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四十八章爭風


    第二百四十八章 爭風

    “原本在比試中出現了些死傷,這也沒什麼,是很正常之事。但這些人也不知修習的什麼功法,個個精通魔道的一些陰損法術和毒術,每個和他們過手失敗的弟子,要麼莫名暈死過去、要麼中毒不清,個個傷勢都辣手之極,無法輕易救治!但好在,這些人因為身處燕翎堡倒也有幾分顧忌,還沒出現過重傷而死的弟子,這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咳,如今讓兩位見到了燕家這一幕,真是慚愧之極啊!”燕雨麵帶難堪之『色』的說道。

    “不過,我們走的時候,聽說長老們也有些坐不住了,已派人把兄長所屬的演武堂弟子喚來了,那可是我們燕家修習了秘法的精銳弟子,肯定能狠狠的教訓這些人一頓的。”燕鈴在一旁忍不住接嘴道,而且還揮舞了一下小拳頭。

    “胡鬧,你一個女孩子家怎麼就知道整天打打殺殺的。現在這次的客人已經讓我們來領回來了,趕緊讓黎叔再派下一波迎客的弟子去,別再讓其他客人久侯?”燕雨卻把臉孔一板,訓斥了自家妹子幾句,然後把有些不高興的小姑娘打發走了。

    這時,他一轉頭給韓立等人解釋道:

    “因為最近的客人多了,魚龍混雜,所以我們燕家將護堡的禁製打開了一部分。現在堡內的幾個特別的地方,已不能釋放傳音符之類的遠距離法術了,也隻好讓小妹親自跑上一趟了!而我和小妹原本不是接待客人的,但是現在堡內人手奇缺,還出了有人上門不懷好意之事,也隻好暫時過去幫忙一二了。”燕雨說完後,臉『色』一沉的看了一眼遠處,那的燕家弟子和怪人,已經施法鬥在了一起。

    “這麼說,雨師兄原來是燕家的精英弟子。在燕家想必深受重用啊!”董萱兒眸中流光閃動,嫣然一笑道。原本就秀麗的容貌,更是霎時間風情萬種起來。讓對麵的燕雨一時間陷入了失神之中。

    “這,……就算是吧!”燕雨神不守舍的喃喃說道,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內容,他隻覺得這位董姑娘太美了,簡直就和自己的夢中情人絲毫不差啊!

    “咯咯!那……”

    “燕兄,不知是否方便去觀摩下那的比試?在下想看看,敢來燕家搗『亂』的是何方神聖!”

    董萱兒覺得對方這種表情很有趣,脆笑了幾聲,就想再挑逗對方幾句!可沒曾想,一旁的韓立突然開了口,打斷了其下麵的言語。

    “啊……觀看?當然可以了!這次正和對方較量的是在下的一位堂兄,在演武堂內道法精深足可以排進前十之內,想必可以給對方一次厲害看看的!”被韓立喚醒的燕雨,先是一怔,隨後就非常痛快的答應了。

    韓立聽了,心微微一笑,知道對方一方麵沒什麼理由阻攔自己,另一方麵則是覺得此次大有希望取勝,才會如此爽快的。

    就這樣,三人飛落到了較技場的附近,向觀看的人群走去。

    稍微走近了一些後,韓立有些吃驚的發現,圍觀的修士竟然多達百餘人之多,而且看他們的穿著打扮,其中大多數人竟不是越國本地的修士,而是從他國而來之人,實在是奇怪啊!

    韓立心中疑團大起,但礙於客人的身份,倒也不好詢問太多的事情!隻好暗自悶在肚子,故作不知的樣子。

    至於一旁的董萱兒,還是笑『吟』『吟』的和燕雨說笑個不停,可是眼中的驚詫之『色』雖然細微,還是被韓立瞧了出來。看來此女也不光是繡花枕頭之類的花瓶!

    可這刁蠻女不知打的什麼主意,竟然和韓立一樣,對其中的貓膩一點都沒有開口想問的意思,倒讓韓立有些鬱悶了起來。

    “萱兒,你也來了!這太好了,我還以為紅拂師伯不會放你出來呢!”可三人剛過去時,前麵一位五官俊秀的男修士無意中轉過頭來,正好望見了董萱兒。這人馬上麵『露』狂喜之『色』,幾步就走過來,並親熱無比的稱呼道。

    這人一跑過來,董萱兒的笑容就是一凝,而燕雨臉『色』卻有些不悅,目光開始閃爍不定。

    倒是身為局外之人的韓立,神『色』始終如常,沒有絲毫的意外之『色』!他心很清楚,這位多半是董萱兒以前的入幕之賓吧!不過,對方姓豐,難道就是上次自己師娘說起過的“豐家小子”?

    “豐師兄啊!真沒想到,杜師叔是讓師兄參加這次的大會!”董萱兒的異常之『色』一閃即過,眼珠滴溜溜一轉後,就大大方方的直接招呼道,好像此人真的隻是一位普通朋友一樣。

    這讓一旁的燕雨神『色』馬上好了許多,可是這位豐師兄卻是一怔,隨即才注意到了董萱兒身旁的燕雨及韓立來。

    韓立還好,見這位望過來就淡淡的笑了笑,並稍微離開了一側的董萱兒半步,以示無辜。而燕雨則毫不客氣的反望了他一眼,這下情敵是誰,豐師兄自然心知肚明了,頓時沉下臉來的打量其不停。

    韓立見此情景,有些好笑,但也奇怪起來!不是傳說中董萱兒和這位豐師兄,早就有了雙修之意了嗎!可現在的刁蠻女並沒有偏向這位豐師兄的意思!難道是傳聞有誤?

    韓立略微想了一下,就把頭一搖的懶得再琢磨此事。他可不想浪費腦子在這些八卦之事上。

    於是,向前走了幾步,將其他三人撇在後麵。

    韓立可不管豐師兄和燕雨如何的爭風吃醋,更不會關心董萱兒在其中怎樣左右逢源,他此時完全被光罩中的爭鬥給吸引住了。

    燕雨還真沒有說大話!

    他的這位堂兄還真的非同小可,一身的土屬『性』道術施展的出神入化。丈許大的磨盤岩石,從其手掌上爭先恐後的扔了出來,直砸向對麵,似乎無窮無盡。而身前則豎起一杆三角形的黃幡,喚出了一股黃風,將自己包裹在了其中,防護的嚴嚴實實。

    但是對麵的綠袍人,也甘示弱!身體上冒出了數股漆黑如墨的黑氣,竟如毒蛇一樣的嗚嗚狂嘯著飛舞,在身前編編織成了風雨不透的黑網,將那些岩石全都反彈了回去,有時正好反彈到了對麵,倒讓那位燕家精英有些手忙腳起來。至於法器,則是六七個白花花的骷髏頭,漂浮在其四周,還不知是何用途。

    就這樣,一人狂攻一人悶聲穩守,暫時形成了僵局!

    不過很明顯,這二人處於相互試探的意思,並沒有動真格的。所以盡管場麵非常的熱鬧,巨石滿天飛、黑氣滾滾,但他們卻氣定神閑,不急不躁,一點吃力的神『色』都沒有『露』出。

    韓立正看的出神,忽然聽到董萱兒一聲“韓師兄,你說是嗎?”的話語。這讓他微微一愣,還未回過頭來,就條件反『射』般的“嗯”了一下。

    可是這個“嗯”字才一出口,韓立就立刻暗叫不好,急忙扭過頭來一看。

    隻見那兩位本應該互相敵視的情敵,竟然向他『露』出了不善的眼神,竟大有同仇敵愾之意。

    顯然,自己被這刁蠻女子給陷害了!

    “你們聽到了吧!韓師兄自己也承認了,我這一路上必須要寸步不離的和他在一起,這可是家師親口命令的啊!”董萱兒『露』出了楚楚可憐的模樣說道,可是趁這兩位被他『迷』得神魂顛倒的家夥一不注意,立刻就衝韓立做了個鬼臉,讓韓立無語了起來。

    這位董萱兒趁他一疏忽之際,鑽了個大空子,給他找了兩個大麻煩上身。很明顯是因為自己一路上老用紅拂的名頭,壓製的她不輕,讓她心存怨氣的報複了自己一下,想必自己若是被這兩位給教訓了一頓,她肯定會心情大好吧!

    韓立望了望兩位虎視眈眈的家夥,歎了口氣,就想說些什麼時。但是還沒等他開口,對麵二人的神『色』忽然一變,特別是燕雨神情更是緊張了起來,他們的目光一下從韓立身上移到了較技場中。

    見此情景,韓立當然明白場上肯定發生了其他的變化,連忙也回過頭來望去。

    隻見光罩內的對峙終於打破了!

    燕家之人已停止使用巨石術,而改用雙手合持一把青黃『色』的紙扇,麵向對手,正吃力的一扇一扇的揮舞個不停。這紙扇明明應該是輕飄之物,可是每一次的扇出卻似乎消耗了燕家弟子的莫大體力,讓其此時滿臉大汗!

    

Snap Time:2018-01-23 08:28:13  ExecTime:0.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