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八十二章改變


    第二百八十二章 改變

    韓立聽了秦言此話,表麵上雖然做出了吃驚的樣子,但實際上頗不以為然。覺得十有八九,又是個被《貞女烈傳》之類的東西,給毒害不輕的可憐女子。

    廳內的那些公子哥們,一聽說表小姐要來了,頓時麵『露』喜『色』的私語個不停,眼中還紛紛『露』出了期盼的神情。這讓韓立看了心微微一怔,但隨後就恍然大悟的猜測到,這位表小姐恐怕長的如花似玉吧!

    韓立正想著呢,從聽客廳外走進來了小丫鬟和一名少『婦』打扮的素裝女子。

    這女子雖然長的輕眉秀麗,文靜之極!但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種說不出火熱魅力。其楚楚動人的風情,讓廳內大多數的男人見了,都有將其抱入懷內好好憐愛一番的衝動。

    至於那些『乳』臭未幹的『毛』頭小子了,更是睜大了雙眼,全都在一個勁兒的猛瞧。

    看來對這位表小姐,這些秦家少爺們都已『迷』戀很久了!

    可是當韓立看清楚這女子的麵容時,眼中閃過了一絲駭然之『色』。那臉上的呆傻之氣竟突然消失了。所幸那間後韓立就強壓住心『性』,恢複了原來的神情。

    因為這一番變化,全都是在一瞬間就完成了!而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剛進廳的少『婦』身上,否則還真差點『露』出了馬腳。

    可此時,韓立的心卻猶如波濤翻滾一樣的起伏不定。

    這位“表小姐”,雖然容貌比以前有了一定的變化,還多出了幾分少『婦』的風情。但是從那充滿了靈『性』的雙目、卵形的秀氣臉蛋,韓立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這所謂的位“表小姐”,竟然是當年隻見過寥寥數麵的墨府二小姐,那個喜愛研究醫道的秀氣少女————墨鳳舞。

    墨鳳舞一進屋子,就被眾人瞅的臉上微紅,自動的低下頭去,自然也沒能看見就坐在秦言下首的韓立。

    秦言見到這些晚輩不成器的樣子,心懊惱之極!

    “咳”“咳”

    他臉上一沉,使勁咳嗽了幾聲後,那些沉『迷』在墨鳳舞姿『色』中的年輕男子,才恍若才醒的把目光收了回來,紛紛又做出了正人君子的模樣。他們生怕觸怒了這位一家之主!

    “萍兒!到姨娘這坐。”三夫人心思細膩的搶先招呼了一聲,讓墨鳳舞在她旁邊來。

    “謝三姨娘!”

    墨鳳舞溫婉的輕聲道謝一句,就楚楚動人的走到了三夫人那,端坐了下來。

    “萍兒,不要老是待在屋內。那會將人活活悶壞的,還是多出來走走的好!”

    顯然秦言對墨鳳舞非常的憐憫,語氣很溫和。

    “多謝姨丈,萍兒知道了!”墨鳳舞仍沒有抬頭,一幅低眉順眼的樣子。

    “咳!”

    秦言見此,輕歎了口氣。

    對這位外甥女每次都順從的答應,但是回去之後還是依舊的做法,秦言也很無奈。但接著他就想起了正事,指著韓立向墨鳳舞介紹道:

    “萍兒,我來給你介紹下!這位韓立韓世侄,是對姨丈有大恩的一位長輩的後人,你來見過一下吧!以後就以世兄相稱!”

    韓立全神的注意著墨鳳舞的舉動,見此女一聽到“韓立”二字時,身子竟輕微顫抖了一下,頓時心就有數了。

    半晌之後,墨鳳舞才緩緩抬首,『露』出了那張花容月貌的臉龐。此刻,這張動人之極的麵容平靜之極,杏唇上下一碰後,就傳來了淡淡的聲音:

    “韓世兄好!”

    墨鳳舞仿佛真的不記得韓立了。

    而聽到對方問候的韓立,好似被如此近的豔容給驚呆了,諾諾了半天後,才費勁的說出了“世妹好”幾個字。

    這讓一旁見到此幕的年輕男女,有些忍俊不住的偷笑了起來。

    秦言冷眼掃視了一遍後,下麵頓時安靜了。而韓立還是傻乎乎的『摸』了『摸』頭,一幅手足無措的樣子。

    下麵的事情就簡單多了。

    秦言當著眾多家人的麵冷冷的宣布,從今天起韓立要在秦府住上一段時間,在此期間他就是秦府的少主人之一,誰也不準怠慢於他,否則定要重重處罰。

    這幾句話一出口,秦府上上下下都開始用異樣的目光注視著韓立。此時可不隻三夫人一人,猜測韓立和秦言的真正關係了。

    ……

    夜晚,韓立躺在臥室的床上沒有入睡,正直直的望著屋頂,似乎在想些心事。

    “砰砰!”兩下輕微的敲門聲從屋外傳來,原本就沒有入睡的韓立,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了一絲神秘的笑意。

    接著韓立不慌不忙的起身,將屋門打開了。

    屋外正站著一位身穿披風、頭戴鬥篷的女子。

    這女子一見韓立將屋門打開了,立刻就將前麵的篷簾一掀,『露』出了嬌容。正是白日沒有與韓立相認的墨鳳舞。

    韓立見此,默默的將身子一讓,墨鳳舞就毫不遲疑的走了進來。

    韓立站在門口處將神識了出去,沒有在附近發現有他人存在,看來墨鳳舞來的時候很小心。

    將屋門輕輕關上,韓立一回頭,就望見墨鳳舞正無聲將身上的披風解開,『露』出了豐滿誘人的嬌軀。然後此女毫不客氣的坐在了桌旁,然後麵無表情的注視著韓立。

    韓立歎息一口氣!

    除了對方的容貌外,他實在很難將眼前這名冷漠的『迷』人少『婦』,和他印象中的那位喜愛醫道的溫柔少女聯係到一起。看來這些年,墨鳳舞一定經曆了許多事情,否則不會改變的如此讓他陌生。

    “我是該稱呼你韓師弟呢,還是該叫你韓世兄?”墨鳳舞的眼中閃過一絲難辨的神情後,有些沙啞的開口說道。

    “還是稱呼我韓立吧,風舞姑娘!”韓立收斂了心神後,緩緩說道。

    聽了韓立如此一說,墨鳳舞的臉上『露』出一些不易察覺的失望之『色』,但隨後就神『色』一緩的說道:

    “我不知道韓公子身為一位修仙者,為何會出現在秦宅,也不想打聽麵的秘密!我來此隻是想求公子,看在曾經和家父有過師徒情分的份上,幫風舞殺一個仇人好嗎?”

    說完此話,墨鳳舞無法維持冷漠之『色』,神情有些緊張的望著韓立,生怕他一口就回絕了。

    韓立神『色』始終如常,既沒有立即推辭,也沒有馬上同意。而是拿起桌上剛剛沏好的一壺香茶,給墨鳳舞默默的倒上了一杯後,才緩緩的講了一句讓此女一驚的話來。

    “是不是打算讓我殺掉五『色』門的門主?”韓立坐在了墨鳳舞的對麵後,慢悠悠的說道,不急不躁的望著對方吃驚的玉容。

    墨鳳舞的吃驚,很快就消失了。

    她的目光有些古怪的望了望韓立,半天之後才有些苦澀的說道:

    “看來韓師弟已知道墨府的事了?還真得什麼都瞞不過你們修仙者的耳目!”

    墨鳳舞這兩句話雖然說的很輕,但韓立還是從中聽出了一點隱藏其內的怨氣,而且這怨氣竟然是對他而發的!

    韓立略一思量,就明白對方為何會如此了。

    於是他輕笑了一聲,開口解釋道:

    “風舞姑娘看來是誤會了!在下不管怎麼說,和墨府還是有一些香火情分的。假如真知道墨府有此大難,其他的不好說,但讓幾位師娘全身而退能安享晚年,韓立還是能做到的。”韓立說完此話時,神『色』已變得誠懇之極。

    他倒不是懼怕墨鳳舞記恨於她 ,隻是這不明不白的黑鍋,韓立可不會無緣無故去背的。

    墨鳳舞聽了韓立此話,隻是“嗯”一聲,臉上恢複了冷漠的神情。也不知此女,是否真相信他剛才的辯解之言了?

    韓立見此,皺了皺眉頭,猶豫一下後,隻好將實情告訴對方。原本因為牽扯到了修仙界,他本不想告訴對方的。

    “其實有關墨府出事的經過,是彩環那丫頭告訴我的。和她在一起的還有四師母。”

    “什麼?你說彩環和四娘還活著!”墨鳳舞聽了之後,不能置信的激動了起來,潔白的臉龐上甚至升起了兩塊興奮的紅暈。

    “當然活著,她們現在居住在一塊非常隱秘的地方,還不錯!”韓立輕聲的說道。

    其實他當初逃離了燕翎堡後,曾經托人打聽了一下,燕家人遺棄城堡後普通人的情況。

    結果竟得到了整座城堡都已人去樓空,那些凡人竟趁『亂』逃離了燕翎堡。而墨彩環母女就此不見了蹤影。”

    

Snap Time:2018-07-19 19:46:14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