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六十三章實力


    第二百六十三章 實力

    韓立看了看,手上那張由各派掌門簽署的可征調遊曆弟子的手令,心鬱悶之極!

    征調令應該是真得不假,因為那代表一派掌門的靈徽,那可絲毫作假不得的。可是他實在不想就這樣聽令從事啊!

    因為從對方口中,韓立已得知了魔道六宗入侵的消息,知道越國修仙界的一場大劫在所難免。

    越國七派能不能挺過這一關暫且不說,但其中隕落的修仙者那肯定將會成千上萬,就是結丹期的修士,恐怕也會有不少丹碎人亡的。

    所以一得知這驚人的消息,韓立現在最想做的就是立即回到洞府,馬上閉關數十年再出來。

    不過他也知道,這隻是一種奢望而已。身為了一名七派弟子,哪有這麼容易脫身這場大火拚的。

    韓立正想著呢,對麵這位宣布他已被征調的掩月宗男修士,此時笑容滿麵的說道:

    “這位師弟是否看清楚了,現在能否報上名字和修為,我們以後還要多多合作的!”

    韓立定了定神,看了看此位,又瞅了瞅其身後的三十餘名修士。其中築基後的隻有三人,其餘之人都是煉氣期的弟子而已,這讓韓立稍微安心了一些,最起碼不像是執行什麼高難度任務的樣子。

    想到這,韓立一抱拳說道:

    “黃楓穀韓立,築基初期!”

    雖然同為築基期修士,彼此的修為都一望可知。但是處於禮貌,韓立還是老實的說出了口,畢竟對方可是築基後期,修為比他可是高了不是一點半點的,他可不願輕易得罪對方。

    但隨後,韓立有點疑『惑』的問道:

    “兄台如何肯定在下的身份沒有問題,直接就將在下攔下、出示征調令的?不會僅憑這件黃楓穀的衣服吧?”

    韓立原本見到這隊化刀塢和掩月宗的修士,原本想錯開直接遠遁離去,卻不想此位眼尖之極的家夥,直接閃了幾閃就在一側將其攔了下來,就宣布征調自己。

    “!上次血『色』試煉中,在下可是見過師弟一眼啊!沒想到數年不見,韓師弟竟然築基成功,這可真是可喜可賀的事情!”這位掩月宗三十許歲的男子微微一笑,說出了一句讓韓立大感意外的話來。

    “閣下?”

    韓立被對方如此一說,才覺得對方有些眼熟,的確在血『色』試煉時見過似的!

    “在下宣樂,掩月宗對外管事之一,上次我陪同霓裳師叔帶隊時,可親眼目睹了韓師弟震驚當場的大手筆啊!”男子輕笑一聲,大有深意的說道。

    這時韓立才恍然大悟的想起,這人乃是當時掩月宗四名築基期領隊之一,隻是他當時沒怎麼留心而已,所以印象有些模糊了。但韓立轉念一想又有些駭然起來,當年隻不過匆匆一麵,這人隔著這麼遠竟還能一眼就認出自己,實在有些難以置信。

    “在下知道,韓師弟如此匆匆趕路,肯定另有急事。但是在下要執行的任務人手實在不足,隻好師弟能協助一二。”宣樂言語很客氣的說道。

    可韓立聞言,嘴角抽動了一下,不禁苦笑的想道:

    “你一位築基後期的修士,都把征調令拿出來了,我就是想不聽,那也能行啊!恐怕此話一說,一個抗命不從的帽子就扣上了!”

    韓立這樣想著,再望了望站在宣樂身後的另三名築基期修士,隻好硬著頭皮答道:

    “既然宣師兄如此說了,韓某自然遵命!不過,在下還有一件要事要稟明本門掌門,還望宣師兄派人送下消息才是!”

    接著韓立就將在燕翎堡發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全講了出來,當然自己如何脫身的韓立隻是含糊帶過而已。

    但就這樣,也讓宣樂等人聽得大驚失『色』。他們急忙派了兩名煉氣期弟子,分別前去各派送信,然後神『色』有些難看的繼續帶著韓立上路。

    憑他們的實力,就算明知燕家和魔道勾結在了一起,可也不敢興師問罪救人去。隻好將這燙手的山芋,交給了七派另派出的人了。當然韓立此消息的真實『性』,還是要後邊的人去驗證一番才可

    在行進的途中,韓立總算從其他修士口中得知了此行的任務,是去加強一個儲量較大的靈石礦的警備,原先的警衛根本不足以抵擋魔道修士的小隊偷襲。

    知道任務不是當炮灰去和魔道六宗的人正麵硬拚,韓立總算鬆了一口氣。

    其實就算能回到了黃楓穀,恐怕也會立即被派遣出去,而且得到的任務不一定比這更好。

    這件任務雖然還有些危險,但隻要小心一些,全身而退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畢竟他們這個靈石礦,隻是較大的十幾座中的一個,對方就是想要偷襲七派的礦源,恐怕也是要先找最大的幾座下手再說。

    韓立這樣想著,心的抵觸情緒自然就消失了,在今後的幾天內和宣樂等修士相熟了不少。

    數日後,他們這隊修士終於到了越國境內的一個巨大荒原上。那靈石礦,就在荒原內的一條深達百餘丈的大峽穀內。

    一行人在宣樂的帶領下,直接飛進了這個被陣法掩飾的峽穀。同時,從此地也飛出了數名七派修士前來相迎他們。

    靈礦原有的守衛頭領,是一個年紀不小的築基初期的老者,身屬天闕堡。其他五六人,則隻是煉氣期水準。

    如此薄弱的守衛力量,這就怪不得七派上層,如此心急火燎的派出了支援的人手。

    這位自稱餘興的老者,將他們讓進了峽穀內的一個巨大窯洞內,在那韓立等人聽其講述了一番靈石礦的詳細情況。然後,宣樂雷厲風行的布置起了防守之事。

    他取出了十幾個陣旗和陣盤,讓眾修士在幻陣的下方,再布置了一個可攻可守的四煞陣,並將韓立等修士分成了數組,輪流在靈礦附近警戒巡哨,以防有外敵偷襲。沒有當值的修士,則可以打坐修煉下法力。

    韓立對宣樂的安排很滿意的。

    這樣一來,他就有時間好好彌補一下自己在實力上的漏洞了!

    在經曆了和鬼靈門少主的一番拚鬥後,韓立明顯感到了,以往那種靠身法迅捷和謀略來克敵製勝的方式,根本不足以應付實力上的巨大差距。碰上了像鬼靈門少主這樣的厲害角『色』,他以前所自持的一切都顯得蒼白無力,就是寄予厚望的符寶也差點被對方一舉收了去,沒能重現以往一錘定音的奇效。

    若不是“青火瘴”的毒雲意外起效,恐怕他早已埋骨黃土之下,甚至連魂魄都可能被對方收了去,而被百般折磨。一想起這種生不如死的可怕後果,韓立都覺得心冷颼颼的,寒氣直冒!

    對血靈大法這樣的魔道頂階秘法,韓立已大生了懼意!

    他很清楚,若是再和那位鬼靈門少主相遇的話,他恐怕還隻有在對方秘法下束手待斃的份兒。而青元劍決不修煉到結丹期,其神通根本不足以和對方相抗衡。

    而在這魔道六宗侵入越國,七大派奮起反擊的混『亂』時期,恐怕修仙者的爭鬥廝殺將是家常便飯之事了。在這種時期,長生之事似乎已變成次要些了,反而迅速增加實力,讓自己在動『亂』中能保全『性』命,倒成了首要的目標。

    這樣一來,他原先計劃的修煉步驟,必須要加以變動。

    青元劍訣要暫時擱置,而打算先修煉那可大幅提升實力的“大衍決”。

    在見識過機關傀儡的霸道後,韓立相信,即使隻煉成了一層的大衍決,也足以讓他有一定的自保之力,畢竟機關傀儡他身上就有幾十個現成的。

    當然那傀儡真經,他也要研習一下,希望能短時間內就可製造一些簡單的機關傀儡出來,這樣“大衍決”才能成為他築基期的一種持續戰力。

    反複思考了數遍後,韓立覺得自己的這個決定沒有錯,就在輪值之外的其他時間修煉起了“大衍決”。同時,他也利用手頭上的一些簡單的材料,開始嚐試製作初級的機關獸,一種隻會上去撲咬、類似玩偶一樣的傀儡。

    

Snap Time:2018-01-24 02:12:06  ExecTime:0.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