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百零六章意外


    第二百零六章 意外

    少女此話,顯然讓那些掩月宗弟子們一怔,按照他(她)們前兩日的經驗,隻要被位師祖困住的頂階妖獸,沒有一時半刻是掙不脫圓環法寶禁製的,這次的妖獸這麼快就脫困了?

    他們雖然滿心的疑『惑』,但也不敢忽視少女的警告,立即打起了十二分小心來,當然手中的紅藍光柱攻擊更加淩厲了,轉眼間就讓墨蛟身軀上又多出了十幾個血洞,鮮紅的蛟血染紅了下方一大片沼澤。

    當然這也更加激怒了此蛟,它一張嘴,淒厲的嘶鳴聲連綿不絕,震得整個地下世界都嗡嗡直響, 讓所有在場的人一陣的頭暈腦脹,天旋地轉。

    “嘶啦”,一陣怪異的撕裂聲,在空中響了起來!等眾人神誌清醒了,定神去看時,全都臉『色』大變了。

    圓環法寶還在半空中一動不動,可套在其內的墨蛟妖獸卻憑空消失了,僅留下了一張破爛不堪的黑鱗皮,搭在圓環上一『蕩』『蕩』的晃動個不停,此妖獸竟然蛻皮逃脫掉了!

    不光掩月宗弟子們詫異起來,就是年幼少女看到這一幕,心也驚愕萬分!

    她剛才大喊讓門下弟子小心,可不是因為預料到了此蛟的蛻皮舉動。

    而是墨蛟的掙脫力量太大了,她的法力實在不足以繼續困住此獠。此妖獸從朱雀環的禁製減弱中,應該也知道才對,那有何必作此大傷元氣的舉動呢?難道是……!

    少女心中一動,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原因,臉『色』刷的一下全白了,急忙四處尋覓起墨蛟來,想印證一下自己極糟糕猜測!

    “在那!”

    一名眼尖的掩月宗弟子,首先發現了緊貼在地下世界頂部不停遊動的妖獸,此時它已煥然一新,形態和原來大相徑庭。

    烏黑的身軀變得雪白無鱗,身長由三四丈漲成了五六丈,還粗了一圈有餘,受傷的地方隻留下了淡淡的疤痕,輕淡的讓人幾乎看不出。最讓人吃驚的是,三角蛇首上竟長出了寸許長烏黑尖角,隱隱有光澤透出,身子腹部也多出了一對白『色』爪子,鋒利無比。此妖獸竟化蛇為蛟,形態和傳說中的蛟龍一模一樣了。

    掩月宗的人看到墨蛟此時的形態,自然驚疑萬分。但還沒等他們有所行動時,站在最前麵的少女,卻神『色』鐵青的下了一道讓他(她)們大感愕然的命令。

    “所有人立即退出去,墨蛟已經進化到了第二階!其實力可堪比築基中階的修士,我們加起來也絕不會是對手,立即逃離此地,我還能纏住它一小段時間。”

    少女鄭重的說完此話後,馬上就把手一招,讓那朱雀環飛回到了身前,擺出了一幅完全防禦的架勢。

    後麵的男女弟子一聽,有些遲疑起來,雖說那所謂的墨蛟蛻了一層皮,形態大變了,但是他們剛剛才將其打成了重傷,實在難以相信此妖獸這麼一眨眼的功夫,實力就能夠天差地別。

    但就這麼一猶豫的瞬間,就足以讓一些人後悔終生了!因為那白『色』墨蛟,突然身子一動,就快似閃電的衝到了掩月宗眾人的上空,然後大口一張,源源不絕的的紫『色』『液』體就噴出了口。

    “快躲,不能接!”

    少女急忙大喊道,臉顯焦慮之『色』,同時朱雀環立刻變大數倍,飛身擋下了大半的紫夜。

    有些機靈的弟子聞言,要麼連忙回身躥入了來時的青石通道內,要麼立即上前幾步躲進了圓環法寶遮蔽的範圍內,而剩下的五六名弟子卻自恃懷有的法器強大,不但不躲反而放出了一兩件光華閃閃的物件,護住了自己的頭頂,看來是打算硬接了!

    “蠢貨!”

    少女見有弟子不聽自己所言,臉上青光一閃,『露』出惱怒之『色』。可是她受法力所限,也無法再擴大法寶的遮蔽範圍。隻能任由他們自生自滅了!

    果然後麵發生的一幕證實了少女所說不虛。被圓環法寶漏掉的紫夜,氣勢洶洶的噴到了那幾名弟子的頭頂,而那幾件一看就不是凡品的法器,則隻是光華閃了幾閃,就冒出幾股青煙,消失在了紫夜的衝擊中,被融解的一幹二淨。

    而那幾名掩月宗弟子,隻來的及驚呼一聲,就在紫夜的衝擊下,從世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們站立之處隻留下了一個被紫夜消融的數丈深的大洞,讓其餘還活著的掩月宗之人,臉『色』蒼白一片。

    這時,妖獸墨蛟見消滅掉那幾名弟子,暴虐之情略消,終於閉嘴停止了噴吐,改用冷冰冰的眼神注視著少女。他似乎很清楚,掩月宗的這位師祖才是自己的勁敵。

    “你們愣著幹嗎?還不趕快出去!這畜生剛化蛇成蛟,丹『液』應該所剩不多了,不會再輕易的噴吐!”少女不理會墨蛟的虎視眈眈,反而寒著小臉,冷聲吩咐道。

    然後,又恨恨自語道:“隻不過是剛進入二級的小蛇,竟敢在我麵前這麼囂張,若是我恢複了原有的法力,早就把你抓回去看守洞府了!”

    不提少女一副不甘心的樣子,其他掩月宗的弟子在見了那幾人的慘狀後,哪還敢再停留片刻,立即呼啦一下,所有人都乖乖的撤進了通道內,然後向外狂奔起來。

    不久後,身後又傳來了妖獸的嘶吼聲、少女的嬌叱聲以及轟隆隆的打鬥之聲。這些弟子一邊在台階上連滾帶爬,一邊提心吊膽不已。

    他們的師祖可說的明白,隻能纏住一小會兒,若是走遲了再被那墨蛟追上,一人一口那可怕之極的紫夜,在這通道內可一點躲閃的餘地都沒有,那豈不是死的冤哉!

    此時的少女,正香汗淋淋的在空中飛來飛去,不停的遊鬥著墨蛟。那件朱雀環法寶被她使的出神入化,挑逗的妖獸不停的怒吼,但一時之間,也奈何不了身法極其輕靈的少女。

    少女顯然未使出全力,隻是單手驅使這朱雀環,另一隻手上則握住一枚紅『色』火靈石,在不停吸納著靈氣,試圖恢複自己的法力。

    過了一會兒後,少女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將火靈石一收,取出了一枚金光燦燦的符籙。

    她二話不說,趁著墨蛟注意力全被朱雀環吸引的時候,一揚手,那符籙就化為了一道金光,向妖獸『射』去。到了其身前時,金光突然一分為無數細長的金絲,霎時間將那妖獸捆綁的結結實實,再也無法動彈分毫,氣得妖獸又一陣的狂吼。

    少女見此,眼中中譏笑之意一閃而過,接著戀戀不舍的望了懸浮在白玉亭中的金箱一眼,才一咬牙飛身向通道口落去。她很請清楚,這張中級中階的金絲符困不住妖獸多久的,還是及早離開此地的為妙,至於那金箱中的寶物,還是以後再想辦法謀取吧!

    少女落下來後,抬腿想邁進青石通道時,卻從通道中傳來了一陣震耳欲聾的雷鳴聲,這聲音由遠及近、越來越大,讓少女有些驚疑不定,抬起的秀足竟一時不敢踏上通道。

    一股炫目的青『色』神光,突然出現在了通道內,如洶湧的『潮』汐一樣順著通道席卷而來,所到之處,所有青石通道竟如同活了一樣,拚命的往中間擠壓過去,眨眼間就讓數丈高的通道,彌合的一條縫隙都沒有。而少女見此,如同見了鬼一樣慌忙向後退了數步,失聲的叫道:

    “小五行須彌禁法!”

    然後她臉『色』蒼白無,望著消失了通道口呆住了,一直以來保持的自信神情,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時,少女身後的半空中,墨蛟身上的金絲開始了寸寸的斷裂,此妖獸轉眼間就要破禁而出了。回過神來的少女,掉頭看到此幕時,心更是咯一下,如同墜入了無底深淵。

    通道外的石殿大廳內,十來名掩月宗的弟子,全都死死的盯著一名白衣女子,這女子竟就是那名自稱掩月雙嬌的刁蠻女,不過此時她麵『色』發白,一臉的不知所措!

    “趙師妹,你剛才到底做了什麼事?怎麼把一張奇怪的符籙扔進去後,通道口就消失了。難道想謀害南宮師祖嗎?”這些掩月宗的男女弟子,麵帶驚慌之『色』的厲聲追問道。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要是這位祖師真的因此再也出不來了,那他們可就慘了!回去後,輕則修為全廢、逐出師門,重則『性』命難保,還要受兵解之苦。一名結丹期修士的損失,對一個門派意味著什麼,他(她)們都清楚的很,因此才越發的緊張。

    “我沒做什麼!隻是把一張中級下階的”小五行符“貼在了入口處,想等那妖獸追來時,再發動給它那一些苦頭吃!”白衣少女慌了手腳的說道。

    她很清楚,出了這種禍事,即使自己的靠山再硬,也無濟於事!一想到少女出不來的可怕後果,此女子就感到手腳冰涼!

    “廢話少說了!我們還是試試能否把地道打通,把南宮師祖救出來吧!”一名較年長的男弟子沒好氣的說道。

    這句話一出口,立即提醒了掩月宗眾弟子,他(她)們急忙各種五顏六『色』的法器齊出,圍著那原本應是通道口的地方,不停的砸了下去,試圖再打禁製,救出少女。

    數個時辰後,數十丈之下的地下世界,少女睜著大大的眼睛,不可思議的望著眼前忽然多出一人來,這人一手指揮著七把金刃攻擊著墨蛟,另一手則放出麵黑『色』鐵盾,擋在二人身前防止墨蛟的噴吐。

    這人讓竟是她見過一麵,隱隱覺得有趣的黃楓穀小家夥。此人在她飛行躲避墨蛟的到攻擊數個時辰,法力即將耗盡之際,不知從何處突然鑽了出來,救下了已危機萬分的她。

    韓立一麵勉強招架著墨蛟的進攻,一麵望了一眼滿臉吃驚之『色』的少女,心一陣的苦笑。

    韓立原本一直悠閑自在的觀看著掩月宗大戰墨蛟的好戲,甚至當墨蛟改變形態進階之後,除了大感愕然之外,也沒任何驚慌之『色』。但是當少女想要撤走,青石通道入口突然消失不見後,韓立就再也坐不住了。

    這個通道入口的不見,豈不是意味著無論少女和妖獸誰贏誰輸,他都不能生離開此地嗎!這讓韓立驚慌了起來。

    這時,脫困的墨蛟又和少女爭鬥了起來,很顯然這位掩月宗祖師完全處在了下風。

    即使她不停的催動那件圓環法寶攻擊著墨蛟,可是蛻換了新皮的妖獸,其防禦力已強到難以置信的地步,不論圓環法寶噴著烈火去焚燒此蛟,還是直接用法寶本體去敲擊,都無法對其造成太大的傷害。頂多讓其身上焦黑了一部分或者青腫了一點,反而將此獠激得更加的狂暴。追逐起少女來也越發的瘋狂,甚至數次都將少女『逼』進了絕境。

    可這位掩月宗的祖,其身上帶的中級符籙之多,也讓韓立大開了眼界,什麼“土遁符”“水牢符”“火鳥符”等一連串難得一見的符籙,都讓韓立一一見識過了一遍。

    每當少女不支要被妖獸所傷時,就會仍出一張出來,立產生奇效,轉危為安。但可惜的是,少女明顯沒有大殺傷力的符籙,所以每次也隻能勉強保全自己而已,看來想靠符籙擊傷墨蛟,是不可能的了!

    韓立眼看少女被墨蛟『逼』得狼狽不堪,心的鬥爭也激烈起來!

    若是之前通道完好存在時,韓立自然不會『操』心這位掩月宗師祖的死活,可眼下通道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此地已成為了絕地,韓立的心態自然大不同了。

    畢竟,他可親耳聽見這位掩月宗師祖叫出了什麼“小五行須彌禁法”,看來對造成通道消失的禁製,應該極為了解。所以從地底逃生的希望,還得寄托在此女身上,他可對禁法之類的東西一竅不通的,這位少女“高人”現在可死不得的!

    不過,韓立也沒有貿然出手,他生怕少女還留有什麼殺手之類的後手,所以直到少女精疲力盡,身上符籙仍的七七八八,眼看麵『露』絕望之『色』無計可施時,才忽然出手救下了少女。

    少女對於韓立的突然出現,大驚大喜之外,還有些懊惱!對韓立讓其與墨蛟爭鬥到至今,才出手的心思看的分外清楚。

    不過不管怎樣,對付眼前凶焰高漲的墨蛟才是正事,所以少女略微休息了一下後,她就一言不發的催動法寶攻了上去。

    而韓立和墨蛟剛一接手,就暗暗叫苦起來。剛才看少女和此獠打鬥時,一點也沒看出此妖獸有何厲害之處,可如今親自上場,才體驗到此蛟的可怕恐怖!

    他的“金蚨子母刃”也可算是頂級法器中的精品,可那一道道金光一接近墨蛟,被其用兩隻爪子和一隻尾巴,隨意的一撥,就立即倒飛出去十幾丈遠,一點招架之力都沒有。

    即使韓立依仗數量,幾柄金刃一起上,能讓一兩柄金刃僥幸斬到墨蛟身上,可除了留下一道白痕外,竟再也無其他效果,這就叫韓立徹底無語了。

    並且墨蛟對他的攻擊,韓立更不敢絲毫馬虎,不要說讓對方的爪子和尾巴碰到,就是連對方偶爾噴出的黑水,韓立也一滴不剩的用鐵盾全擋了下來。

    就是這樣,這麵救過韓立數次的法器,也被這些不起眼的黑水,給侵蝕的坑坑窪窪了,實在不知還能堅持了多久。

    這些黑水的威力就如此的可怕,那些更歹毒的紫『液』豈不可怕的更加離譜了!這就怨不得那些掩月宗弟子死得如此幹脆,其法器一點作用都沒能起到。

    韓立和墨蛟越戰越心驚,幾乎全靠身法來擺脫妖獸的猛攻,那些金刃根本攔不住對方絲毫。

    怪不得少女讓其門下弟子全都離開此地!除了自己這樣身法過人的人外,韓立還真找不出幾位,能和此妖獸周旋一下的煉氣期弟子。

    就在這時,少女的朱雀環上來了,頓時讓韓立壓力大減。畢竟這圓環法寶,還是能對墨蛟造成一些痛苦的,多少讓其忌憚一二了。

    “小家夥,躲在那這麼久了,為何不早點出手?若是早點出手的話,說不定我還有機會重傷此畜生呢!”少女一邊『操』縱著法寶攻擊,一邊惱怒的質問道。

    “我怕你殺人奪寶!”韓立非常老實的回答道,頓時把少女憋得半天說不出話來。

    韓立很明白,別看此女似乎年幼,但論其真實年齡來,絕對可做自己的祖母還綽綽有餘,所以有些心眼還是少耍一些的好!最好直接了當的把心思都挑明了,才能讓雙方聯手對敵,不互扯後腿。

    至於對方的結丹期高手的身份,和自己的輩分差異,韓立也就故作不知的含糊了過去。反正憑對方此時的實力,也奈何不了自己!對於法力大失的少女,韓立如今可沒有什麼畏懼之心。

    “小家夥年紀輕輕,心思就這這麼多,就不怕以後活不長久!”少女鬱悶了片刻後,才悻悻的說道。

    韓立聽了笑了一下,也不出言反駁,可心卻暗暗道:“我心思若少了點,恐怕早掛掉數回了,還談什麼以後!”

    少女見韓立不再言語,任由自己如此一說,心的怒氣消了一點,開始考慮對敵之策了。

    “你有什麼方法能重傷此蛟嗎?若有的話,就早點說出來!”少女,見和韓立聯手了一小會兒後,仍被此墨蛟追的到處『亂』竄,一點還手的餘地都沒有,終於忍不住問道。

    “有倒是有,就是需要困住對方一短時間,不可讓其移動!”韓立一邊用鐵盾擋下了墨蛟的又一次噴『射』,一邊身形跳躍不停,極力拉大和墨蛟的距離,匆忙的回應道。

    “好,我拚了最後一點法力,還可以將其再困住片刻,希望夠你所用!不過你的方法可靠嗎?”少女聽了眼中一亮,緊隨著正追韓立的墨蛟身後,用朱雀環恨恨砸了一下蛟首,才急切的說道。

    “我有一件大威力的符寶,威力極大,絕對能破了此蛟的防禦!”韓立自信滿滿的說道,他可不相信這妖獸還能擋住金光磚符寶的全力一擊。

    “符寶?”

    少女聞言心中一喜,萬萬沒想到,眼前黃楓穀的小家夥,竟然還能搞到如此稀罕的東西,她身上雖然也有一兩件符寶,但論威力還不如她的朱雀環呢!既然對方如此的自信,看來應該是純粹大破壞力的符寶,這可絕對是稀罕之物!

    既然明白了韓立的方法可行,少女就立即停在了半空中,施展了曾困住過此蛟的言決,將朱雀環再次結實的套在了妖獸身上,讓其驚怒的掙紮起來。

    韓立見此良機,馬上將飛天盾在身前一擋,反手掏出了金光磚符寶,然後盤膝做下了!

    

Snap Time:2018-01-24 04:04:06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