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九十九章陳氏兄妹


    第一百九十九章 陳氏兄妹

    “李施主是不是看貧道放此人離去,有些奇怪?”中年道士沉默了片刻後,突然開口道。

    “!是有那麼一點。這小家夥的法器不錯啊,我看了都有些動心了!”老者倒也並不掩飾自己的心思,直接了當的說道。

    “那施主趁早打消此主意的好,這人可殺不得的!”道士皺了一下眉,略帶警告的說道。

    青衫老者聞言,臉上閃過一絲詫異神『色』,但並未開口問什麼。他知道,既然話已說到這了,以對方的為人,後麵肯定會給自己解釋清楚的。

    果然,道士木然的繼續說道:

    “這人和天闕堡的馬雲龍,大有關係,還是不要輕易招惹的好!”。

    老者一聽動容了起來,不禁驚訝道:

    “就是那個天闕堡,百年餘年來,最有希望踏入結丹期的馬雲龍?”

    道士苦笑了一聲,歎息道:

    “不是這人,還能是誰?我曾經見過此人數麵。那青年手中托著的落塵珠,就是那人的成名法器,這絕對錯不了!所以這個青年肯定和馬雲龍大有關係,還是不要動這青年的好!”

    “不錯,多虧道友提醒!否則,我真要犯下大錯!咳,還是及早把靈『藥』采走。別再來了什麼不速之客!”老者終於從驚訝中恢複了常態,立即提議道。

    道士自然欣然同意,然後二人一左一右各得一株“紫猴花”後,立即分道揚鑣了。

    同樣的事情,還在另外幾處地方同時上演,隻不過他們的衝突,就遠沒有這麼的平和,而是撞出了非常激烈的火花。

    環形山某座山脊的石屋旁,四個人分為了兩派,驅使著各種法器正在爭鬥著。

    其中一男一女二人身穿黃『色』服飾,是黃楓穀的弟子。

    男的四十許歲一臉書卷之氣,手中持有一杆銀光閃閃的巨筆和一本金光燦燦的金書,一揮一展之間,漫天的銀符金光,把對麵二人殺的汗流浹背,臉『色』發青。

    貌美的年輕女子雖然也指揮著一藍一黃兩件飛劍法器在一旁協助,但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此女的實力別說和她同伴相比,就是和對麵兩名對手一比較,那也是天差地別,根本就沒起什麼牽製作用。反而時不時的需要那名厲害之極的同伴去相救幾次!

    而他(她)們的對手,卻不是同一門派的兩人。

    一個頭頂綠『色』光罩,驅使著一條碗口粗飛蛇和一大群巨型黃蜂,瘋狂阻擋黃楓穀男子成片金光進攻的醜陋漢子,竟是那位和韓立交換過資料的靈獸山鍾吾。

    另一位則是名相貌陰柔俊美的男青年,觀其一身的青衣,應該是化刀塢的弟子。

    在他身前飛舞的兩道紅『色』飛刀,光芒四『射』,一看就知不是凡品法器。而這本應該是進攻『性』法器的飛刀,現如今卻在其身前化為了兩個車輪大小的光幕,吃力的擋著如同繁星一樣的點點銀符。

    “住手,不打了,我二人認輸!姓陳的,算你狠,這石屋內的靈草歸你們了!”實在支撐不下去的化刀塢青年,終於先開口服軟了起來。

    一旁的醜漢鍾吾聽了,除了微帶不甘之『色』外,並沒有出言阻止,算是默認了男青年的言語,並將飛蛇和蜂群喚回了身邊。

    “哼!你們說認輸就認輸,哪有這麼便宜的事!”那名實力最弱的黃楓穀女子,一撩起額前的長發不甘心的說道。剛才她一直被直接忽視了,不由得憋了一肚子的悶氣,語氣大為不善起來。

    “你想怎樣,難道還想斬盡殺絕?就怕你們還沒這個本事!”化刀塢的男子一聽,惱怒的尖叫道,竟如同女子受驚的聲音一樣。讓其餘三人,不由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當然不會了,我七妹隻是說些氣話而已!兩位盡管走就是了,陳某決不會為難的!”那黃楓穀中年男子微皺下眉頭,立即用眼神製止了女子不善的下麵言語,然後神『色』平和對鍾吾等人說道。

    “嘿嘿!陳兄真不虧為陳氏家族的大公子,氣度就是某些小丫頭不一樣,那我等就告辭了!”化刀塢的青年忽然平靜了下來,聲音也恢複成了正常男子之聲,一下子就顯得如同翩翩美公子一樣。其前後反差之大,讓他人大感詫異!

    說完這話,青年與鍾吾二人,再戀戀不舍的望了一眼那石屋,就心痛的離開了此地,消失在山石後不見了蹤影。

    “大哥,為什麼不殺了那兩人,隻要再努把勁兒,馬上就可以滅掉他們了!”貌美的女子在目送二人離去後,終於忍不住轉頭,向中年男子問道。

    “七妹,我發現自從出那事之後,你就變得有些偏激了!動不動就要取人『性』命,你知道那二人是何人嗎?他們出身的家族可都是頗有名氣的大家族,雖然還遠不及我們燕、陳等超級家族,但也不能等閑小視。還是不要輕易結仇的好!”

    “況且就是真要殺他們,也多半不會成功!要知道,雖然依仗金書銀筆的威力,看似已將他二人壓的岌岌可危了!但是實際上,這是在他二人不起逃離念頭的情況下才能如此的。若是真要痛下殺手,他們又不是笨蛋,當然會撒腿就跑,如此一來我金書銀筆的威力就是再大,也不可能拿他們二人怎麼樣!隻是徒然惹下仇家而已!”

    黃楓穀中年人先是用寵溺的口氣,略微責備一下年輕女子,接著又仔細的講解了一番不肯下殺手的原因,著讓那女子恍然大悟!

    “對了,七妹!陸家那小子自從謀害你後,就再也沒在其他地方『露』過麵,看來真是被救你之人給殺掉了。倘若果真如此,算是這小子走運,否則定要讓他生不如死,讓其知道敢對我們陳家人下毒手的可怕。倒是那救你之人的身份,很耐人尋味啊!我花了大量的力氣,查找了那幾日不在本穀的弟子,結果並沒有發現能對陸家小子構成威脅的人外出過。要知道,那混蛋的法力雖然不值一提,但他的那杆青蛟旗卻真是件不錯的頂級法器!能從他手中把你給救下,就說明此人的實力應該不弱才對,難道真的是本門外過路的修仙者不成?”女子的大哥忽然換了一副愛憐的語氣,對他嘴中的“七妹”說道。

    原來這位“七妹”就是已邊變得冷若冰霜的“陳師妹”,隻是在這個是他大哥的中年人麵前,顯然又恢複了她的幾分本『性』,因此一聽此言後,立即臉上羞紅的撒嬌道:

    “呸!提那個家夥幹嗎?救就救吧!還把人家一人拋在了荒郊野外,自己卻拿了人家的築基丹溜之大吉,我看十有八九也不是什麼好人!”

    陳師妹的口中大有恨恨不平之意!

    其實最讓她如此羞怒的倒不是此事,而是一想起此人,就讓她回想起了神誌不清、渾身發燙赤『裸』的那個難堪之夜。

    而那雙曾把其全身上下都肆意撫『摸』過的粗糙雙手,和對方身上股濃濃的男子氣息,更是至今還讓她銘記在心。

    隻是羞惱之餘,陳師妹盡量不願去想此事,而把他們深埋了在內心的深處。如今聽自己的大哥這麼一提,不禁又湧上了心頭,讓陷入了沉思中的她,臉上一陣的紅白交替!

    等到陳師妹恍恍惚惚的回過神來時,卻發現自己的大哥,正用似笑非笑的目光,大有深意的望著自己,似乎她全部秘密都已讓對方徹底看穿了!這讓她臉上紅暈越發的嬌豔了起來!

    大感羞澀的陳師妹,幹脆小腳一跺,說了聲:“我去采『藥』了!”就自顧自的向石屋撲了過去,試圖掩飾內心深處的異樣羞澀!

    中年人看了看,自己最疼愛小妹的背影,不禁微微一笑,心已有了一番定計!

    然後,他就跟著走了過去。

    ……

    某處密林內,一位身穿綠衣的少女,緊咬著雙唇,指揮著一頭白『色』的小雕,正艱難的與一隻雙頭怪蛇搏鬥著,看情形竟是一時間難分上下,而在怪蛇的身後則有一顆通體火紅『色』的大樹,其枝頭上接著數枚拳頭大小的紅『色』果子。

    ……

    一個狹長的地下山洞內,悄然無聲的走著一行白衣男女,看人數約有十五六人左右,竟是所有禁地內活下來的掩月宗弟子都在了此地,而走在最前麵的,就是曾遠遠見過韓立一麵的那位精靈一樣的少女!

    

Snap Time:2018-06-20 01:51:46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