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七十六章賭約


    第一百七十六章 賭約

    “不賭!絕不賭了,你以為我會一連兩次上同一種當嗎?”李師祖把頭搖跟撥楞鼓一樣,一口回絕了。

    “不賭?李施主的眼光竟然如此高了,連妖獸血線蛟的內丹都入不了眼內?”道士作出了驚愕、不能置信的模樣。

    不過韓立怎麼看,怎麼覺得非常的虛假。

    “血線蛟內丹!”原本打算絕不和道士再扯上關係的李師祖,一聽此物名,神情突兀大變,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了。

    “可不是嗎!聽說李施主為了此物,曾在元武國的蟠龍江險灘,一住就是三十多年,但還是遺憾而去。所以這次貧道花了大價錢,特意為施主求來的!”

    道士不慌不忙的說道,變得悠哉起來,一副吃定了對方的神情。

    “不可能!這血線蛟那是這麼好捉的,更別說還能把內丹保存下來。不是在信口胡說,戲弄我吧?”李師祖從激動中清醒了過來,『露』出了懷疑之『色』。

    “貧道是出家人,不打誑語?施主可以自己看上一眼。”

    道士不想多費口舌解釋,一翻手,一個白白的,布滿了血絲的圓球,出現在了李師祖眼前,讓其看的雙目放光,恨不得一把就給搶過來。

    “施主的銀甲角蟒若服下此丹,潛修一二十年,想必一定會從築基中期一躍至後期,再苦修個百餘年,就是進入結丹期,也不是沒可能的。”道士的話充滿了誘『惑』之意。

    李師祖聞言冷哼了一聲,板著個臉,似乎不為所動,但閃爍不定的眼神,暴『露』出了內心的『騷』動。

    “這麼難得的賭注,施主都要猶豫上半天,難道真對貴穀弟子的實力,這麼不看好嗎?”道士撇撇嘴,使上了激將法。

    “我們黃楓穀的弟子,還輪不到你清虛門來品頭論足。”李師祖麵帶不愉之『色』。

    接著他向道士身後的一行人,掃了幾眼,立即對清虛門弟子的實力,就有了大概的了解。應該和黃楓穀弟子實力都差不多。

    “好,我賭了!不過,你倒惦記上了我哪件寶貝?

    李師祖在思量了一番後,覺得此次的賭勝負之數應在五五之分,再加上對那內丹的極度渴望,終於點頭答應了,但處於謹慎,隨意的問了一句。

    “,貧道對施主其他的寶物並不感興趣,隻想在賭局僥幸勝出之後,希望施主在今後二十年內,再給貧道提煉兩塊同樣大小的鐵精而已。李施主真火的精純,在七大派中是赫赫有名的,想必這是小事一樁!”道士眯縫著眼睛,微笑著說道,可話卻隱隱透著一絲『奸』詐之意。

    “再要兩塊同樣的鐵精?”李師祖臉『色』很難看,幾乎立即蹦了起來。

    “牛鼻子,你打算讓我當苦力啊!”

    “怎麼會呢?隻要贏了,你就不需如此了,那可是五級妖獸的內丹!相當於我們修士的結丹初期,絕對值這個價錢!”道士搖頭晃腦的說道。

    李祖師臉『色』陰晴不定,好一會兒後,終於慢吞吞的伸出了一隻手掌,並冷冷的問了一句。

    “還按上次的規矩?首先看誰家采集的靈『藥』最多,其次看質量的好壞,最好看活著走出禁地的人數!”

    “當然了,一切都照舊!”

    道士大喜,急忙也伸出一隻手掌,要和對方對擊一下,就算是把賭約成立了。

    “啪!”的一聲脆響傳來。

    道士的確和某隻手掌擊上了,可他的神情沒有一絲高興之意,反而哭喪了起來。

    他擊上的不是李祖師伸出的手掌,而是憑空中出現的另一隻髒兮兮的手,這隻手詭異的在兩人中間突兀的出現,滿是油膩和汙垢,不知多長時間沒清洗過了!

    一直關注本門師祖對話的兩派弟子,對這鬼氣十足的情景,看得目瞪口呆。

    “穹前輩!”

    道士和李師祖,臉『色』發青的同時喊道。

    “什麼前輩?我可不敢當,我和你們一樣都是結丹期的境界,隻不過早進了幾年而已!”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在二人中間響起,接著一個裝扮古怪的人漸漸在那顯出了身形。

    這人穿著打了數個布丁的藍衫,留著數寸長的一頭短發,腰間夾著一個洗得發白的青布包,似乎是個極愛幹淨之人。但其臉上卻滿是油膩,黑乎乎的一大片,連真容都看不出來。

    “幾年?是數百年才對!”

    看清楚來人的相貌後,李師祖和道士心一陣的苦笑,在發出“果然是此人”感慨後,可不敢『露』出絲毫的不敬之意。

    此怪人不僅年齡大的嚇人,一隻腳都踏進了元嬰期,而且其獨創的無形遁法更是名震修仙界,就連附近數國的修仙各派,都久聞其名。

    不知是否因大限即將來臨,卻一直未能完全進入元嬰期的緣故,其脾『性』在近百年來,越來越發古怪,非常喜歡捉弄結丹期的修士,幾乎七大派這寥寥數十名高階修士,都被其戲弄的狼狽不堪。

    但這些平常在門內,一直都被當祖師爺供著的修士,卻拿他毫無辦法。

    論法力深厚,此人在結丹期修士中是首屈一指的;論後台背景,其是七大派中實力最強的掩月宗之人;找本門的元嬰期“高人”來教訓他一頓,可這些“高人”們多半與其認識,就是不認識的幾人,也不願為區區小事自找麻煩!

    如此一來,這位在修仙界的高層中,徹底成了一個“惡霸”兼“無賴”的形象,基本上,誰見誰自求多福!希望他那天的心情好,否則一番小戲弄和苦頭是免不了!

    這樣一位“前輩”的突然駕臨,怎能不讓李師祖和道士大吃一驚,滿肚子的忐忑不安!他二人可是身受過其苦啊!

    “既然是打賭,光你們二人豈不太冷清,就算我這糟老頭一個吧!”這位穹前輩似乎心情不錯,卻說出了讓二人叫苦不迭的話來。

    “前輩說笑了,我們兩家弟子如何能和掩月宗的高徒相比,肯定是準輸無贏,不用賭,我等就幹拜下風!”道士強作笑容,陪笑道。

    李祖師嘴唇緊閉,但臉上流『露』的神情,卻表明對此一百二十個讚同。

    穹老頭聞言,嘿嘿冷笑了幾聲,兩眼一翻,怪言道:

    “我會做這種欺人的下作事嗎?放心好了,隻要你們兩家的成績加起來,超過本宗,那就算本人輸,然後你二人再分勝負就是了。”

    “果真?”

    道士一聽不禁鬆了一口氣,這位雖然喜怒無常,笑罵隨心,但所說的話確是斬釘截鐵,從未背諾過。如此一來,這賭局也算很公平,甚至他二人還略占了些便宜。

    “這三枚無形針的符寶,是閑來沒事時煉製玩的,反正我也沒什麼後人,就作這次的賭注吧!”此老一抬手,亮出了三張畫有七『色』針的符籙,一晃又收了起來。

    李祖師和道士見此,掩飾不住臉上的驚容,不禁互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一分貪婪之『色』。

    

Snap Time:2018-01-24 04:01:57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