究此事。

    可是這五『色』門,就不同了。

    此門派在百餘年前就已興起,已算得上是年代久遠了。而嵐州又是七大派默認的靈獸山地盤,多半其背後已有了靈獸山的影子。所以墨府才會和對方一接觸,就慘遭大敗。

    韓立身為黃楓穀的弟子,無緣無故的去滅掉一位別派扶持的世俗界頭目,這恐怕不是那麼好交代過去的。

    不過,最近魔道之人要潛入越國對世俗界進行破壞,這倒是個渾水『摸』魚的好機會。在此期間動手的話,隻要多見小心,應該不會惹上麻煩。

    韓立這樣想著,臉上卻沒有外『露』絲毫。而是站起身來在屋內踱走了幾個來回。

    他再前後掂量了一下後,才盯著墨鳳舞的俏臉,冷靜的說道:

    “風舞姑娘,按理說這個要求不能答應的,這會給我帶來很大的麻煩!但是最近修仙界的情況有些特殊,倒也不能說一點機會都沒有。這樣吧!以後有機會的話,我可以嚐試一下除去五『色』門門主。但是如果事情真的不可為的話,風舞姑娘就熄了報仇的心思吧!”

    墨鳳舞聽了韓立此話,頓時喜極而泣。那種嬌豔『露』的明媚之『色』,讓韓立看的也一陣的失神。

    當年初見墨鳳舞時,他可對那位溫婉動人的墨府二小姐,真動心了那麼一回。至今對方給他的那種溫馨可人的感覺,還是記憶猶新,讓他時常的留戀!

    那應該算是他第一次動了男女之情吧!

    而這個不大的承諾,就算是對墨鳳舞感情上的一次交待吧!

    韓立這樣想著,表麵上卻神『色』如常,他打算將這份感情深埋在心中,不再向外人提起了。

    而墨鳳舞,終於從韓立應允的喜悅中回過神來。

    她臉上掛滿了感激的神情,什麼沒有說但幾步就湊到了韓立身前,突然用柔軟芬芳的嘴唇輕碰了一韓立的臉龐,然後有些羞澀還帶點『迷』茫的說道:

    “有了韓師弟的這個承諾,即使沒能殺了那人,風舞也感激不盡了!”

    說完此話,少『婦』就默默的把披風一蓋,人匆匆的離開了韓立的屋子。

    韓立『摸』了『摸』臉上被親吻過的地方,神情有些古怪。沒多久就單手支撐著下巴,陷入了沉思之中,過了許久,許久……

    ……

    第二日清早,韓立從打坐練氣中醒來,想了想昨夜發生的事情,心不禁有些歎息。若是墨鳳舞也有靈根的話,他一定將其引入黃楓穀門下,並和其結成道侶共修大道。

    韓立這樣想著,就已洗漱完畢走出了屋子。

    他準備先把秦宅的地形熟悉一下,然後再考慮其他的事情。

    可是沒曾想,他剛一出來,就發現在院子外正站著笑嘻嘻的秦平。

    此位未等韓立驚訝的詢問,就機靈先一步解釋道:

    “在下是奉了老爺之命,暫時充當少爺的貼身長隨,以後韓少爺有什麼事情需要跑腿的話,就盡管吩咐小的一聲就行了。”

    秦平跟韓立說話時的神情,恭敬中還帶了些興奮之『色』。

    此位想得非常簡單。這位韓少爺雖然出自小地方,人看起來也不怎麼精明的樣子,但是人家在老爺的心目中可是分量十足啊,僅此一點就足夠他巴結了。

    更何況,如果能將這位爺侍候好了,說不定還能另外討老爺的歡心呢!

    秦平邊想著,邊打著自己的如意小算盤,心還著實鄙視那些一聽要給這位土包子少爺當長隨,就紛紛就往外推的傻蛋!

    他秦平可早就聽夫人身邊的丫鬟人說了,此位十有八九是老爺在外麵的私生子。隻要老爺在世一日,還能虧待了此位少爺嗎?而作為韓少爺的長隨,肯定也是水漲船高的事。

    這可比在三夫人身前當一個跑腿的,要強多了!

    韓立自然不知道這位的真實想法,隻是覺得秦言此人還真會做人,知道自己對秦宅和越京有些陌生,這就馬上派來了一位向導。真是及時雨啊!

    韓立這樣想著,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並直接了當的對秦平講道:

    “我從未見過這大一片房屋,正想到處走走看看呢,你就陪我一下吧!”

    “好的,少爺!”

    秦平看到自己的第一份差事來了,立即精神抖擻的應聲道。

    就這樣,韓立在秦平的帶路下,開始圍著碩大的秦宅到處溜達了起來。

    雖然說有些地方有女眷居住,不太方便韓立貼身近看,但是站在遠處指點一番,倒也沒人敢上來說三道四的。畢竟秦言昨日的那番言語,都傳遍了整個秦府。

    “這是二爺一家的福貴院,麵除了二老爺外,還有二爺最小的兩位公子也住在其內,而隔壁那片……”

    秦平這位向導做的非常稱職,不但將每片院落的名稱告訴了韓立,還將其內住著的主人,一一指了出來,讓韓立暗暗記下了個牢靠。

    但當其講到了“表小姐”墨鳳舞的住處時,韓立神『色』一動的略看了長久了一些,就神『色』如常的離去了。

    不大會兒的功夫,整座秦宅都讓韓立溜看了一遍,但韓立仍似乎未盡興的樣子。

    最後,幹脆讓秦平直接帶他走出了秦宅,陪他在越京內一些熱鬧的地方,瞎逛了起來。並讓秦平繼續給他解說個不停。

    順著京城內較出名的景點和鬧區這麼一走,就是整整一個上午的時間。

    那秦平原本興高采烈的表情,早已不見了蹤影。此時的他,一瘸一拐的走在韓立身後,一臉的苦瓜之『色』。

    任誰走了數個時辰的路,絲毫未歇過腳,還要一直開口的解說個不停,恐怕都是如此的表情。

    這讓秦平頭一次懷疑,自己是不是選錯了主子了。

    

Snap Time:2018-04-21 19:56:09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