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五十八章藍衣女子


    第一百五十八章 藍衣女子

    青年一見此景,嘿嘿冷笑了起來。

    “既然我已經接過你們的攻擊了,那下麵是不是輪我攻擊一次了?”說話間,他已把護罩收起,轉而雙手合攏,忽然左右一拉,一道彎月形狀的巨大青弧光刃出現在了兩手間。

    “試試我的青弧斬吧!”青年陰陰的說道,接著那道光片就呼嘯著向對麵兩人飛『射』過去。

    此人的攻擊,惹的圍觀之人驚呼了起來。無論是誰都已看出,現在的慕容兄弟根本就無力施展法術了,更別說進行防禦。

    少年們驚慌起來,失措的四處望了一眼後,幹脆左右一分,向兩側的人群中跑去。

    “開!”青年嘴中猛然喝道。

    那飛行中的青弧竟然隨著喝聲,在半空中分成了兩截,被青年用手一引,也跟著兵分兩路,繼續追擊著少年。

    說來也巧,其中一名少年因看出韓立在圍觀之人中法力算是較深厚的一人了,所以毫不猶豫的直奔了過來,讓韓立當即嚇了一大跳。

    韓立可並沒有『插』手這樁事任何打算,他心知那青年就算再囂張猖狂,也絕不敢明目張膽的傷害慕容兄弟,頂多是嚇唬戲弄他們一番罷了,因此這個出頭羊他是絕不會去做的。

    何況這少年也狡詐異常,這不擺明了要拿他作擋箭牌嘛!他怎會讓對方稱心如意,所以身子輕輕一晃,人就已消失在了原地,讓少年撲了個空,氣的少年哇哇直罵,隻好連滾帶爬的繼續逃竄。

    “轟隆隆”的一聲,另一位少年逃竄的方向地麵一陣顫抖,然後灰塵四起,並傳來了一位男子的咒罵之聲,顯然有人沒像韓立這麼明智,沒擺脫掉活盾牌的角『色』。

    隻見灰塵消散後,一堵數丈高的厚土長牆橫在對麵,牆壁上出現了一道數尺長的半月溝槽,而牆後站著一位二十來歲的粗矮青年,背著一個奇怪的木拐,正一隻手按著牆破口大罵著。而在其後,則緊貼著另一位笑嘻嘻的慕容少年。

    “姓陸的,什麼意思?沒看見有其他人在這嗎,竟然還攻擊!是不是打算連我也一塊給斬了?”粗矮青年驚怒之下,連聲質問道。

    陸師兄哼了一聲,沒理會粗矮青年的責問,反而陰沉著臉,全力『操』縱起剩下的半截青弧刃,突然加速追擊起韓立這邊的少年,並且看那青弧的去勢,是打算真給少年留下點記號了。

    “住手!”一個年輕女子的嬌叱聲從天外傳來,緊接著一道熊熊燃燒的火焰鳥從天而降,一口就把那少年背後的青弧給吞噬個淨光,然後才化為一團烈焰,消失不見。

    “誰?是誰破了我的法術?”陸『性』青年大怒,抬頭向空中望去。

    隻見在眾人的頭上,不知何時來了一位膚若凝脂,容光豔麗,猶若天仙的藍衣女子,這女子纖細的柳腰,修美的玉頸,一身藍『色』的宮裝,頭梳高聳的發鬢,使人望去有種不敢仰視的飄飄出塵之感。

    “原來是聶師妹啊!我說誰有這麼高的法力呢!”原本怒氣衝衝的陸姓青年,見了紅衣女子後,立即神情一變,溫文有禮起來,倒也風度翩翩。

    “陸師兄看在小妹的麵上,這場比試就此結束如何?”宮裝女子腳踩法器,冷淡說道。

    “,既然是聶師妹的意思,那為兄當然照辦了。”青年滿臉笑容的道。

    宮裝女子點點頭,也不再說什麼,直接就從天空落了下來,向慕容兄弟走去。

    “聶師姐,你來的可真及時,否則我們可要吃大虧了!”剛剛逃過一劫的少年,一見藍衣女子立即喜笑顏開的跑了過去。而另一位也咧著嘴,繞過土牆奔過來。

    “回去以後麵壁思過,沒練成九層功法前,不準外出。”女子清淡的道,不帶絲毫的煙火之氣,一點也看不出情緒的波動。

    慕容兄弟聞言,立即變得垂頭喪氣,全都耷拉著腦袋應承了下來。

    藍衣女子處置完兄弟倆後,轉首向那位粗矮青年望去,竟突然綻顏一笑,讓附近萬物那間黯然失『色』。她杏唇微張道:“多謝師兄的援手,否則慕容師弟有個意外的話,小妹就愧對向師門了!”

    “沒,沒什麼……”

    粗矮青年被對方豔麗無匹的笑容,給驚豔的一個勁兒“嘿嘿”傻笑,說話都結巴了起來。

    四周男子見他所受的特殊待遇後,都不禁羨煞此人的豔遇,大為後悔剛才出手的為何不是自己,因此嫉妒的眼神幾乎將此人戳成了千瘡百孔。

    陸姓青年見此,眼中更是閃過了惡毒的眼神,隻是極快的掩飾了過去,仍保持了溫文爾雅的樣子,除了他身旁的那位女伴,和在一旁冷眼光看的韓立外,其他人都未曾發覺他的異樣。

    雖然那位陳師妹也是長的千嬌百媚、嬌豔如花,但是與姓聶的女子一比,就顯得大為遜『色』,因此這位陳師妹在藍衣女子一現身時,就生怕那位陸師兄被其所『迷』住,便立刻跑到了陸師兄身側,一把抱住青年的一隻胳膊,然後用敵視的目光注視著對方。

    藍衣女子自然感覺到了對方的不善,但是毫不在意,反而在帶著慕容兄弟離開之時,若有若無輕瞥了韓立一眼,然後韓立耳邊馬上傳來了此女悅耳的聲音。

    “閣下雖然法力不弱,但是這種獨善其身的行徑,小女子實在無法苟同!希望下次再見之時,師弟能有所改變。”

    韓立聽了藍衣女子的言語後,微皺了下眉頭。看來他的躲閃舉動,已被對方完全看進了眼內,沒給此女留下什麼好感,甚至留有的是較壞的印象。

    不過,他可不是什麼聖人,明知被人利用還不遠遠躲開,那不成白癡了嗎?粗矮的青年倒是沒有獨善其身,可如今卻被姓陸的家夥給盯上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掛掉了也不一定。到時候,你這位大美女難道還能為其報仇不成。韓立嗤之以鼻的想道。

    不知為何,韓立對這種風華絕代的大美人十分不感冒,倒是對那些小家碧玉型的女子順眼許多。因此在這位聶師姐心目中印象如何,他絲毫不在乎,隻希望對方少注意些自己就行了。

    這時,藍衣美女等人已不見了蹤跡,而陸師兄狠狠瞪了粗壯青年一眼後,也和其女伴離開了山頂。於是剩下之人見無熱鬧可看,就一哄而散了。

    韓立也駕器離開了此地,一路飛回到了百『藥』園。

    進了自己居住的屋子,韓立就迫不及待的將那兩塊玉筒取出,挑出了含有築基丹煉製之法的複件,就開始逐字逐句的讀閱起來。

    韓立心神雖然活躍,但神『色』一直紋絲不動,直到數個時辰後才長出了一口氣,把玉筒放了下來。可緊接著就陷入了苦思之中,凝神細想起來。

    半晌之後,他才“呼啦”一下站了起來,緊皺著雙眉走到了『藥』園內,開始四處掃視著園內的花草,並且嘴中喃喃自語起來:

    “千結花、黑芍草、金精參等三十一種輔『藥』材倒沒什麼,這『藥』園內全都有,隻是要求年份長久一些,要有數百年的火候罷了。但是作為主『藥』的玉髓芝、紫猴花、天靈果就有些麻煩了!這竟然一株都沒有,而且也從未聽聞過。”

    韓立躊躇了半天,還是決定找人問一下,這人自然非精通『藥』理的小老頭不可了!

    

Snap Time:2018-04-26 23:39:50  ExecTime: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