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六十五章戰況


    第二百六十五章 戰況

    按照“大衍決”上麵所述,練成了第一層後,元神就可分出十餘個神念不成問題。到了第二層就能分出上百個,第三層則就像“林師兄”那樣可分神數百個之多。

    一想到了第三層後,同時控製數百個機關傀儡與人爭鬥的情形,韓立自己都覺得實在有些變態了。

    不過這個變態,據韓立估計也就隻能在築基期中橫行那麼一下。

    到了結丹期後,除非能煉製出數百和築基期修士一樣水準的三級以上傀儡,否則就是控製的再多,也禁不起結丹期修士的全力一擊。當日那位雷胖子橫掃數百千竹教二級傀儡的情形,他可是曆曆在目啊!

    既然煉製二級傀儡就要用上階法器的材料,那煉製更高階的傀儡,那還不至少需要頂階法器的材料方可!

    這麼一來,修煉傀儡術的結丹期修士,要和築基期時一樣力壓其他功法的結丹期修士,最起碼需要數百份頂階法器材料,這讓韓立也不禁心驚了半天!

    更不要說,其中煉製失敗浪費的材料,和數百強大的魂魄根本無處去找了。

    這恐怕也是千竹教傀儡術,罕有人知的主要原因。

    畢竟一個門派的實力,還是以結丹期修士的多少來評估的。千竹教在結丹期修士爭鬥上無力和其它門派爭鋒,那即使築基期的弟子再厲害,還是隻能蝸居一方,稱霸一地而已。

    當然,這些都隻是韓立在修煉了大衍決和傀儡術後的一番推測而已!

    但傀儡術可讓築基期的韓立實力大幅上升,這點是毫不作假的!因此韓立現在才顧不得以後的是非呢。

    畢竟這場攪動了數個國家的修仙界大戰,才剛剛開始!

    在韓立來到這靈礦當守衛沒多久,一場偷襲與埋伏的大戰,就在魔道六宗與越國七派之間,在某個偏僻的荒山上展開了。

    具體情形,如今韓立已漸漸了解到了。原來七派中的靈獸山,竟然原本是魔道禦靈宗的一個分支,是數千年前魔道中人提前就埋在越國的一個潛伏暗樁。

    這次六宗入侵七派,此伏筆自然要啟用了,魔道希望能起到和當日一舉拿下薑國和車騎國一樣的奇效。

    但是誰知靈獸山的上層,在這數千年的傳承中,早已不願自認禦靈宗的一份子了,更不願自己頭上突然多出了一個太上皇出來。

    結果再和其餘六派一番通氣後,就不知道用了何種方法,讓魔道中人信以為真的派人來偷襲七派修士的一個據點。

    偷襲的數千修士,在半路上就被埋伏好七派修士,以絕對的優勢迎頭痛擊了一番,讓魔道中人吃了一個不小的大虧,甚至當場戰死了兩名結丹期修士。

    這給魔道六宗的當頭一棒,自然讓七派中人歡慶不已,士氣大振!而魔道六宗則惱羞成怒,大舉進攻了過來。

    七派也不甘示弱,布開了陣勢迎擊。

    雙方就在越國和薑國、車騎國的兩處交界處,一連大戰了十幾場,死傷的修士已多達上萬了,就連結丹期修士都陣亡了七八名,堪稱慘烈之極!

    當日那前來運送靈石的修士,給他們講述時的那種後怕不已的表情,讓韓立及其他在場的修士都心驚之極,暗自慶幸不用身處那種規模的爭鬥中。隻要看看,連結丹期修士都陣亡這麼多,就可以想象那場景有多可怕了!

    不過,魔道六宗不虧為天南地區的兩大勢力之一,實力實在不是越國修仙界可比的。

    七八場爭鬥後,七派在對方的狂攻之下,就明顯支撐不住了。若不是七派在己方提前布置好了數個禁製大陣,可以依靠陣勢負隅頑抗的話,恐怕早就不敵敗落了下來。

    但即使這樣,七派也絕撐不了多久的。

    可就在越國這方岌岌可危的時候,應七派的邀請,與越國相鄰的元武國和紫金國的兩個中等國家的修仙者,終於趕到支援了。

    原來七派早在和魔道六宗開戰之前,就很明智的派能說會道之人,分別向兩國派出了求援的信使。

    這兩國的修仙諸派一接到此信,自然也害怕魔道將越國拿下之後,他們兩國同樣會被吞並。就不用信使花費什麼口舌的,同意了支援的要求,接著同仇敵愾的匯集了兩國大部分的修士,星夜前來支援了。

    有了這兩國修士的加盟,越國和魔道六宗的實力,總算不是懸殊太大了。七派依仗著防守的大陣威力,還真硬生生的將魔道的攻勢接了下來。

    如此一來,魔道六宗打算一鼓作氣拿下越國的企圖,自然破滅了。雙方的爭鬥,陷入了僵局,打成了消耗戰。

    這樣大的會戰是少了起來,但是小規模的突襲戰,在越國和魔道六宗的後方不約而同的多了起來。特別是一些原料和靈石的產地,更是七派和魔道偷襲的主要目標。

    但韓立的這座靈石礦,不知是不是離交戰邊界太遠的緣故,竟然至今還未遭受過對方的『騷』擾,這不能不說是個奇跡!要知道其他同等規模的靈石礦,都有了被偷襲三四次的紀錄了。

    但是越是這樣,七派中人越是有些不放心此處,在半個月前又派了一支二十多人的修士前來支援。為首的是位靈獸山築基後期的修士。

    這樣一來,靈礦的防禦自然大大加強了許多!但韓立卻從中感應到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對大衍決的修煉更加勤快了不少,距離第一層的突破已是遙遙可期了。

    不過在這第二批來支援的煉氣期修士中,韓立竟然碰到了一個熟人,那位血『色』試煉中曾見過一麵的醜漢鍾吾。

    鍾吾也認出了韓立。

    但是麵對韓立如今的築基期修為,此位臉『色』陰晴了數遍,驚訝、妒忌、羨慕等諸多情緒的輪流『露』出,真是讓韓立驚歎不已。

    最後鍾吾苦笑了一下,還是上前給韓立見了一個禮,並有些不太甘心的叫了聲“前輩”。

    而韓立強忍著笑意的,淡淡應承了一聲。

    一想到當時鍾吾那五彩多變的表情,打坐中的韓立,臉上不禁會心的一笑,睜開了雙眼。此時,他的心境實在不適合繼續修煉大衍決,還是等心境平靜一下後再說吧!

    ……

    時間過得飛快,韓立就在這種小半時間輪值警戒,大半時間用來修煉大衍決和製作傀儡獸中,又度過了一個月的時間。此時的他,已清晰的感應到了大衍決第一層即將圓滿了。

    這讓韓立又驚又喜!

    說起來,韓立不論是修習五行道法,還是修習青元劍訣,所表現出來的資質都是有些低劣!但是修煉起這大衍決卻順利之極,沒有絲毫難修之感,簡直就有水到渠成的感覺,這讓韓立興奮之外,心也些暗暗稱奇!

    而第一隻二級傀儡獸,在失敗了十幾次後,終於在兩日前煉製出來了。雖然比起千竹教等人的傀儡粗糙了一些,威力也略有不如的感覺,但這也讓韓立喜笑顏開,準備再讓其他修士捎帶些原料後,就大量的製作。

    可是今日,正當韓立在靜室內打坐的時候,突然外麵傳來一聲尖利之極的尖嘯聲,接著就有人大聲在外麵狂喊道:

    “不好了,魔道的人來襲了!大家全都出來,做好接戰準備!”

    韓立心中一凜,臉『色』鄭重的走出了靜室。

    此時,原本在各個土洞內靜坐休息的七派修士,都和韓立一樣肅然的走了出來,互望了一眼後,就紛紛走出了窯洞。

    掩月宗的宣樂和靈獸山築基後期的修士呂天蒙,正麵無表情漂浮在四煞陣的下方,向大峽穀的上方望去。

    在其身後當值的十幾名修士,神『色』都有些惴惴不安!但見到支援的韓立等人出來後,神情總算鎮定了許多。

    而韓立順著宣樂等人的目光,在大峽穀的上方果然發現了敵蹤,人數似乎不多隻有二三十人的樣子。

    但是韓立卻很清楚,既然膽敢深入敵後這麼遠的距離搞偷襲,恐怕來人都是築基後的水準,不可能會帶煉氣期的拖油瓶來的。

    所以,在實力上他們還是處於絕對弱勢的!這一仗,恐怕不是這麼好打的!

    

Snap Time:2018-01-20 21:24:36  ExecTime: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