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五十九章天地靈藥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地靈『藥』

    韓立拿定了主意後,就把玉筒放下,改拿起了另一枚來。

    “定顏丹”的製作可比築基丹簡單多了,既不需要真火煉製,也沒有什麼不認識的『藥』材作原料,全都是一些很常見的品種。

    唯一讓他咋舌的是,這些『藥』材竟然動不動就要求千年以上的『藥』『性』,才能作為定顏丹原料來用,這就難怪從未聽聞過此丹『藥』了。畢竟哪位修仙者有了千年以上的靈草,那還不寶貝的當成心肝來看待,又怎會浪費在這對修為毫無用處的定顏丹上,這也就造成了定顏丹在修仙界很少有人知曉的事。

    不過這對韓立來說根本不是問題,隻是催生的時間稍微長久一點而已。因此他決定,等搞定了築基丹的事後,就試著煉製一爐出來,看看是否真的像配方上所說的那麼神奇,竟能讓人的容顏始終維持在服下丹『藥』時的容貌。

    而當六七日後小老頭再次來到百『藥』園來取『藥』材時,韓立沒有多做掩飾,站在園子內直接問起了這三種奇『藥』的事。

    “玉髓芝、紫猴話、天靈果?”小老頭捋了捋小胡子,兩隻小眼眯成了一條縫。

    “嘿嘿!看來師侄已得到了築基丹配方了,所以才打聽這三種主『藥』的事!不過,師侄!難道你還真想自己煉丹不成?”這位馬師伯把嘴撇了撇,用一種你真不知天高地厚的眼神看著韓立。

    “當然不是了,不要說這三種主『藥』晚輩還一無所知,就是那數百年成分的輔『藥』,晚輩又上哪兒能找出呢?就是你老這兒的園子內,最年久的也隻不過是株百餘年的化龍草而已!在此情況下,師侄怎會奢想煉丹之事?”韓立自不會實話實說,巧言的應付道。

    “既然不打算煉丹,你問這三種奇『藥』幹嗎?老夫忙的很,可沒空陪你閑聊!”小老頭把臉一板,不近人情的說道。

    對這位馬師伯的古怪『性』情,韓立早已有所預料,所以絲毫沒慌,反而笑著說道:

    “晚輩隻是見這三種主『藥』,名字甚為奇特,而且也從未聽人說起過它們的形狀『藥』『性』,所以甚為好奇,隨口這麼一問罷了。但是令師侄不解的是,師伯的『藥』園內怎麼也會三種奇『藥』一株都沒有。要知道這麼珍稀的品種,按師伯的慣例,應該會想方設法弄到種子,在園內培植才對,難道這些奇『藥』這麼難培植,連師伯都無法栽培活嗎?”

    “胡說,難道你懷疑師伯的技術不成?園內之所以沒有這些『藥』材,這根本就和馬某的技術無關,而是它們都是天地靈氣幻化,是天生自長的品種,上哪兒去找種子去?而且即使搞到幼苗,也因為它們生長地方過於奇特,在普通環境根本無法繼續成活,即使再用心也是做無用功罷了,否則你以為我會放過它們?”小老頭被韓立的話語給刺激的不輕,不由得惱火道。

    “沒有種子?這怎麼可能!”韓立不禁失聲道。

    “哼,怎麼不可能?要知道像這種在外界幾乎絕跡,但卻對修仙者大有用處的東西,若能人為種植的話,各大仙派還不早就成片的種出來了,還會讓築基丹逐年的減少?”小老頭翻了韓立一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韓立被對方的一番話,給說的心底冰涼。綠『液』催生效果再好,但是若連最基本的種子都沒有,那還怎麼催生?總不能無中生有吧!

    “若沒有什麼事,我就先走了!兩個月後,我再來拿另一批『藥』材。”這位馬師伯沒有留意到韓立臉上的異樣,而是轉身準備離開了。

    “可每十年就能出一批築基丹的主『藥』,都是從哪弄來的,如果真像師伯所說,它們生長環境奇特,總應有個固定的生長地吧!”韓立腦袋瓜子飛快的一轉,立碼就想到了另一條出路,沒有種子沒有關係,不是還有沒成熟的幼苗嗎!多找到一些,還是可以催生出來的。於是,急忙追問道。

    “看來你的好奇還真不小啊!不過,我勸你還是死了心吧!去那個鬼地方找這三種奇『藥』,這和『自殺』也差不了多少。”小老頭都懶的回頭過來,冷冷的說了這麼一句後,就不再理睬的飛走了。

    而被拋下的韓立呆呆的站在原地,半天都未動彈一下。

    “這三種奇『藥』,我一定要拿到手!即使不告訴我,我就不會從他人那打聽嗎?”韓立仰天長吐一口氣,緩緩的自語道。

    韓立在黃楓穀呆的兩年時間,除了這位馬師伯外,其他較熟的人也就隻有於執事和傳功弟子吳風了。

    於執事此人心機太沉,而且非常勢利,韓立並不喜歡和此人打交道,所以他第一個找的卻是那位吳風師兄。如果從他那得不到什麼線索,那也隻有到嶽麓殿貪財老者那走一趟了,想必他肯定會知道,不過破財恐怕是免不了了!

    當韓立來到了專為低階弟子而設的傳功閣時,吳風正好在那兒給幾名少年講解低階法術。見到韓立以後,隻是微微示意一下,就仍繼續自己的工作。

    韓立對此並不在意,他知道對方隻是責任心較強罷了,並不是光對他如此。

    說起這位吳師兄,韓立對其真有幾分敬佩之意。雖然這位傳功師兄在服用築基丹後,還是在煉氣期頂峰徘徊,未曾進入到築基期,可是其對低階法術的領悟,那真是出神入化,舉一反三,讓韓立驚歎不已,並且也從其身上受益不淺。

    如果僅是這樣,韓立也隻不過對其上心而已,並不會如此敬重。讓他訝然的是,這位吳師兄在接任傳功一職來,對所有前來請教法術的師兄弟,全都一視同仁,悉心的教授自己的心得體會,似乎並未有半分的藏私,這可真讓韓立吃驚不小。

    說實話,一開始韓立根本就不信對方是一位如此品質的人,還以為又碰上了偽君子型的家夥,隻是表麵功夫做的特別足罷了,因此一直對其不冷不淡,敬而遠之。

    但是真正接觸了一年多以後,韓立從這位平常的待人處世和一舉一動中,才真正確認對方並未作假,竟是真心實意的幫助所有師兄弟。這讓韓立啞言了半天。

    他雖然對吳師兄的這種做法不願附議,但是其人的人品,那是真沒得說了。因此也有心和其相熟了起來,如今雖然還沒有熟到至交的地步,但也比普通弟子間關係要好上了許多。

    因此,就在一旁耐心的等候起來。

    這位吳師兄講解的還真仔細,一個初級中階的“火蛇術”竟然足足說了兩個多時辰,並且還做了幾次的示範,讓那幾人好好的體會一番。

    說起來,韓立的五行法術,除了一開始就到手的那些外,其他法術還真未曾多學幾個,這兩年時間也隻不過是把原先還未掌握住的融匯貫通罷了!

    這讓韓立對自己的資質徹底的失望,對築基丹就更加的渴求了。

    那幾位少年終於請教完畢,告辭離開了屋子,吳風這時才向韓立笑著問道:

    “韓師弟,好久沒來這了!是不是決定開始學習中階法術了?”

    韓立聞言苦笑了一下,沒有精神的說道:

    “師兄又不是不知道我這資質,學習那些初級下階法術就已耗費了兩年時間,再學更難的中階法術,那還不花個七八年才能略有所成,我看還是算了吧!”

    吳風聽了,皺了一下眉頭,有些責備的說道:

    “師弟怎麼能如此頹喪!要知道資質差了點,但勤能補拙,隻要苦心修行的話,還是能夠大有所成的。”

    

Snap Time:2018-07-23 13:59:48  ExecTime:0.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