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六十六章狠毒


    第一百六十六章 狠毒

    “哈哈!在這,找到了!我就知道師妹一定會貼身攜帶的,果然不假啊!”陸師兄欣喜若狂從那堆東西,翻出了個紅『色』的小木盒。

    盒蓋已打開,但韓立因為角度的問題卻看不清盒內的東西,好奇心更盛了,但卻不敢輕舉妄動。

    要知道,對麵的家夥如此的狠毒,連自己的女伴都能下手,如果自己這個“師弟”被他發現了,那更是要殺人滅口,不死不休。

    而且對方風屬『性』法術的威力,他可親眼看見過,不論是攻擊還是防禦都是犀利無比,可不是他這個隻會三腳貓法術的人能相比的。更何況對方法力也比他深厚的多,是在十二層中階的樣子。如此一來,無論是法術還是法力,他都絕對處在下風,似乎沒什麼勝算。

    但韓立自認為,真放手一搏的話,他還是能與對方抗衡的,畢竟原有的法器再加上新得到的法器可不是吃素的,到時候動起手來誰殺誰那還說不定呢?

    不過,韓立可沒興趣,拿自己的小命玩這種英雄救美的把戲。畢竟那“陳師妹”和他無親無故,是她自己有眼無珠,硬把一位白眼狼當成了情侶,自動送上門去的,這能怨誰?要韓立無緣無故為此拚命,他可沒有這麼高的覺悟。

    所以他準備老實的把這一場好戲看到結尾,然後和那位“陸師兄”各走各的,各不相幹。當然,對這位“陸師兄”,韓立以後肯定要更加注意了,畢竟能殘忍狠毒到這般地步的人,他還真是第一次見到,對其無情程度,他是甘拜下風的。

    想到這,韓立把新學到不久的斂氣術悄悄施展出來,生怕對方無意中感應到他的存在,讓他不得不與其火拚一場。

    這時,“陸師兄”把木盒放入到了自己的儲物袋內,然後『淫』笑幾聲,再次湊到了“陳師妹”身旁。

    他興奮的一邊繼續撕扯著女方的衣衫,一邊自言自語的吐『露』了所有的心聲,讓躲在一旁的韓立,聽的出了一身的惡寒。

    “師妹啊,你可不要怪我!這件事為兄也是沒辦法的,要知道那刁蠻的董妮子可親口說了,隻要我和你徹底斷絕了關係,轉而築基後和她雙修,她就會求門內的那位姑祖婆——紅拂師叔祖,親自收我入門下,傳授我驚天動地的大神通。這是一躍飛天的天賜良機!師兄我實在不想就此錯過,所以也就隻好委屈師妹了。”

    躺在地上,正目中噴火的“陳師妹”,聽了對方這番無心無肺的話後,氣的渾身顫抖不已,恨不得能立即坐起身來,衝上去狠咬這位無情人幾口,以泄心頭怨恨。

    但可惜的是,這位薄情郎早已用“風縛之術”,將她全身給束縛住了,根本無法動彈分毫,就連張口大罵的舉動都做不出來,唯有任對方擺布而已。

    但接下來這位負心上人的話,更是讓她手足冰涼,差點背過氣去。

    “咳!如果師妹不是陳家家主的獨生女,其實放師妹一馬也未嚐不可。我實在害怕師妹由愛轉恨,會借助陳家的力量來報複為兄,並會四處散播此事,讓為兄聲名掃地。而我可聽人說了,紅拂師叔祖可最痛恨薄情寡義的男子。所以為了師兄的美事,也為了師兄的名聲,師妹還是從世間消失吧!想必也不會有人懷疑到為兄身上,畢竟我們以前可是那麼恩愛啊!”陸師兄假惺惺的說道,但手上確絲毫未停,“陳師妹”轉眼間就衣衫盡碎,徹底赤『裸』了。

    “陸師兄”看到眼前的美景,雙目『淫』光大放,手指開始在光滑的肌膚上慢慢滑動,擺出了一副要好好品嚐的嘴臉,並繼續說道:

    “但最讓我動心的是,師妹竟和我一樣,都還留有築基丹未用,想必也是想等到基礎功法大成之後再服用吧!畢竟這樣做的話,築基成功的幾率要更大一些。”他嘴中“嘖嘖”的說道。

    “不過,既然師妹這清白之軀都要交給為兄了,想來更不會舍不得這築基丹吧!我本還有些擔心,服用一枚築基丹實在有些不保險,生怕會築基失敗,畢竟即使是異靈根者,築基失敗也是常有的事。但如今有了師妹的這一粒丹『藥』,那築基就絕對不成問題了。”

    說到這,“陸師兄”收回了雙手,從儲物袋中取出了剛放進沒多久的木盒以及另一隻青『色』的瓷瓶,左瞧瞧右看看的,一臉得意之『色』。

    藏在石後,偷聽到這一切的韓立,心思卻活動了起來。

    眼前有“築基丹”出現,而且還一下子出現了兩枚,這對他的誘『惑』可是太大了。

    畢竟他計劃參加血『色』試煉為的不就是築基丹嗎!如果能不用冒此奇險,就能得到築基丹,他當然要躍躍欲試了。

    想到這,韓立聚精會神的觀察起“陸師兄”的一舉一動,如果對方『露』出了破綻,他絕對會毫不遲疑的立即出手,誅殺此人,好奪取兩枚築基丹。

    此刻,那位“陳師妹”卻出現了異樣的症狀,臉上的怨毒之『色』已在漸漸的消失,換上了一種『迷』醉的神情,『裸』『露』的肌膚也呈現出了粉『色』,並且香唇微微顫抖著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嘿嘿!看來合歡丹起作用了。現在師妹想必難受極了,為了報答師妹的大恩,為兄隻有辛苦一下,讓師妹嚐嚐欲生欲死的滋味,這樣也算對的起師妹以往的情義了。”

    “陸師兄”無恥之極的自言自語道,並把手中之物收了起來,開始伸手往腰帶『摸』去,似乎打算要寬衣解帶,好盡情的『奸』『淫』一番。

    看到這,韓立心中一動,如果趁這位“陸師兄”脫光了衣衫後,他再進行襲擊,想必對方會心神大『亂』,能夠一舉奏效。

    韓立越想,就越覺得這樣做成功的把握很大,就更加注意起“陸師兄”來,還下意識的往對方臉上瞅了那麼幾眼。

    “不對”

    韓立幾眼之後,立即發現了問題。

    這位“陸師兄”雖然手忙腳『亂』的正解除腰帶,但耽擱的時間也未免太長了點,至今那腰帶還好好的係在那,紋絲未鬆。更加詭異的是,這陸師兄臉上擺出了急『色』的樣子,但眼中卻目光清明、絲毫不『亂』,還隱含一絲冷笑之意。

    韓立心中“咯”一下,覺得太不正常了,提防之心大起,並急忙把神識全部大開,還伸手掏出了一張“水罩”符,扣在了掌中。

    剛剛做完這一切,韓立就突然感到左側有某件東西正無聲無息的向他飛來,若不是他現在神識已開,恐怕根本發覺不了,這讓他又驚又怒。

    韓立沒有多想,急忙把符籙往身上一拍,一層藍汪汪的光罩馬上把他包裹在了其內,而這時一道青『色』的繩索狀動西,也飛速纏繞過來,隻不過被那藍光及時隔在了外麵。

    “咦”

    “哼”

    “陸師兄”和韓立同時發出了聲音,隻不過“陸師兄”是因為偷襲未成而有些驚訝,而韓立則因為對方的陰險狡詐、差點中計而驚怒起來。

    “好!好!反應這麼快,看來閣下還真不簡單!不過,仁兄旁觀了這麼久,是不是該出來和陸某出來一敘了。”“陸師兄”把手一招,那青『色』繩索就飛回到了手上,接著不慌不忙的衝韓立藏身之地冷冷說道,看來真的早已發現了他的蹤跡。

    

Snap Time:2018-04-25 22:43:39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