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八十一章秦宅眾人表小姐


    第二百八十一章 秦宅眾人、表小姐

    一個多時辰後,韓立隨著秦言從密室內出來了,重新變回了土包子的形象。

    而回到了客廳內的秦家家主,當著三夫人的麵就馬上分吩咐,讓人在後宅內收拾一處幹淨的住處,讓這位韓世侄在秦府長住下去。

    表麵上理由堂而皇之,他秦老爺要好好栽培一番這位晚輩,以報當年人家先輩對他的大恩。

    三夫人見此,張了張嘴,但還是沒說出反對的話來!

    心計過人的她很明智的聽出來,秦言已經決定好了,根本不容他人反駁。而且憑她的感覺,這位韓賢侄和自己夫君之間肯定有點貓膩。

    但是既然秦言沒有告訴她詳情,她自然不會作讓惹厭失寵的事情來。

    不過她有些異想天開的猜測,自己夫君對這位韓世侄如此的鄭重,莫非是他年輕時,在外麵沾花惹草留下的私生子不成。否則,看信時怎會如此的失『色』,和後來又這樣的熱情。

    這位心眼太活的三夫人,越想越覺得很像這麼一回事,心有些不快了。可臉上還是做出了若無其事的表情,並且對韓立越發的親切。

    就這樣,在秦老爺的再三叮囑下,韓立再次跟著秦平走出了廳堂,讓他去看看住處滿意與否。

    這回秦平的臉『色』再也不是來時的死板表情了,而是滿臉的笑容,並一口一個“韓少爺”的稱呼個不停!完全將此前對韓立十分冷淡的事情,直接就選擇『性』的遺忘了。

    而韓立雖然臉上做出了受寵若驚的表情,但心卻暗歎這些做下人的凡人,看風使舵的本事真是出神入化。如此的前倨後恭,竟然一點尷尬之『色』都沒有『露』出。

    這不知該說他們臉皮夠厚,還是說他們早已習慣了這種活法。

    隨後秦平帶著韓立,沿著後宅的小路拐了幾下,就到了一個幽靜的三合院前。

    此處環境優雅精致,清靜異常,讓韓立看了暗自點頭,覺得非常合心意。

    看來那秦言,倒也破費心思的給他挑了個好住處。

    “韓少爺,這就是您的住處了!此地可是秦府內最好的院落了。平常若不是老爺重視的貴客,根本不會讓人住進的!”秦平領著韓立走進了院子後,有些巴結的給韓立解釋道。

    韓立撓了撓頭,憨憨的連連咧嘴傻笑,似乎不知該說些什麼是好。

    秦平倒也非常識趣的跳過此茬,又另換話題說道:

    “韓少爺應該還沒吃過晚飯吧?小的這就去讓廚房給您送飯過來,請稍等片刻!”

    說完此話,秦平就恭謹的倒退出了院子,然後轉身離去。

    韓立見此人漸漸的遠去了,才淡淡的一笑,轉過身子推開了屋門。

    這幾間屋子的布置,倒也配得上它周圍的環境,一樣的別致清雅。

    轉了一圈後,韓立越發的稱心,不禁猜想到底是何人布置的此處。

    那秦平倒也真是手腳挺快的!不大會兒的工夫,就有一位仆『婦』提著一個碩大的竹盒前來送飯了。

    聞著飯香,辟穀了數年的韓立還真有些嘴饞。就不客氣的,將幾盤精致的小菜和一碗米飯全都一掃而光。

    而最後過來,看到了殘羹的秦平,自然有些好笑。但是表麵上,還是神『色』恭敬的請韓立再去廳堂一趟。因為秦家老爺,要介紹秦宅的人給韓立認識一下。

    ……

    當韓立第二次走進客廳時,此地已經不再是光秦言和三夫人兩人了,而是站著和坐著的男男女女足有二三十號人之多。

    當秦言親切萬分的招呼韓立坐到其身邊時,廳內年紀大些的除了有些愕然外,倒也沒什麼過激的反應。但那些年紀輕些秦家小姐和少爺,可沉不住氣了。當即就有一位比較得寵的公子哥,有些不滿的站出來問道:

    “爺爺,這位兄台是誰啊?我們幾位兄妹怎麼從未見過,難得召集我們就是為了這人嗎?”

    秦言自然聽出了這位小孫子的不快,但是他根本沒給其好臉『色』,而是瞪了他一眼後,臉『色』一沉的寒聲說道:

    “退下,這有你說話的份嗎?什麼這人、那人的!這是韓立——韓賢侄,其先輩可對我們秦家有過生死大恩的,不準對其無禮!”

    秦言這句話,頓時讓客廳內除了三夫人之外的眾人,都一陣的『騷』動。

    各種猜測和好奇的眼神,同時放到了韓立身上。而韓立也恰到好處的表現出了不安的神情,仿佛屁股下有釘子一樣的來回扭動了幾。

    而那位秦家小少爺,則臉上紅白交替的無言退了下去。

    此位萬萬沒想到,平時非常寵愛自己的秦言,今日說話竟如此的不留情。讓他當著這麼多兄弟姐妹的麵,可丟了一次大臉了!

    經此一事,這位公子哥自然不會對韓立有什麼好感了!當然他也不會幼稚的,在秦言都開口吩咐過後,還會做什麼對韓立不善的舉動。

    畢竟現在看起來,這位土包子在他爺爺的心目中可占了很重要的位置,他可不希望因此失去了秦言的寵愛。

    有了這位出頭鳥的榜樣在此,其他人自然不會再做出什麼敵視的舉動出來,反而大都和韓立對視一眼後,『露』出了和善的模樣。

    這時秦言才含笑的,衝著屋內之人指指點點的給韓立介紹道:

    “這是我的、大兒子秦知,現在幫我打點著越京的所有生意,頭腦還算不錯。那是我二子……”

    韓立一麵做出胡『亂』點頭的舉動,一麵將秦言介紹的每一位秦家之人,都暗記在心內,這些可都是他要納入保護的人啊!

    不過,這位秦老爺子還真能生養,共有五位兒子,三位女兒,孫子孫女也有好幾位了。

    其中大兒子和二兒子都已三十多歲的樣子,都有了家小了。剛才出頭的詢問的那位,就是老大的二子。

    可好笑的是,秦言最小的五子才五六歲的年紀,竟是一個隻會吸手指的小屁孩。

    韓立一想到,那十六七歲的青年要喊這留著鼻泣的孩童“五叔”,心就暗覺滑稽。

    至於秦言的夫人,除了上午見過的三夫人外,還有一位四十來歲的二夫人,及其他七八位較為年輕的妾室。

    而秦言的元配夫人並不在廳內,聽其說現在正吃齋念佛,輕易不再出來見人了。

    此外還有兩位四十餘歲的男子,則是秦言的二弟和三弟。

    他們各自管理著秦家一部分生意,也算是秦府中較重要的人了。當然,他們同樣也有幾位子女在這大廳內,不過這些人韓立隻是略記下名字,就懶得再關注了。

    畢竟他一個人精力有限,隻能著重保護秦言這長房一支中的人了。

    “咦!,表小姐呢?”

    等秦言將客廳內的人都介紹了一遍後,突然發現還少了一位沒有來,不禁側身向一旁的三夫人問道。

    “老爺,表小姐覺得她一位寡居之人不太適合見外人,就沒來!是否還要再去喚她過來?”三夫人聽聞此言低聲說道,臉上有些遲疑之『色』。

    “沒關係,韓賢侄不是外人,還是見上一麵吧!”秦言聽了,“哦”了聲後,就想了一想說道。

    “知道了,老爺!“

    “小蓮,你快去將表小姐喚來,就說是老爺請她來的!”

    三夫人衝著身後站著的小丫頭,淡淡吩咐道。

    “是,夫人。”這名曾經給韓立帶過路的小丫鬟,立刻機靈的從偏門,一溜小步的跑了出去。

    這時秦言才回過頭來,小聲給韓立解釋道:

    “還有一位沒來的,是我原配夫人七八年前,在省親的路上從河道中救起的一位年輕女子。”

    “這女子極為可憐,不但因撞頭失去了記憶,而且渾身都是傷痕。我夫人心地不錯,將其治愈後見其無家可歸,就讓娘家的一位兄弟收其為義女,也算給她一個安身之所!”

    “可是這女子也真是不幸,雖然在其義父撮合下結了一門親,但是剛過門三天,他未婚夫婿竟然因醉酒失足落河。按理說,此女年紀輕輕自然可以擇人再嫁了。但是這女子竟是個貞烈『性』子,竟甘願從此不婚,為這剛共居三日的夫婿守寡。這可是當地的一件美談,可給我那夫人娘家人長臉不少啊!”

    “後來其義父因病去世。我夫人看其一人守著空房實在可憐,就將其接到了此處與她做下伴,也好順便開解一下此女!”

    秦言一邊說著,一邊感歎不已!

    

Snap Time:2018-04-22 20:16:19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