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九十六章韓立的計劃


    第一百九十六章 韓立的計劃

    不一會兒的工夫,一個神情冷漠的藍衣青年、一位須發皆白的道狀老者、一名青衣的豔麗少『婦』,先後走了出來。他們非常有默契的選擇了不同的地點,切入了前麵的山林中。

    韓立又等了近一刻鍾的時間,見再也沒人出現,就最後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物品,學著先前幾人的樣子,找了個還未曾有人進去過的方向,悄悄的潛了進去。

    韓立並不知道,在他剛進去沒多久,昨日才見過的醜漢鍾吾,就出現在了通道前。他望著黑乎乎的上山之路,“嘿嘿”冷笑了幾聲,就從身上放出了十幾個黃點飛進了山林,然後人才不慌不忙的跟著過去了。

    這時禁地之外,破禁入口處,七大派的留守之人有些憂心的望著禁地方向,韓立的那位李師祖就在其內。

    隻是不知,他是擔心自家弟子的完成任務情況,還是更擔心自己的賭注多些!

    而另一位清虛穀的結丹期道士,情況也好不到哪去!說起來,自從掩月宗的穹老怪對打賭之事硬『插』上一手後,此位就再也沒有先前剛打賭時的自信了,一下顯得有些患得患失起來。

    這也難怪,那粒血線蛟內丹實在得來不易,是幾乎花光了他全部身家才弄到手的。如果就這樣輕易輸給了別人,這道士就是心境素養再高,恐怕也要一連數年心痛的睡不著覺!

    道士偷偷打量了一眼人群中唯一神情自若之人,那名掩月宗的帶隊少『婦』霓裳仙子。

    這位七大結丹期高手中唯一的女『性』,自從七派弟子進入了禁地後,就從未『露』出絲毫擔憂之『色』,一直和他人談笑風聲著,似乎對這次掩月宗派出的弟子,信心十足,根本不用她勞神費心。

    道士越看此女笑『吟』『吟』的『摸』樣,就越發擔心的厲害。再一聯想到穹老怪打賭時胸有成竹的神情,他就感到自己的血線蛟內丹,似乎已飛離了自己的口袋,成了人家的囊中之物了!

    想著想著,他臉上的憂心之『色』越發的濃重了!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他在為禁地內的本門弟子牽腸掛肚呢!

    再過了一會兒,道士終於忍受不住了。他趁他人沒注意,悄悄的湊到了站在另一處的李師祖麵前,一臉憂心的問道:

    “李施主,你們黃楓穀這次派出的弟子,應該身手不弱吧!我等兩派的人,到時真輸給了那穹老怪了!貧道可對清虛門進入禁地弟子,倒還有些信心的!”

    “什麼意思?道兄瞧不起我們黃楓穀嗎?”李師祖一聽,臉上不悅起來。

    “哈哈!當然不是,貧道隻是對掩月宗這次派出的弟子,感到有些古怪,實在放心不下啊!”道士打了個哈哈,強笑著解釋道。

    “這倒也是!李某也已覺察到不對勁了。以往幾次,掩月宗何曾派出的弟子都是這麼年輕,而且還是男女弟子一對對的!難道以為禁地之行,是小屁孩過家家不成?”李師祖沉著臉說道,看來他也對這次打賭一直放心不下。

    道士聽了李師祖之言,連連的點不已,看來對其剛才的話非常的讚同。

    “不過道兄盡管放心,李某既然敢下注一賭,肯定對本門的弟子有幾分信心,其實力不會下於貴門弟子的。”李師祖,大有深意的望了道士一眼說後,緩緩說道,聲音中充滿了幾分豪氣。

    “!施主這樣一說,貧道就安心了許多!那在下就不打擾了。”道士得到了心中想要的答案,頓時神『色』一鬆,然後笑嘻嘻的告辭離開了。他回到原來的地方開始了打坐養神,準備靜等數日後的結果出來。

    而李師祖目送道士離去後,突然輕哼了一聲,然後用自己才能聽得見的聲音,淡淡自語道:

    “浮雲子,你這牛鼻子打得什麼主意,別以為我會不知道!不就是期盼我們兩家聯手能勝過掩月宗,然後你們清虛門再力壓我們黃楓穀一頭嘛。嘿嘿!雖然不知道清虛門派了什麼了不得的弟子進入了禁地,但是這次,本穀可是連號稱煉氣期實力前三的頂尖弟子,全都一窩蜂的派了出去。否則,你以為我會和你們打這個賭嗎?”

    李師祖說著說著,臉上『露』出了一分狡詐之『色』,之前的憂心之『色』已見不到一點蹤影,分明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老狐狸。

    韓立自然不知道,禁地外的兩位結丹期修士的勾心鬥角,他現在正被一頭棕『色』的巨型野豬堵住了去路。

    這野豬,除了皮膚顏『色』和體型特別巨大,高達數丈外,其他的都和普通的野豬一模一樣。

    但韓立一見到此獸時,還是立即認出了這是環形山上最常見下階妖獸之一“推山獸”,此妖獸除了皮糙肉厚,力氣大點外,就隻會一個天生的“石膚術”,而且智力極低,並不難對付!

    這時,”推山獸“鼻中哼了幾聲粗氣後,就黃光一閃,全身上下都掛了一層白花花岩石狀護甲,接著氣勢洶洶的向韓立猛衝了過來。

    韓立神『色』不變的在原地靜等此獸的衝擊,直到其離他隻有七八丈距離時,才右手一揮,接著身形一閃,人已轉到了妖獸的身後。

    “推山豬”

    的龐大身軀,仍向韓立原先站立處直衝出了三四丈遠後,才呼哧一下,從鼻尖到尾部整個身軀一下整齊的分為了兩半,五顏六『色』的內髒流了一地都是。它竟被韓立用絲線法器,徹底的切開了!

    韓立將無形的絲線一收,看了看死去的“推山豬”,輕搖了搖頭,就立即跳上樹去,離開了此地。因為他知道,此妖獸屍體的血腥味,不久就會引來一大批嗅覺靈敏的其他妖獸,他還是趁早溜之大吉的為妙!

    韓立進入了環形山的密林,已經數個時辰了。可是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他就遭遇了四隻妖獸了。

    其中三隻下階的,韓立自然毫不客氣的一舉擊殺。但那隻中階的飛翎孔雀,其五彩的長翎能脫離身體自動追擊傷人和防禦,這讓韓立頗為頭痛。所幸其雖然屬於鳥類,但速度卻並不快。於是後來,他幹脆提起了身法,一口氣將其甩的無影無蹤後,這才避免了此番無謂的戰鬥。

    如今,韓立一邊在樹上跳躍如飛,一邊在不停的歎氣!

    現在,他總算是知道了,環形山的妖獸多到何種地步了。

    目前他還是在外圍,碰上的都是以下階的妖獸居多,這還好對付。但等再過一段時間深入到了環形山腹部,恐怕中階上階的妖獸會一堆堆的出現,到時除了落荒而逃外,韓立實在想不出其他能脫身的辦法。

    怪不得資料中靈『藥』藏匿處的信息這麼少!恐怕以前進入此山的弟子,光是躲避這些妖獸就花了大半的精力,剩下的時間也隻能再去那麼七八處查看一番了。這還不能確保每次的探查都有收獲!

    “看來自己能夠采集到足夠多靈『藥』的希望並不太大啊!”韓立鬱悶的想道。

    韓立現在飛奔的方向,就是一處常產“紫猴花”的隱蔽山洞。

    這個地方據資料上講,應該沒有什麼大價值。因為此處山洞百餘年前才被人采摘過一次,現在其內的應該都是些離成熟還早得很的幼苗而已,它們是無法拿來入『藥』的。

    “幼苗?”韓立一想到此處,不禁輕笑了一下!

    韓立需要的,就是這些旁人不會碰一下的幼苗!

    他之所以甘冒奇險進入禁地,並那麼肯定一定能在這麼多“高手”中虎口奪食,獲取“天地靈『藥』”!其主要原因,就是一開始把目標放在了還未成熟的靈『藥』幼苗上!隻有這樣,他才能盡量避免和其他各派弟弟子的衝突,才可能盡量多跑幾處地點,多采些別人眼中的無用之物。

    等到他把這些靈『藥』幼苗采摘回去後,就可以用神秘小瓶的綠夜進行催生了。這樣一來,和直接采摘成熟的靈『藥』沒什麼兩樣。

    雖說聽那馬師伯講,這些幼苗在禁地外能保存的時間並不太長,隻能活個一兩年的樣子。但這些時間就已足夠把它們催熟數輪了,畢竟做為築基丹主『藥』的它們,並不需要太長久的年份,區區四五百年就即可入『藥』了。

    現在唯一的麻煩,就是不知道剩下三天時間,還夠不夠他采摘到足夠數量的靈『藥』。因為這些生有幼苗靈『藥』的地方是東一處西一處的,再加上路上還可能被那些妖獸攔阻,和其他各派弟子可能產生的衝突,這一切都讓韓立心沒有底。

    

Snap Time:2018-01-22 14:27:00  ExecTime:0.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