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八十五章強者


    第一百八十五章 強者

    當韓立在樹林的外圍處,找到了顆茂密的大樹,跳上去恢複元氣的時候,整個禁地中迎來了血『色』試煉中的第一次殺戮高『潮』。

    各種厲害的角『色』紛紛『露』出了獠牙,開始對附近的弱小之人進行了大清洗,越是靠近中心地帶的地區,殺戮就越發的頻繁和血腥

    當然,偶爾有實力相當的“高手”碰在了一起,也會非常默契的視若無睹,擦身而過,現在還不是他們火拚的時候。

    說起來,禁地中的各派弟子,大體上可分為三類人!

    一類是實力極弱,功法隻有十一層甚至十層的人。

    他們進入禁地的原因種種不一,要麼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是被『逼』而來,要麼是懷有僥幸的心,打算混水『摸』魚,但不管他們的目的是何,卻都是處於血『色』試煉的最底層,隻能扮演著被別人殺戮的角『色』。

    往往禁地的第一天剛過,除了最機靈和有特殊自保手段的幾人外,這類實力太弱的人就會被別人清除的差不多了。

    當然像韓立這樣,能依仗異寶直接和其他狠角『色』硬拚之人,可算是個例外!

    第二類人,是像絡腮胡子這樣,法力不弱,但又自視綜合實力遠不及其他高手,自知得到靈物無望之人。他們不願和禁地內的頂尖高手拚命,去謀取什麼靈『藥』,卻把注意打到了第一類和同類的人身上,意圖借此良機殺人搶寶,悶聲發大財。

    這些人在血『色』試煉的前兩天比較活躍,但從第三日起,其中的勝出者會自動在禁地中銷聲匿跡,不再現身了。

    因為他們很清楚,後三天是“高手”間的瘋狂對決之日,在此期間碰上的話,他們這些實力中等之人,絕對是死路一條。

    當然,其中也有一些自大或對自身實力認識不清之人,會一頭撞進爭搶靈『藥』的漩渦之中,而落得個屍骨全無的下場。

    不過大部分人,還是見機的早,抽身的快,往往是血『色』試煉中生還最多的一類人。而那些實力強大的人,卻紛紛慘死在了前麵,這不能不說是個諷刺。

    最後一類人則最少了。

    他們是金字塔的最頂層,是各派進入禁地的最精銳子弟,是真正被各派上層寄予厚望之人,至於其他的同門,則頂多是引開他派注意的炮灰而已!

    這部分精銳,法力深厚,還配有威力驚人的頂級法器!他們的目的就隻有一個,就是擊殺其他各派之人,奪取足夠多的靈『藥』!

    而這第一次大規模殺戮的開始,就是在他們的默契下不約而同進行的,為的就是清除掉想渾水『摸』魚的雜魚類角『色』,免得被這些人妨礙了手腳,另生枝節出來。

    並且,他們對有人早一步進入到了中心區的事實,並不急躁和驚慌。畢竟進的容易,但想帶著靈『藥』從中出來的話,那可就難了!

    殺戮一直在進行著,但因為韓立離中心區還有一段距離,所以沒能波及到正恢複法力的他。

    但是其他的弱者,可就沒韓立這麼走運了,有許多被迫卷入到了殺戮之中,正想要苦苦掙脫出來,好保住一條小命!

    而化刀塢的蕭二是其中一人。

    如今的蕭二,臉『色』蒼白,正滿臉懼『色』的望著對麵之人,一位背著一柄銀『色』巨劍的赤腳大漢。

    就是這人,當著蕭二的麵,已一連擊殺了其他兩位聚到一起的化刀塢同門,在大漢的銀『色』巨劍之下,不論是什麼樣的上品法器和防禦護罩,似乎都不堪一擊,如同薄紙一般的被一一擊破,最後,甚至連人都被劈成了兩半。

    不過,也正是因為有了其他同門的牽製,見勢不妙的蕭二立才能趁機溜走,一路落荒而逃。

    但可惜的是,大漢似乎沒有想要放過他的意思,竟然苦苦追了他數個時辰,終於在這將他再次的堵上。這讓他徹底絕望了!

    “如果自裁的話,我可以留你的個全屍!”大漢眼神冷冷的,毫無表情的說道。

    “你……你去死吧!”

    自知命將不久的蕭二,在絕望中,爆發出了拚命的狠勁,一口氣將身上僅有的兩件上品法器,全都祭了出去。

    “愚蠢!”

    大漢惜字如金的說道,接著銀『色』巨劍從背上一飛衝天,毫不費力的把兩件法器擊的粉碎,然後順勢把蕭二斬為了兩截。

    做完這一切後,大漢看也不看蕭二的屍體立即扭頭就走,一點也沒想動對方儲物袋的意思。對他來說,隻要有銀『色』巨劍這一件法器就足已了!其他的法器寶物反而會令他分心,對他的修行大為不利!

    ……

    同樣的,在中心區附近的一處小溪邊,一名掩月宗的女弟子,香汗淋淋的指揮著件羅帕樣的法器,正苦苦抵擋著兩件紅光閃閃的飛刀,眼看不濟就要抵擋不住了。

    “這位化刀塢的師兄,就不能放過小妹一馬嗎?小妹願意以身侍候師兄一夜!”

    此女在生死關頭,終於顧不得羞恥,使出了女人最大的本錢,引誘起了對方。隻是能否成功?在見識了對方的手段後,女子心一點底沒有。

    “好,你把法器收起來,我答應你!”說話的是一位十八九歲的青衫男子,長的眉清目秀,唇紅齒白,一副翩翩美男子的模樣。

    說完此話,這人就把兩柄飛刀定在了半空中,然後麵帶微笑的望著女子。

    掩月宗的女子大喜,急忙向男子拋了兩記媚眼,稍微猶豫了一下,就將羅帕緩緩的降了下來,收落到了手中,然後酥胸一挺,就要說些什麼。

    可惜尚未等她櫻唇張開,美男子臉上突然麵『露』殺機,手指猛然一指,兩柄紅『色』飛刀立即快若驚雷向下交錯一剪,女子便無聲息的倒在了地上,鮮血流淌了一地。

    “賤人!憑你這樣的庸脂俗粉,也想『迷』『惑』我寒天涯!”

    美男子麵帶厭惡之『色』,聲音突然變得有些尖銳。接著,從腰間掏出了塊香噴噴的手帕,細膩的擦了下臉上的灰塵,動作非常的陰柔溫婉,如同一名大家閨秀一樣。

    “該快點趕路了,說不定路上還能碰上幾位解解悶呢!”

    自言自語後,男子將擦完後的手帕往女子臉上隨手一扔,就扭動著腰肢離開了。

    ……

    山林內,一名靈獸山的弟子橫屍在地上,附近則站著一名黃衫中年人,他正搖頭晃腦的望著天空喃喃自語著什麼,身後則有幾頭凶惡之極的怪獸爬在地上,一動不動,似乎氣息全無!

    ……

    荒山上,一位麵目醜陋的綠衫人,正瘋狂驅使大群的巨蜂,圍攻著幾名道裝打扮的人。

    ……

    就這樣,禁地內強者屠殺弱者的事件,此時比比皆是,韓立雖然沒有看到這一切,但也隱隱感到了一絲血腥味在空中浮動著。

    但他顧不得追究原委,坐在樹冠上一動不動,讓體內的法力漸漸充盈了起來。

    時間過的很快,禁地內的第一個夜晚已過去了大半。令韓立驚訝的是,此地的黑夜竟和白晝一樣的光明大亮,整個天空也始終都是灰蒙蒙的顏『色』,讓人看了有些不太舒服。

    當法力恢複的差不多,韓立心中暗喜之時,突然有急促的腳步聲和沉重的喘息聲,從遠處漸漸靠近,似乎有人正向韓立打坐的大樹奔跑而來。

    

Snap Time:2018-07-21 02:39:31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