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九十八章衝突


    第一百九十八章 衝突

    “砰”的一聲,兩件上品法器僅在觸須砍了出了兩個不大的小豁口,就被清脆的蹦開了,讓韓立愕然了一下。

    “好堅硬啊!幾乎和中品法器的質地有的一比了!”韓立暗呼僥幸,如果不是略施展些小手段的話,收拾這頭巨蜈蚣還真得要大費一番手腳了。

    韓立見飛刀金缽不大奏效,就順手收了回去。

    但見此蟲雖已受致命傷害,但是生命力太旺盛了,仍是在那翻滾個不停,看來一時半會兒是不會掛掉了。於是皺了一下眉,幹脆身法一展,極速的從妖獸頭上一閃而過,竟不再過問此獸生死,直接沿山洞通道回到了石廳。

    石廳內,那幾株青『色』的“紫猴花”還安然無恙的待在那,這讓韓立滿心的歡喜!

    他從儲物袋內取出了數支大小一樣的玉盒擺在了地上,這才祭起飛刀,極其小心的將那“紫猴花”連其根下的小塊紫『色』石都一齊剜了下來,然後用飛刀平托著飛回到了他手中,而被他放入玉盒內仔細的封存蓋好。

    當所有靈『藥』都被韓立一一采摘完畢,妥當收好後,他才長長舒了一口氣,心神大定了下來。

    他伸了伸懶腰,再隨意的掃視了一番石廳,確信這的確沒有被遺漏的東西,才不慌不忙的走出了此地。

    當韓立路經巨蜈蚣受重創之地時,那妖獸已一動不動的趴在地上,徹底死去了,其身下流出的大灘黑毒血,讓這一截山洞內都彌漫著一股讓人嘔吐的怪味,韓立聞了大有有些頭暈腦脹之感。

    韓立一驚,知道這是毒血毒『性』散發到空氣中所致,所以趕緊服了一些“清靈散”下去,這才讓不適感消退。

    他走到蜈蚣屍體七八丈遠的地方,就停了下來,接著放出飛刀在其身上『亂』戳了七八下後,看其真的沒動彈分毫,這才放下心來,繼續過去。

    但是剛走了幾步,韓立身形一頓,一彎腰從地上拔出了一把黑兮兮的短刃出來。他用兩根手指將刃口處的黑泥輕輕一抹,短刃立即金光閃閃起來,竟是把“金蚨子母刃”的子刃。

    原來韓立能一下讓蜈蚣妖獸的腹部被輕易的剖開,竟是在消失的那段時間內,把“金蚨子母刃”的八柄子刃一口氣都倒『插』在了通道內的地上,讓它們順著山洞一字排開,並將前半截鋒利無比的刃口『露』出了地麵。

    因為害怕金刃的光芒太亮,會被妖獸提前發現,韓立還用黑『色』淤泥將刃口都塗成黑『色』,讓其和漆黑的山洞溶為了一體,這樣一來,再也難以被妖獸發現。

    因此當巨蜈蚣緊貼著地麵,追趕韓立來到這截山洞時,就被著些倒『插』的金刃神不知鬼不覺的剖開了腹部,落了個葬身此地的下場。可憐其身為上階毒蟲妖獸,一身厲害之極的毒術還未來得及施展,就這樣稀糊塗的被韓立活活給暗算了,真是死的極其冤枉!

    韓立雖然尚不知自己殺死的蜈蚣是上階妖獸,但也知此毒蟲就算不是,那也肯定是中階妖獸中的頂級存在,所以對就這樣輕鬆收拾掉了此毒蟲,心大為滿意!

    現在他一連走了七八步,每走一步就彎腰一下,終於將所有的金刃擦抹幹淨都收了回來。然後,抬腿就要離開這,但在無意中看了一眼巨蜈蚣的屍體後,他猶豫了片刻,還是向其走了過去。

    一走到巨蜈蚣屍體前,韓立毫不客氣用手中的金刃往屍體上的頭部、背部、還有尾部的地方各刺了一下。結果發現,還是其背部的外殼最為堅硬,金刃一刺之下竟隻能進入半寸,隻有繼續用力下去才可以慢慢切割進去。

    韓立見此,不再遲疑!立即把剛收回的八柄金蚨子刃全放了出去,費力的切割起蜈蚣的背部外殼啦來。

    沒多久,幾塊數尺大小的硬殼被韓立硬生生的切了下來,被他小心的收進了儲物袋中。這些足可以抵擋頂級法器全力一擊的東西,可是難得的好東西,如果做成個簡易內甲的話,肯定能對自己大有用處。

    其實按照韓立的本意,恨不得能將此蜈蚣的所有外殼,全都切割下來帶走。但是如此一來,就太耗費時間了,而時間對現在的韓立來說,是最奇缺的很!

    所以,韓立隻能帶著點遺憾出了山洞,並馬上向下一個早已擬定好采『藥』地奔去,在那同樣也應該有一些還未成熟的“天靈果”才對。

    就在韓立馬不停蹄的按照計劃,搜集各鍾還未成熟的靈『藥』時,其他幾處眾所周知的有靈『藥』成熟的地方,卻爆發了精銳弟子間的大衝突!畢竟能準確預知靈『藥』成熟地點的,也就是這麼幾處而已,各派“高手”的大碰頭是不可避免的!

    在離韓立東南方向一個幽靜的山穀內,就有三人為了兩株韓立才到手的“紫猴花”,正僵持不下著。

    隻是這兩顆紫猴花,顏『色』不再是淡青『色』,而是豔麗之極的炫紫『色』,並散發著一股濃濃的異香。在這兩顆紫『色』奇花前方,還有一頭長著火紅獨角的怪鹿,身首兩分的躺在血泊之中,已死去多時了。

    而怪獸屍體的不遠處,則有三個衣衫各異的人呈三角位置站立著,但誰也沒有出手,似乎都對另外兩人大為的忌憚。

    “你二人到底是何意?這隻炙角鹿,可是我獨『自殺』的,靈『藥』應該歸我才對!”終於一人滿臉怒氣的開了口。

    說話的是個二十來歲的藍衫青年,長的麵目英挺、身材修長。他一手持把青『色』飛叉,另一隻手托顆黃『色』珠子,兩物上麵靈光耀眼,一看就知是頂級法器,難怪此人能獨力擊殺那頭看似不凡的上階妖獸。

    “道兄,沒想到今年又見麵了,你我還真是大有緣分啊!”這次說話的是一位手柱拐杖凡人青衫老者,看似慈眉善目一臉和藹之『色』,但卻對那青年的質問根本不加理會,反而和另一位中年道士說上了話。

    “是啊,我也沒想到,今年還會和李施主再碰到了一起!”道士背著一把帶鞘的簡樸長劍,神情自若的說道,同樣也沒瞅青年一眼。

    天闕堡的青年大怒,他自小資質不凡,家世顯赫,人又長的英俊瀟灑,從來到哪都是被人矚目的焦點,可現在卻被這兩個家夥如此的羞辱,怎能不讓他恨意大生!

    可是還沒等他開口再說些什麼,老者和道士下麵的幾句話,立即讓他臉『色』大變,驚慌失措了起來。

    “舊事就不用提了,如今這有兩株靈『藥』,你我二人正好平分,一人一株如何?”老者沒說什麼廢話,向對麵的清虛穀道士發出了聯手瓜分靈『藥』的邀請。

    中年道士聞言,臉上沒有驚訝之『色』,略一沉『吟』後,就點頭應允道:

    “也好,我等實力差不多,拚鬥下去也是個兩百俱傷的結果,就這樣吧,我沒意見!”

    青年把對麵二人的對話,聽了一清二楚,心又驚又怒!

    對方二人一聯手,他雖然自負法器威力奇大,但也知絕不是對手。但要就此放棄即將到手的靈『藥』,他說什麼也不甘心!

    於是腦中一陣急轉後,青年忽然身形向後激『射』,直奔那兩株靈『藥』而去,他要一把抓起了靈『藥』,再馬上逃之夭夭。

    “找死!”

    青年剛一起身,那青衫老者臉『色』一沉,一揚手竟把手中的拐杖仍了出去,化為了一條青光直奔青年而去。這拐杖所化的青光太快了,就隻那麼閃了閃,就後發先至的到了青年的前麵,攔住了他的去路。

    青年大驚,這是什麼法器,怎麼這麼快?不過事已到此,他也不及多想,一抬手,手中的青『色』飛叉就迎了上去,身形卻絲毫不停的繼續向前奔去,看來不拿到靈『藥』,他是不會罷休的!

    “小友,已經遲了!還是速速離去的為妙,不要迫貧道今日大開殺戒!”青年還沒走出兩步,身後就傳來道士不溫不燥的聲音,好似就緊貼在了他身後一樣,讓青年嚇的魂飛天外!

    青年臉『色』煞白的回過了頭,果然那道士就離他就隻有一丈開外,正笑『吟』『吟』的望著他!

    臉『色』蒼白的青年不再言語了,立即掉轉方向穀外狂奔,連頭都不敢再回望一下。他心知自己和這二人實力懸殊太大,再打那靈『藥』的主意隻是找死而已,對方能放他一馬已經難以置信的事了!

    “嘿嘿!道兄的靈狐步,比以前更厲害了,真是出神入化啊!”老者見道士放過青年一馬,大感奇怪,但也未出手阻攔,反而稱讚起了對方。

    “沒什麼,雕蟲小技罷了!”道士淡淡的望了一眼青年消失的背影,慢悠悠的說道。

    

Snap Time:2018-06-20 01:57:23  ExecTime:0.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