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七十九章破禁


    第一百七十九章 破禁

    在各派領隊之人一起商量開啟禁地的步驟時,韓立仍沒閑著的四處打量各派的辣手人物。

    對一些功法在十三層頂峰的高手,韓立是打著能躲就躲,能逃則逃,實在不行再從背後下後的主意。他絕不希望再和“陸師兄”的那次大戰一樣,把自己弄得一滴法力不剩。

    要知道,這可與上次完全不同,此次麵對的不是一個對手,而是一大批紅了眼的修仙者。若是不留有餘力,時刻保持反擊之力的話,最先淘汰出局的人中,肯定會有他一個。

    正邊看邊暗自思量的時候,韓立突然感到,似乎有人在注視著他,心微微一驚,不禁朝著感應到的目光望去。

    一個靈獸門的女弟子,有些躲閃的望著韓立,看其秀麗的麵容,竟有些熟悉。

    韓立心中訝然,把自己認識的女子,都在心中濾了一遍,一個纖細的身影浮現了出來。

    “是她,那個在太南會上賣金竺筆給自己的少女,她怎麼入了靈獸山的門下,還來參加這血『色』試煉了!”韓立終於認出了比以前更加俊俏的少女,心卻有些疑『惑』。

    但對方那種動不動滿臉羞紅的模樣,他至今記憶猶新,對其大有好感!

    想到這,他不禁衝著少女笑了一笑。

    少女顯然瞧得很清楚,雙頰“唰”的一下布滿了紅暈,還和以前一樣的容易害羞!

    一名絡腮胡子的男子,站立在少女的身後,似乎注意到了少女和韓立的舉動,臉『色』一沉,忽然厲聲對少女說了一句什麼話,少女立即神情蒼白,低頭不語,再也不敢向韓立這邊隨意張望!

    這名男子仍不肯罷休,用惡毒的眼神,狠狠瞪了韓立一眼,其警告之意,分外清楚。

    韓立皺了一下眉,看來少女在靈獸山的日子很不好過,這絡腮胡子竟是剛才注意的辣手人物之一,有十三層的功力。少女被這麼一位給盯上了,肯定苦頭吃了不少。

    不過,韓立自持不是靈獸山的人,況且一進禁地,不是敵人也是敵人了,自然不賣對方的脹,毫不在意的忽然衝對方做了個鬼臉。

    韓立的這番舉動,氣得絡腮胡子滿臉滴血,但拿韓立毫無辦法,隻好又轉首衝著少女低吼了幾句,惹得附近的靈獸山弟子,都紛紛側目以視,大都衝少女『露』出了鄙夷之『色』。

    韓立心中慍怒,對少女憐憫之心大起,不過因為隔得太遠,絡腮胡子具體說得什麼,他是聽不真切。

    為了不讓少女再受委屈,韓立也就不再挑撥這不知憐香惜玉的莽漢,否則韓立自信,他有足夠的手段,讓此人氣的七竅生煙,還無可奈何。

    這時,各派的祖師們商量完畢,分別返回了本門的隊列中,然後帶著小輩們騰空而起,向傳說中的禁地飛去。

    這次時間很短,向著元武國交界的方向,短短飛行了數個時辰後,就在一片寬闊無邊的黃土坡前落了下來,此地除了一堆堆的石頭外,連一根小草都見不到,一眼望去,到處都是黃茫茫的顏『色』。

    “難道就是這?”

    韓立和其他人一樣,大感意外,這實在不像能孕育天地靈物的所在。

    幾位結丹期的高人,又在一起聚首了幾句,然後巨劍門的那位身材魁梧的高人,突然獨自走了出來,向前方走了十幾步,才停住了腳步。

    他伸出左手,上麵黃光湧現,往地麵那麼一抓,一道黃龍似的泥流就被提了起來,並在他手上凝結成了一把黃泥組成的巨劍。

    另一隻手的手指,則從手柄處往劍尖方向輕輕一抹,一道白光隨著手指所到之處亮起,泥劍竟然那間變成了灰白『色』,成了一把沉甸甸的巨石劍。

    這一手化泥為石的中級法術,讓七派的弟子看得嘖嘖稱奇,大開了一番眼界。

    可做完這一切的巨劍門高人,並未就此罷手,而是雙手持劍,身子一挫,大喝一聲,把石劍快如流星的扔了出去,直向正前方的空中激『射』而去。

    接著震撼人心的一幕出現了,石劍僅僅飛出去數十步遠,就似觸動了什麼,突然一震後,就化為了粉末。接著虛空中大片的青光湧現,鋪天蓋地而來,把所有人的肌膚都映成了青『色』。

    在眾弟子心驚膽顫之際,青光無故的激烈翻騰起來,呼嘯著化為了無數的風刃,並到處狂刮個不停,組成一堵風雨不透的風刃之牆,沿著風牆向兩側望去,全都無邊無際,不知一直延伸到了何處,到處都是青濛濛的風嘯聲。

    相信若有人進入牆內,立刻就會嚐到淩遲而死的滋味,會被『亂』刃千刀萬剮。

    這就是此處的禁製了,果然看起來驚人,不知有何種神通上古修士,才能設下如此龐大厲害的法陣。黃楓穀的護門大陣和其一比,就如同小孩子的玩藝兒一樣,不值一提。韓立暗自感歎道。

    此刻,巨劍門的高手,搖搖頭,就掉頭走了回來。而其餘的領隊,則宣布時候未打,叫眾弟子先歇息片刻,一會兒再開啟禁地。

    就這樣,每過一個時辰左右,那巨劍門之人,都會做一次同樣的事情,來測試禁製的強弱,直到了第四柄石劍扔出時,禁地湧出的青光和形成的風刃才明顯大減。

    一見此景,其他六名結丹期修士,不約而同的飛身躥了出去,並肩站在了一起。

    李師祖一伸手,從手掌處緩緩冒出了一柄戒尺狀的物品,接著發出銀『色』光芒激『射』出去,道士則一拍自己後腦勺,把嘴一張,一道寸許長的青光從口中噴出,迎風而長,變成了一柄數尺長的飛劍。

    其餘五人身上也各自飛出了一件耀眼之極的東西:粉紅『色』的緞帶、龍形的拐杖、黑黝黝的巨劍、冒著紅光的長刀、黃光閃爍的大印。

    七個人,七樣物品交相輝映,擺成了圓環形,直接衝向了風刃大陣。

    它們就是這幾人進入結丹期後,經過長年苦修淬煉,才略有所成的法寶。

    各派的弟子不敢怠慢,在其他築基期長輩風刃吩咐下,全都站在了七人身後,分成了七列,準備隨時進入禁地。

    “轟隆隆”的一陣巨響,七件法寶和風刃們短兵相接了,各『色』的光芒四濺飛『射』,並時不時的發出嗚嗚的怪嘯之聲,讓一旁觀看的弟子們,緊張萬分。

    李師祖的戒尺滴溜溜得轉動個不停,其上的銀『色』光芒,一會兒大一會兒小,如同通靈一樣,將無數的風刃,擊的粉碎。

    青『色』飛劍,則幻化成了十幾丈長的蛟龍,每一劍劈出後,隱帶著怪鳴之聲,驚人心魂。

    其餘五件法寶,也各顯神通。特別是那枚天闕堡高手的黃『色』大印,聲勢最為浩大,每一次砸下時,都漲的如同小山一樣的巨大,並同時爆發出風雷之聲,但一飛回時又縮回了原形,但其飛動起來,似乎有點笨拙遲緩的樣子。

    七件法寶的威力雖然驚人,但和減弱了許多的風刃大陣相比,還是吃力無比,每一步的風牆中推進,都要花費好一會兒的功夫,沒多久七人的額角上都隱隱帶出了汗跡。

    激鬥了三四個時辰後,七人汗如雨下,但所驅使的法寶們終於占據了上風,在風牆上硬打出了一個丈許高的圓形通道,通道內黑乎乎一片,什麼也看不清楚。

    “快進,我們可支持不了多久!”道士率先喊出聲來,因為七人中他的法力最淺,流的汗也最多。

    七派的弟子聞言,不敢怠慢,全都互相穿『插』著,一批批的飛入了通道內。

    這時,人人都默然無語,神『色』陰沉。誰都知道,一旦進入了禁地,所有人立刻就成了生死大敵,即使是同門師兄弟,也都會變得不可相信。

    韓立排在隊列的中後位置,前麵是巨劍門的弟子,後麵則是化刀塢的人。

    通道並不長,二十來丈的距離,一閃即過,韓立一飛出出口,還為看清楚眼前情形,就覺得一陣的天旋地轉,眼前一花,人就從出口的地方消失得無影無蹤。

    

Snap Time:2018-01-21 18:31:44  ExecTime: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