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五十二章分離


    第二百五十二章 分離

    “這名修士的功法情況,你們知道一些嗎?如果不是燕家的重要弟子,修為不高的話,我去和他好好談談,應該能順利解決?”韓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冷靜的說道。

    其實他也很清楚,能做出脅迫凡人女子的家夥,能有多高深的修為,如此一問,也隻是小心的本能而已。

    “我叫彩環事先打聽過此事了,聽說隻是基本功法才到五層的修仙者。雖然也是姓燕,但在燕家肯定是無足輕重的角『色』。否則稍受重視的弟子,怎會我們凡人住在一起啊!”

    嚴氏不愧是墨府以前的首腦,即使已落魄到了這般『摸』樣,但辦起事來還是條理分明,頭腦清晰無比。

    “這就沒什麼問題了!一會兒,師妹帶我去一趟,認下路就行了。我會給你們解決此問題!”韓立聽了,點點頭說道。

    “多謝師兄了!我就知道師兄一定會幫忙的!”墨彩環在一旁聽的分明,高興之極的甜甜叫道。

    “韓立,真是麻煩你了!否則麵對一個修仙者的『逼』迫,我母女兩人還真不知該如何應付才是?”嚴氏眼中也『露』出了欣慰之『色』,但接著又長歎了一聲,無奈的說道:

    “此地雖然表麵上禁製修士對我們凡人的『騷』擾,但實際上欺辱凡人的事暗地太多了,燕家又怎會真的處罰那些修士!一不小心,反倒是和修士結仇的凡人從此蒸發無影,這倒是常有之事。”

    韓立從中聽出了一些無力的不甘心之意。畢竟,相比以前在墨府掌握生殺大權的風光,現在忍氣吞聲的生活,對嚴氏來說,的確屈辱了一些。

    韓立聽了後,默然了一會兒。突然開口問了個讓他疑『惑』的問題。

    “師娘,師妹早就到了該嫁人的年齡,為什麼不在堡內找個合適的人嫁過去呢,若是嫁的是一名修士的話,豈不就有了依靠了嗎?”

    “嫁人?”

    “我才不嫁那些燕家的修仙者呢!”

    韓立剛說完此話,嚴氏苦笑了起來,而墨彩環則大聲的反對,滿臉的不高興。

    “怎麼了?”韓立有點驚訝。

    “師兄!燕家的修仙者根本不拿我們凡人的女子當回事!嫁於他們為妻,根本就連世俗的奴婢也不如,稍有不如意的地方,就經常打罵。我就一輩子單身,也決不在此嫁人!”墨彩環聲音又快又急,顯然對此大為忌諱。

    “韓立你有所不知,你師妹在此地交的一個朋友,就是嫁給堡內的修仙者,結果不但不被正眼相看,還動不動就受虐待,後來容顏衰老之後,還被一紙休書隨便找個借口,給休回了家去,下場淒涼之極!而那個修仙者,則另娶了一位更年輕漂亮的女子。咳!像彩環繼父那樣心地好的修仙者,在這實在太少了。我也不願讓彩環過去受苦啊!至於,嫁給個普通人,你師妹眼界太高,又怎會有看上眼的!”嚴氏在一旁,為墨彩環的舉動,解釋了一下。

    “這樣啊!但是師妹也不可能終身不嫁人啊?”韓立皺了眉頭,自然的說道。

    可是他這話一出口,嚴氏神『色』一動,似乎想說些什麼,但遲疑了一下還是沒說出口。而墨彩環則不知想起了什麼,有低下了頭,默然無語起來了。

    韓立這才意識到,氣氛突然間有些不對勁,似乎……。

    他就連忙另開口道:

    “師妹,你給師兄帶下路。還是先解決了那個修士的糾纏再說吧!”

    “嗯!”

    墨彩環躊躇了一下,還是答應道。而嚴氏見此,也沒有反對的意思。

    於是,韓立和墨彩環暫時離開了店鋪,直奔那個修士的住所而去,似乎還挺遠的樣子。

    ……

    “師兄,你的功法到底幾層啊?那個家夥,怎麼一見你找上門去,就猶如見了老鼠見了貓一樣,一口一個前輩的叫個不停,還不停的作揖!那個神態恭敬啊,簡直就像見了自己的祖宗一樣。”墨彩環徹底恢複了韓立心目中的那種歡快的模樣,在返回的偏僻小路上嘰呱啦的說個不停,哪還像一名二十多歲的少『婦』啊!

    韓立見此微微一笑,輕描淡寫的說道:

    “沒什麼,隻不過我比他的境界高一層,按修仙界的規矩,他的確該叫我前輩的!”

    墨彩環聽了,眼中喜『色』一閃,更加笑嘻嘻的說道。

    “不過,我一想起他看見我出現時的滑稽表情,還是忍不住好笑啊!”

    這次韓立沒說什麼,隻是含笑望著墨彩環不語。一會兒的工夫,就讓墨彩環羞澀的把臉蛋扭到了一邊去,也不再言語了。

    但過了一會兒,她忽然說了一句讓韓立大感意外的話來。

    ”師兄,難道沒有靈根,真的就無法成為修仙者嗎?我也想和你一樣成為修士!”重新回過頭來的墨彩環,已變成了一臉的哀怨,聲音中也充滿了期盼。

    韓立見到此幕,心中有些心痛,但隻能無言相對。從古至今,沒有靈根者不能修煉法術,這是修仙界數十萬年來不變的真理!他哪有這麼大本事打破呢!

    墨彩環看到韓立這種表情,原本有些火熱的心頓時一涼,知道這位已神通廣大的師兄,看來也是一點辦法沒有。

    她不禁黯然了下來,默默的落後了韓立幾步,緩緩而行,整個人顯得文靜起來。

    等到二人離小店鋪不遠時。韓立突然停住了腳步,轉過身來對墨彩環說道:

    “我還有事,就不再回去見師母了!就在這分手吧,好在我在這燕翎堡還會多待些日子,以後也許還會有見麵的機會。”

    “什麼?師兄這就要走?”墨彩環先是一驚,隨後滿臉的失望之『色』。

    “嗯,這有數十顆靈石,留給師母已備不時之需。我現在能做的也隻有這些了!“韓立從儲物袋中『摸』出了一個小皮袋,遞給了墨彩環。

    “多謝師兄!”墨彩環小聲的說道,顯得軟弱無比,眼中全是不舍之『色』。

    韓立見她這幅『摸』樣,心中不知為何,突然有種異樣的難受。

    他猶豫了一下後,再拿出了一個銀瓶,並從中倒出了一粒粉紅『色』的丹丸。

    “把這個吞掉吧,雖然不能讓你成為修仙者,但總算可以讓你在有生之年,容然永駐,不會衰老,這也算是我這個做師兄的送給你的一點禮物吧!”韓立神『色』鄭重的說道。

    “師兄,我……”

    墨彩環聞聽此言,不禁驚喜起來,更是心情激『蕩』的想要說出心話來。但韓立沒有讓她說出口,而是手指一彈,丹『藥』直接飛進了其嘴中,讓其順著喉嚨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去。

    “師妹,我走了!你和師母保重吧!”

    韓立此話一出口,人就輕輕一晃,身形模糊了一下後,就在原地消失了。

    “師兄!”

    墨彩環驚愕叫出了口,急忙上前幾步,四處尋覓了起來。可那有韓立的蹤影呢?

    無奈之下的墨彩環,隻好神『色』黯然的緩緩朝店鋪方向走去。

    過了一小會兒,韓立才在離此不遠的一間屋子後,顯出了身形。然後默默的看了一會兒後,就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了。

    這位師妹想對自己說些什麼,韓立雖然不能肯定,但也有個七八分的猜測。

    但可惜的是,他與對方還是有緣無分啊!他對其的感覺還沒到這等地步。

    更何況他築基後的壽命,實在和對方懸殊太遠了,這也是他不願沾染此情的原因。畢竟眼看所愛之人在眼前逐漸的枯萎,而無能為力,這實在是韓立無法忍受的!

    ……

    “天鶴居”這就是出現在韓立麵前的茶樓名字,高達三層古『色』建築,果然有些氣派。

    韓立隻大略的瞅了一眼,就不見思索的上去了。因為,他在樓外已經感覺到了樓內的十幾股法力波動,都是和他差不多、甚至在他之上的築基期修士才能有的靈力。

    他踏進茶樓,隻是在第一層掃了一眼後,沒有絲毫停留,就直接上了二樓。因為,一層都是些絲毫法力都沒有的凡人。

    二樓雖然有些修士,但大部分都是煉氣期的水準,根本入不了韓立此時的眼內,而第三層那些越來越接近的法力波動,才是韓立此番的接觸目標。

    

Snap Time:2018-04-21 19:56:38  ExecTime: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