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四十九章比試


    第二百四十九章 比試

    每一扇的揮出,都會有股濃濃的紫霧從扇中竄出,直奔向對麵的綠袍怪人,這七八扇下來,那紫霧早已濃稠無比的將對方包圍的風雨不透,形成了一個紫『色』的大圓球!

    而綠袍怪人則全身都藏在了一個團黑氣之中,將綠霧當在外麵。

    黑氣和綠霧不停的互相翻滾,撕咬著,如同兩者都活了一樣。但不管怎麼看,綠霧在燕家之人的『操』縱之下,都大占了上風,已將黑氣壓縮的越來越小了。

    “我堂兄的這把化骨寶扇,乃是我們燕家有名的一把頂階法器,其驅使出的毒霧,隻要沾上一點,肯定皮消肉溶,最是厲害無比。不過,堂兄以前一直嫌此扇太過歹毒,而不肯輕易使用。可如今一認真起來,馬上就使了出來,可見他也下定了決心,一定不讓對方全身而退了!”

    燕雨見此情景,有些眉飛『色』舞起來,向身側的董萱兒解釋道。

    “哦!這把扇子這麼有名嗎?不知道,和有名的風雷扇比起來,誰更厲害一些呢?”董萱兒輕笑了一聲,嘴角微微上翹著,『露』出了一股動人心魄的狐媚之態。

    “這扇子單論威力或許還不及風雷扇強大,但是此法器隻要是木靈根的修仙者,都可以『操』縱自如。而不像風雷扇,沒有風屬『性』和雷屬『性』這兩種異靈根,是根本發揮不出威力的!因此這把化骨扇的價值更在風雷扇之。!”被董萱兒的媚笑,引得砰然心動的燕雨,勉強按奈住了遐想,仔細的解釋道。

    “胡說什麼,這樣一把普通的頂階法器,也敢和風雷扇相比,能有人家十分之一威力,就算不錯了!實際上,我看這把扇子,連我手上法器紫光鈸的威力大都沒有。”豐師兄見董萱兒和燕雨有說有笑的,臉上顯出了妒意,故意挖苦的說道。

    “你敢瞧不起我們燕家煉製的法器,好!那就讓我瞧瞧你的紫光鈸威力吧!”燕雨聽到對方如此貶低化骨扇的威力,不禁惱怒的想伸量對方一二。”

    “好的,我正想領教下燕家高弟的法力呢!”豐師兄一聽對方所言,冷笑了一聲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兩人一時間,似乎都忘了韓立這位公敵的存在。

    “啊,還是算了吧,小妹隻是隨口這麼一問罷了!又何必如此動怒呢!兩位師兄一人讓一步,不行嗎?”董萱兒表麵上似乎是在勸架,可實際上卻讓當著心上人麵的兩人,更加不願示弱起來,誰也不肯在董萱兒麵前失了麵子。

    當然要讓兩人馬上進行決鬥,這也不太可能!畢竟兩人隻是爭風吃醋,前麵所說的大部分都屬於氣話罷了!心的顧忌還是重重的。不過,若董萱兒在中間再多挑逗雙方幾句的話,這事可就不好說了!

    韓立雖然還關心著戰局,可耳還是把身邊發生的事情聽得一清二楚,不禁暗搖頭不已。他覺得這刁蠻女還真是個惹禍精,果真到哪都會風波不小,難怪那紅拂一直讓自己多管製下這丫頭。

    不過,姓豐的家夥和燕雨從相貌上看,也不是個愚笨之人啊,怎麼現在看起來如此的衝動好鬥?難道這董萱兒的狐媚之功竟然如此的厲害?連築基後的修士都不知不覺被其影響了心『性』不成?

    韓立轉念一想後,心有些駭然!

    不過,韓立也懶得去問兩位衝昏了頭的家夥!他倆誰死誰活管他什麼事?

    不過,韓立倒也覺得奇怪。不管這董萱如何的賣弄風情,將其他男子『迷』得神魂顛倒,但落在他眼董萱兒卻還是絲毫魅力沒有,一點心動的感覺都沒出現,

    其實這件事,不光是韓立納悶,董萱兒更是鬱悶不已!她的狐媚之功不知為何,竟然對最討厭的那人一點作用也不起。否則,早就將他耍的團團『亂』轉了,那還能讓其一路上如此威脅自己。

    就在韓立和董萱兒各懷心思之時,這時場中的情景又發生了大變。

    被綠霧包圍著的黑氣突然間開始往收縮和稀疏了起來,眨眼間,就將深藏麵的綠袍人『露』了出來。其身邊的幾個骷髏頭,嘴巴一張一合的狂吸著四周的黑氣,正是造成自身黑氣稀疏起來的元凶。

    對麵的燕家人見此,雖然不知道對方是和用意,但是既然對方自毀防禦,他當然也不會客氣了,就立即將手中寶扇一指,綠霧立刻趁著黑氣無力抵抗之時,蜂擁而上了!

    “小子,憑著一點點的毒霧,就想在我麵前賣弄,真是不知死活!你還不知道,我們這些人可都是玩毒的祖宗呢!”綠袍人嘿嘿怪笑了幾聲說道。

    接著伸出一隻手掌,在那些骷髏頭的天靈蓋上快速的擊了一掌,這些骷髏頭馬上暴漲到了車輪般大小,白森森的頭骨外還隱隱的裹著一層黑氣,顯得更加的猙獰詭異。

    它們一下就將殘餘的黑氣吸納的一幹二淨,接著就大嘴再次猛張,將原本擋在外麵的綠霧也開始吸入了口中,並且每吸一口,它們就漲大那麼一分,竟猶如進補了一樣。

    對麵的燕雨堂兄,一見如此,吃了一驚。他急忙控製著手中的寶扇,匆匆要將綠霧給收回來,但顯然已遲了,能夠及撤回的毒霧隻有原先的三分之一而已,大部分都被對方的骷髏頭給吞吃掉了。

    青黃『色』的扇麵變得黯淡無光,讓燕家之人心痛不已,知道這化骨扇的威力從今後要大減不少了!

    這位燕家弟子,還未從法器毀壞的打擊中,振作回來時。凶焰大漲的巨型骷髏頭,在綠袍人的『操』縱下,嗚嗚幾聲的就直接飛奔了過來,瞬間就已到了眼前,讓這位嚇了一跳,急忙伸手往儲物袋中『摸』去。

    可幾個骷髏頭卻同時一張嘴,數道漆黑的光柱同時噴出,匯集成一道巨型光柱,竟一下就將燕家人的護身黃風給擊穿了個大洞。。讓其“咕咚”一下,直接昏『迷』了過去,從空中跌落了下來。

    一旁見勝負已分的燕家弟子,自然不會任自家人摔得頭破血流,馬上就有一人飛出接助了燕雨的堂兄,再飛了回去。

    “鬼靈門的玄法果然精妙絕倫,我們燕家竟然在五場中敗了四場,下麵是不是開始第六場比試了?”一位麵容蒼老,卻兩眼精亮的燕家長老走了出來,像所稱呼的鬼靈門的人冷冷說道。

    “還是算了吧!剩下的五場,不如等燕家生死堂弟子到了以後再比試也不遲。我可久聞燕家血修士的大名了!”對麵的鬼靈門眾人中也走出了其首領,一位麵戴銀『色』鬼臉的神秘人。聽其聲音溫文爾雅、渾厚,是位非常年輕的男子。

    “好!既然少門主真的有此雅興,我們燕家當然奉陪到底了!那今日的比試就暫時到此吧!”老者一聽先是一驚,但隨後不甘示弱的應允道,然後一甩袖子,轉身回去了。

    這少門主見此,也不在意,輕笑了一聲,瀟灑的一轉身,接著就帶隊離開了此地。

    其他觀看的修士,在大飽了一番眼福後,也無人說話的默默消失起來。

    而韓立輕搖了一下頭,剛一扭頭,就聽到了燕雨的喃喃自語聲:

    “怎麼可能,我堂兄竟然會也敗了,他可是我們演武堂的高手啊!”

    “什麼高手,還不是被對手三下五除二就給打敗了嗎!”豐師兄撇了撇嘴,如此打擊情敵的機會,自然不會輕易放過。

    “你?”燕雨麵『露』怒『色』,就想要發作起來,可是董萱兒下麵的一席話,立刻讓其高興了起來。

    “燕雨師兄,我趕了數日的路,都有些乏了,能否安排個舒適些的房間,叫小妹歇息一下啊,其他的什麼交流活動,還是等明日再參加吧!”董萱兒突然伸了伸小蠻腰,以一種懶散的風情說道。

    “當然可以了!董師妹,我帶你到為女修士專門準備的廂房去。韓師弟和閣下,就請隨便吧!”燕雨高興的說道,還略有些示威的樣子。

    韓立微然一笑,沒有什麼意見。

    他已將董萱兒安全的帶到了燕翎堡,這就算完成任務了。至於其它的事情,他可管不了,也不想管!就輕描淡寫的一句想四處轉轉的話語,韓立就獨自離開了眾人。

    

Snap Time:2018-01-19 21:28:36  ExecTime: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