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八十八章惡名


    第一百八十八章 惡名

    封嶽醜陋的麵孔難看之極,他萬萬沒想到對方竟敢調侃於他,心怒火騰得一下,升了起來。

    他當年雖然築基未成,但依仗幾件不錯的法器和凶狠毒辣的手段,在各派的低階弟子中可是凶名遠揚!

    要知道,他因為結仇,曾把其他修仙者關在某黑屋內,一連折磨個三天三夜,讓其日夜哀號不斷,才將人殺死的凶殘記錄。

    一般的普通弟子,不要說見到他本人,就是聽到他的名號,那也是臉『色』煞白,立即遠遁而去。

    如此的惡名,本早應被那些看他不順眼的築基期修士,尋岔給幹掉了。但他倒也狡猾的很,雖然對低階修仙者凶惡無比,但一見實力遠在他之上的人,馬上就會聞風遁走,逃回到天闕堡避難,而天闕堡的人為了自己的威名,自然不會把他交出去。

    於是追殺他的人投鼠忌器,隻能幹瞪雙眼,瞅著他逍遙自在。

    而等追殺的風頭一過,封嶽又會大搖大擺的出堡,接著殘毒其他修仙者,如此一連幾回後,那些高人也隻好捏著鼻子認了,懶得再過問此事!反正封嶽也知道輕重,不對有後台背景的人出手,不可能傷害他們的親近之人。

    如此一來,封嶽在七大派中,更加凶焰狂漲,惡名遠播!也使他本人越發的肆無忌憚,漸漸造成了惟我獨尊、說一不二的驕狂心態!除了個別幾位聲名不在他之下的他派弟子外,根本就不把其他低階修士再放進眼了!

    可如今,韓立這位才十一層的菜鳥,竟說出了要殺他的話語,怎能不讓自大慣了的封嶽,勃然大怒!

    “找死!”

    氣急了的封嶽,再也不肯讓韓立多活一秒,一點身前的小刀,此物就化為了一到黃虹,直飛向韓立頭顱,打算一刀就將對方的人頭斬下。他自信,對方雖然頂了個藍汪汪的水屬『性』護罩,但在自己符寶一擊下,絕對會罩破人亡。

    韓立,可不會讓對方如意。他不動聲『色』的一抬手,一麵黑『色』的小盾自脫手後由小變大,祭了出去,正好在兩丈遠的距離外,將黃芒牢牢擋在了外麵。

    小刀的黃芒和盾麵上的黑光一碰觸,就發出了“吱吱”的摩擦之聲,雖說黃芒立即就占據了上風,將黑光壓的節節後退,但小盾也不甘示弱的持續放出黑光,進行頑強的抵抗。

    如此一來,黃芒是一時半會,無法碎盾而入了。

    見此情景,封嶽是一臉的意外,而韓立則輕籲了一口氣。

    封嶽是沒料到韓立竟會有件稀罕的頂級防禦法器,韓立則是為自己的推測正確而放下心來。

    他用這麵飛天盾來硬抗對方的符寶,其實也冒了不少的風險,若是對方符寶威能遠在所料之上,那他早就被人頭落地了。

    那日和“陸師兄”對抗時,竟憑一件頂級法器青蛟旗就可和他飛劍符寶對峙了半天,封嶽的小刀威力就算大上一些,自己這件飛天盾也應該能抵擋一時半刻吧。

    出於以上考慮,韓立才敢冒險一試。

    見自己暫時無憂,韓立立即“金光磚”符寶抓在了手中,準備祭出,一舉將對方擊斃!

    可還未等他調動身上靈力,開始施法驅使時,對麵的封嶽突然大喝一聲:

    “賤人!你想往哪跑?”

    接著,其身形一閃,人就已出現在了另一處的密林邊,將一人堵在了那。

    那鬼鬼祟祟想跑入密林之人,竟是那黃衫女子。

    原來,此女見自己這方沒有勝算,再加上封嶽的凶名在外,心中怕極,就趁著韓立和封嶽爭鬥之機,打算溜之大吉,逃之夭夭。

    韓立將此女的行為早看進眼,心有些惱怒,但懶得去管。

    既然對方待在這絲毫幫不上忙,那是否要走就由她自己了!

    不過,對方首先背叛了他(她)們間的聯手,所以他不會阻攔此女的落逃行徑,但也不會再幫任何忙,讓她自生自滅吧!

    韓立冷漠的想要將此女忽視,可已怒火中燒的封嶽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他早已因韓立剛才的言語把黃衫女子一齊忌恨上了,見此女想溜,自然不肯讓其得逞!所以才會飛身上前堵住了黃衫女的去路。

    韓立的師姐一見此幕,嚇的如同普通人一樣扭頭就跑,所有法術都忘了施展。

    封嶽見此,醜臉抽動了幾下後,身形滴溜溜一轉,人就再次詭異的擋在了此女的麵前,並且毫不猶豫的一抬手,將一隻冒著黃光的大手,從她的胸前直接『插』入了,再從背後透出,變成了一隻鮮血淋淋的血手。

    黃衫女的屍身栽倒在了地上,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但再也沒了神采。她在臨死前,也許已後悔了冒失逃離韓立身側的舉動,但這個世上可沒什麼後悔『藥』可吃!

    仗著早已知道對方沒了法器和大威力符籙,而近身擊殺了黃衫女的封嶽,將手抽回以後,故意『舔』了『舔』手指上還在滴著的血珠,然後才獰笑著望向韓立。

    隻見躲在護罩內的韓立,臉『色』發青,嘴唇緊閉,雖然沒有大聲叫嚷,但已嚇的六神無主這是肯定得了。封嶽得意的想道。

    他以前對敵能輕易的取勝,其實大半是拜他惡名所賜。與他爭鬥之人隻要一想到落入他手中的生不如死的後果,未戰就先害怕了三分,實自然就大打折扣,落敗就成必然之事。

    如今封嶽見韓立功法雖然不深,但身上的法器著實不弱,便打算仍用這一套來恐嚇對方,讓其無法全力應敵,好讓他大占便宜。

    現在看韓立臉上的神情,手段似乎已奏效了。心中暗喜的封嶽,有些賣弄的腳下晃了幾晃,人再次回到了與韓立對峙的原處。

    韓立臉『色』的確不好看,心也是說不上來的滋味。不過,他可不是因為對方的血腥手段而如此的,而是為其快似閃電的身法大感頭痛。

    韓立上次施用了一次“金光磚”符寶後,就已發現,這看似威力遠超飛劍符寶的家夥,在真正應敵時其實是有極大的缺陷。

    它的破壞力的確驚人,基本上隻要被它擊中,低階修仙者就絕無活路,即使身上有再多的法器與護罩護身,也不會有多大改變。但是此符寶的弱點也是同樣的明顯,它不但要吸取使用者大量的法力才可『操』縱驅使,並且其速度與靈活『性』實在讓人無語。

    如果事先可以將對手纏住或者困住,此符寶自然會大建奇功,斃敵殺人那絕對是最佳利器。但是若幹巴巴的僅憑金光磚自身去殺敵,那是想也不要想的事了。除非對手的法力耗盡,否則隨便幾個加持術上去,都可讓人輕易避開此寶的攻擊。

    所以這“金光磚”符寶,並不是和飛劍符寶、封嶽的小刀符寶類似的纏鬥型法寶,而是純粹追求大威力的利器,和天闕堡結丹期高手的大印法寶應是同一類型的東西。

    韓立因為沒有了可困敵的法器與符籙,所以原先計劃用數枚金刃先將敵人纏住,然後再用金磚出其不意的進行偷襲。按韓立的想法,這雖然不能保證肯定成功,但怎麼也應有一半的機會吧!

    可現在看了封嶽的身法後,韓立知道這根本就是妄想之事了,憑對方展現的不下於羅煙步的速度,對方想臨時脫離法器的纏鬥,那是輕而易舉的。

    韓立心極度懊惱,但也有些納悶。難道這封嶽和自己一樣,也是江湖中人出身不成。

    

Snap Time:2018-08-22 11:13:27  ExecTime: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