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一十章賭局


    第二百一十章 賭局

    韓立忽然想起了另一位禁地內接觸過的少女,不由得往靈獸山的方向望了一眼,結果發現菡雲芝非常乖巧的盤坐在地上,臉『色』看起來很平和,並沒有出什麼意外,這讓韓立鬆了一口氣。

    隨著通道關閉的臨近,掩月宗幾人的臉『色』越發難看起來。

    而其餘幾派的人,雖然表麵上一副替掩月宗弟子擔心的樣子,但其實心卻樂開了花。畢竟掩月宗身為越國第一大派,招人嫉妒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能有機會稍微削弱其實力,他們這些人自然樂意見到。

    不知這些人的心思是不是起了反作用,當離通道關閉隻有一刻鍾的時候,忽然通道內白影一閃,一隊十餘人的掩月宗弟子整齊的走了出來,為首的正是麵容嬌豔欲滴的南宮婉。

    一見她(他)們出來,穹老怪還好,隻是長長出了一口氣。那霓裳仙子卻情不自禁的撲了上去,一把拽住南宮婉的手臂,無比關心的詢問起來,臉上擔心之『色』流『露』無疑。

    這一幕落入了他人的眼內,其他幾派之人一陣的疑『惑』!

    這也難怪,南宮婉以前雖然和這幾名結丹期修士見過幾麵,但是那時南宮婉常年頭戴麵紗,根本沒有顯『露』過真容,所以這幾人並不知道眼前貌美如花的年輕女子,竟是和他們有過數麵之緣的“南宮仙子”。

    韓立見此女能安全出來,也欣慰無比。畢竟對方是他此生第一個有合體之緣的女人,即使明知不可能再渡良緣,但心還是情不自禁的關切起來。

    不過,李師祖和道士的臉上可笑得有些勉強了。這也難怪,先不說掩月宗到底采到了多少靈『藥』,光是人家活著走出禁地的人數,就超過了他兩派人數的總和,這怎能不讓二人鬱悶無比!

    “好了看來所有的弟子都應該出來了,沒有出來的……”靈獸山的帶隊之人,清了清嗓子就開口說道。

    可是還沒等他說完,從就要關閉的通道內連滾帶爬的又跑出了一人來,竟然是那黃楓穀的老滑頭向之禮,隻是原本跟他一起配合采『藥』的巨劍門漢子和那年輕道士,卻不見了蹤跡。

    這老頭剛爬出通道,禁地方向就傳來一陣的震動,接著青光一閃,通道就碎裂了開來,最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此時,禁地內即使還有人未曾出來,也隻能是死路一條了。因為凡是沒有及時出來的弟子,就從來沒有在下次開啟禁地時再冒出來過,完全由於不知明的原因消失了,這也是其他人都不敢延誤時間的原因。

    不過,老滑頭一個十層功力的黃楓穀弟子,竟能在最後逃得『性』命,這還真出乎了這些高人的意料,不禁都多打量了向之禮幾眼。

    “李兄,想不到貴穀還真是人才濟濟!不但十一層的能走出禁地,就連十層功法的弟子也能保得『性』命出來,貴派真是教導有方啊,在下佩服!”巨劍門的修士,看到自己門下隻有兩人走出了禁地,並且最寄於厚望赤腳漢也沒能出來,而黃楓穀卻連兩名低級弟子都逃了出來,保住了小命,不禁心鬱氣叢生,譏諷了兩句。

    李師祖聞言,臉『色』一沉。他同樣認為韓立與向之禮都是一直躲藏不出的投機取巧之輩,不由得恨恨瞪了老滑頭一眼,但嘴上還不得不維護二人道:

    “這些小輩功法淺薄,能保得『性』命那也算是他們的造化,至於采用何種方法,我等做長輩的就不必再多加責難了!”

    “哼!”

    這巨劍門的高人,見李師祖如此裝模作樣,大為看不順眼,還想再說些什麼時,穹老怪卻有些不耐的開了口。

    “你們兩個有什麼好爭,既然人能活下來,這就是小一輩的本事,難道明知不行還硬上不成!不過,李小子!快點查看下打賭的結果。早知道好早了心事,難道還要我一把年紀的在此久等不成?”

    此老明顯一副倚老賣老的『摸』樣,但巨劍門之人和李師祖,卻還真不敢惹此位不高興,隻好互望了一眼,打個哈哈就跳過此事了。否則被這老怪物記恨上,豈不要倒了大黴!

    於是,在穹老怪的招呼下,清虛門的浮雲子道士和李師祖隻好捏著鼻子,和其湊在了一起。然後讓三派從禁地出來的弟子,一個個把收獲亮出來,好判斷賭局輸贏!

    清虛穀這次走出禁地的道士,隻有四人。但是第一位走出禁地的中年道士一亮靈『藥』,所有人臉『色』都微微一變。

    “成年百年血蘭三株,三百年天靈果兩枚,四百年玉髓芝三株……”

    道士持續不斷的將十一二株靈『藥』,一一擺在地上,其數量之多,讓圍觀之人都驚訝萬分,隻有打賭的浮雲子才自得的微笑不已,似乎對他人的愕然神情大為的滿意。

    而一開始上來的黃楓穀的老者、掩月宗的男弟子,擺出的東西遠遜與此,都隻有寥寥數株而已。

    接下來,清虛門第二位道士的東西總算沒有這麼誇張,但也有七八株靈『藥』,還是比正常情況下的收獲,多出了不少!讓李師祖有些不安起來,穹老怪的嬉笑神情也收了起來,第一次嚴肅起來。

    其餘四派的高人聽聞打賭之事,自然紛紛上前觀看。見此情景,也都暗暗稱奇!

    但接下來陳氏兄妹的靈『藥』,總算讓李師祖欣慰了一些,因為兩人的收獲總和接近二十株,已和那兩名道士相差不多了。而清虛門下麵一人的收獲,總算表現正常,隻有四株。

    至於掩月宗的人,還是維持著普通的水準,一連三人都是五株以下,讓道士和李師祖都暗鬆了一口氣。

    但是黃楓穀下一位青年上來擺放靈『藥』時,遲疑了幾分,很羞愧的隻掏出了三株靈『藥』,這讓李師祖的鼻子差點氣歪了,就差點破口大罵。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指望韓立和老滑頭能貢獻出來什麼!

    按順序本應該是韓立上前了,但誰知道向滑頭,一個箭步竟然搶在了韓立的前麵,然後恭恭敬敬的『摸』出了兩株紫猴花來,這讓李師祖大感意外,臉『色』頓時好看了一些,但也隻是一些而已!因為他眼前靈『藥』的數量雖然比清虛門多了一兩株,隻要對方最後一位,拿出的數量在普通水準左右,他就輸定了,他根本沒指望韓立能收獲多少,認為韓立頂多和老滑頭一樣,扔個兩三株靈『藥』就算不錯了,就算他們這些低級弟子盡職盡責了。

    想到這,李師祖不禁望了一眼浮雲子,隻見對方一副坐臥不寧的樣子,正好也看向了他,兩人微微一愣後,就立即錯開了目光,繼續關注起賭局。

    最後一位上前的道士,是位白發蒼蒼的老者,他走到前麵後,就不慌不忙的一株株掏『摸』了起來,那股慢騰騰的磨蹭勁兒,讓所有人都直翻白眼。

    可是當其一連擺出了五株靈『藥』,還往儲物袋中『摸』去時,李師祖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而浮雲子則眉開眼笑起來。至於掩月宗的人,他二人一時間都顧不得去過問了!

    最後這白發道士,竟大出乎意料的接連貢獻出來了七株靈『藥』,這讓所有人圍觀之人大感意外。

    李師祖看到這,臉『色』已經鐵青無比,而道士則興奮的把目光一轉,開始注意其起掩月宗的弟子了,認為對黃楓穀勝局已定。

    此時,韓立走了上去。其他人隻是淡淡的望了一眼,就都瞅向了掩月宗了,把他的徹底忽視了過去。

    李師祖也看到了這一幕,不過他同樣沒有望韓立一眼,認為自己已經沒了翻身的機會了,這位十一層功法的弟子上來,也隻是出醜而已,自然不會給韓立好臉『色』了。

    韓立沒有理睬別人的舉動,更沒有扣除成熟靈『藥』,少拿出的念頭。

    因為每個門派帶隊的其他兩位管事,身邊都攜帶了一兩隻嗅靈獸。這種類似鬆鼠的奇獸,可以在三丈之內聞出任何藏起來的百年以上靈『藥』,即使是在儲物袋內也一樣無法幸免。

    所以,每次從禁地出來的弟子,在主動上繳完靈『藥』後,還要被這些小獸嗅上一遍,才可以脫身離開。以防有心懷不軌的弟子,夾帶私藏了靈『藥』!

    韓立走到地方,便把早已準備好的一隻儲物袋拿在了手中,然後不客氣的往下一翻,一股白光閃過後,一大堆足有二十幾株的各『色』靈『藥』,堆滿了一地。

    

Snap Time:2018-07-21 02:34:37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