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四十六章董萱兒


    第二百四十六章 董萱兒

    這位紅拂師姐竟然帶著少『婦』,在後屋當場檢驗了那羞紅無比的董萱兒的玉臂。結果代表貞潔的守宮砂,竟然還完好無損的存在著。這讓韓立的師娘大吃了一驚!

    因為從麵像上的風情細看來,這董萱兒怎麼看也不像未經人事的樣子!當日他們夫『婦』之所以故作不知的直接答應了雙修之事,也有些故作含糊的意思在其內。可是萬沒想到,此女聲名實在早已人所公知的不堪了,這才為了夫『婦』二人的名聲才反悔此事的。

    在少『婦』的驚訝中,紅拂才告訴其。她這徒弟因為貪圖駐顏奇效,選修的是她手上的一本頂階功法“化春決”,眉眼間的風情乃是修煉此法所帶的皮相而已。所以,一些精通素女鑒定之術的修士,見了董萱兒幾麵後,自然以為她元陰早失,就漸漸傳出了許多不利她徒弟的傳言來。

    當然,她這位徒弟也的確有些不太自愛,竟和一些男弟子有些拉拉扯扯的關係。不過因為化春決的狐媚奇效,再加上她的特殊身份,沒男修士圍著她團團『亂』轉,這反倒是一見奇事了!

    但隨著圍繞她身邊的男修士漸漸多起來,董萱兒竟漸漸養成了一見較符合其心意的青年男子,就會立即升起想讓對方拜在其裙下的奇怪念頭,甚至還時不時的以挑撥這些男子,讓他們為其爭風吃醋為樂!

    但幸虧,紅拂當初答應讓此女修習化春決的前提,就是不準她丟了貞潔。若是一發現她的守宮砂不見了蹤跡,作為其師傅的紅拂就會立即廢了她的法力,讓她重新淪落為凡人。省得因為修煉了化春決,而有了些狐媚手段的董萱兒,會敗壞了董家的門風。

    因此,在這個要命條件的約束之下,董萱兒雖然時常和那些男子眉來眼去,但總算還不敢做出太越軌之事!

    但是其所做的好事,還是漸漸傳進了紅拂的耳中,讓這位結丹期女修士驚怒之極。她狠狠處罰了董萱兒一頓,並立即其圈禁了一段時間。

    但此時已晚了,董萱兒不潔的名聲已經傳遍了整個黃楓穀!而這種事情一旦傳開,根本就無法解釋的清楚,就連紅拂這位結丹期修士,也是束手無策!

    這時,就算那些注重聲譽的修士,真的知道董萱兒的確還守身如玉,也不會冒著毀譽的風險和其結成雙修伴侶了。

    可董萱兒因為化春決功法的緣故,卻又到了必須和人雙修的階段,否則法力就會停滯不前,還可能出項倒退的現象。

    而那些還追著董萱兒不放的修士,紅拂又挑不出滿意之人,更不放心他們的人品和企圖,這才有了李化元的洞府之行,和瞅上了韓立之舉。

    於是,聽完了這一切的少『婦』,帶著非常尷尬的神『色』,回到了李化元的身邊,並且將此事一講,兩人好一陣的無言。

    雖說他夫『婦』二人的確是誤會了董萱兒的清白。但是就像紅拂所說的那樣,就算她真的守身如玉,可名聲如此壞了,李化元還是不願意讓自己徒弟和其共結雙修伴侶的,這實在對他的名聲傷害太大了。因此也隻好愧對這位紅拂師姐了!

    但為了彌補對紅拂的愧意,李化元自然不會在韓立去參見奪寶大會上,再給設什麼障礙,還盡力促成了此事,這才有了韓立和董萱兒的此次遠行。

    按李化元所想,依韓立對這董萱兒的極壞印象,就是二人真的走了這一趟,也不會產生了什麼糾纏才對。倒是他那位七弟子武炫,自從那日見了董萱兒一麵後,竟然對這女子念念不忘起來了。竟然在前幾日鼓起了勇氣,想讓李化元再次向紅拂提一次,看看還能否成全他與董萱兒的好事。

    李化元正麵對紅拂有虧,自然不會答應這種荒唐之事,狠狠的訓斥了這位弟子一頓後,將其派出了門內辦事去了,省得再在山內給他鬧出『亂』子來。

    雖然在他的一番嚴叱之下,武炫似乎老實了許多,也聽命的出去做事了,但是李化元還是明顯感覺到了這位弟子還賊心不死的樣子,這如何不讓他有些頭痛起來。

    送走了兩人後,紅拂仙姑再和他們夫『婦』閑聊了幾句後,就告辭回去了。李化元和少『婦』也進了綠波洞內,開始了日常的修煉,韓立和董萱兒的事總算暫時放下了。

    ……

    燕家身為越國第一家族,其根基卻在越國十三州中不起眼的藺州,不但州郡麵積一般,就是人口也是中等的樣子,可以說是十分中庸之地。

    而青良城,是藺州的一座普通的小城,除了附近一座風景不錯的燕梁山外,毫無任何的可以讓當地人說出口的特『色』與特產。而燕家的家族重地燕翎堡,就座落在這燕梁山之內。

    此刻,韓立手中捏著一張紙片,正是奪寶大會的邀請函。其上所寫的大會舉行地點,就是燕翎堡。

    將邀請函又看了一遍,再次確定無誤後,韓立才緩緩將其收好。耳邊卻傳來了一位女子的冷嘲熱諷的之語。

    “真是個木頭,一份邀請函竟然前前後後看了五六遍了,竟然還不放心,你真是『毛』病不小!”

    這女子的聲音,很柔軟但充滿了低沉的磁『性』,讓非常能勾起男人的某種遐想,更是會讓青年男子想入非非的。

    但韓立神『色』絲毫不動,猶如未曾聽見一樣。反而一揚手,從手中『射』出了三顆碗口大的火球直衝天空而去,在高空中爆裂了開來。然後才淡淡的說道:

    “再過一會兒後,燕家的人還不來接我們的話,我們就先離開此地,等明日再來。師妹若是身子不乏,還有力氣吵架的話,不妨飛在高處眺望一下,看看四周是否還有他人存在,以防萬一。”

    “韓師兄的膽子還真是小的很啊!在燕家的大門口了,你以為還會有什麼危險嗎?我看你純粹是沒事找事,瞎折騰人罷了!”董萱兒把紅唇一撇,懶洋洋的說道。整個人正依靠在一顆古鬆之下伸了伸懶腰,一點也沒有要聽從的樣子。

    這時韓立與少女,正處在一座不大的山峰上,在等著什麼事情發生的樣子。

    這就是邀請函所說的接送來客的地方才對,但他二人到達有一段時間了,但仍未見有燕家之人現身出來。讓韓立不由得警覺心大起,唯恐會有什麼意外發生。

    但這位董大小姐卻對韓立的謹慎小心,不屑一顧,認為隻不過是韓立膽小如鼠的表現罷了!

    現在距二人離開綠波洞,已經過了七八天的時間。

    但一路上,兩人也許是天生的不對頭,互相看對方都極不順眼,男女之間應該有的那種曖昧感覺,在他(她)之間,可是一點都沒有產生。

    董萱兒對其他男修士百試百靈的狐媚誘『惑』風情,也不知為何對韓立一點作用都不起。倒是其刁蠻的『性』子,不久就因控製韓立的失敗,而爆發了出來,大發起了脾氣。

    但韓立可不吃少女這一套,根本不理會對方的蠻橫無理,隻是一句:我會將師妹的表現如實向紅拂師叔講述的言語,立即就讓董萱兒焉了下來。

    少女雖然被寵溺慣了,但也知道此次紅拂,真的因為自己口碑之事,而極其惱怒了。

    臨別時的警告,可是認真對其說的!若眼前的討厭男子,真在師傅麵前講了壞話。恐怕一番重責肯定是少不了的了,甚至再被圈禁一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一想起圈禁中的生活,董萱兒就不禁打了一個寒戰,嘴上雖然還不肯示弱的樣子,但行動上卻再也不敢隨意『亂』來了。

    而韓立見此倒也不過於為難她,甚至讓少女在口頭上占些小便宜,也毫不在意。但隻要董萱兒稍微有些過分的話,他就會不客氣的抬出紅拂師伯來,立刻壓得董萱兒死死的,讓其根本沒有反身的餘地。畢竟臨行前,紅拂可是當著二人的麵,讓董萱兒聽韓立話的。

    就這樣一路上,一位伶牙俐齒不停的奚落和譏諷對方不已,另一位則猶如未聞一句的隻是悶頭趕路,但隻要不大開口之人一說出帶有紅拂的言語時,本來伶牙俐齒的一方,就立刻神『色』大變,不敢再過於放肆了。

    於是,兩人一路磕磕碰碰的白天趕路,晚上則休息,終於數日後來到了這雁翎山,並找到了這座山峰。

    可意外的是,按理早就應現身的燕家之人卻沒有出現。一直讓韓立兩人等了大半日的時間,都有些不耐煩起來。

    

Snap Time:2018-04-26 05:50:15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