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三十四章禁製靈藥


    第二百三十四章 禁製、靈『藥』

    韓立一聽,心暗道:“果然問到此事了!”

    但表麵上卻一臉愕然的說道:“元神,弟子沒有見到什麼元神啊,難道林師兄臨死前元神脫體了?”

    韓立心早打定了主意,隻要對方一問其元神之事,就一口咬定什麼都不知。否則還真能告訴對方,此位想用元神奪舍,結果反被自己把元神給滅了嗎?

    “沒見到?”

    胖子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看了韓立一會兒,直看的韓立心『毛』『毛』的,心“砰砰”的直跳個不停。

    “嗯,既然沒見到,那這位林師侄的元神可能自己『迷』失在了大陣中,自行消散掉了吧!”片刻之後,胖子把臉一扭,然後淡淡的說道。

    韓立聽了此話,這才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心很清楚,自己這種說辭,對方根本就不會相信。但是觀剛才這位雷師伯對林師兄生死的態度,似乎根本是無動於衷的樣子,想來不會深究下去。

    畢竟誰都知道,修仙者元神離體後的第一件事,都會馬上去奪舍好能再生,但陣中除了韓立外就再無第二位修士在此,那奪舍的對象隻能是韓立了。但韓立如今既然好好的,那說明這位林師兄應該是奪舍失敗,元神被滅掉了才對。

    至於韓立是否被林師兄元神侵占了軀體,現在其實是林師兄在頂著韓立的肉身行動?

    這更是一眼就能看出來事情!

    因為,奪舍可是一件極傷元神的行為,即使奪舍成功了,不閉關歇息個把月的時間,根本無法將別人的軀體運用自如,自然會被這位雷師伯看出了破綻出來。

    所以,韓立和雷萬鶴其實都心知肚明,林師兄元神的下場到底如何!

    但這胖子,因為對韓立的第一印象還不錯,並且根本懶得過問此種小事,也就馬馬虎虎的讓他過關了。而韓立則頂著明白裝糊塗,因為不管原因如何,此事傳出去後,他殘害同門的罪名可是跑不掉的,對他也大大的不利。

    不過這樣一來,倒讓韓立覺得,這位雷師伯比自己的那位師傅可順眼可許多。

    “師侄這個洞府,實在過於簡陋了吧!這樣如何招待外人?我們修仙者雖然不太講究這些,但也要勉強過得去才行啊!”這位雷師伯不知為何,處理完了此事後,沒有立即離開此地,而是站在韓立的洞府門口,慢悠悠的評價起來。

    韓立聽了苦笑了一下,這個洞府是他才用了數日的時間,匆匆忙忙趕製完成的,上哪能精細去?不過,韓立聽對方如此一說,到想起了一事來。

    於是笑了笑後,便恭聲對雷萬鶴講道:

    “師侄有些事情,想向雷師伯請教一二,不知雷師伯可否先進弟子的洞府小歇片刻,讓弟子慢慢向師伯講來。另外,弟子還有一些不錯的上年份的『藥』草,想請師伯鑒定一下真假,讓弟子放心些用於煉丹。”

    “『藥』材!”

    胖子開始聽到韓立要向他請教問題,讓他進洞府時,神『色』絲毫未動。但當韓立提起有些上年份的『藥』草時,才擠出了一絲笑容,頷首答應了下來。

    於是,韓立將雷萬鶴引進了極為空曠的大廳坐下,然後就說要去取『藥』草,讓他稍等片刻。就匆匆走到自己的儲藏室內,將兩株六七百年的備用『藥』材取了出來,再返回大廳去。

    韓立之所以,沒有將這些『藥』草放進儲物袋中隨身攜帶,而是為了長時間保持『藥』『性』,才會如此做的。

    因為用玉盒之類的法器容納靈『藥』,隻是暫時的儲存手段而已。時間一長,其『藥』力還會慢慢流失掉的。所以每個修仙者的洞府,幾乎都建有這種布有特殊結界的儲藏室。這才能永遠保證靈『藥』靈『性』不失。

    不過,韓立為了怕這位雷師伯的神識過人,將自己儲藏室內的東西和那口靈眼之泉全都收入了眼底。就早發動了顛倒五行大陣中的禁斷神識之法的特殊變化。

    現在,這位雷師伯如果想要偷窺什麼東西,想必正鬱悶的很吧!

    那玉簡上可說的很明白,這種禁斷神識的變化,因為非常簡單容易,所以煉製進這套法器時可完全和正版的威力一樣,沒有減弱一丁點。這也是唯一能媲美正版大陣的功效。

    韓立自己在大陣布置好後,曾試過這種變化的威力,果然他的神識隻能在附近數尺範圍內轉動,無法再延伸到更遠處。

    而這雷師伯,即使是結丹期的修士,神識更是遠超自己,想來也絕出不了那數十丈大的大廳範圍。這也是他敢就這樣請對方進來的原因。否則,對方神識隻要一掃自己的儲藏室內,和另一口被他密封起來的靈眼之泉。

    相信這位雷萬鶴師伯,恐怕十有七八轉動不好的念頭了。

    可是一開始不請這位雷師伯進洞府,恐怕更是不妙,隻會越發引起對方的懷疑。畢竟一位師伯來到晚輩洞府前,卻沒被邀請進去過,這實在有點反常了。

    即使對方一開始忽略了過去,但萬一回頭細想此事,那豈不是更糟糕了!

    而且,韓立還真的有事,想請教這位胖子師伯一下,並存心想和對方攀上些關係來。畢竟,對方可是個結丹期的修士,能交好這位師伯,今後那可是大有好處的。

    韓立邊默默的想著,邊手捧兩個『藥』盒子,走進了大廳。然後當著雷萬鶴的麵一一打開了盒蓋,請對方進行所謂的鑒定。

    這時,雷萬鶴的心很不爽。

    因為他的確在韓立去取『藥』材時,將自己是神識放出,想探測一下這個洞府的大小和規模。

    這倒不是他有什麼不好的想法,而是身為結丹期修士的一種下意識的自發舉動。

    可是他的神識在離開自身十餘丈的距離時,竟然如滯千斤,再也無法向外擴散分毫。

    這讓雷萬鶴的大臉,當時就『露』出了震驚之容。

    這種神識被局限的情況,他並非沒有見到過。在好幾位和他交好的修士洞府那,他都遇到過相同的事情。這分明是某種阻斷神識探查的禁製在起作用。

    可他那些好友都是結丹期的修士,洞府內有這種禁製出現並不奇怪,可這位師侄分明才是築基期的修士,這個洞府也是剛才修建不久的樣子,這也會出現此種禁製來,這可有些古怪了!

    雷萬鶴並沒有將此禁製的出現,和洞府外的大陣聯係到一起。

    因為在他看來,洞府外的那個大陣,能有那麼強大的阻敵功效,這已經很了不起了。如果還能有隔斷神識這些附加變化的出現,那這個陣法豈不是要和一些小門派的鎮派大陣差不多了嗎!

    這樣威力強大的禁法大陣,怎麼可能會出現在築基期弟子的洞府外呢!

    這位雷萬鶴恐怕萬萬沒想到,韓立這個大陣,其實是赫赫有名的“顛倒五行陣”的簡化版!即使隻有原陣法威力的十分之一,那也並不比那些所謂的鎮派大陣,差到哪去。

    因此當韓立將『藥』盒打開給他看時,他還心不在焉的正想此事呢。眼神並沒有馬上就往盒內瞅去。一副看不看都無所謂的態度!

    但當他的目光,終於落在了那兩株六七百年『藥』草上的時侯,忽的一下,原本懶洋洋的神情立即消失了!至於什麼禁製、神識之類的東西更是被他仍到了腦後。

    此時雷萬鶴的眼中,隻剩下了這兩株靈氣『逼』人的『藥』草!

    “這兩株靈『藥』,是弟子從外界花了不少靈石才收購來的,可是師侄經驗太淺,實在無法判斷出準確的『藥』齡,所以也就一直沒有動用過。如今雷師伯來的正好,正好幫師侄鑒定一二!”

    “嗯!……”

    雷萬鶴根本沒有聽韓立說什麼!隨便的嗯了幾聲後,就小心翼翼的將一株靈『藥』,拿在手上細端詳。

    韓立暗中將對方的神情看進了心,心微微一笑。看來這兩株『藥』草是拿對了!

    他早就聽人說過,結丹期修士對靈『藥』靈草的渴求,更勝於築基修士。

    因為到了結丹期的那個境界,不要說想化丹為嬰,就是將法力能修煉提高一個階層,都是千辛萬難之事。

    因此服用大量的丹『藥』,這就成了結丹期修士們提高法力的通常途徑。

    

Snap Time:2018-01-22 14:32:47  ExecTime:0.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