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四十四章築基丹之爭


    第一百四十四章 築基丹之爭

    建州位於越國北部,麵積在十三州中排名第二,其境內多是山川丘陵,人口稀少,並同時與鄰國元武國交界。

    而太嶽山脈位於建州西部,方圓連綿數千,不但各種野獸猛禽層出不窮,是人跡罕至的原始山林,甚至還偶爾有樵夫、獵人自稱看見神仙妖怪的傳聞流出,更給此地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麵紗。

    世俗之人自然想不到,整座山脈中部早已被七大修仙派之一的黃楓穀,占據了數千年之久。

    從上麵看上去,此處和其它的山脈沒什麼區別,也是山嶺險峻,樹木蔥鬱,但實際上卻是被一座超大的奇門大陣所覆蓋,全是幻象而已,下麵其實早已密密麻麻的建起了無數的樓台,大殿,更有一些腳踏葉子形狀法器的修仙者,在低空處飛來飛去,不停忙碌著。

    黃楓穀現今的掌門鍾靈道已一百多歲了,但仍是三縷長髯的中年模樣,其人是築基期後期的修為,並且生『性』沉穩,善於組織,在門內的威望很高,門內長輩和他的師兄弟都對其極為信服。

    但這位一向從容不迫,自信滿滿的鍾大掌門,如今卻緊鎖眉頭,坐在大殿的主位上,看著麵前正激烈爭辯著的一位中年人和一位老者有些無奈,而大殿兩側還另坐有十幾位神情各異的修士,這些人都是黃楓穀的管事人員

    “慕容師兄!明明數月前就已分配好了築基丹的服用者,如今卻偏偏把我侄孫的那粒取消,另給一位散修,這也太說不過去了吧!”老者氣憤填膺的衝麵白無須的中年書生嚷道。

    真令人驚訝,這位老者明明比中年人蒼老了許多,卻偏偏要稱呼對方為師兄!

    “葉師弟,這不是發生了意外了嘛!像這樣數百年才碰上一次,有人拿升仙令來入門的事,我們怎能不管不問,必須給來人讓出一粒築基丹啊!”中年書生神情不變,慢條斯理的說。

    “可這人根本就不是修仙家族的人,隻是一名散修,這也要給他一粒築基丹?我看隻讓他入門就可以了,這樣他也算福源深厚了!”老者麵紅耳赤的爭辯道。

    “葉師弟,話可不能這麼說!你怎麼知道人家祖上不是修仙家族的人,說不定隻是家族敗落了,才成為散修的!再說了,誰又能保證自己家族長久不衰!說不定葉師弟的葉家某一天也會敗落下去,是不是到時候葉家後人拿升仙令找上門來時,我們黃楓穀的人也要不給築基丹,隻讓他入門即可啊?若是師弟敢當大夥兒的麵發此毒誓,我慕容衫扭頭就走,決不再提築基丹之事。”

    中年人侃侃而言,說的老者臉上一陣白一陣青,啞口無言。

    老者怎敢發如此後患無窮的誓言!再說就算他真發了,也隻是眼前這位一直和他不對眼的家夥撒手不管而已,誰知道還有沒有其他人再蹦出來呢?

    “可是為什麼,非得是我侄孫的那粒要讓出來啊?其他的人不行嗎?”老者不甘心,大聲問道。

    “這就要問師弟的這位侄孫太不爭氣了!竟然在測試時排名排的如此靠後。”中年人一臉遺憾之『色』的搖搖頭。

    看到對麵的之人如此裝模作樣,老者恨得牙根都癢癢!但事關自己侄孫的利益,顧不得其它了,仍努力分辨道:“我侄孫排名的確靠後了點,但也不是服用築基丹中排名最後的人啊!不是還有其他兩人嗎?”

    “師弟說的沒錯,是還有另外二人在測試時排在了令侄孫之後,但這二人的情況實在是特殊!也隻有委屈下葉師弟的侄孫了!”中年人用很惋惜的口氣說道。

    “有什麼特殊的?若不給我個心服口服的原由,我決咽不下這口氣!”老者也是急了,放出了狠言。

    “胡鬧!有什麼咽不下的?這二人的確是特殊,跳過他們二人,直接選中師弟的侄孫,也是我點頭同意的。至於理由!師弟不問,我也會解釋給你聽的。”

    鍾靈道見老者說的實在不想話,把臉一沉,斥了幾句。

    老者見鍾靈道也這樣說,心一凜!他隻知道測試時,自己侄孫後麵應該還有二人,至於是什麼人,他還真不知道,這也是他真正氣憤不平之處!難道還真有什麼例外,能讓一向公正嚴明的掌門也會偏袒的嗎?

    鍾靈道把手揮了揮,示意中年書生坐回原位,才歎了口氣說道:

    “葉師弟,這次恐怕真的要委屈令侄孫一下了!另外兩人,一人是紅拂師叔在世俗的唯一後人,所以雖然小姑娘原本測試不合格,但當初我還是把她挑了出來,排入了築基丹的服用名單。想必葉師弟,不會要把此人的築基丹取消吧?”

    老者一聽紅拂之名,嚇了一跳,臉『色』隨即大變,誠惶誠恐起來。

    “既是紅拂師叔的後人,當然應照料一二,小弟怎會如此不敬長輩!對此人的安排,小弟心服口服。”老者臉『色』有些發白的說道。

    鍾大掌門,見老者如此神情,並不意外,畢竟身為黃楓穀結丹期修士中唯一女姓,這位紅拂師叔的護短脾氣,在坐的又有哪一位不知道!若真的把那小姑娘的築基資格給剝奪了,不要說老者要倒黴,恐怕連自己這個掌門,以後也沒有什麼好日子可過!

    “還有一人呢?”老者還些不死心,雖然知道剩下的這一人肯定也有充足的理由,但還是抱了僥幸的心理問道。

    “剩下的這一位,身具風屬『性』的異靈根,你說這理由夠嗎?”鍾靈道手撚長髯,緩緩說道。

    老者一聽此言,默然無語了。黃楓穀門規明文就有這麼一條:天根和異靈根者,優先築基。這更沒什麼可抱怨的!

    可是他那位侄孫,雖然不是他親孫子,但是自從其進門那天起,他就親眼看其一天天長大,對他比親孫子還親,怎麼忍心告訴他築基資格被取消的消息!

    “那我這侄孫,真的無望了嗎?要知道,如果再等十年的話,我這侄孫就錯過了最佳的築基期,此生根本就無望再進入築基期了!”老者此話說的有了幾分蒼涼,惹的旁坐的不少人一陣的竊竊私語。

    “葉師弟,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一個麵目有些陰沉,長了一個鷹勾鼻子的老者站了出來,向葉姓老者安慰道。

    “什麼?吳師兄還有辦法?”葉姓老者一聽,精神一振,在門內這位吳師兄可是出名的足智多謀,說不定還真有什麼辦法!

    吳姓老者微微一笑,沒有馬上回答此問,反而轉過頭衝鍾靈道一施禮,朗聲問道:“請問掌門,這位持升仙令來人的靈根屬『性』,有沒有測試過了?資質如何?”

    “好像不怎麼好!王師弟,你親自帶來的人並做的測試,你來說下吧!”鍾靈道向左側一排中的某人說道。

    “是,掌門師兄!一位淡綠『色』的中年人站了起來,淡淡的說道:

    “這人年紀不大,十八九歲的樣子,木屬『性』基礎功法九層初期,靈根屬『性』四屬『性』缺金,屬於偽靈根。從整體上判斷,此人應是資質底下,但應有過奇遇和能勤懇苦練,否則根本無法有如今的境界。若再無其他的機遇,基本上此生頂多練至基礎功法十一二層,無法進入築基期。即使服用一粒築基丹,但能進入築基期的可能『性』也隻有百分之一……”

    “好!”吳姓老者還未等這位王師弟說完,就大聲打斷道。

    “什麼好?”葉姓老者按奈不住的問道。

    其他人也一臉疑『惑』的望著吳姓老者,隻有鍾靈道微皺了下眉頭,心猜出了幾分。

    “請問掌門師兄,若是來人主動放棄築基丹的服用,是不是不算我們違背諾言!”吳姓老者說道。

    “當然,但任何人都不允許用威脅和強迫的手段,去做這件事,否則我們黃楓穀的名聲就毀了!”鍾掌門輕輕點醒道。

    “!掌門請放心,這當然!”吳姓老者,微微一笑,然後轉過頭對著葉姓老者說道:

    “葉師弟,你不介意破費點東西,來買下他的築基丹吧?要知道他資質如此低下,築基成功率更是小的可憐,應該有很大機會,會放棄築基丹來換取更實用的東西!”吳姓老者自信滿滿的樣子。

    

Snap Time:2018-07-17 23:43:14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