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七十八章掩月宗


    第一百七十八章 掩月宗

    韓立聽了也頗為心動。他很清楚,在修仙路上,如果有一位明師給指點一二的話,絕對可以少走不少彎路,對修煉大有益處。

    但同樣,這位李師祖可不是好哄騙之人。自己身上的秘密可不少,與其接觸一久,恐怕會被其發現不妥之處。追問起來,自己絕對是自尋死路。

    而且聽其前麵的那些“忠言”,這位肯定不是會講什麼師徒之情的主。多半會在師徒之間,也來這麼一次弱肉強食,進行奪寶滅口。

    韓立有些活動的心思,經這麼一細想後,就立刻老實了下來。

    其他黃楓穀弟子可沒有這些負擔,個個擦拳磨掌,士氣高漲。如今可不僅為了生存而戰,還要為自己的前途拚上一把。

    韓立下意識的看了眼陳師妹,發現她雙頰腮紅,緊握秀拳,目中異彩閃動,一副決心下定的模樣。

    暗歎了一口氣,韓立懶得再注意黃楓穀他人了,幹脆往對麵的清虛門望去。

    那道士,正唾沫橫飛的對著門下眾人說些什麼。並不時的做出神情激動的模樣,引的那些年青道士們一陣陣的歡呼,個個神情激昂,看來全都被洗腦的很成功。當然也有一些年長的道士,神『色』始終平靜,絲毫不為所動。

    韓立覺得很有意思,正有滋有味的看的出神,忽然不知誰喊了這麼一嗓子。

    “看,掩月宗的人來,那是天月神舟!”

    韓立聞言一驚,目光向天上望去。

    一個白『色』光點,在天邊亮起,漸漸靠近中。

    其速度極快,不久,就到了荒山的上空,竟是一艘巨大青玉雕成的大船,船的外壁上用金箔描龍畫鳳,奢侈無比,還有一個極大的白『色』光罩將船裹在其內。

    在船上,站滿了一大群男女各半的白衣人,為首的是一位少『婦』打扮的『迷』人女子,一舉一動間,風情萬種,極動人心魄。

    這名女子,等落下玉舟,撤掉了光罩,就微張杏唇道:“兩位師兄,穹師叔,霓裳有禮了!”

    李師祖和道士不敢怠慢,急忙還禮。但那穹前輩,則呲牙咧嘴的一笑,忽然間身形模糊了起來,又消失在空氣中,隻留下一句話和得意的怪笑聲。

    “七天後,我會再來此地,把賭注提前準備好吧!這次我贏定了!”

    道士和李師祖麵麵相覷,不知此老為何如此信心十足!掩月宗的弟子,他們剛打量過了,雖說比他們兩派門下強了許多,但也不至於如此誇口啊!

    少『婦』,美目流動,好奇的詢問了一二。當聽清楚他們打賭的內容後,不禁綻顏笑了起來,笑的花枝顫抖,勾人心魂。

    那種少『婦』的風情,讓三派的許多年輕男弟子,看的兩眼發直,幾乎留下了口水。

    可李師祖二人,卻完全顧不上眼前的美景,到此女這幅模樣,他二人心一沉,都有了上了大當的感覺,不由得臉『色』發苦起來。

    難道掩月宗此行,真有什麼殺手,可以同時力壓他們兩派不成?

    二人自持身份,雖說滿肚子的鬱悶,但仍不好意思向對麵的少『婦』打聽原委,而美少『婦』——霓裳仙子,自然更樂得裝作不知,和他們扯開了話題,聊起其他一些趣事。

    韓立等黃楓穀男弟子,早已把目光瞟上了新來的大群女弟子身上。

    他們早就聽聞,掩月宗的門下提倡雙修之術,所招收的弟子最起碼要有一半是女『性』,而且容貌不上等者絕不收錄。

    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虛傳,這群女子個個千嬌百媚,花容月貌。看的他們口水之流,想入非非。

    韓立還好一些,雖然一時有些目不暇接,但總算依仗過人的毅力,能很快收斂心神,靜下心來。

    這時他才發現,掩月宗女弟子似乎習慣了被這麼多人同時注視,仍麵不改『色』的說笑自如,有的甚至還衝注視之人,飛了幾記媚眼,讓那人腿軟骨酥,不知所以。

    但男弟子的表現,截然相反,他們一個個怒目而視。特別對自己身側的少女尤為上心,恨不得回瞪每一名注視之人。

    韓立微微一笑,看對方男女兩兩站立一起就可明白,這些男女即使不真是情侶身份,但也肯定是練功中安排好的一對。所以男弟子才會如此憤怒!他們恐怕早已把身側之人,當成了私有物,即使那些女弟子並不是如此認為。

    韓立注意到,這些男弟子怒目回視之人,並不僅僅是黃楓穀這邊,竟然連清虛門那邊也有份。

    好奇之下,他轉臉一瞧,果然那些氣血方剛的小道士,正時不時的偷瞅上少女們幾眼,然後又趕緊收回目光,生怕給別人看到一樣,顯得鬼鬼祟祟之極。

    韓立強忍住心中的好笑,生怕笑出聲來!

    不知是否自己的錯覺,韓立總覺得掩月宗女弟子對小道士飛媚眼的挑逗動作,竟然比對黃楓穀這邊還要多上一些。

    這讓他無語了半天。

    不過轉念一想,韓立心中一凜,他們這些弟子來此地,可不是打情罵俏的,而是要在禁地之中做生死之戰。如果各派年輕的弟子,遇上的是掩月宗的女弟子的話,恐怕還未打,就要先輸上了三分,畢竟直接向這些嬌媚女子下狠手,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更讓韓立納悶的是,掩月宗此行的弟子,怎麼無論男女都是如此年輕,就連一位年紀大些的都沒有,這可實在不合乎常理。要說這些人都是駐顏有成的老怪物,韓立絕不相信,看他(她)們輕佻的舉動行為,頂多就是二十幾歲,哪有一點老成的樣子。

    可這血『色』試煉,是有名送死之旅,不可能有這麼多年輕人主動送死。即使有,也不可能都是一對對的,他(她)們的情感,全深厚到共赴生死的地步了,這可打死韓立不信。

    黃楓穀和清虛門,可都有一些老者出現在了陣容。

    他們因為大限將臨,即使不參加這禁地之行,也活不了多久了,因此妄圖最後一搏。假若真能換取築基丹成功,再僥幸進入築基期,那就一下翻了身。雖說,再修煉進結丹期,肯定沒有指望,但能多活個百餘年,那也是撿來的。

    雖說抱有此種想法參加血『色』試煉的老者並不多,但兩派加起來也有七八位,可掩月宗竟無一人,這在韓立眼,的確有點詭異。,

    李師祖和道士,似乎也發覺了不妥之處,二人臉『色』更加陰沉了,雖然嘴上還和掩月宗的霓裳仙子說著話,但那副心不在焉的神情,任誰都瞧得出來。

    不久之後,其餘四個門派陸陸續續到來了,最讓韓立印象深刻的,是巨劍門和靈獸山的人。

    巨劍門全部都是男子,人人一身黑衣,後背著一把一人高無鞘巨劍,神『色』冷酷無比,個個煞氣衝天。

    而靈獸山的人,則身披花花綠綠、極為招搖的衣衫,並且身上各種皮囊、口袋全都一大堆,並隱隱有活物在麵鼓動不已,讓其他門派的弟子看了,心發『毛』不已。

    化刀塢及天闕堡的人,除了服飾各異外,總算在韓立眼算是正常之人,和黃楓穀的弟子一樣,竊竊私語的、神情緊張的大有人在。

    

Snap Time:2018-01-19 21:18:07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