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四十二章製符

  
  第二百四十二章 製符
  韓立小心的將兩張金頁重新收好,接著就凝神計劃以後的事情。
  既然要修煉這青元劍訣和三轉重元功,那神秘小瓶子的綠『液』,肯定要充分利用起來的。所以那兩張古方上的煉丹原料,要盡快湊齊。手頭上能有的,就趕緊催生。沒有的就要去其他地方,能收集的收集,能購買的購買,不可放過。
  說起來,這綠『液』中的成分除了靈力外,其蘊涵的其它成分,他至今還覺得神秘莫測,但僅憑靈氣肯定不會產生催生植物的神效。
  進入黃楓穀後,他曾經又研究了數次,結果無論是將靈『液』稀釋到何種地步,隻要一飲用蘊涵丁點綠『液』的清水,所有試驗的動物,全都是相同的爆體下場。看來這並不是綠『液』稀釋多少的問題,而是其不明成分在作怪。
  得到數次同樣的結果後,韓立隻好無奈的放棄了。
  但現在僅僅為煉丹而使用小瓶的神效,似乎應用麵太狹窄了一些!韓立覺得催生草木的這種神效,肯定還能大有用處,如有些浪費了。
  現在,韓立斟酌了一番後,覺得在築基期的爭鬥,除了法器、功法外,中級以上的符籙肯定是必不可少之物。這些中級符籙,可是在是天價啊!動不動就得數十塊靈石,才可購得一張。讓韓立看了直搖頭不已!
  但是中級以上的五行法術,的確是有不少都是威力極大,可保命的犀利道法。
  隻是這些法術因為等階太高,即使是築基期的修士使用起來,也需耗費不少的法力和時間。這樣一來,買上幾張留作保命之用,又成了不得不做的必備手段。
  韓立因此把主意打在製符上了,而且還是中級符籙。
  因為製符所需要的空白符紙,無論是低級的、還是中級的,也是用某些年份較長的靈草煉製出來的,這對韓立來說正好發揮瓶子的奇效,可以充分利用起來。
  當然高級的符紙,就無法用此辦法了,那是需要某些特殊妖獸的靈皮,才可製作出來,也不是現在的韓立所能接觸到的。
  至於製符所用的丹砂,倒是什麼可挑剔的,都是用一些靈獸之血煉製而成,大都從圈養的靈獸身上抽取一些就是了,根本不值幾個錢
  製符所用的符筆是有些講究的,不過韓立這媮晹酗@支金竺筆,應該夠用了才是。
  一想到金竺筆,韓立自然的就想到了那易羞的菡雲芝小丫頭來。,不禁微微的一笑,此時想必還在靈獸山吧!
  不過轉眼間,韓立就把心神收了回來,重新掂量製符的可行『性』及其中的利害關係。
  有了工具,和原料的源源不絕,對製符師限製最大的材料消耗問題,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了。現在唯一還對他構成限製的就是中級以上道法的修煉。
  因為製符師想要煉製出某種符籙,他本身就必須先能施展此種法術才行,否則,無論如何也不能在符紙上憑空變出法術來。畢竟符籙,隻是將法術事先封印好的一種手段而已。
  一想到,要修煉中級法術,韓立就一陣的頭大!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他的靈根太混雜有關係,他在修習五行道法上,似乎極沒有天賦,就是花費普通修士數倍的精力和時間,也往往一無所得,而無法領悟精髓之處!
  不過自從他進了築基期後,那些低級的法術,倒可以輕易的學會了,而且還大部分都能做到瞬發的地步了。但是在中級法術上,卻他又回到了原點,讓韓立隻能仰天長歎啊!
  中級法術再難修煉,韓立自認還能掌握住幾個的,將這些封印成符籙,也就可以了。韓立可沒奢望過,能將所有的中級法術,都煉製成符籙可隨意使用。
  有了大量的中級符籙,不但可以讓他在對敵時大占上風,就是名目張膽的拿出來出售,這也不會引起多少人的主意。
  這樣一來,韓立就可從靈石缺乏的困境中,解脫出來了。他如今可不敢再拿靈草換靈石,太紮眼了些!
  並且韓立還有個心思,就是若以後真散功重修的話,那在重修法力期間,毫無疑問就是他最軟弱的時候。如果有敵人或仇家趁此找上門的話,那他豈不太危險了!畢竟修仙界可不是什麼安穩的世界,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的。
  但若有大把的符籙在手的話,就可讓他的實力還能保持在一定的水準上,即使克敵不成,借助符籙逃遁,還是大有可能的!
  雖然兼修製符,肯定會耽誤一些法力的精進,但不管怎麼看,抽出這一點時間來,還是利大於弊的!
  韓立在臥室內轉了數圈後,決定修煉青元劍訣和練習符籙同時進行。其
  把一切都考慮周全了的韓立,立即開始了行動。
  他前幾日,首先跑了兩趟本門的坊市和天星宗的坊市,去搜集煉丹的原料和煉製符紙的靈草種子與幼苗。
  這些煉丹原料既然是古方記載的東西,自然是價值不菲、極其稀罕的東西。但所幸的是,韓立對這些『藥』草的年份根本就沒有什麼要求,竟然僥幸就收集夠了其中一種丹『藥』“煉氣散”的原料,這讓韓立大喜過望。
  至於符紙的原料,因為一開始要從低級符籙煉起,自然很容易到手了,當然大量的朱砂也不可缺少。
  三四日後,韓立將洞府外的大陣,禁製全開,洞府緊閉,然後開始了他築基以後的第一次閉關修煉。
  ……
  修行無歲月,四年的時間,轉眼即過。洞府大門,在陣法的掩蓋之下,自從當日緊閉之後,就一直未曾再開啟過。
  直到這一日,從遙遠之處的天際,突然飛來了一道藍光,在大陣外盤旋了幾圈後,化為了一個笑嘻嘻的儒生,手上托著一塊形狀奇特的藍『色』木板。
  “這就是小師弟的洞府了!怎麼選在這麼偏僻之所,而且靈氣也不怎麼充足?若不是,雷師伯指點一二,還真是難找啊!”儒生神『色』有意外的喃喃說道。
  隨後,儒生打量了幾眼洞府外的大陣,神『色』間突然有了些躍躍欲試的意思。
  “雷師伯說這小師弟的護府大陣,厲害無比,就是結丹期的修士來了,都不一定能討得了好去,這是真的還是假的,真能如此厲害?要不要試上一試?”
  但略思量了一下後,儒生就垂頭喪氣的自語道:
  “還是算了吧,可別耽誤了師傅的大事!
  說完,就『摸』出了一塊傳音符,往韓立的大陣內一仍。傳音符頓時化為了一道火光,無聲無息的滲進了大陣。
  然後儒生,立即將手中的木板往空中一拋,人就禦器飛離而去了。
  此時洞府內,靈眼之泉的閉關室中,韓立正處於閉目打坐之中。
  看其容貌竟然和四年前一般無二,一丁點的變化都沒有,隻是其身上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青光,閃爍個不停,似夢似煙的美妙異常。
  但是再往四周望去,立即就會讓人無語之極了。因為除了韓立打坐的附近外,其餘地方,散落了一地的各階符籙,從初級下階的“火彈術”“冰箭術”,到初級上階的“土牆術”“火雲術”應有盡有,仿佛竟是個符籙的大倉庫一樣。另外,還有一些朱砂的空盒,和許多的空白符紙,也夾雜在其中,更顯得淩『亂』無比!
  不知過了多久,韓立皺了下眉頭,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然後睜開了雙眼。
  他凝思了一小會兒後,突然站起身來,走出了閉關室。隻是站起的一瞬間,地上的所有符籙和其它東西,都被他無聲息的收進了儲物袋中,房間頓時變得一幹二淨起來。
  一走出閉關室,韓立一翻手,一杆黃『色』小旗出現在了手中,接著一拋,小旗化為了一道黃光,向外飛『射』而去。
  也就片刻的時間,韓立還未曾走到臥室時,小旗所化的黃光就飛了回來,其後還引領著一道火光緊跟著。
  韓立見此,不慌不忙的將手一招,小旗飛回到了其手上。另一隻手則五指一張,頓時一片青光從手上噴出,將那火光一下就卷到了眼前。
  

Snap Time:2018-10-22 05:42:14  ExecTime: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