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五十九章風動


    第二百五十九章 風動

    不過,韓立在驚歎之餘,也有些納悶!

    這『迷』魂之術,韓立雖然並不精通,但也稍知道一些的。

    那修仙者人人都精通的“天眼術”,其實就可算是最基本的『迷』魂法術。如果兩個修士之間的法力境界相差很遠,使用天眼術望向對方的雙目,就有可能使對方心神失守,在鬥法時陷入被動之中。

    就是其他類型的『迷』魂類法術,也是主要靠法力境界的巨大差距來強行控製對方心神的。

    董萱兒是築基初期的修為,而豔麗男子是築基中期的,按常理說這麼點差距絕不可能出現一對視雙目,就立刻被對方給製住的荒唐事情。除非對方是專修『迷』魂法術的結丹期修士,這倒還有幾分可能的。

    可是看那豔麗男子的神情,以及離開時的怨毒表情,這可絲毫不像啊!絕不可能是哪位結丹期修士假裝成築基期修士,來戲耍他們。

    韓立這樣想著,心才真的安心了一些。畢竟那豔麗男子離開時的怨毒表情,他還是非常上心的。

    當他從沉思中抬起頭來時,正好又看見董萱兒和那兩位打情罵俏的模樣,剛才楚楚可憐的『摸』樣,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見此情景,韓立暗歎了一口氣,一起身,就要回自己的屋子去了。

    可是韓立才剛把手掌放在木門上,尚未推開,就忽然聽到客棧外傳來一聲男子的洪亮聲音。

    “客棧內的客人聽好了,明日舉行的奪寶大會分成兩組進行。本國的修士在燕翎堡西邊的山峰上舉行,而他國的修士在在東邊的山峰舉行,請各位明日一早準時參加,過時不到者則視為自動棄權放棄比賽了。”

    這個聲音一連在客棧外重複了三遍後,人似乎才離去。

    韓立聽到這話一怔,但隨後不在意的仍推門走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將兩國修士分開來比賽,韓立雖然有點意外,但也沒覺察到有什麼不妥之處。

    畢竟七派修士和他國修士一齊比試的話,肯定會惹出不少的事端。這排外的心理,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樣的。這點當日茶樓內的對峙情形就可以看的出來。

    韓立邊想著,邊在自己床鋪上盤膝坐下,準備打坐煉氣一晚,好為明日的奪寶大會做些準備。

    ……

    在燕翎堡的某間民居內,豔麗的妖異男子坐在木椅上,其身前另有數名男女正恭敬的向他稟告著什麼,而這男子麵無表情的聽著,眼中不時的閃過一絲絲精光,並不知為何的冷笑了起來。

    ……

    與此同時燕翎堡的西邊山峰上,十幾名鬼靈門的綠袍人正在山頂忙碌著,不時的在地下埋上一些東西。而那鬼靈門少主和兩位結丹期修士,則升在半空中冷眼注視著下麵的一切。

    “怎麼樣?這臨時的陰火大陣消弱了這麼多,還能管用嗎?”鬼靈門少主突然開口問道。

    “少門主放心!絕沒問題的,雖然隻是個臨時陣法,但是有我們兄弟主持,困敵的功效還是能發揮出一二的。當然如果陣內有築基後期的修士,或者持有什麼威力特別驚人的法器,這就不好說了!但是絕大多數的修士,肯定沒有脫身的能力。”李氏兄弟中的老者輕咳嗽了幾聲,有些顫顫巍巍的說道。

    “嗯,這我就放心好了!我身後帶來的鬼靈十二衛可不是閑著沒事的,憑他們的實力對付幾個漏網之魚還是綽綽有餘的!”鬼靈門少主毫不擔心的說道。

    李氏兄弟聞言,也覺得沒什麼問題就不再言語了。

    其實若不是需要將這些修士的魂魄元神保存完整,他兄弟二人直接出手的話,將一些築基修士給滅掉,那還不是小事一樁的事情。哪還用得著如此的麻煩!李氏兄弟二人傲然的想道。

    ……

    萬之外的太嶽山脈黃楓穀密室內,七八名結丹期修士匯聚在一起,正神情緊張的聽著一位須發潔白的黃袍老者在說些什麼,人人臉『色』都隨著老者的話語陰晴不定著。

    韓立的師傅李化元、紅拂仙姑及那位雷萬鶴大胖子都在其中,神『色』也同樣的不安之極!

    沒多久,等密室內的修士走出來之後,整個黃楓穀徹底沸騰了起來。

    高空中各種傳音符漫天『亂』飛,稍低處的地方則是一波波的修士紛紛攘攘的禦器飛行著。再過一段時間後,一隊隊倉促組成的修士從黃楓穀內連夜出發,向著不知名的地方分頭奔去。

    這樣的一幕,同樣在其餘六派上演著,並且各派之間的信使更是來回穿梭個不停,似乎一夜之間,整個越國修仙界變得殺氣騰騰起來。

    而越國的各個大小家族在此後的數日內,陸續都接到了一封由七大派掌門共同署名的征調令,要征調各家族的傑出弟子前去待命,違抗者則由七派修士組成的執法隊,鐵血滅族。

    當然三日後才到燕家的征調令, 自然無人去接,那時的燕家已人去樓空了。

    ……

    韓立和燕翎堡內的七派修士因為遠離宗派太遠,自然不知此事了。

    所以第二日天剛開始放亮的時候,一些修士就早早的來到了西邊的小山峰上。那已經建起了一座巨大的法陣,在法陣中則有兩名身穿燕家服飾的中年人正在閉目打坐著。

    而在法陣後麵則有一個不高的土台,台上同樣有十幾名被霧氣隱隱遮住的燕家人,站在那議論著什麼,看來是在等所有的修士都到齊了後,才會開始大會的樣子。

    韓立也已到了山峰之上,他並沒有和董萱兒一齊出來,而習慣『性』的一人先走了一步。在山峰上,正好碰見了同樣早到的巨劍門巴姓中年人,兩人自然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了起來。

    “巴兄,這個法陣是做什麼用的,你知道嗎?”韓立打量了那座巨大法陣數次後,總覺得有些礙眼,在聊了一會兒後,不禁問了對方一句。

    “慚愧啊,在下對法陣之類的東西也不甚了解!但估計應該是護罩禁製之類的東西吧!畢竟我們築基修士真的較技起來的話,肯定要被限製在一定範圍之內才可,否則這座小山可經不起我們的幾番折騰!”巴姓修士『摸』了『摸』下巴,不在意的說道。

    “哦!的確很可能!”韓立嘴上雖然這樣說道,可還是隱隱的從法陣上感覺到了一股不安的氣息,這可和法力的深淺毫無關係,完全是他的一種直覺上的感應。

    韓立皺了皺眉,往四周望了望。這時到場的修士已經有三十餘人,清虛門那對道士和天闕堡的方姓女子等認識之人都陸續到了此地,並且三五成群的湊到了一起在說些什麼的樣子。

    “韓兄弟,我們也過去打個招呼吧!你看無琺子他們可都在那呢!”巴姓修士望了望其他人聚集的所在,微笑著向韓立建議道。

    “巴兄,盡管去就是了!小弟還有些事情要考慮一下,就不打擾幾位了!“韓立輕搖了搖頭,不願去和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實在太惹眼了一些。

    這位巨劍門的修士聳了聳肩,雖然有些不解,但還是一個人走了過去。畢竟能一次和這麼多他門派修士交好的機會,可並不是很多的。他可不會輕易放棄掉。

    韓立見巴姓對方走掉了,自己也沒留在原地,而是習慣『性』的找了一個很偏僻、離那法陣最遠的角落走了過去。然後就冷眼注視著其他修士的一舉一動。

    再過了半個時辰,董萱兒和那豐師兄終於也來到了此地。而且一來,就加入了一個全是黃楓穀修士的人群中,並不一會兒就如魚得水的和那幾名男弟子打得火熱起來。而那原本寸步不離其身邊的燕雨,卻了無蹤影,這讓韓立感到有些意外。

    這時,站在土台上的十餘名身穿燕家服飾,但實為鬼靈門之人的修士,正在點數著到場的人數。

    “少主,還少了兩人沒有到。而且時間已經不早了,是否再稍等片刻?”點完人數後,一位鬼靈門修士,向鬼靈門少主稟告說。

    “不用再等了。立即通知二老將大陣打開,否則時間一長,恐怕有些機靈的修士會察覺到不妥,那就更糟糕了!至於沒到那兩名修士,則由十二衛中八號和十二號前去追殺。不管他們因為什麼沒有到場,但都不能讓他們活著離開燕翎堡!”鬼靈門少主一點都沒遲疑的下令到,殺意四溢。

    

Snap Time:2018-04-27 00:54:24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