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九十三章敵友之分


    第一百九十三章 敵友之分

    “老封的寶貝靴子,怎麼會在你手上?你們是什麼關係?據我所知,那家夥對這踏雲靴可寶貝的很,根本不會外借與人!”

    隨著這幾句話,一個花花綠綠的人影不知從何處冒了出來,就在韓立二十餘丈遠的一顆巨大花樹下,顯出了身形。其身材中等,大小眼、滿臉的黑麻點,年紀約四十來歲,身上還掛著七八個大小不同的口袋。

    不過醜陋不堪的臉孔上,此時一臉驚愕!他雙目死死盯著韓立腳上的靈靴,似乎對這“踏雲靴”出現在韓立腳上,至今還不敢確信。

    “閣下是何人,為何偷襲我?”韓立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反而不客氣的反問了一句,他可不願被對方牽著鼻子走,在氣勢上被壓製住。

    醜漢一聽,先是一愣,但馬上就大怒起來,醜臉呈現凶狠之相。他抬了抬手,想立即教訓一下眼前不識抬舉的小子,但隨後想起了什麼,竟又強自按住了暴虐,把手放了下來。可嘴上還是惡狠狠的說道:

    “小子,不要以為穿了老封的靈靴,我就不敢教訓你!封嶽老小子給你靴子時,難道沒提起我靈獸山鍾吾的名號?不過,倒也奇怪,你明明是黃楓穀的人,他怎麼會把靴子給你,難道是老封的私生子不成?不過看起來,長得不像啊!”

    醜漢說著說著,就用異樣的眼神打量起了韓立。

    這一次,輪到韓立惱怒了,他臉『色』難看的哼了一聲,就冷淡的說道:

    “閣下,別隨便給人『亂』拉關係!封嶽那廝早已死了,這靴子是從他腳上扒下來的!”

    “死了?狂人封嶽?”

    醜漢原本還是一臉氣勢洶洶的『摸』樣,聽了此話後立即一蹦三尺高,變得驚疑不定起來!他隨後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重新打量起了韓立。

    “是你殺的?”惡漢深吸了口氣,眼珠滴溜溜的轉了一圈,聲音巴巴的問道。神『色』間,再也沒了開始時的暴虐與凶狠。

    “不錯,你想替他報仇?”韓立倒背起了雙手,不動聲『色』的注視著對方。

    但從儲物袋內暗自取出的絲線,已悄悄纏在了他的無名指上。

    他之所以會坦然在此人麵前,承認人是他殺的,倒是有大半是給自己立威的意思,希望這人知難而退,不再招惹自己。他可不希望,才一進此地就立刻和什麼人鬥得兩敗俱傷,耽誤了采『藥』大計。

    雖然聽這人的口氣,似乎與那封嶽還有些交情。但韓立相信,對方會真為封嶽報仇的可能『性』,絕對不會太大!畢竟修仙者本身。大多就是薄情寡欲之人,更何況是像對方這種窮凶之徒!

    當然了,對方如果執意要動手為封嶽報仇的話,韓立說不得也隻有先下手為強了。他會拚著大耗體力身法全開,然後出其不意得用手指上的絲線,悄悄纏上對方的頭顱,讓對方掛掉的神不知鬼不覺。

    但韓立很清楚,如此倉促的突襲,能夠成功的幾率絕不會太高!隻有三、四成幾率的樣子。

    因為這醜漢和他距離太遠了,二十丈的間隔韓立就是身法再快,也不可能保證一擊必殺!而對方隻要隨意釋放個防禦法術在身上,他的絲線就再無用武之地了。

    “報仇?開什麼玩笑,我像那種無聊的人嗎?”果然,事情像韓立想的那樣,醜漢聽了韓立的話後,打了個哈哈,不屑的說道。

    “以前的確和這家夥有點交情。不過,也沒什麼深交!現在人既然死了,交情自然也沒了!”醜漢無恥的說道,但話卻明確透『露』出了出了他的立場,並沒有丁點不好意思的樣子。

    韓立默然不語,雖然沒放鬆戒備,但總算稍微安下心來。看來不用剛進這中心區,就馬上大戰一場了。

    “不過,小兄弟!你還真厲害得狠啊!封嶽那家夥可不是好對付的,特別是他身上的那幾件頂級法器,嘖嘖!那可都是難得一件的精品啊!”

    醜漢『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對韓立突然熱乎了起來,連稱呼都改了!不過,這看似隨意的一問後,他的人卻若有若無的再次後退了幾步,和韓立拉開了更大的距離。

    這讓見了此幕的韓立,暗自苦笑不已!

    據韓立估計,即使現在立即翻臉向對方出手,成功的幾率也已經下降到了不足一成。這些“高手”果然一個個老『奸』巨猾,經驗豐富,都不是省油的燈!

    而且他猜測,對方多半以為自己得到了封嶽所有法器,所以才隱隱表現出了對自己的忌憚之意。

    心知肚明這一切後,韓立含笑不語起來。既不說自己得到了法器,也不說自己沒得到法器。讓惡漢懊惱之餘,越發的忌憚。

    “門前那堵牆上的傑作,是閣下所為嗎?”韓立卻想起了門前的那一幕,淡淡的開口問道。

    “狗屁!那是化刀塢的人妖寒天涯做的,我才不會做這種無聊的事!那麼多的血肉就這樣浪費了,多可惜啊!若是喂我的小乖乖們多好,聽說修仙者的血肉可是大補之物。”

    韓立一開始,還能微笑著聽對方所說。但當醜漢說到後麵幾句,從背後取出了一個大布袋,『摸』出了塊血淋淋的肉塊扔進去後,韓立臉上的笑容就變得勉強了,甚至還隱隱有點發青的跡象。

    惡漢偷看了韓立此時的神情,不禁暗『露』得意之『色』。

    這黃楓穀的家夥,畢竟太年輕,太嫩了點!

    自己僅寥寥幾句話,就讓其開始心神不定了。若是真爭鬥起來,這絕對是個不小的破綻。

    但是,對方能殺掉封嶽那家夥,還真是讓人意外啊!可他怎麼看,怎麼覺得此人普通之極,實在不像是有這種能力的厲害角『色』。

    按理說,這家夥年紀既輕,法力又淺薄,即使有幾件不錯的法器,那也比不過了封嶽的黃羅傘、踏雲靴等一大批頂尖法器!就這樣,封嶽那家夥還能栽在了這小子手上。此事還真有些蹊蹺。但是踏雲靴的確穿在對方的腳上,這也千真萬確。

    莫非人並非他殺的,而是湊巧撿了個漏或另有其他原因?

    鍾吾想著想著,腦子還是有些糊塗,無法對韓立的實力做出準確判斷。但讓他主動去親手相試,那是打死也不會去做的,像這種以身犯險的事,豈是他這種聰明人所為的!

    醜漢百思不解後,將布袋收起,然後眨了幾下大小眼睛,滿臉堆笑的對韓立說道:

    “對了,還未問小兄弟的尊姓,能否告知鍾某?”

    “黃楓穀韓立”

    這沒有什麼好掩飾的,臉『色』好了許多的韓立,平靜的答道。

    “原來是韓兄弟啊!我以前從未聽過小兄弟的大名,想必閣下是黃楓穀的新銳弟子吧!不知,韓兄弟對這中心區,了解多少啊?”鍾吾竟然如同多年沒見的好友一樣,顯得熱情萬分。

    “知道的不多,但鍾兄年長了許多,想必知曉的肯定比韓某多吧!”韓立不知對方何意,警覺心大起。

    “嘿嘿!韓兄弟,要是信得過鍾某的話,我們不如交換下中心區資料,如何?這可是對你我皆有好處的事情!”鍾吾猶豫了一下後,終於低聲說出了他的真實意圖。

    韓立聽了一怔,暗自沉思了起來。未經師門允許和其他門派私換資料的事情,雖然是各派明文不許的,但實際上行此事情的弟子多了!於是片刻後,他就展顏一笑道:

    “可以,交換資料後,我二人想必都受益不少。”

    “哈哈!太好了,我就知道,韓兄弟不是個婆婆媽媽的人。來!我們把資料輸入到玉簡中,再互相交換下!”鍾吾滿臉的大小麻子,都興奮的直閃油光,還不停的搓著雙手,看來他對韓立的資料大為的期待。

    韓立見此,暗自冷笑了幾聲。但表麵上自然滿口的應承下來。

    拷製資料是件很輕鬆的事情!韓立與對方一盞茶的功夫後,就製成完畢,並互相把玉簡拋給了對方。

    當對方的玉簡拿到了手上時,鍾吾和韓立都探查一下大致內容,見果真都是中心區資料後,才各懷鬼胎的互笑了一眼。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偽造假資料自然不可能!但是拷貝時,故意遺漏一些關鍵之處,這是當然心照不宣的事情!

    經過此事後,這位鍾吾和韓立,似乎關係一下子拉近了許多!竟和韓立聊起了一些修仙界的奇聞異事來!看二人之間有說有笑的『摸』樣,真是一點也不能相信,他們不久前,還差點拚個你死我活。看樣子,二人都是深知進退之道的高人啊!

    韓立雖然笑容美國滿麵,看似和對方聊的興起!可心,實在腹誹不已。

    你說聊就聊吧!幹嗎還一直保持著這麼遠的距離!隻要他稍微上前一步,對方肯定會笑容可掬的後退兩小步。雖然韓立如今並沒有殺此人之心,但對方的謹慎程度,還是讓韓立苦笑不得。

    

Snap Time:2018-04-25 22:46:26  ExecTime:0.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