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六十四章符寶之秘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符寶之秘

    “丁老,麻煩您老看看此物好嗎?晚輩雖然覺得好像是千年靈『藥』,但心中的把握不是很大,還希望丁老給簽定一下年份。”田掌櫃,用謙遜的口氣說道,然後把錦盒遞了過去。

    “千年靈草?”丁老聽聞言,有些難以置信,但還是接過了錦盒。

    “您老請仔細看看!是不是真是千年的黃精芝?”田掌櫃強壓住心中大興奮,有些急促的說道。

    老者並未有接口說什麼,而是眯起了眼睛,神情貫注的看著盒中之物的形態、顏『色』甚至紋理,並不時把盒子放到了鼻下,輕嗅那麼幾回。

    這『藥』草是韓立一手催生出來的,所以是不是千年靈『藥』,他心中自然有數,因此始終神情自若的坐在一旁,對老者的舉動視若不見。他所考慮的,隻是如何和萬寶樓討價還價的問題。

    田掌櫃則與韓立相反,他眨也不眨的觀視著老者的一舉一動,那種與韓立見麵時萬事不驚的風度已完全不見,此時臉上充滿了期盼、焦慮等患得患失的複雜神情。

    終於,丁老把盒子輕輕的放到了桌上,然後手撚胡須閉目沉思了一會兒,才張開雙目,用十分肯定的語氣冷靜的說道:

    恭喜掌櫃,這的確是千年以上的黃精芝不假,而且還是剛出土沒多久、『藥』『性』絲毫未損的極品千年草,這點老夫可以打保票!”

    田掌櫃一聽臉上大喜,隨後就把此老恭送下了樓梯,接著喜不自勝的拿起了裝靈草的盒子,又反複的看了數遍。

    “田掌櫃,你我二人是不是該談談交易之事了!”韓立看對到方似乎已忘了靈草主人還坐在一旁的事,忍不住出言提醒了一句。

    “哦……啊!……在下真糊塗,還望厲兄見諒!”田掌櫃微微一愣後,這才想起這株靈草還不屬於萬寶樓,臉皮不禁輕輕一紅。

    “,這沒什麼!不過閣下打算如何交易,看田掌櫃對此物如此喜愛,想必不會讓在下失望吧!”韓立輕笑著說道,微微擠兌了一下對方。

    這時,田掌櫃的神『色』恢複了正常,並把手中之物放回了桌上,才說道:

    “厲兄既然能拿出來千年靈草,想必也不是普通的修仙者。那我也不用做生意的那一套欺瞞兄台了,就給閣下說個公平價!”

    他說到這,略思慮了下,就用很誠懇的語氣繼續道:“這株靈草可以換任意兩件我給厲兄看過的錦盒寶物,或者是單獨換取最後一個錦盒內的東西。假如還是都看不上的話,那本樓也可以出讓閣下絕對滿意的靈石。把靈草給買下來。厲兄,意下如何?”

    韓立感覺到了對方話的誠意,在心翻來覆去幾回後,也覺得這個價格還算合理,沒超出自己的底限,就暗自有了七八分答應的意思。不過在此之前,他還是要看看那最後錦盒內裝的倒底是何物?

    可田掌櫃未等韓立開口,就已識趣的把最後錦盒的盒蓋掀開了,並推到了的韓立麵前,笑『吟』『吟』的說道:“這個盒子內裝著的,可是本樓的鎮樓之寶。不過,就是看兄台識不識貨了!”

    韓立好奇心大起,目光往盒內一望,頓時目瞪口呆起來,錦盒內竟然放著一張孤零零的符籙,上麵還畫著一塊金『色』長磚的圖案,金光閃閃,栩栩如生。

    在看清楚此物後,韓立心思轉動不停,馬上聯想到了自己那張畫有灰『色』小劍的符籙,難道是同樣的東西?

    “符寶?”韓立深深的出了一口氣,不肯定的開口問道。

    田掌櫃愕然之『色』一閃而過,隨後訝然的說道:

    “真沒想到,厲兄竟能認出此物!按理說,這寶物應該很少有修仙者知道才是。兄台真是見多識廣,在下佩服啊!”

    韓立聽了後,苦笑了幾聲,接著搖了搖頭,歎息道:

    “閣下太高看厲某了,這符寶在下也隻是聞名而已,對其知道的實在甚少。不過田掌櫃既然能拿出此物,那想必對符寶應了解一二了,還望賜教啊!”

    這番話韓立說的全是真心話,他的確想趁機會,徹底了解一下“符寶”的來龍去脈,也省的一頭霧水的一直下去。

    田掌櫃有些意外的望了望韓立,覺得這不是什麼需要保密的事情,隻是知道的人少些而已,並不值得為此得罪眼前的大客戶,就非常爽快的答應下來,並一一道出了有關“符寶”的一切。

    “符寶”此物還真是大有來曆,竟是結丹期以上修士才可製作的一種奇特物品。

    它是煉出法寶的高階修士,把法寶的部分威力封入到特製符紙中,讓其他修仙者也可暫時使出法寶威能的一種特製符籙,使其同時具有符籙和法寶的雙重特『性』,被知曉其存在的修仙者戲稱為“偽法寶”,深受他們追捧。

    這種“偽法寶”非常特殊,製作它需要結丹期以上修士才行,但使用它卻任何階層的修仙者皆行。即使像韓立殺死的金光上人那樣的三四層功法的修仙者,也可使用的似模似樣。

    隻不過,築基期之前的修仙者不會凝煉之術,使用符寶隻能發揮出符寶十分之一二的威力,與頂尖法器相比,似乎高不到哪去。

    而築基之後的修仙者就可運用心神凝煉法,能把“符寶”威力絲毫不剩的全部發揮出來,那威力雖然不能像真正法寶那樣驚天動地,海嘯山崩,但也足以蔑視其他所有的法器之類。因此築基期以後的修士,人人都希望擁有一件“符寶”,這會讓他們在爭鬥中大占上風,可傲視他人。

    “符寶”的威力雖然驚人,但使用起來會不停的消耗存在其內的法寶威能,如果威能消耗殆盡,那符寶也就徹底作廢了。因此如何控製法寶的威能使用,這倒也是一件不容輕視的問題。

    另外“符寶”的製作,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因為法寶原本就是結丹期修士才可煉製之物,不但數量稀少,而且始終要在修士真元內日夜淬煉以增加其威力,輕易是不會拿出來示人的,所以更別說要用其製作什麼“符寶”了。

    要知道製作“符寶”,可是相當於把法寶威能分去一部分的自損行為,每製作一枚“符寶”出來,法寶主人都要重新淬煉好久才能把威能再次煉回來,這可是典型的利人損己的行為。因此,一般情況下是沒有那位結丹期以上修士會幹這種傻事的。

    但俗話說的好,世事無常。煉製“符寶”這種看似愚蠢的舉動,大部分高階修士在大限來臨之前,都會瘋狂去做。為的隻是能給後人或晚輩,留下一筆不小的助力。

    要知道前人遺留的法寶,經過長時間凝煉再重新被他人繼承後,新主人是無法做到與法寶心神完全合一的,原有法寶的威力會喪失大半,這還要求此人也必須達到結丹期才行。否則隻能幹瞪眼瞅著法寶,而無法運用分毫。如此一來,相比把法寶完整的留下來,還是煉製“符寶”對他們的後輩更為的適合。

    但是煉製“符寶”,其限製也是很多。

    首先每枚“符寶”能封印的法寶威力,最多隻能是法寶威能的十分之一而已,隻可減少不可增多。因此,即使根據同一件法寶所封印的“符寶”,其威力也是參差不齊,各不相同。

    其次,煉製符寶,不但會讓法寶威力降低,還會讓法寶主人元氣損失很多,所以持續煉製“符寶”的情景是不可能出現的。每一次符寶的煉製,法寶主人都要歇個三年五載才能恢複元氣,這還是在其不浪費真元,不打算重新淬煉法寶的情況下,否則時間還會更加的長久。

    因此修仙界常常會出現這樣的情景。

    大限來臨前的高階修士,通過坐化前的準備後,其去世後所留下最有價值的東西,往往就是一枚威力大減的法寶,和數枚封印著同樣威能的“符寶”,這不能不說是一件很無奈的事!

    

Snap Time:2018-04-27 01:20:12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