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六十六章激鬥


    第二百六十六章 激鬥

    韓立這方有九名築基修士,六十餘名煉氣期弟子。雖說比對方來說弱了一些,但是有四煞陣做依靠,也不是沒有一拚之力的。

    所以在宣樂的招呼下,韓立等修士紛紛向上飛去,躲在四煞陣邊上默默注視著敵人的舉動。

    魔道來犯之人的模樣,韓立此時才看得真切些!

    對方大都身穿紅黃兩『色』的衣衫,看清形似乎是分屬兩個宗派的修士。

    站在最前麵的是一位姿『色』普通的紅衣少女和一位六七十歲的黃衫老者。這兩人的修為倒沒什麼驚人之處,分別是築基初期和築基後期的樣子,正麵帶微笑的相互說著什麼。

    “小心一點,這些人是魔焰門和天煞宗的人。”唯一和六宗有過幾次交手經驗的呂天蒙,慎重無比的對左右修士說道,似乎對這兩派的人頗為忌憚!

    韓立等修士聞言,自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越發的小心起來了。

    這時上麵的紅衣少女停止了交談,她轉臉淡淡的說了幾句什麼話語。

    韓立等人因為離的太遠,聽不清楚。但少女後麵的紅衣人全都飛身向前,緩緩向峽穀下方的四煞陣靠了過去。

    與此同時,黃衣老者也默不做聲的把手一揮,頓時他這一側的黃衣修士化為了十幾道黃光,直奔四煞陣襲來,竟然有後發先至的意思。這讓四煞陣中的韓立等人,都不覺屏住了呼吸,有些『性』急的就直接把法器亮了出來。

    這些黃衣修士當然不會傻傻的直接闖進陣中來,而是在離四煞陣十餘丈遠的距離處,紛紛停下顯出了身形。然後,各種法器從這些修士身上飛出,氣勢洶洶的直撲大陣而來。

    法器的奇光和四煞陣的青紅藍黃四『色』禁製的碰撞,發出了陣陣的入打雷一樣的爆裂聲,讓下麵的七派之人臉『色』微微一變。

    “一半人出手對付這些天煞宗的人,不能讓他們把大陣給破了。另一半的人則注意防範魔焰門的修士!”掩月宗宣樂沉『吟』了一下,就果斷的說道。

    然後一躍飛出陣外,率先放出一柄潔白的小劍,化為了一道白虹,在四煞陣外擋住了一把飛刀和一顆珠子形狀的法器。

    聽到此話,跟隨宣樂一隊的修士,也跟著放出各自的法器,衝出陣外接下了對方大半的攻勢,韓立自然也在其中。他放出了已用得熟練無比的“金蚨子母刃”,數柄金光組成的金網直接困住了一把青『色』的長戈狀法器。

    因為韓立所挑選的此位法器主人,和他一樣都隻是築基初期的水準,所以打鬥起來,雖然金光青芒團團『亂』舞,似乎激烈之極,但實際上韓立很輕鬆的就控製住了場麵,可以不時的偷眼向其他戰團瞅去。

    情況似乎還可以!

    韓立這邊出手的修士,大多隻是煉氣期的修為,法器也遠比不上人家,大約五六人合力才能勉強抵擋一位築基期修士的攻擊。但因為有大陣的庇護,危機時這些修士可以隨時可以躲入陣中,因此一時還沒出現傷亡。至於同為築基期的其他幾位修士,自然和他一樣一人攔住一名黃衣人而打得有聲有『色』。

    “這就是魔道六宗的實力”

    韓立覺得有些奇怪,如果敵人的實力就是這樣的話,看來守住靈礦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他正想著呢!魔焰門的紅衣人終於磨磨蹭蹭的到了四煞陣的旁邊。這讓下麵還沒有出手的呂天蒙等修士,立即警惕的注視著他們,一些年輕些的七派修士更是有些躍躍欲試的意思。

    紅衣人並未立即加入戰團,而是彼此之間站成了一個奇怪的陣型,接著在其中一人的吩咐下,人人都掏出了一柄火紅『色』的大旗,上麵金烏烈陽,紅光燦燦,一看就知不是平常之物。

    “不好,這些人是狂焰修士!他們要放青陽魔火,快阻止他們!”

    呂天蒙見這些紅衣人不慌不忙的樣子,心就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當他們站成了陣勢並抽出了大旗時,頓時想起了當日參加六宗大戰時所親眼目睹的驚人一幕,不由的臉『色』刷得變白的大喊道。

    接著此位靈獸山修士,不假思索的衝出了陣外,並將腰間的一個皮袋急忙拋了出去,立刻從袋中飛出了兩條數尺長的飛天蜈蚣來。

    這兩隻蜈蚣渾身黑黃『色』的猙獰斑紋,長了一對碧綠『色』的半透明翅膀,在呂天蒙數聲急促的口哨聲中,眼冒凶光的向那些紅衣人衝了過去。

    其他尚未出手的七派修士聽聞此言,雖然不知道什麼是“狂焰修士”和“青陽魔火”,但也知道能這位築基後期的領隊都這樣勃然變『色』的,肯定是非同小可的事情,就沒有猶豫的緊跟著出了手。

    特別是幾位築基期修士,其身形更是緊跟在呂天蒙身後,而他們的法器也同樣隨著兩隻毒蜈蚣衝到了紅衣人的身前。

    此時,十餘名魔焰門的人還在手握大旗的口中念念有詞,身體紋絲不動,對到了眼前的攻勢一副視若無睹的樣子,這讓呂天蒙等修士大喜。

    最先到了這些魔焰門修士上空的兩隻蜈蚣中的一隻,大嘴一張,一股墨綠『色』的毒氣就要狠狠的噴出了口。

    可就在這時,讓人震驚的事發生了!

    這隻巨蜈蚣的毒霧尚未出口,其身上閃爍起了數道細長的銀『色』光芒,接著順著這些光芒的痕跡,其身體突然四分五裂了開來,被切割成了一塊塊的掉落了下來。

    尚未等目瞪口呆的七派修士反應過來,同樣的一幕馬上又發生到了另一隻蜈蚣身上。這下讓呂天蒙臉『色』大變,身形急忙停了下來,並掏出了一麵小盾直接祭出,當在了身前。

    其身後的其他修士,也駭然的各種防禦法器和符籙齊出,生恐步了那蜈蚣的後塵。

    但是更加離譜的事發生了!

    那些緊隨蜈蚣之後而到的一些法器,正想攻擊時,前方卻憑空出現了一蓬蓬的細銀絲,一把將這些法器給包個嚴嚴實實,再也無法動彈分毫。

    如此一來,這些剛衝出了大陣的七派修士,都驚愕的麵麵相覷,一時間竟不知如何是好!

    ”快使用靈光術,在那些紅衣人的前麵有其他人,他們用了某種隱身秘法!”一名同樣痛失法器的築基修士,在眼中藍光一閃後,驚駭的叫道。

    這幾話,讓其他的修士全都恍然大悟起來,但是能使用靈光術的也隻有築基期修士,煉氣期的修士也隻能幹瞪眼而已!

    韓立同樣在使用靈光術,看向此地!

    剛才的一幕,他全看進了眼內,同樣吃驚非小!現在在他人提醒下用靈光術細看,果然在那些手持大旗的魔焰門修士之前,真顯出了幾道若有若無的白『色』人影,這些人影一手持著長劍之類的細長兵器,另一隻手則放出了條條銀絲控製著那些無法動彈的法器。

    此刻,呂天蒙等修士在發現了白影之後,盡管各種法術法器齊出,壓著白影猛打,可還是被那些白影給擋的死死的。因為無論任何法器道法,似乎都對白影傷害不大,簡直有點像是不死之身。

    但好在,這些白影就隻會用手中的兵刃快速砍劈,以及用另隻手釋放出銀絲這兩種手段而已,隻要小心避開不讓其近身就無大礙,否則誰進攻誰還真說不定呢!

    “什麼鬼東西?”

    韓立大為驚歎!這些人影明顯不是正常的人類,難道又某種祭煉過的鬼靈?

    他一邊若有所思的想著,一邊隨意的指揮著前方的金刃。這種漫不經心的態度,終於把對麵的天煞宗中年修士惹惱了!

    此位陰著臉一邊指揮著青戈和韓立的金刃糾纏,一邊不聲不吭的一拍儲物袋,頓時從中飛出了一顆滴溜溜不停旋轉的白『色』珠子。

    此珠一祭出,迎風就漲成了房屋一樣大小,惡狠狠的就向韓立劈頭砸來。

    韓立雖然有些分神,但對方這麼大的動靜,又怎會發現不了。

    他不慌不忙的一隻手憑空一斬,一道丈許長青『色』劍芒脫手而出,直接斬在了珠子上,將此珠劈的頓了幾頓,一時無法近前。

    然後,韓立才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對“烏龍奪”,接著就代替即將潰散的劍芒,一下就抵住了對方的珠子,再次形成了僵持的局麵。這讓對麵的天煞宗修士極為惱怒,但一時也無可奈何!

    “不好!”

    呂天蒙的一聲焦慮之極的叫聲,讓韓立心一顫,急忙再度向一側望去。隻見那些紅衣人已停止了念決,而同時把手中的大旗斜舉向天,旗尖上已隱隱冒出了青『色』的火焰。

    “這就是看青陽魔火”韓立睜大了眼睛,死死盯著那青『色』的火苗,心有些不安起來。

    而眼見對方即將做法成功的呂天蒙,其心一點點的往下沉去!可是眼前的這些白影根本就不是一時半時可突破了的!

    

Snap Time:2018-01-22 08:39:48  ExecTime: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