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五十四章燕家老祖


    第二百五十四章 燕家老祖

    那是否是鬼靈門的單獨行動,根本和魔道六宗五關啊?若是這樣的話,七派倒也不用畏懼什麼了。甚至燕家一族之力也可應付了鬼靈門所來之人,畢竟燕家可是有結丹期修士坐鎮啊!

    韓立這樣想過之後,心總算安心了一些。

    即使天真要是塌下來,還是由個子高的人去頂著!鬼靈門來此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他區區一個築基期修士有何可『操』心的,自有燕家的人去應付。隻要小心些,可別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就行了。

    不知其他幾人是否也是這樣想的,在驚懼之後,他們的神『色』都漸漸恢複了正常,竟然無人再提此事了!反而聊起了一些修煉上的心得問題,這下可吸引住了韓立,他不加思索的加入了討論之中。

    時間過的很快,天『色』漸漸暗了下來,說的有些口幹舌燥的幾人,也在其他修士離開後不久,到了分手告辭的時候。

    而這場和他人的心得交流,讓幾人都受益非淺啊!特別是築基中期幾人突破瓶頸的手段和機緣,更是讓韓立等築基初期的修士大有不枉此行之感。

    於是,明顯意猶未盡的武姓中年人提出,明日幾人再找處偏僻的地方,多拉幾名同道中人繼續長談一番。同時兼舉行一個小型的物品交易活動,豈不更妙!

    這個建議,得到了其他人的滿口讚同,韓立自然也不會反對。

    就這樣,幾人商量完畢就紛紛離去了。

    韓立則朝地圖上標注的一家客棧走去,這客棧專門負責接待外來修士的。

    這客棧處在燕翎堡的東南角,不大也非常的不起眼,和其他幾家相比明顯差遠了,因此住在這的修士不多才對。

    但韓立就是圖此地的清淨人少,因為人越少惹麻煩出『亂』子的幾率也越小。並且此地離城牆較近,萬一有意外發生時,韓立也方便桃之夭夭啊!

    畢竟那些鬼靈門修士的出現,還是看讓韓立隱隱的不太安心。事先做一些準備以防萬一,這也是他小心的習慣使然。

    這家“風悅客棧”果然修士不多,而且都是不喜熱鬧或生『性』孤僻些的人住在這。他們全待在自己的屋子,而無人在客棧內晃『蕩』。這就讓韓立更覺得滿意了,當即就找了一件較幹淨的房子住了下來。

    至於那董萱兒住在何處,韓立也懶得去尋覓,畢竟等到奪寶大會開始時,肯定能見到此女的。到時,隻要和此女一同返回黃楓穀就是了!韓立這樣想著,人就昏昏入睡了。

    夜,當眾多修士都開始進入睡夢或打坐煉氣時,燕翎堡的最高建築,整座城堡的發號施令處“飛雲閣”的某個戒備森嚴的屋子內,有一個滿頭紅發的老者,倒背著雙手,來回的踱著步子,麵目毫無表情。

    而在他身前不遠處,則垂手站立著三名灰衣老者,神『色』恭敬之極。

    “子均,那鬼靈門小子真的說是今晚來見我嗎?”紅發老者終於停下了腳步,淡淡的望向了其中一名老者。

    “是的,老祖宗!那個鬼靈門的少主的確在比武結束後,給我這麼私下傳音的!”這人恭聲回答道。

    “嗯!”紅發老者木無表情點點頭,但眼中的精光一閃即逝。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走進來一名黑衣中年人,此人一施禮道:

    “老祖宗、三位長老,客人到了!已被安置在了大廳內,但是他身邊的兩位護衛,說什麼也不願在廳外等候,有幾名鐵衛想動手把他們仍出去,卻反而被製住了,似乎是結丹期的修士。如何應付,還請老祖宗明示!”

    “結丹期修士?這沒什麼奇怪的!堂堂一位少門主身邊如果連個保鏢都沒有,那鬼靈門門主又怎會放心他來此地!我們去見見吧!我倒很好奇這位少主麵具下,長的什麼模樣,竟如此的鬼鬼祟祟。”紅發老者聽完黑衣漢子的稟告後,麵上浮出了一絲的怒『色』,有些不善的說道。

    然後,率先走出了屋子,其他人自然緊隨其後。

    一進大廳,紅發老者就看見,一位身材修長頭戴惡鬼銀麵具的青年,正紋絲不動的坐在客座上。

    其身後則站著兩名綠袍人,一位臉上的皺紋一層疊著一層,滿頭的白發,已老的不能再老的樣子。另一位則是個齒白唇紅,紮著兩個小辮子的童子。

    而在大廳的中央,則倒著七八位黑衣修士,每個人都滿臉的黑氣,處於昏『迷』不醒中。

    “我道是誰呢?原來是大名鼎鼎的李氏兄弟,難怪不把我們燕家放進眼。”紅發老者一見這兩位綠袍人,瞳孔微微一縮,但仍麵無表情的說道。

    接著,就朝廳內的主座走去,一撩衣襟坐了下來。隨後“啪啪”輕拍了兩下手掌,頓時從廳外又走進幾位黑衣人,一聲不吭的將廳內的昏『迷』之人拖了出去。

    “嘿嘿,想不到我們兄弟倆的名聲這麼大了,連燕家老祖都知道了,嘖嘖!這可真是我們兄弟的榮幸啊!不過,這次我哥倆隻負責保護少主的安危,真正主事的可是我們少主啊!若有什麼事,燕兄還是和我們少主商談就是了。”那童子模樣的人天真之極的一笑後,卻傳出來破鑼一樣的粗嗓子。讓四周戒備的燕家人,大感意外的嚇了一跳。

    紅發老者聽到這兩人如此一說,心中一凜。能讓這兩名凶名赫赫的魔頭,如此一說,這位少主看來還真不是簡單的人物,目光就落到了銀麵具青年身上。

    他打量了一會兒後,淡淡的問道:

    “你就是鬼靈門的少主?為何帶著個麵具,難道還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地方嗎?”

    “這可錯怪晚輩了。晚輩帶著麵具其實另有苦衷,倒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之處。若是前輩真想看的話,晚輩當然可以摘下麵具讓前輩一睹了。”鬼靈門少主,輕笑一聲,不卑不亢的說道。

    “哼,一個男人的麵目有什麼好看的?老夫可沒有這個心思!倒是你們鬼靈門的人,突然大老遠跑到我們燕家作甚?而且指明要和我見上一麵,現在我人也來了,你也見到了,那有什麼廢話就直接說吧。老夫可沒什麼耐心和你們多摻合什麼事。”燕家老祖冷眼看了鬼靈門少主一眼後,毫不留情麵的說道,大有一言不和,就要大大出手的氣勢。

    “,燕前輩既然如此一說,那晚輩也不拐彎抹角了,就直接說了。家父有一封信要晚輩交予前輩,還外送上兩個字要晚輩說於前輩一聽。”鬼靈門少主見燕家老祖如此對他,竟還是不溫不火、從容不迫的樣子。光是這份涵養,可就非同一般了。

    “什麼信!老夫和你父可從未見過,燕家和鬼靈門更是無任何交情可言,有什麼信需要送給老夫?而且還神秘兮兮的外送兩個字,是不是在戲耍燕某啊?“燕家老者口中說著,卻有意無意的瞟了一眼李氏兄弟一眼,看看是否有什麼異動。

    燕家老祖,還是很難相信主事之人真是這鬼靈門少主。

    李氏兄弟自然看出了燕家老祖的懷疑,但相視一笑後,並未有其他的舉動。

    這時,鬼靈門少主已從身上掏出了一個玉簡,站起身來後,幾步上前遞了過去。但燕家老祖紋絲不動的坐著,沒有一絲伸手去接的意思,反而瞅了玉簡一眼後,極其冷漠的說道:

    “信可以等會兒再看,還是先說說哪兩個字吧!老夫聽完之後,再決定是否看信!”

    鬼靈門少主聞言,並沒有動氣。而是隔著麵具輕歎了一聲,然後嘴唇微動的吐出了兩個字,送進了紅發老者的耳中。

    燕家其他人雖然聽不見這兩字是什麼,但是燕家老祖一聽之後,身子猛然一動,呼哧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臉『色』陰沉之極!

    “把信給我,然後跟我到密室來!”紅發老者,神『色』陰晴不定的一會兒後,才猛下決心的說道。

    於是,當著諸多燕家弟子的麵,燕家老祖帶著鬼靈門少主,進入到了一間有重重結界禁製的密室內。

    其他人連同李氏兄弟兩位結丹期修士,卻留在了外麵。而這兩位,一點擔心之意都沒有流出。似乎對那鬼靈門少主的安全,非常自信的樣子。

    而他們這一等,就是一整夜的時間。

    

Snap Time:2018-07-19 08:26:08  ExecTime: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