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一十一章贏家


    第二百一十一章 贏家

    “快看那!”

    “這是?”

    “真不敢相信!”

    地上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堆的靈『藥』,有幾名眼尖之人驚呼了起來!

    這幾聲立即把他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李師祖和浮雲子當然也在其中。

    隻不過,兩人看清楚了韓立腳下的靈『藥』時,道士眉開眼笑的神情立即怔住了,而李師祖則呆了一下後,則驚喜交加的“哈哈”大笑起來,這個從天而降的大餡餅,讓他心花怒放了。

    等李師祖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停下了笑聲後,就用笑眯眯的眼神仔細打量個韓立不停,怎麼看韓立,怎麼覺得其順眼。而道士臉『色』鐵青,至今還難以置信自己就這樣輸了,看向韓立的目光自然大大不善。

    “道兄,這是作甚!難道還要為難一位晚輩不成?”李師祖看到了浮雲子表情後,哼了一聲!一個箭步擋在韓立身前,板著臉的說道。

    如今韓立剛剛為他立了大功,他自然不能讓這個晚輩,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浮雲子恐嚇。否則,他的麵子豈不全沒了。

    道士被李師祖這麼一說,才察覺以自己的身份這麼看一位煉氣期的弟子,大大的不妥,會被人誤以為要挾私報複晚輩,就慌忙把目光一轉,改向對李師祖勉強笑道:

    “李施主誤會了,貧道隻是覺得以這小施主的功力,能采到這麼多的靈『藥』,實在是不可思議,多看兩眼罷了!”

    道士極力想作出若無其事的表情,可是一想到那顆血線蛟內丹,就覺得內心流血不止,臉『色』怎麼也無法恢複正常。

    李師祖,“嘿嘿”冷笑了兩聲,不置可否的沒繼續說下去。畢竟他如今打賭大勝,並不願在言語上多加刺激對方。

    不過,他對韓立能夠得到這麼多靈『藥』,也是心中疑『惑』。但是當著這麼多其他門派的人,李師祖不願就此追問韓立,隻好視若無睹的忽視過去。更何況,他此時心中火熱,隻要再勝過掩月宗的人,那他此次禁地之行可真發大了,自然也顧不得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隻要能讓他贏得賭局,他管韓立怎麼偷『摸』拐騙弄到的靈『藥』。

    道士看李師祖這般表情,當然明白對方的心思。氣惱心痛之下,隻好作為出局者,繼續看對方和穹老怪誰贏誰輸?

    可穹老怪的表情,也不比道士好到哪去,前邊幾位掩月宗弟子上交的靈『藥』全都普普通通,實在令他笑不出口了。

    就在李師祖意氣風發之時,事情卻突然峰回路轉,掩月宗後幾名弟子上交的靈『藥』,忽然都多達了十餘株,一下子就比清虛門和黃楓穀的總和還要多出五六株出來,竟贏得了最後的賭局。

    這一棍子立即把李師祖打懵了,而穹老怪則長鬆了一口氣,嘻嘻怪笑了起來。

    “拿來,拿來,把那血線蛟內丹交出來吧!我正好想煉一爐好『藥』,這內丹做『藥』引再好不過了!”穹老怪,毫不客氣的當場向浮雲子討要起了賭注。

    浮雲子道士聞言,勉強笑了一下,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是還是沒有說出口。

    穹老怪見此,把眼一瞪,不樂意了。

    “怎麼,大名鼎鼎的清虛門浮雲子,還想賴賬不成?”

    “賴賬?我敢賴你穹老怪的帳?”

    浮雲子自然不是真的反悔,想賴掉內丹。隻是如此珍貴之物,他還是痛心萬分,隻是下意識的不舍而已。

    可如今被穹老怪這麼一說,他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猛一跺腳後,就把一個白乎乎的圓球拋給了對方,然後滿臉肉痛之『色』扭頭不看。那圓球正是血線蛟內丹。

    穹老怪一抬手就抓住了內丹,仔細查看了一番後,就眉開眼笑起來,不過嘴卻還咕噥道:

    “似乎成『色』不太好啊,靈氣都不怎麼足了,看來隻能馬馬虎虎湊合用了!”

    這句話讓對麵的道士一聽,臉上血紅一片,差點就吐血身亡,氣得他趕緊離開此位遠遠的,免得鬱悶的道心全失!

    “李道友,你……”

    “李某會在二十年內,叫人送去鐵精兩塊!”李師祖倒也光棍的很,沒等穹老怪把話說完,就主動開口應承道。

    “嘿嘿!還是李道友爽快啊,那我就沒什麼可說的了!”穹老怪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搖頭晃腦的回到了掩月宗那邊。

    這場賭局的一波三折,真讓一旁的各派之人看的嘖嘖稱奇,最後對李師祖和浮雲子偷雞不成蝕把米的下場,都暗中幸災樂禍不已。誰讓他們和這老怪物打賭呢!

    不管怎樣,這次禁地之行都到此結束了。

    各派的領隊在收繳了自家弟子靈『藥』,並讓嗅靈獸檢查過一遍後,都紛紛告辭,陸續帶隊開始離開了。

    掩月宗的人是最先離去的,當他們和其他門派之人打過招呼,紛紛上了天月神舟後,韓立不禁望向了其中的南宮婉,但是此女自上神舟到最後離去,自始至終都沒望向他一眼,讓韓立心很不是滋味。

    不過韓立也算是神誌堅強之人,不一會兒就恢複了正常,繼續注視著其他門派的離去。

    那菡雲芝在和靈獸山的人一齊離去時,望了韓立一眼,並善意的笑了一下,這倒讓韓立心有些暖意。

    黃楓穀作為半個東主,自然最後一個才能離開。所以等其他七派都離開後,禁地外就孤零零的光剩下了黃楓穀一派之人。

    但李師祖卻沒有就此帶隊離開,而是仰首望著禁地方向默然無語。不過其他人都知道,這位師祖剛打賭輸了,心情肯定好不了,因此也沒人不識好歹,去催促他老人家,隻好在其後一起候著。

    半天之後,李師祖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雖然還沒有轉過身來,但總算開了口,並且第一句就是衝著韓立而來。

    “上交靈『藥』最多的弟子,叫什麼名字,入穀幾年了?”

    其他人一聽此言,不禁『露』出羨慕之『色』,能被這位師祖大人知道姓名,那以後肯定大有益處。韓立則微微一驚,沒敢遲疑的馬上恭聲道:

    “弟子韓立,入穀近三年了!”

    “韓立?”

    李師祖嘴慢慢重複著韓立的名字,似乎在考慮什麼,並沒有馬上回應,但卻讓身後眾人麵麵相視,不知這位師祖爺是什麼意思!但是李師祖下麵一句話,卻讓韓立心一凜,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韓立,說說這些『藥』得來的過程吧,我想聽聽!”李師祖看似隨意的問道。

    韓立雖然心警然,但對別人會追問他此事,早就有了準備,因此並不慌張,就神情自若的說道:

    “是,師祖!”

    “此事說起來,也僥幸的很!弟子當日雖然潛進了環形山,但是慚愧的很,一直都沒有什麼收獲。可是到了第四日下午時,弟子卻在一個很偏遠的山穀內,發現兩個人正在為幾株玉髓芝爭鬥,一人是赤腳銀劍的巨劍門弟子,另一人則滿臉疤痕的天闕堡之人,弟子便偷偷的藏在

    ……”

    就這樣,韓立有聲有『色』的講起了一出鶴蚌相爭、漁翁得利的故事,並把自己的狗屎運盡量給誇大了,讓陳氏兄妹等弟子聽了,全都嫉妒萬分,羨慕之意流『露』無疑。

    李師祖聽了韓立的講述後,暗暗點點頭,覺得如此才說的通。否則憑韓立功法這麼低的弟子,怎麼可能采到如此多的靈『藥』,看來對方真是福星高照,完全巧合而已。

    自認弄明白了此事的原委,李師祖就不想再費心追問下去。但是沉『吟』了一會兒後,他突然神情肅然的對韓立說道:

    “韓立,你這次為本門立功不小!而我雖然沒有贏得賭局,但仍要重賞於你,我打算把你收歸門下,作為記名弟子,不知你可願意?”

    韓立一聽,頓時呆住住了,一時不知如何應對才是!

    而黃楓穀其他人聽聞此話後,先是大吃一驚,但隨後都死死盯住了韓立,流『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太不可思議了,他們沒有聽錯吧!這位祖師爺,竟然這麼輕率的要收此人做弟子?此位無論功法還是資質都普通之極,實在看不出有何突出之處,能入祖師爺的法眼!

    

Snap Time:2018-01-23 02:23:23  ExecTime: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