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三十九章法寶殘片


    第一百三十九章 法寶殘片

    至於那幾種術法,“匿身術”和“傳音術”都是和“天眼術”相類似的輔助法術,隻要略懂法力誰都可以學會,所以韓立很輕鬆的就上手了。

    其中的傳音術,就是韓立見過數次的必須使用“傳音符”才可運用的符術。

    “匿身術”則是純粹的普通法術,是讓靈力附在全身,使身體變成和周圍環境相似的保護顏『色』,讓人不易發覺罷了。這個法術有些雞肋的『性』質,因為“天眼術”可輕易的把它破掉,根本起不了瞞過其他修仙者耳目的目的。

    “流沙術”和“冰凍術”都是地域『性』法術,一個可以讓法力所及的地方化土為沙,一個可讓有水的地方凝結成冰。

    這兩個法術的威力大小,完全視施法者的法力深厚而定。若是大神通之人來施展,就是化千良田為沙漠,凝長江大河為冰川,也不是不可能的。

    它們之所以會被列為初級下階法術,隻是因為這兩種法術比較好學,就是煉氣期的低階修仙者也可輕易學會,就是因法力所限,範圍小的可憐而已。

    韓立原本學習這兩種法術很吃力,但是在他忽然突破到第九層法力比以前激增一倍後,這兩個法術也一下子得心應手起來,已可把一塊桌麵那麼大小的地方,隨心的變沙或凝冰,讓韓立一度激動不已。

    而剩下的幾種法術,韓立一時無法領會,無奈之下隻能待以後慢慢推敲和研究了。因為太南會就要結束了,來參加交易的年輕修仙者,終於在太南會的最後兩天達到了最高峰。

    此時,在韓立所處的大交易廣場,擠滿了兩千多名修仙者,出攤的人更是比以前翻了數倍,他們大都想抓住最後機會,把還沒有換出的物品,全都兜售出去。而許多不知一直窩在那的高層修仙者們,也紛紛『露』麵出現,他們也想趁此良機,觀察起那些可能成勁敵的同道。

    韓立則苦笑了起來,他發現即使自己已進入了第九層,但在這麼多修仙者中,還是隻能排在中等之流,那些九層之上的人還很多啊!

    韓立現在既沒有靈石,丹『藥』也寥寥無幾,所以沒有什麼淘寶的念頭,隻是順著人流一個攤位一個攤位的走過去。哪人多就往哪去,為的隻是聽修仙者對買賣物品的評論和見解,好長長見識。

    別說這一路聽來,還真讓韓立大開眼界,對一些法器和材料了解了不少。比如說:可以自動追敵的飛鏢法器,可以往外噴火的葫蘆,能砍到人讓人凍結的長刀,銀翅蟻的卵可以製『藥』,百年鐵線蛇的鱗片能鑄器,等等。

    韓立越聽越覺得有趣,不知不覺就來到了廣場的中段。

    “不行,你這個東西我不要,拿其他物品換!”

    “這可是法寶的殘片!就這材料也可換你的缽綽綽有餘!”

    “我要這殘片有什麼用?還能找到結丹期的修士把它煉化不成啊!休想換我這回風缽!”

    一陣激烈的爭吵聲,從前麵一個攤位傳來。

    “法寶殘片?”這個讓所有人大吃一驚聲音,立刻讓附近的修仙者炸了鍋,嘩啦一下把那個攤位圍的水泄不通。

    要知道,法寶可是低階修仙者白日做夢也不敢想象的東西,但如今竟然在這太南穀出現,就算隻是個殘片,那也是個奇跡,讓這些修仙者們如同聞到了腥味的貓一樣,心癢難耐。

    “在哪了?”

    “讓我看看!”

    “這就是法寶嗎?”

    “嘖嘖!真美啊!”

    “就這破布啊!”

    ……

    韓立因為離那個攤位比較近,再加上身手原本就比普通修仙者敏捷的多,所以倒讓他搶了個圈的好位置,把眼前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隻見在這攤位前麵,站著一位二十七八的漢子,這漢子皮膚黝黑,手腳粗大,猛一看還以為是哪個田的農夫混進了太南穀,但是凡是用天眼術看過此漢子法力的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黑兮兮的漢子,竟是位十層的大高手。

    “和這位較勁,那不是找死嗎?”有些修仙者暗自稱奇,把目光落到那攤主身上。這攤主是很普通的青衣人,法力隻有七八層的樣子,但麵對眼前的漢子,臉上卻沒有絲毫的畏懼之『色』。

    有人注意到攤主衣領上繡著一片樹葉形狀的圖案,這時修仙者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位是有名的修仙家族秦葉嶺葉家的弟子,怪不得這樣有持無孔。

    在這兩人之間的攤子上,放著一個有奇怪花紋的黃缽和一小塊半透明的布料狀物品。

    這破布一樣的物品,皺巴巴的,周邊還殘差不齊,像是狗啃過的一樣。唯一引人注意的地方,就是上麵不時閃爍著白『色』光芒,有些奇特。

    這就是法寶殘片?看到實物之後,圍觀的人中有不少大失所望,和他們心目中的形象大為不符。

    “這殘片很奇妙!隻要用它罩住的物體,會立即隱形,而且一絲靈氣都不會外泄,還不會妨礙靈氣從外麵的進入。”黑漢冷著臉,大聲給攤主解釋道。

    說完他突然把袖口朝下,從麵鑽出了一隻銀『色』小鼠。

    “一級妖獸吃金鼠!”圍觀的修仙者中,有人叫出了此鼠的名稱,又引起了一陣小『騷』動。

    “真不愧是十層的高手啊!竟然連一級妖獸都抓的住!”許多人不禁暗暗想道。

    這時,黑漢子拿起那塊“布”往銀鼠身上一罩!

    結果,奇跡出現了!銀鼠和“布”立即消失不見。即使許多人用天眼去看,也毫無所獲。

    漢子看到眾人的訝然之『色』,有些滿意。然後猛然在原地方一抓,手中多出了一塊“布”,而那白鼠也立即顯出了行跡。

    “而且不僅是活物,就是死物也有同樣的效果。”

    說完此話,漢子拿出了一把寸許長的、靈氣『逼』人的小刀放在地上,並再次把“布”罩上,結果同樣的消失無影了,而且一絲靈氣也沒外『露』。

    “真奇妙啊!”

    “能隱形哎!”

    “嘖嘖!不可思議!”

    ……

    圍觀的人,議論紛紛起來。

    “怎麼樣,換你的缽絕對物有所值!”漢子再次取下“布”,把小刀收好後,向攤主說道。

    “不換!要做到隱形,買張初級中階的遁形符就行了,而且這麼小的東西,能讓我隱頭還是讓我隱腳?”攤主搖搖頭,譏諷的說道。

    “不給你說了嗎?這是法寶殘片,不是結丹期修士就是元嬰期修士煉製出來的,不是同樣水平的修士,誰能看的破它的隱匿功效?遁形符怎麼能和它比!”黑漢生氣的說道。

    “你再說的天花『亂』墜!我根本用不上此物,要它幹嗎!你還是拿三十塊靈石,或其它等價物品來交換這缽!”攤主冷冷的道。

    

Snap Time:2018-07-21 10:24:47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