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四十五章遠行與意外


    第二百四十五章 遠行與意外

    “現在這沒有什麼外人了,夫人還是實話實說吧!我也好從中斟酌一下,別真有什麼考慮不周之處?”李化元神情肅然道。

    少『婦』聞言,望了韓立一眼,見撓了撓頭一臉苦笑的樣子,終於開口說道:

    “我在前兩年的時候,無意中聽到一些不知是真是假的有關之事。聽人說,這位紅拂師姐的女弟子,在男女之事上似乎不怎麼檢點,在煉氣期時就和數位男弟子扯纏不清,甚至還有人為了她私下進行決鬥過,差點惹出同門自殘的蠢事。結果,被紅拂師姐知道此事後大怒,將監禁在洞府內嚴加看管,一直等其築基後,才將其放了出來。但沒多久又有傳言,說其又和豐家的小子扯上了關係,大有要和其雙修的意思。但紅拂師姐一向最痛恨豐家的人了,當然不會同意此事,就再次圈禁了她。以後兩年,就沒有什麼消息傳出來了。這些事,因為沒有實憑實據,我也一向對此不感興趣,所以剛才紅拂師姐攜弟子上門的時候,我也未曾想起此事。現在看韓立很不樂意的樣子,覺得有些奇怪,才忽然想了起來。”

    少『婦』有些歉意一席話,讓韓立和李化元都聽的有些傻眼了。

    隻不過李化元根本沒想到,那董姓少女的聲名竟然如此的狼藉,可自己竟貿然答應紅拂師姐的要求,這可如何是好!而韓立則沒想到,這少女不僅僅和“陸師兄”牽扯不清,竟還有這麼多不知真假的姘頭,這還真讓他再次無語了。

    “夫人,你說的是真的嗎?這紅拂師姐的徒弟,名聲竟然如此不堪?”李化元再也坐不住了,情不自禁的站立了起來,還是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隨後就焦躁的在廳內走動個不停。

    這可不僅僅是韓立願不願意雙修的問題了。若真的讓自己徒弟收了這麼一位女子,那他李化元的名聲也絕對會不好聽起來。

    “我不知道,因為這些事都是別人隨口說出來的,恐怕連講述的人自己都不知道真假吧!”少『婦』歎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韓立聽了此話,心直翻白眼,暗暗大叫道:“什麼不知真假,最起碼這丫頭肯定和那“陸師兄”有過不清的關係,否則那“陸師兄”怎會輕易做出殺害前度女伴的事情。”

    當然韓立不會將這些話說出口的,隻是神『色』尷尬的站在原地不動,裝作“師娘你知道此事就好”的樣子。讓李化元見了立即大感頭痛起來。

    現在既然出了這種事情,李化元自然不好再『逼』韓立答應此事了,而且他也有了反悔之意。不過他這位紅拂師姐,可不是一個能隨意毀諾之人,並且反悔的理由又不好拿到桌麵上明說,這怎能不讓他煩惱無比。

    李化元踱著步子在廳內走了數個來回後,一時間還是無計可施。目光一斜後,發現韓立仍眼巴巴的站在一邊,正等著他這做師傅的回話,不禁心中更加鬱悶,就沒好氣的說道:

    “你先回去吧,等我和你師娘商量好了,再通知你一聲如何處理此事?”

    韓立也在一旁待的提心吊膽之極,生怕對方不管三七二十一,還是強『逼』自己答應雙修之事,但現在一聽李化元如此的吩咐後,立即心中一鬆,知道此事十有八九是吹了!

    便高興之極的應了一聲,就連溜了出來。

    然後,韓立在守候在大廳外的宋蒙和武炫的詫異目光中,急匆匆的飛離了洞府。

    一口氣禦器飛回了住處的韓立,在忐忑不安的三日後,終於接到了李化元的傳音符,結果在聽完了這位師傅和紅拂師伯協商過的結果後,韓立不禁仰天長歎!

    ……

    半個月後,綠波洞的瀑布前,李化元夫『婦』及紅拂仙姑,都在那為兩個人送行。這兩個人即將遠行之人,神情卻有些生硬,隻是唯唯諾諾的答應個不停,一點沒有遠行之人應有的興奮之『色』。

    這一男一女,正是韓立與那位紅佛仙姑的徒弟董萱兒。

    “韓立,這一路上你二人可要互相扶持,一路小心點!我聽說,最近的修仙界似乎不太平靜了。經常有修仙者陸續失蹤,開始時還是煉氣期的修士,但最近可是連築基期的修士,都有人出了意外!”李化元在二人離去前,雖然隻簡單的叮囑了韓立幾句,但還讓韓立心頗為的感動。

    但那位紅拂師伯對少女的離別之言,卻讓韓立大開了眼界。

    “這一路上,你要多聽你韓師兄的話,要循規蹈矩,若是再犯了什麼事,就別怪我不講師徒之情了。”這位紅拂師伯毫不客氣的言辭,直說的少女臉『色』蒼白,連連點頭不語,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就這樣,韓立和董萱兒禦器飛起,向南部飛去,消失在了天際之中。

    李化元看著兩人漸漸消失的光點,突然有些擔心的,朝紅拂仙姑說道:

    “師姐真的放心,讓他們二人代表你我,去參加燕家的奪寶大會?要知道他二人都是才築基不久,根本就沒絲毫的希望!”

    “怎麼,李師弟覺得沒派出得力的弟子去,是怕有損你的名聲,還是有些惋惜那燕家拿出的符寶“乾坤塔”啊?“紅拂仙姑斜視了李化元一眼,直說的其苦笑不已。

    “夫君當然不是這個意思,隻是覺得紅拂師何不派出門下最強的弟子呢?韓立與董姑娘,與那些真正的築基期高手一比,肯定不堪一擊的。難道師姐還想借此機會,促成他(她)們一對嗎?”少『婦』溫婉的一笑後,柔聲的替李化元辯解道。

    “李師弟,你這位夫人,可真是賢內助啊!其實,我也不是沒有這樣的意思在麵。若她和你門下的這位弟子,真能一路上有了感情,而成就了好事,當然最好了!但這並不是我的本意,我主要還是想通過燕家之行,想讓這丫頭多經曆些挫折,殺殺她的傲氣。因為我聽說,燕家的那位天靈根的小姑娘,這次也會回家參加此次奪寶大會。這樣一來,就可讓她明白和真正天才的差距了,不要以為在築基後的女修士中,自己就很了不起,整天的不知天高地厚。”

    “以前,因為她是我那過世兄長的唯一後人,太寵溺她了!讓她竟敢做出一些有傷風化的事情來,和一些男弟子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把一位女兒家的名聲都徹底敗壞幹淨可!要不是幾次驗過她的身子,的確還守身如玉的話!我早就一掌費了她!省得所有人,都以為我們董家出了個不知廉恥的女子。”

    紅衣『婦』人冷冷的說道,最後卻似乎話有所指。讓聽出其話意思的李化元夫『婦』,麵麵相覷,都『露』尷尬之『色』!

    當日,李化夫『婦』硬著頭皮去和這位紅拂師姐,支支唔唔的說起了門下弟子反悔之事。結果大出他的意料之外,這位平時脾氣並不太好的師姐,竟然輕歎了一口氣,就答應了下來。這讓二人喜出望外!

    但是紅拂還是提出了個條件,希望韓立能陪董萱兒外出遊曆一趟,去參見最近燕家舉辦的“奪寶大會”。

    這“奪寶大會”,是越國修仙界第一家族燕家,邀請附近幾國結丹期高手門下的弟子,匯集一堂,所舉辦的一次大會。為的就是和眾多結丹期修士,搞好關係,好有利於燕家以後的發展。因此,這次可拿出來了傳說中的符寶“乾坤塔”,作為此次的頭名彩頭,當然其他的一些奇珍異寶、法器靈丹也有不少。

    所以,不少接到邀請的結丹期修士,還是真派出了門下最強的弟子,來參加此次大會。畢竟那“乾坤塔”符寶,就是結丹期修士也眼饞不已啊!

    當然因為路途的關係,越國之外的結丹期修士會派人參加的幾率,肯定不會太高,還是會以本國的修士為主的。

    李化元當時聽了對方的條件後,雖然覺得此次大會,讓功力太弱的韓立參加,實在有些太浪費了!

    但轉念一想,自己門下最強那位二弟子,可正有事外出了,根本趕不上此次的大會。若派其他弟子前去,肯定拿頭名是沒戲的。若是拿了其他的名次,得到了一些法器之類的東西,他也根本看不上眼!就答應了下來。

    李化元夫『婦』本以為此事算完了,當時就想告辭離去。可誰知紅拂仙姑突然要挽留少『婦』一會兒,說有些事情要單獨和其說一下。就光把一肚子疑團的李化元趕了出來。

    結果半日後,少『婦』從紅拂的洞府歸來後,告訴了李化元一個目瞪口呆的事情。

    

Snap Time:2018-01-19 15:41:11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