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六十九章惡鬥(三)


    第一百六十九章 惡鬥(三)

    韓立和“陸師兄”法力源源不斷的輸送到“劍符”和“青蛟旗”上,所有身心都用在『操』縱它們互相爭鬥,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和疏忽。

    可這樣一來,他們同樣也沒有多餘的心力和法力,另施其它手段來克敵製勝了。他們很清楚,隻要有一方稍一大意,就會立刻寶毀人亡,再也無挽回餘地了。

    於是,在青蛟和巨劍的交相輝映下,韓立和“陸師兄”的爭鬥竟然演變成了一場看誰法力最先耗盡的持久戰。

    等他二人意識到殘餘法力的多少,才是此次爭鬥的關鍵時,都不約而同的采用了增加自己靈力的方法,分別掏出了一塊靈石,握在了各自的手中,以補充自身的靈力流失。

    隻不過,陸師兄的是一塊低階風屬『性』靈石,而韓立的則是一塊中階土屬『性』靈石。這個發現,讓韓立對麵的陸師兄臉『色』很難看,驚怒異常。

    像韓立這樣的煉氣期弟子,竟然會擁有隻有門內築基期以上修仙者才能弄到手的中階靈石,這可是他萬萬沒想到的,因為誰都知道,中階靈石可比低階靈石補充靈力快的多。這樣一來,在補充靈力上,他可是吃了大虧。

    不過,“陸師兄”轉念一想,他法力原本就比對方深厚的多,即使對方的靈石補充靈力快了點,那也絕堅持不了太久,畢竟這一點點的法力補充和時時刻刻的法力損耗比起來,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想到這,“陸師兄”再次冷靜了下來,重新凝定了心神。

    可當韓立下一個舉動出現在其眼中時,陸師兄的臉『色』再次變了起來,帶有了一絲絲的愕然和難以置信之『色』。

    韓立竟當著“陸師兄”的麵,把身上的藍『色』護罩,給自動撤除了,把真身光明正大的顯『露』在了“陸師兄”的跟前。

    “陸師兄”即使再是聰穎過人,也被對方的舉動,給弄的心中一陣的糊塗,不知韓立倒底打的什麼注意。

    難道他就不怕自己一記風刃過去,就輕易的取下他的『性』命嗎?

    陸師兄的心思在腦海中轉了幾轉,沒有遲疑多久,果斷的伸出左手往虛空中一比劃,一道淡淡的青『色』風刃就要成形了。

    可還沒等“陸師兄”把此風刃徹底凝聚出,並甩向對麵,空中的那隻和青蛟死纏在一起的巨劍忽然光芒大振,竟趁他分心使用風刃之際,猛然甩開了青蛟,直奔“陸師兄”本人飛『射』而來。

    這一下子,陸師兄心一驚,給嚇的不輕。如果他堅持要把風刃成形並甩『射』出去,也許此舉可以取了韓立的『性』命,可同樣,在巨劍的斬擊之下,那他肯定也是『性』命不保,雙方會落了個同歸於盡。

    雖然他身前還有一道風牆始終沒有消散,可這巨劍既然能和青蛟旗所化的青蛟相抗衡,那這颶風絕對被巨劍輕輕一戳,就會輕易被擊破,肯定攔不住其分毫時間。

    這樣的結果,可決不是“陸師兄”想要的。他還有原大的前程,美好的將來,決不願在這個荒山野嶺,和一位連具體來曆都不知道的家夥,共葬此地。

    想到這,他不及多想,急忙左手一抖,把風刃給撤掉,再把全身法力猛的往蛟旗上狂輸,把青蛟往回一召。

    那青蛟真不虧為風屬『性』法器所化的形魄,竟然在陸師兄的全力催動之下,後發先至,在半路上就截住了韓立的巨劍,再一次爭鬥起來。

    見到此景,“陸師兄”大鬆了一口氣,出了一身的冷汗。

    於是,在接下來的時間內,陸師兄幾次另行施法,想要偷襲韓立。

    可每次都被韓立用同樣的手法,硬生生的給『逼』退了回去,還是拿沒有護罩的韓立沒有絲毫辦法,這讓“陸師兄”憋屈無比,隻好自持法力深厚,和對方一點點的消耗下去。

    而這時的韓立,卻開始從儲物袋內,掏出了一根根形狀各異的小草、莖塊之類的東西,往嘴中不停的塞去,並大口的咀嚼起來,讓陸師兄看的目瞪口呆,不知對方又在搞什麼鬼。

    這種猜不出對手意圖而一頭霧水的情形,讓陸師兄大感不妙,有了一分不好的預感。但太過愛惜小命的他,即使心計再遠超常人,一時之間,卻是無計可施。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陸師兄的心慢慢的更加沉重。

    當最後,青蛟身上的青光開始黯淡下來,而巨劍的灰芒仍然耀眼如初時,陸師兄再也忍不住的心中驚恐,聲嘶力竭的大喊起來:

    “不可能?明明我的法力遠超於你,即使有中階靈石進行補充,你也不可能到現在還有餘力,應該比我更早耗盡法力才對!”

    眼看著青蛟搖搖欲墜,“陸師兄”的大喊,就像掉進了陷井的瘋狗進行的最後犬吠,充滿了不甘。

    而韓立見自己的圖謀,一點點的全部實現,不禁展顏一笑。可聽了對方的話語後,嘴角微微一撇,微笑又變成了冷笑。

    他可沒有閑工夫跟一個要死的家夥,去解釋這一切,還是及早幹掉對方,這才是最要緊的事。要知道他的法力其實也所剩無幾了,哪會再願和對方磨什麼嘴皮子。

    想到這,韓立根本不理會對方的疑問,用手一指,那巨劍光芒更為一盛,把那青蛟消磨的一點點縮小起來,到最後竟隻有丈許長了,其身上的青光更是淡的幾乎看不出來。

    “陸師兄”見此,徹底的絕望了,隨之拚死之心大起,目中逐漸流『露』出了瘋狂之意。

    他不聲不響的,猛然把青蛟旗上僅存的那點法力往回一收,讓青蛟旗那間恢複了原形,直接從空中掉落了下來,然後絲毫不顧直衝他斬擊過來的巨劍,卻用這些法力迅速凝結出了一道巨大的風刃,毫不猶豫的狠狠甩向了韓立。

    韓立見此,心中一凜,,急忙在對方風刃甩出來的同時,『操』縱起巨劍往對方頭頂直斬下去,然後看也不看後果如何,身子猛然一竄,人已衝出了數丈遠去。

    經過幾番交手後,韓立可深知風刃的速度實在驚人,若不施展“羅煙步”趕緊躲開,沒有絲毫防護的他,還真有可能措手不及的被一斬兩截,那可真是死不瞑目了。

    風刃的確非常快,韓立這邊剛剛竄出,它就已到了韓立原來的站立之處,但是一拐彎竟然尾隨著韓立逃脫的方向,又再次激『射』過來。

    韓立不及多想,把“羅煙步”發揮到了極限,在這一小塊地方上不停的左拐右轉,竟隱隱的幻化出了數個幻影出來,讓那風刃如同尾巴一樣緊隨其後,卻又拐彎追趕不及。

    韓立很清楚,若是直線逃跑肯定跑不過風刃的急速斬擊,隻有用小巧的騰挪功夫,才有可能暫保無憂,這也是他一開始就敢放棄防禦法術的主要原因。

    “噗嗤”一聲,那風刃突然失去了控製,直直的斜飛到了泥土,切出了一道深深的溝槽之後,消失不見了。

    韓立長出了一口氣,這時,才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來,用世俗界的輕功身法來躲避修仙者的法術攻擊,還真是一件要命的事情。

    韓立一屁股坐到地上,然後抬起頭朝對麵望去。

    隻見那堵風牆已消失不見了,原本躲在其後的“陸師兄”一分為二,直挺挺的躺在那一動不動,在兩片屍身的上方,巨劍散發著淡淡的灰芒飄浮著,隻是光芒慘淡無比。

    

Snap Time:2018-01-22 14:26:39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