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七十章戰利品與香豔


    第一百七十章 戰利品與香豔

    韓立抬手,衝著空中招了一招,那巨劍立即掉過頭來,飛『射』回來,等到了韓立麵前時,就還原成了符籙形態,輕飄飄的往其手中落去。

    韓立剛要伸手去接此符寶,符紙卻在下落過程中,“啦”一聲,無故自燃起來,片刻之後,就成為了一團灰燼,被山風一吹,消失的無影無蹤。

    見此情景,韓立呆了一呆,但隨之臉上就『露』出了苦笑之『色』。

    此“符寶”算是徹底的報廢了,它所剩不多的威能,在這一場耗時太久的拉鋸戰中終於消耗殆盡,這讓已深知道符寶價值的韓立,大感心痛,但又無可奈何。

    畢竟能擊殺“陸師兄”這麼一位強敵,不付出點代價,這怎麼可能!不過對方的那杆青蛟旗,倒是件很不錯的戰利品,足可以彌補此符寶的損失了,更別說還有兩顆築基丹在等著他去搜刮呢!

    想到這,韓立不禁心花怒放,覺得此次惡戰大有所值。

    如果能服用此築基丹就能築基成功,那他就不用再冒奇險去參加什麼“血『色』試煉”了,畢竟在那像“陸師兄”這麼強的修仙者想必不少吧!甚至比他更難纏的,恐怕也有那麼一大堆。

    過了一會兒,韓立通過吸納手中的靈石,覺得法力恢複了少許,就先站起身來,想把那離他不遠的青蛟旗撿起來再說。

    可剛一挺腰站直了身子,丹田處就傳來了劇烈刺痛,如同有無數根鋼針在那猛紮一樣,直痛的韓立再次彎下了腰,臉『色』蒼白無比,好一陣的呲牙咧嘴。

    韓立身子一動不動,過了一盞茶的工夫後,才深吸了一口氣,覺得刺痛減弱了一些。

    韓立的表情有些鬱悶,嘴角抽動了幾下。

    為何會如此,他可心知肚明。這是剛才生吞大量有一定年份的『藥』草所致,雖然這些『藥』草內的靈力被他及時吸收了一些,但是更多的則聚集在了丹田之處,成了外來異物,其中還參雜著許多說不清的其他『藥』『性』雜質,如果不及時驅除的話,肯定後患無窮。

    韓立,雖然明知這種應吞靈草的方法,是不可取的,肯定會反噬自身,但當時為了保住小命,也隻好冒險一試。果然這種強行吸取靈氣的手段,讓他在這場持久戰中幫了大忙。

    但僅憑吞食草『藥』,還不足以讓韓立堅持到最後,除了中階靈石提供靈力的速度比對方快外,他能取勝的另一個關鍵,還是在於把自身的防禦法術“水罩術”給取消了。

    在前兩年學習研究施法小技巧時,韓立無意中從吳風那得知,現在大部分的低階弟子在使用符籙時都有一個誤區,那就是都以為除了激發符籙時的那點靈力外,符籙是不會消耗使用者任何法力的,這其實是個錯誤的認識。

    實際上符籙一經激發,其施展的法術還是通過一絲絲靈力始終與使用者相聯係的,為的就是方便施法者控製運用此法術,如果法術始終沒有消失,使用者就會自動的不停損耗法力來維持此靈線。

    因為這種靈線,煉氣期的弟子無法看到,更無法感應到,而維持其存在的法力在短時間內又是微乎其微,所以大部分的弟子,就此忽略了過去,這才有了上麵的錯誤認知。

    即使有幾個知道實情的弟子,也覺得此種事無足輕重,所以就沒大張旗鼓的在低階弟子中外傳,而吳風就是知情人之一。他就在和韓立閑聊時隨口說了出來,但卻被韓立有心的記住了,最後還做了幾次測試,親身體驗了一下,果然不假。

    結果,在這次的惡鬥中,韓立一經察覺會是持久戰後,就立刻想到了此事,於是果斷的撤消了防禦法術,為的就是節省更多的法力下來,雖說乍一看似乎微乎其微,但是時間一長,其法力消耗可也不輕啊。而顯然那位“陸師兄”不知此事,謹慎小心的他,始終都維持著那個要命的“風牆術”。卻不知就是這個“風牆術”,讓他進一步的走上了絕路。

    就這樣,韓立最終靠著這點省下的法力,比對方堅持的更耐久了那麼一些,否則僅靠著上麵那兩個優勢,他還真不一定就能耗得過對方。

    盡管如此,韓立還是覺得此次勝得極為凶險,如此百般花樣盡出,才隻是堪堪保住了小命,對方的實力還真是應在他之上的!

    不過,不管怎麼說,最後活下來的還是他。

    韓立在覺得疼痛更輕微了點後,還是按奈不住,慢慢挪移了過去,等磨蹭到了青蛟旗掉落之地,才勉強低下身子把此法器撿了起來,然後歡天喜地的審視了好幾遍,喜滋滋的收進了儲物袋。

    接下來,他又來到了“陸師兄”的屍身前,略微厭惡的瀏覽了下極為血腥的畫麵後,就搖搖擺擺的搜索起戰利品來。

    對方的儲物袋,很容易的在半片的屍體上,被找到了。

    韓立不客氣的當場把東西從儲物袋中“呼啦”一下,都傾倒了出來,那裝著築基丹的青瓶和盒子,一眼就被他給看到了。

    他心中大喜,也顧不得去看其他的東西,急忙彎身把盒子和瓶子撿起,然後打開了檢查,果然麵都有一粒藍燦燦的丹『藥』,雖然味道有些刺鼻,但丹『藥』中蘊含的強大靈力,他還是能感受到一二的。

    韓立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即然確定了築基丹是真的,那他也沒心思現在去辨認其他物品,畢竟這才剛發生過大戰,不是久留之地,還是趕緊溜之為上。

    韓立麻利的把東西都收了回去,再把陸師兄的“儲物袋”小心的貼身藏好,才稍微放心了一些,不禁直起了身子,想伸個懶腰。

    可就在這時,忽然身後風聲響起,似乎有東西猛撲了過來,韓立大吃一驚,急忙想側身躲開,但忽然丹田處一陣的劇烈疼痛,身形頓時一滯,接著整個人就被一個滑膩香噴噴的女子侗體,一把給大力抱住了。

    韓立驚愕之下,掙了幾下,可是因為丹田刺痛,再加上大戰剛過,四肢無力,實在掙脫不開。

    見此情景,韓立雖然已隱隱猜到了身後之人,但還是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可是臉孔剛轉過一半,一個嬌豔秀麗的麵容就已香膩的緊貼了上來,還不停的用香唇狂吻著韓立,果然是那位原本動彈不得的“陳師妹”。

    原來不久前,這位“陳師妹”雖然因為“風縛之術”動彈不得,但是韓立和“陸師兄”的大戰卻一點也沒波及到她,所有爭鬥都避開了此女所躺之處,大戰過後,她竟毫發未傷。

    在爭鬥開始前,合歡丹的『藥』力其實就已發作了,“陳師妹”被情火燒得神誌不清,滿目的幻覺,一心隻想與人求歡,但當時由於束縛法術尚在,她無法動彈分毫,倒也顯得老實,隻是內心深處,被情欲折磨的越發的饑渴。

    但就在剛才,“風縛之術”的時效終於過去了,剛得到自由的“陳師妹”,在滿腔情欲刺激下,根本不假思索的衝向了此地唯一的男人——韓立,並將他緊緊抱住,這就出現了上麵香豔之極的一幕。

    韓立可是貨真價實的童男,被“陳師妹”的一陣親吻後,就覺得心中一『蕩』,一種異樣的感覺湧了上來。再加上,他從不標榜自己是什麼正人君子,對坐懷不『亂』那一套也不屑去做,所以有些情動的他,毫不客氣的反手樓住了“陳師妹”。

    經過韓立這麼一回應,“陳師妹”更加難受之極,雖然她還未曾經曆過男女之事,但天生的求歡本能還是讓她,開始去撕扯韓立的衣衫。

    “陳師妹”的這一舉動,卻讓有些神魂顛倒的韓立,清醒了幾分。他不敢再糾纏玩火下去,急忙右手一翻,一張“定神符”出現在了手中,然後勉強提起剛恢複了的些微法力,施展出了定神術,把“陳師妹”再此拘束了起來。

    接著輕輕一掙,他就從“陳師妹”的香懷內掙脫了出來,再把此女輕放到了地上。

    

Snap Time:2018-07-17 00:45:18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