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零九章回歸


    第二百零九章 回歸

    地表石殿大廳內,轟隆隆的聲音響個不停,掩月宗的弟子們還在費勁的用法器,砸擊著麵一個數丈深的大石坑。可不管是什麼法器打在石坑內,都隻能敲擊下一塊寸許大的碎石,這讓眾人越砸越心灰意冷。

    數個時辰後,所有男女弟子們呆呆的坐在地上,望著大坑一言不發,全都死氣沉沉的樣子。此時他(她)們對救出那位師祖,再也不抱什麼信心了!所有人,都開始考慮把這位祖師弄丟後的可怕後果,開始為自己找條後路了。

    就在這時,一聲巨響從石殿外傳來,接著地麵一陣的晃動,似乎外麵發生了地動山搖的事情,這讓眾弟子微微一愣!

    “怎麼回事?”這些弟子們麵麵相覷,有兩名男弟子立即快步走出了石殿,去看個究竟。

    “師祖!”

    不一會兒,殿外傳來了那兩名弟子驚喜若狂的聲音。其聲音之大,即使還留在石殿大廳的弟子也都聽得一清二楚,讓他(她)們不禁驚愕對視了一眼後,馬上一窩蜂的衝了出去。

    在殿門口前十餘丈的地方,出現了一個直徑丈許的大洞,而在洞口附近站著一名白衣飄飄的絕『色』女子,看其容貌正是年長了一些的少女師祖!此時,這位掩月宗祖師正冷冷的望著遠處,滿臉的漠然之『色』。對已站在她身後的兩名男弟子,絲毫不加理睬。

    這可讓那些弟子狂喜之後,馬上猶如冷水澆頭一樣,清醒了過來。

    “難道這位祖師,打算追究觸動禁製之事嗎?”

    一想到這,所有的弟子都不禁望了一眼掩月雙嬌中的女弟子,讓醒悟過來的此女臉『色』煞白,心驚膽戰起來!

    白衣女子足足眺望了一刻鍾後,才緩緩回過頭來,看了一眼身後的眾弟子,冰冷的命令道:

    “出發!”

    ……

    韓立正從一顆大樹上飛快的跳到另一顆樹上,身子輕靈的就如同猿猴一樣,以絲毫不亞於禦器飛行的速度,往山下奔去。

    如今的他,全身靈力澎湃,竟有了一身十三層的法力在身。這種法力大增的奇妙感受,讓韓立有些『迷』戀起來。不過,這些多出的靈力,也不會持續太久的時間,估計還有數個時辰就應該消失了。

    為了能從地下沼澤中出去,那位和自己有了合體之緣的女子,使用了某種秘法,竟將她被禁製的部分法力暫時傳給了韓立,讓韓立一舉從十一層的實力升到了煉氣期的巔峰。

    然後兩人一人使用朱雀環,一人使用金光磚符寶,竟硬生生的從地下打通了一條隧道,直通地麵。

    在此過程中,每當韓立法力耗盡時,女子就會默默的將法力渡送給韓立,結果當二人從地下出來時,韓立固然金光磚符寶威能耗盡,成了廢紙,而少女也消耗了二三十年的功力,不能說不損失慘重!

    說起來,這女子的素女輪回功還真是奇特!

    在輪回期內,能將禁製的法力傳給另一名男子,但不能自己解禁和傳給女子使用,並且傳送的法力還受男子的境界限製。像韓立隻是煉氣期,所以渡送的法力,最多也隻限於基礎功法的十三層而已,不可能讓其進入到築基期的。

    因為打開地表最後一點阻隔時,韓立才剛剛接受了女子的法力,所以如今他還能保持著一陣十三層的法力,讓他再多體驗一會兒這種奇特的感受。

    “南宮婉”

    韓立在心,輕念了一下。這正是韓立離開女子時,向對方問來的芳名。

    不過韓立想女子,一副不情願告訴自己的『摸』樣,心還是有些黯然!

    他清楚自己別說是煉氣期,就是進入了築基期,對方也絕不可能還和他有什麼交集。畢竟兩者的壽命和修仙界的地位,實在是天差地別,所以當此女分離時的無情樣子,他也隻能苦澀的接受。

    韓立很有自知之明,知道進入築基期,還有些把握,但對結丹期,他如今還隻能仰望而已!一個這麼大的黃楓穀,萬餘名修仙者,可到了結丹期的隻有區區數人而已,讓自知資質不好的韓立,一丁點信心都沒有。

    韓立正想著呢,突然臉『色』一沉,身形突然“嗖”的一下,消失在了空氣中。但片刻後又重新在原處顯出了身形,隻是手上多出了一個儲物袋來。而這時,附近的某顆大樹上,栽下了一具無頭的靈獸山弟子的屍體。

    韓立略微掃視了儲物袋中的東西,輕搖了搖頭,就一躍離開了。

    ……

    進入禁地後的第五日下午,在禁地外等候多時的各派之人,終於有所行動了。七名結丹期的修士,再次費勁的打開了入口了,然後望著黑乎乎的通道,神『色』平靜的等著第一個出來之人。

    很明顯,這次施法破禁比五日前輕鬆多了,並且通道一經出現,七人就收回了法寶,而那通道竟然沒有消失,仍穩穩的直通禁地。

    在七人身後的其他十幾名築基期領隊,則人人神情略顯緊張。畢竟,這可關係到下次築基丹的分配,這和他們這些管事關係匪淺的。

    而那位掩月宗的“穹老怪”,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附近的大石上,笑嘻嘻的觀望著眾人。看他對這從次的打賭,也是非常的上心。

    終於通道打開半個時辰後,一名中年道士神『色』鎮定的走了出來。其身上的道裝灰塵撲撲,還有幾處不小的破洞與血漬,看來是經過一番苦戰,才走出來的。

    中年道士一出來後,向清虛門的結丹期道士,施了一禮後,就在一旁安靜的盤膝坐下。

    結丹期的道士見此,臉帶笑意的望了一眼中年道士,微微頷首不已。

    李師祖臉『色』平靜,沒有什麼表情。但穹老怪卻一翻白眼,不滿的哼了一下!

    接下來,化刀塢的陰柔男子、靈獸山的醜漢鍾吾、天闕堡的藍衫青年、黃楓穀的陳氏兄妹等弟子,都或多或少的帶著傷痕,先後走出了通道。每人都一臉疲憊之『色』的走向本門長輩所在的位置,然後盤膝休息了起來。

    再過了一頓飯的時間,又有大批的弟子走了出來。這群人和先前出來的那些獨行俠不同,都是一次兩人、三人的結伴而行,而且每人臉上的神情大不相同,有的興高采烈、有的滿麵沮喪,還有的則一臉僥幸之『色』。

    這群人加上先前出來的幾人,七派弟子已先後出來了二十餘人。可還是沒見到掩月宗的任何一人出現,這讓其他六派之人『露』出訝然之『色』。但穹老怪、霓裳仙子等掩月宗之人,卻神『色』絲毫未變,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再過了半個時辰後,通道內除了走出兩名他派弟子外,掩月宗的人仍未見蹤跡,而離通道關閉的時間,隻剩下一個時辰了。此時,穹老怪和霓裳仙子互望了一眼,才微微『露』出不安之『色』。

    通道口處人影一晃,一個黃楓穀的青年走了出來,此人麵目普通,衣衫整齊,正是一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接連殺了數人,才趕到的韓立。

    掩月宗的人,本來看到通道口人影晃動,臉上『露』出了喜『色』,但當看清楚是黃楓穀的人後,立即大失所望了。

    這時,韓立看了看通道外的情況,也緩緩走到了本門的位置,學其他人一樣,按出來的先後順序坐了下來。說來也巧,旁邊正好是陳氏兄妹二人。

    黃楓穀活著出禁地的弟子,算是六派中較多的!

    除了陳氏兄妹外,還有另一位老者和一位青年。再加上韓立,竟然有了五人,比其他幾派的三四人、甚至巨劍門的區區兩人,可算是超之甚多!這也讓李師祖,掩不住心中的喜『色』,麵帶春風起來。

    陳氏兄妹和其餘二人,看見韓立這個十一層的弟子,竟然能完整無損的從禁地中出來,都不禁『露』出愕然之『色』!但馬上似乎想到了什麼,隨即換上了鄙夷的神『色』掃了韓立一眼,就無人再理睬他了。

    顯然,他們都認為韓立膽小如鼠,根本一場爭鬥未參加就躲藏了起來,身上也肯定沒有什麼收獲!

    離通道關閉的時間一點點接近,掩月宗的人一人出現,這讓穹老怪和霓裳仙子再也坐不住了,臉上擔憂之『色』,顯『露』無疑!這可讓一旁的李師祖和道士暗暗竊喜了起來,看來掩月宗的人,的確是出事了。

    看到這一切的韓立,微皺了一下眉,感到有些意外。他明明和南宮婉一齊逃出的地下沼澤,怎麼掩月宗的人還沒到?他心不禁有些擔心此女起來!

    

Snap Time:2018-04-19 23:49:26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