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四十七章燕氏兄妹


    第二百四十七章 燕氏兄妹

    也許是二人的不耐起了作用,山峰西邊的天空中,突然出現了兩個黑點,接著兩隻巨大的雙頭怪鷹漸漸飛近了。正是韓立在太南會上曾見過的雙首鶩,怪鷹上還騎著一男一女二人。

    一見到有外人出現了,原本懶散的董萱兒立即精神一振,站直了身子,好奇的盯著越來越大的“雙首鶩”。

    “實在抱歉!讓兩位久等了,在下燕雨,這位是家妹燕鈴,特來接兩位去燕翎堡的。”雙首鶩一飛至山峰上,男女二人立即從上麵跳落了下來。那青年男子剛一站穩,就滿是歉意的說道。

    “沒關係,我二人也是剛到不久的!”韓立尚未開口,一旁的董萱兒見這燕雨竟是個英武之極的男子,立即雙目一亮的嬌柔說道,聲音婉轉動聽之極,讓韓立聽了都為之側目了一眼。

    若不是早在這幾天內,見識過此女的刁蠻樣子,韓立光聽董萱兒此時的聲音,恐怕還真以為此女是個大家閨秀呢!

    這位燕雨自不會知道這一切。他一見眼前的董萱兒竟是貌美如花的少女,再聽到對方對自己的柔聲言語,頓時就是心中一『蕩』,大起了異樣的感覺,就將身形一挺,朗聲的說道

    “其實,這原有燕家弟子在等候貴客的。但是原先侯客的弟子出了點意外,所以這一時無人接待了,差點怠慢了二位!燕雨為此代表燕家向二位賠禮了,希望兩位不要見怪。”

    董萱兒聽了,抿嘴一笑,眼中風情閃動,正想再張口說些什麼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了韓立淡淡的傳音:

    “師妹如此的模樣,就不怕紅拂師伯怪罪嗎?”

    一聞此話,董萱兒臉『色』大變,嘴唇張了幾張,卻沒有言語出口,這種古怪的情形讓燕雨兄妹倒有些不解了!

    燕鈴是位十五六歲的少女,從相貌上看長的活潑可人,一雙黑碌碌的雙眸,不停的在韓立和董萱兒身上輪流的打轉,給人一種機靈之極的感覺。

    “就像董師妹所說,遲了一點,這沒什麼。在下相信,燕家肯定不會故意冷落我等受邀之人的!隻是韓某還是有些奇怪,原先侯客的弟子能夠出了什麼意外,難道還和哪位客人發生了衝突不成?”製止了董萱兒胡『亂』運用化春決狐媚的韓立,輕咳了兩聲,就說了句客氣話,並開玩笑似的,打聽了一下所謂的“意外”。

    “這個?”燕雨一聽韓立此言,臉上『露』出為難之『色』,似乎有什麼顧忌而不好開口明言!

    “韓立,既然這位雨師兄有不方便之處,還是不要隨便給人家搗『亂』了!還是早早去燕翎堡看看吧,應該有不少人都到了吧?”

    “是啊,還是去燕翎堡吧!其他的客人的確來了好多,正在談論修煉心得、做各種交流呢!兩位去了,正好可加入其中。”

    董萱兒一見燕雨有些遲疑,突然為其說好話道。讓這位燕家弟子大鬆了一口氣,連聲的讚同,心中對董萱兒更是好感倍增。而一旁的燕鈴卻隱約意識到了董萱兒的“壞意圖”,有些不樂意的撅起了小嘴。

    這次,韓立卻沒對董萱兒如何,隻是微然一笑,就頷首同意的說道:

    “那就請燕兄弟和燕姑娘帶路吧!我和董師妹跟在兩位之後,就可以了!”

    燕雨一聽韓立並不追問此問題,臉上一喜。但隨即想起什麼似的,又有些歉意的說道:

    “再給兩位帶路前,在下還是要例行看下請貼,請兩位不要介意!”

    燕雨雖然說的客氣,但韓立卻很明顯感覺到,對方的這種口氣倒是大半衝董萱兒所發,看來此位燕家弟子,已快墮入到了董萱兒的溫柔網中了。

    韓立暗中冷笑幾聲,也懶得過問董萱兒的荒唐事,隻是故作不知的從身上掏出了李化元的請帖,利索的交給了燕雨。而那董萱兒,也拿出了紅拂仙姑的,同樣玉手纖纖的往一遞,那誘人的體香及潔白如玉的光澤,直晃的燕雨一時失神,竟然忘了伸手去接。

    一旁的其妹再也看不過去了,有些惱怒的一把替燕雨接了過來。這才讓她這位兄長清醒了過來,在董萱兒的幾聲低笑下,麵『色』通紅。

    “原來是韓師弟和董師妹,請帖沒有問題,那我們走吧!”

    燕雨將看過的請帖交還給了韓立二人後,有些心神不寧的上了雙首鶩,在其過程中還不時的偷看了兩眼董萱兒。但此時的這位刁蠻女,卻反而一本正經的『露』出了端莊之『色』,這更讓這位燕家精英想入非非了!

    四人先後飛離了此地,直奔燕家兄妹來到方向而去。

    飛行了幾十路後,幾人就來到了一處兩座小山峰之間的地方,停了下來。

    這時,燕雨從身上『摸』出了一塊令牌一樣的東西,然後雙手緊握,並將身上的靈力狂注入了其內,頓時令牌上『射』出了黃濛濛的一大片華光,直奔前方的虛空處『射』去。

    原本虛無的空中被黃光一掃,頓時出現了五『色』的毫光!接著等五『色』光芒一散盡,韓立等人的眼前一亮,一座雄偉之極的古堡,出現在了原本空曠的山梁之間。

    看著高達三四十丈的巨大城牆,還有牆內望去數不清的高大古式建築,韓立和董萱兒都是覺得極為的新奇,大有目不暇接之感!

    “這就是我們燕家的重地之一燕翎堡,歡迎韓師兄和董師妹的光臨!”燕雨卻神『色』突然一正,肅然的說道。

    韓立笑了笑,正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一旁的董萱兒卻突然“咦”了一聲,目光往巨堡內的某處望去,充滿了驚鄂之『色』。

    見到此女如此神情,韓立自然也順著其目光望去。

    隻見在城堡邊角的一個比武場一樣的平台上,正漂浮著兩名服飾不同的男子成對峙局麵。一位身穿燕家的褐『色』服飾,是相貌剽悍的大漢,另一位則一臉卷曲胡子,灰眼黃發,皮膚黝黑,身套青綠『色』長袍,非常的詭異!

    在他們的四周則有一個巨型的白『色』光罩,若有如無的閃爍著。光罩的外麵,則東一堆西一片的站著許多人,最礙眼的則是兩夥服飾全部統一的人群。一夥站列整齊,鴉雀無聲,一副訓練有素的『摸』樣,正是燕家之人。另一夥人則全部和那空中的卷曲胡子怪人一樣,穿著綠袍,大部分人同樣的灰眼黃發,但其中也參雜著一些普通臉孔之人。

    韓立看清楚後,臉上同樣有些驚愕,不禁望向了身旁的燕氏兄妹,看其有什麼解釋沒有?

    可沒等韓立開口相問,燕雨一見此幕,臉『色』立刻有些不自然。其身邊的燕鈴卻手握拳頭,十分氣憤的說道:

    “他們竟然又開始挑戰了,而且還下手這麼狠毒,真是豈有此理!”

    韓立聽了此話心一動,就試探的問了一句道:

    “這些人,難道不是燕家的客人嗎?”

    “當然,不是了!這些家夥是自己找上門來的。一來就打傷了接待客人的小十六子和小十五兩兄弟,而且還非要參加奪寶大會不可,也不知幾位長老怎麼想得,竟然還真的答應了下來。真是讓人生氣。!”

    這次燕鈴沒有理會燕雨的製止目光,就如同倒豆子一樣嘰呱啦的,大發一陣女孩子的小『性』子,讓韓立聽了一陣的啞然失笑!而燕雨則麵『露』尷尬之『色』,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看來,這就是我們在山峰上久待的原凶了!不知雨師兄,能否告知萱兒其中的詳情啊?”這次不用韓立詢問,好奇心同樣被勾起的董萱兒,對燕雨大灌起了『迷』魂湯,讓其稍微躊躇了一下,就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這些人是今天早上到我們燕翎堡的。到堡外的接引處時,沒有請帖就要硬闖,並打傷了正接待客人的兩名弟子。得到求援信息的其他弟子趕到後,原本想狠狠的教訓這些人一頓的。但沒成想,這些人竟然拿出了一些書信和信物來,竟然讓幾名帶隊的長老,神『色』鄭重,硬咽下這口氣來,將他們請進了堡內。”

    “但這些人,進入了燕翎堡也絲毫不安分,竟然馬上向燕家提出了切磋的請求,結果幾位長老一合計後,似乎也想給這些人一點厲害瞧瞧的,就答應了下來。而且一比就是十場,全都由築基期的弟子比試!我去接二位之前,已比了數場了,但是結果,……”燕雨輕搖了下頭,神『色』有些黯然,顯然不用問也知道燕家肯定處在了下風。

    

Snap Time:2018-07-21 10:23:37  ExecTime: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