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七十章斬殺

  
  第二百七十章 斬殺
  呂天蒙人一死,失去了靈力支持的數百小尺,那間碎裂成了點點青光。隨後匯集到了一齊,顯出了符籙的原形輕飄落地,正好落在韓立、宣樂和血『色』蜘蛛之間。
  宣樂麵無表情的注視著韓立,沒有任何舉動,而韓立望了望血蜘蛛、又看了眼宣樂,則默不做聲的一抬手,白『色』鱗盾祭了出來。同時八道白光在其身邊亮起,八隻傀儡獸出現在了其身邊。
  宣樂的表情終於動容了一些,他一抬手召回了黃『色』小鍾,淡淡的說道:
  “真沒想到,韓師弟竟然還擅長傀儡術。不過似乎修為還不到家啊,隻是這幾隻傀儡就能是我的對手?”
  韓立聽了神『色』未變,隻是冷冷的問了一句。
  “蜘蛛是你故意放出來的?”
  “不錯!”
  宣樂承認的很幹脆,並一翻手一個類似鬥篷一樣的紅『色』輕紗出現在了手上。
  “你就不怕弄巧成拙,最後反被這妖獸給殺了?”韓立『舔』了『舔』有些幹裂的嘴唇,冷笑一聲說道。
  “!殺我?就憑這一隻除了身體硬些,有些蠻力的四級妖獸?”宣樂譏諷的說道,滿臉都是不屑一顧的表情。
  “不過,你還是好好和這隻水晶蜘蛛玩玩吧!希望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說完此位將手中的輕紗往身上一罩,然後人雖然還在那堙A可身上的各種氣息,竟然瞬間泯滅的一幹二淨。
  韓立有點意外,不禁深望了那輕紗幾眼。
  而此時的宣樂,麵帶微笑的往洞『穴』一角慢慢退去,完全一副要置身事外的樣子。韓立心堜擬Y急轉了幾下,頓時猜出了幾番那輕紗的用途,不禁臉『色』一變,急忙往那蜘蛛望去。
  隻見血蜘蛛正麵『露』凶光的注視著自己,兩隻獠牙又在嚓嚓作響了,已把他當成了狩獵的對象。
  韓立略一思量就身形一閃,人急速往宣樂所在的角落衝去。
  但血蜘蛛見韓立動了,馬上血光大盛,同樣衝向了韓立。
  可是早已準備好的傀儡獸,一張嘴輪流『射』出了一道道一閃即過的光柱,正好打在血蜘蛛身上,持續將其打的翻了數個跟頭,竟一時無法再追趕韓立。
  宣樂見到韓立向自己急速衝來,心堣@凜。
  他可對韓立快似閃電的身法大為忌憚的,哪敢讓韓立隨便近身,就不加思索的將手中小鍾向韓立一拋,同時身上的光芒四『射』,一件火紅『色』皮甲浮現在了其身上。那件輕紗自然已失去了效用而被收起。
  可韓立見巨鍾罩來,手一揚,一麵小鏡子出現在手中。同時一股青濛濛的光華『射』出,立即將要巨大化的小鍾,打回了原形,並定在了半空中。
  “青凝鏡!”宣樂驚呼了一聲,這個本門中鼎鼎大名的頂階法器,他又怎會不知呢!
  頓時,宣樂有些慌了手腳!
  要知道,本以為“遮天鍾”最起碼能爭取一點時間的,可韓立竟絲毫沒有停頓的直衝了過來。他怎能不手忙腳『亂』起來。
  好在對方還在十餘丈外,宣樂就將剛掏出的一張“冰雨術”符籙“扔了出去,頓時化為了密密麻麻的冰錐狂『射』過去。在他想來,隻要韓用那麵白『色』盾牌一格擋,肯定身法就會慢了下來,這就夠他發動剛取到的一件厲害法器了。
  韓立望見一大片冰錐『射』來,眼中寒光一閃,竟然反將身前的小盾一揮手收進了儲物袋中,同時身形突然加速了一倍,整個身體發生不思議的扭曲變形,竟從那冰錐群中毫發未傷的衝了過去。
  宣樂見到此幕,從容的神情消失的一幹二淨,臉『色』一下蒼白無比。
  眼見韓立眨眼間就到了自己的身前,無奈之下的他也顧不得發動什麼法器了,隻有將全身靈力盡數往火紅護甲狂注進去,希望能憑借這件頂階防禦法器的功效,撐過眼前的危機。
  韓立看到對方的護甲發出了耀眼的光芒,眼中殺氣湧出。一張嘴,早已準備好的一隻黑乎乎的尖形東西,出其不意的從口中噴出,並在淒厲的尖嘯聲極速紮進了對方的護甲,並發出了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
  接著一道巨大的青『色』劍氣憑空出現,韓立一閃之下,就已站在了宣樂身後,
  宣樂呆呆站在原地,身上的火紅護甲在胸口部位多出了一個拳頭大的破洞,讓護甲靈氣全失已成了廢品,而頭部沒有任何征兆的突然滾落了下來。他竟被韓立破了護甲後,用青元劍芒直接斬下了頭顱。其腰間的儲物袋,自然也被韓立順手摘走了。
  韓立望了望手上那隻儲物袋,心中有種說不清的感受!
  一位築基後期的修士,竟然就這麼給殺了,想必其死前還難以置信吧!
  不過韓立很清楚,對方之所以會死在自己手上,一方麵是因為出其不意,另一方麵可完全因為這狹窄地形的限製。
  若是在修士的正常高空爭鬥中,對方絕不會給自己近身的機會,相隔了數十丈遠的距離,再加上空中借助法器飛行後,對方的速度絕不會比自己的極限身法差到哪堨h的。
  而且這次為了擊毀對方的護甲,還用了墨蛟雛角煉製的一次『性』自爆法器,硬和對方的護甲來了個同歸於盡。
  說起這個雛角,那位給自己煉製法器的店主還不停的惋惜,說若是這墨蛟獨角再長個二三十年,就可以煉製成一件非常厲害的法器了,而不用因為剛剛生出品質太脆,而隻能當消耗品煉製了。
  不過如今看來,用此物來殺死一名築基後期的修士,還是劃算之極啊!
  韓立剛將青凝鏡和對方的小鍾收起後,身後傳來了接二連三的爆裂聲,這讓他身形一頓後,不見思索的往儲物袋中一拍,立刻從口袋宗又飛出了數隻二級傀儡獸來,而原來的八隻終於被那血蜘蛛欺進了身前,幾下後就被切割啃咬的七零八碎。
  如今,血蜘蛛掉過頭來再次向韓立衝來!
  韓立一抬手,一對烏龍奪出手後突然巨大化,將這巨蜘蛛從空中攔住。
  接著傀儡獸的光柱攻擊隨後就到,不停的激『射』到妖獸的血紅身子上,終於將其暫壓在了某一處,無法前進。
  血蜘蛛情急之下一連噴出了數口蛛網,但可惜的是韓立一見此妖獸出此招,立即身形一晃的躲開來了。至於傀儡獸,有躲閃不及的被那蛛絲纏住了丁點,韓立會即刻將其收入儲物袋中,而另換一隻出來,絲毫不耽誤傀儡獸的持續攻擊。
  不過韓立馬上想祭出符寶,斬殺對方的想法不得不打消了。畢竟用護罩和法器硬接對方的蛛網都是不明智之事。
  無可奈何的韓立,歎了一口氣後,隻好持續保持這種程度對蜘蛛的打擊,不敢鬆懈分毫。
  過了一刻鍾後,終於和韓立預測的一樣,這血蜘蛛身上的血『色』漸漸退去了,其外殼上也開始漸漸出現了坑坑窪窪的傷痕,顯然這頭妖獸的真元不支了,已無法再用靈力布滿全身來抵擋攻勢了。
  韓立臉上『露』出微笑時,蜘蛛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妙,幾次想跑出韓立的攻勢籠罩下,往洞口躥去,但都被那幾隻傀儡用一陣急促的光柱『逼』了回來,最後竟然被韓立活生生的困死在了此地。
  當蜘蛛妖獸最後一絲真元耗盡時,隻能縮成了一團再無反擊之力,而韓立換上了鋒利無比的銀芒劍,幾步上前後就一劍斬下了蜘蛛的頭顱。果然此獸的外殼雖然堅硬,但沒有法力護體的話,還是很輕鬆被銀劍破開防禦的。
  然後,韓立一屁股就坐在了附近的地上,半天無語。
  半響後,他打量了一下四周死去的諸多修士,頭一次感到了修仙者生命的脆弱,這讓他心埵麻I悲哀。或許某一天,他同樣會死在某個修仙者手中,或者葬身某隻妖獸的腹中吧?
  等到休息的差不多了,韓立先把那張小尺符寶撿了起來,接著就將每一具屍體上的儲物袋都搜了出來。
  最後則小心的靠近了傳送陣,並目光閃爍不定的在五『色』骸骨及其捧著的令牌轉悠個不停。
  “大挪移令!這就是那呂天蒙如此稱呼此令牌的!”韓立陷入沉思的想道。
  

Snap Time:2018-10-23 02:33:28  ExecTime: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