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六十二章脫身


    第二百六十二章 脫身

    再稍等一會兒,血雲中仍是霧蒙蒙的一團,什麼響動都沒有,而那些小鬼隻要一靠近霧氣最濃的地方,立刻就會被切割的粉碎,什麼動靜也探查不出。

    這下,王蟬可坐不住了。他兩手一掐訣,那些漂浮在血雲表麵的骷髏頭張開大嘴,數十股碗口粗的黑光同時噴出,從四麵八方直接『射』向了原本韓立所在的位置。

    “砰”的一聲輕微的震動。

    『迷』霧中隱隱有白光閃動,在黑白兩『色』光芒的激烈衝撞中,一堵白『色』的光幕若有若無的出現在了『迷』霧中,這讓鬼靈門少主微微一怔,但隨即就想到了韓立一開始就祭出的那麵潔白的鱗盾。

    王蟬皺了皺眉,躊躇了一下後,還是喃喃自語道:

    “看在有這麼多精品法器要到手的份上,就損失些精血吧!以免被這小子施展什麼詭計跑掉了。”

    說完此話,王蟬突然伸出右手食指放在嘴角,輕咬了一下,然後從破口處擠出了一滴濃稠無比的鮮血,輕輕滴在了身下的血雲中。接著兩手深『插』血雲內,聚精會神的催動功法起來。

    隨著王蟬口中咒語的緩緩吐出,原本籠罩在韓立四周的鮮紅『色』血雲漸漸轉動起來,並且越來越快,還逐漸向中心處擠壓了過去,而那些血鬼則自動消融不見了蹤影。

    青紅『色』『迷』霧隨著血雲的旋轉變快,開始飛快的被血雲卷走並融入其中,讓中間漸漸清晰起來並『露』出一個巨大的白『色』光罩,這個光罩以一塊白『色』鱗盾為中心呈碗狀往下倒扣著。

    而在光幕下的中心處,韓立一手捧一把造型古怪的帶柄小刀,放『射』著驚人的黃芒,另一手則拿著一疊閃閃發光的符籙,正欲做進攻之勢。其身邊還漂浮著一青一紅兩顆圓球,繼續冒著濃濃的青紅『色』霧氣。這一切被王蟬看的一清二楚。

    “你……”鬼靈門少主見此情形,冷笑幾聲,正想再譏笑幾句。

    可是他剛吐了一字出來,就隻見下麵的韓立突然一揚手,那道小刀輕輕一晃,就化為了一道數丈長的耀眼黃芒,直奔王蟬激『射』而來

    。而與此同時,其另一隻手上的那疊符籙也被拋了出來,憑空顯出了十幾道烈焰洶洶的火龍,一齊襲來。

    “小子,法器是破不了我這血靈大法的,除非……”

    王蟬原本滿不在乎的將骷髏頭再次調出噴出黑氣,可是當自己自得的說到“除非”二字時,猛然間想起了什麼,臉『色』立即大變的一鶴衝天,飛離了血雲。

    而與此同時,那道黃芒“噗噗”數下,一連擊碎了數顆擋路的骷髏頭,接著就和火龍同時擊破了血雲,從他原先打坐之處狂湧而出。隨後,一道白光從缺口飛出,急速飛遁而去,那黃芒隨後也一掉頭緊跟了過去。

    “符寶!”王蟬又驚又怒的叫道。

    他一時疏忽了,沒想到韓立剛才使用『迷』霧用途,竟是在為啟用符寶爭取時間罷了。否則即使對方有符寶,他也絕不會讓對方有時間發動的。不過,一個築基初期的修士,擁有符寶的幾率的確很小,以至他疏忽了此事。

    但是即使對方有符寶,憑他鬼靈門少主的身份又怎會畏懼的,他自己身上也帶了兩件符寶,其中一件還是非常罕見的特殊屬『性』符寶,自然不會讓韓立就此逃走。

    惱怒之極的王蟬,一躍飛入了血雲中,再次將這些血雲一卷而起,駕起血遁快似流星一樣直追了上去。

    一炷香的時間後,韓立踩在神風舟上,冷冷注視著再次靠近的血雲。他忽然單手一揮,緊隨其後的黃芒一個回馬槍,出其不意的回刺了過去,直接『射』向了躲在血雲中的鬼靈門少主。

    可是早已有防備的王蟬,將準備好的手中之物一拋,一個金光燦燦的骷髏頭迎風變大,一張巨嘴竟然一口就將黃芒咬在了口中,令其卻無法再前進分毫。

    韓立吃了一驚,急忙收了幾下,可是那黃芒除了在金骷髏頭的口中蹦跳了幾下後,就再也無能為力了。

    王蟬獰笑了幾聲,身邊的血雲再次高漲了起來,讓韓立心中一寒,眼看又要重複被困住的那一幕了。可就在這時,剛剛沸騰了些許的血雲突然偃旗息鼓了,正做法掐訣的王蟬更是臉『色』大變,不但飛遁的速度慢了下來,臉上竟隱隱罩上了一層青黑『色』。

    一直都注意對方的韓立,見到此幕心一愣。

    接著就見對方臉上出現驚恐之『色』的長嘯了一聲,連正和韓立相持的金骷髏頭都不顧了,人就裹著血雲向來路快如閃電的倒飛了出去,這讓韓立呆呆的停在了原地,有些『摸』不著頭腦。

    隻能遲疑的將那金骷髏頭連同黃芒一同化為了兩道符籙,輕鬆的收到了手中。然後望著這位鬼靈門少主漸漸遠遁消失的身形,不知如何是好?

    讓他去追,似乎還沒有這麼大的膽量。

    不過,聽著對方慢慢變小的尖嘯聲,韓立馬上意識到了什麼,急忙驅使著神風舟換了個方向,消失在了天際邊。

    ……

    不大一會兒後,剛剛逃出險境的韓立經過一番詳細思量,就大為後悔了起來!

    他終於知道了對方不追反退的原因了。對方中了毒,而且還是那奇毒無比的墨蛟之毒。

    這全都源於對方竟敢把“青火瘴”釋放的毒霧大量吸進血雲內的緣故。

    這些『迷』霧在祭煉時,可是按照他的要求,將那墨蛟殘餘的丹毒一同煉化在了其內。如今這些吸納了『迷』霧,同樣含有大量毒素的血雲在飛遁追趕韓立時,肯定再次被這位少門主運功時回吸入了體內,如此一來他怎能不中毒後驚慌撤退!

    韓立越想,心越是懊悔之極,如今再返回那肯定自己腦子有病了!好好一次斬殺強敵,奪取對方身上更多寶物的機會,就讓其眼睜睜的放棄了,這真讓韓立有些鬱悶!

    不過,對方為何連金骷髏頭這樣厲害的符寶都不收起,人就跑掉了。他還是有些不解!

    韓立不知道,那位同樣謹慎無比,見勢不妙就逃之夭夭的鬼靈門少主,此時也正惱火的七竅生煙呢!而在他身邊正是那兩位麵麵相覷的結丹期修士李氏兄弟。

    原來,王蟬往回狂奔了一小段路程,就迎頭遇見了已將其他七派修士一網打盡的這二位鬼靈門長老。他二人因為有些不放心這位少主的安全,處於周全考慮才追了上來。

    如今一見中毒的王蟬,自然就用高深的法力幫其將毒素急忙『逼』了出來。

    而這位毒『性』初解的少門主,也隱隱猜到了自己中毒的原因,但是他把韓立無意中的所為,當成了故意給自己設下的圈套。這讓從未吃過如此大虧的王蟬,立馬就將韓立恨之入骨,並隱隱的將其視為了勁敵。

    有了這兩種想法作祟王蟬,有些不死心的不顧身體還有些虛弱,再按原來的方向帶著二老狂追出去了數百後,還是無功而返,可心的那股懊惱之意卻如同一根魚刺一樣,永遠卡在了心中。

    至於那顆因為擒拿著對方的符寶,一時半刻無法收回,而不得不舍棄的金骷髏頭符寶,他倒不怎麼上心。畢竟已經使用了多次,估計是威能快耗盡的廢品了,即使被韓立收去,也頂多用個一兩次的樣子,起不了什麼大用的。

    可是更令他火冒三丈的是,剛回到了設下埋伏的小山峰就有個鬼靈衛向他稟告,一群魔道六宗中合歡宗的人,竟然突然襲擊了他們。

    雖然沒有人傷亡,但是已被他們製服的兩名女修士卻被對方搶走了。看為首那人如此“出眾”的嬌容,正是合歡宗宗主的第二子田不缺。一個名聲並不在他之下的小一輩辣手人物。

    聽到這個壞消息後,王蟬雖然表麵上目光隻是陰沉了一些,但實際上心卻幾乎有了吐血的感覺。韓立和田不缺二人,算是上了他王蟬以後必殺名單了。

    “走,通知燕家老祖,立即開始撤離!”半晌之後,王蟬長出了一口氣後,終於冷冰冰的說道。

    而這時韓立絲毫不敢耽擱,一路飛速遁向了黃楓穀。但是在半路上,卻迎麵碰上了化刀塢和掩月宗一支混合而出的修士,然後在為首一位築基後期修士的宣布下,他竟然就此被征調了。

    

Snap Time:2018-04-27 01:18:53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