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三十八章製符之道


    第一百三十八章 製符之道

    韓立欣喜異常的揣著裝有“金竺筆”的木盒,走在回樓的路上。

    他用了三瓶“黃龍丹”和四瓶“金髓丸”,從少女手中換下了這件寶物和那袋七星草的種子。隨後,他又在其他攤點隨便買了些丹砂,就興衝衝的趕了回來,準備進行他的畫符大業。

    破開禁法進了小樓後,韓立看見小和尚還在打坐中,別不去驚擾他,自行上了二樓,回到了屋內。

    把符紙和丹砂分別在桌上擺好,韓立就拿出了金竺筆,開始投入到“定神符”的製作中。

    他按照定神術所說的製符方法,把身上的靈力通過持筆的右手,緩緩注入到筆杆之中,再用筆尖處點沾上些許丹砂,在一張符紙上,畫製起了符咒。

    一刻鍾後,韓立麵帶喜『色』的直起了身子,伸了伸有些酸痛的懶腰,看著桌上銀光閃閃的靈符,不禁心花怒放。

    從外觀上來看,這張靈符和墨大夫使用過的那張一模一樣,上麵蘊含的靈氣雖然淡了點,但不管怎麼說,也比韓立以前練習時製作過的偽劣貨,強的太多了。畢竟那些練習品僅是外形相像而已,一點靈力也沒有包含進去。

    韓立拿著新出爐的靈符,興奮的觀摩了起來,在滿意之後,就準備嚐試下定神術。誰知還沒等他施法念決,那紙符上的靈力忽然間紊『亂』起來,大有暴起的跡象。

    韓立一驚,不假思索的急忙把此符拋了出去。

    “撲哧”一聲,那定神符在空中無故自燃起來,變成了一團火球,燒得一幹二淨。

    韓立呆呆的望著半空中,無語!半晌之後,歎了口氣,看來此符還是失敗了。

    韓立略有些沮喪,但信心並未失去,畢竟他覺得剛才那道符已經離成功很近了,相信再努把勁,多製做幾次,下麵肯定會成功的。

    就這樣,接下來的半日,韓立製作了一張又一張的定神符,但也一次又一次的連續失敗。

    那些做出的靈符,不是自己燃燒,就是會突然間小爆,還有的幹脆一畫完,整張靈符就靈力迅速消失殆盡,成了廢紙一張。

    當韓立看著最後一道剛完工的紙符,也“啪”的一下,爆的粉身碎骨後,一向冷靜的他,再也忍不住了,抬頭望著屋頂,突然張嘴大罵:

    “死老天,你耍我!一打十二張符紙,怎麼也應成功一次了。這隻不過是初級下階的定神符啊!莫非今天的日子沒選對?”

    此話出口後,韓立頓覺心中鬱悶輕了許多,心情也舒暢了些。

    此後,他歪頭想了一想,側目看了一眼桌上隻剩下小半存量的丹砂盒,以及那根金竺筆,覺得原因不是在這上麵。因為他靈力注入此筆杆非常順利,而那丹砂一被畫在符紙上也是靈氣昂然,不像是假貨。

    一時之間想不出原因的韓立,思慮了片刻後,還是決定去問問小和尚,看看是否能給他解『惑』。這時,韓立才覺得在修仙路上,能有個師輩之類的人給予指點,真是太重要了,心中頗動了些拜師的念頭。

    小和尚聽完韓立畫符失敗的抱怨後,用一種異常古怪的目光直盯著他,像是韓立臉上突然間開了朵好看的小白花一樣。

    韓立見和尚如此模樣,心也有些發『毛』,不知自己剛才所說有什麼不對之處,讓對方這樣盯著自己。

    “韓施主恐怕對製符一道了解甚少吧!”小和尚終於開口了。

    “苦桑大師說的不錯,在下是第一次製符。”韓立老實的承認。

    “在我們修仙者中,其實沒有多少人會親自製符,有什麼需用的靈符,一般都會去各地的交易場換買。即使是那些大家族中的人,也是一樣。”

    “為什麼?”韓立驚訝了。

    “很簡單,經驗豐富的專職製符師太少了,而培養一名合格的製符師花費的代價,又太大了,隻有那些修仙的大派,才有實力培養的起。”和尚微笑著說道。

    “韓施主覺得自己一連失敗十幾次,很是窩囊,對吧?”和尚問道。

    “是的,光材料錢,都夠我買數個現成的定神符了!”韓立懊惱的說。

    “可是,施主知道嗎?一開始想學製符的新手,在製符上接連失敗個上百次是正常的事。要是碰上資質差點的人,就是持續失敗數百次,也不稀奇!隻有在製符上千次以後,成功率才可能逐漸增加,這還隻是指同一種靈符的繪製上。要是換了另外一種符籙,雖然不能說還新手一樣,但一開始的失敗率,還是高的驚人,令人歎為觀止。所以一個合格的製符師,要沒有數萬次的製符練習,根本不可能培養出來。可韓施主想想,這樣的材料損耗又有幾人能受的了?不要說修仙家族,就是修仙大派培養出來的製符師,也是隻能在初級製符上有所建樹,要讓他們去練習中級符籙的製作,恐怕那些大派也要傾家『蕩』產,無法負擔的起。畢竟越是等級高階的符籙,所用的製符材料越是昂貴的出奇。”

    和尚說出的這通話,讓韓立目瞪口呆。

    “那怎麼在貨攤上,還有人在賣丹砂和符紙!”韓立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勁。

    “!那些丹砂和符紙,是賣給修煉符術人用的。”小和尚笑著說道。

    “符術?”韓立不解起來。

    “就是和閣下所習的定神術一樣,必須使用事先繪製好的符籙,才可生效的法術!和那些把法術存儲在符紙內,意圖讓人使用方便的符籙不同。符術所用的靈符無法簡單的用靈力激發,還需要一定的念咒施法才可,不過一般都不複雜,很容易就上手了。”

    “符術因為經常要使用同一種符籙,所以這些人覺得去買的話,太不劃算了。於是就和施主一樣,自己去練習符籙的繪製,因為品種比較單一,花費雖然不小,但總算能承受的起。所以施主真想修習定神術的話,從長遠上講,自己製作符籙最好了,但如果不常用此術的話,還是花點小錢,幹脆買幾張定神符備用即可。”小和尚細細講道,最後還給了韓立一些建議。

    “多謝苦桑大師指點!”韓立很有誠意的深施了一禮。

    “施主多禮了!”和尚忙回執了一禮。

    “這小和尚倒很好說話的,以後若還有什麼疑難之事,倒不妨繼續去請教他。”韓立在回屋的路上,暗暗想道。

    現在專門練習製符,是不可能了!還是以後抽空去買幾張定神符備用一下吧!倒是身上的長春功早已練到了第八層頂峰,如今得了後幾層的心法,看來是到突破瓶頸,進入第九層的時候了。另外新得到幾種法術也要練習一番,早些把它們掌握住,也可增加幾分實力。”

    韓立推開屋門時的一那,腦中就已想好了今後的安排。

    就這樣,韓立在以後的日子內,白天在屋內大把的吃『藥』,打坐煉氣修煉長春功。晚上則跑到穀內無人的地方,練習新學到的幾種法術。

    分別是“流沙術”、“冰凍術”、“升空術”、“纏繞術”、“傳音術”、“匿身術”、“火花術”,以及最難練的“地刺術”。

    經過十餘日的苦修,韓立終於在太南會結束前的最後幾日,把長春功突破到了第九層,令吳九指等人目瞪口呆,青紋道士更是連稱韓立是散修中的奇才!

    可韓立卻心知肚明,若沒有那十來瓶丹『藥』下肚,他那有這麼容易破關的!不過說起來,他身上的丹『藥』也不多了,看樣子應該再調配些出來了!

    

Snap Time:2018-01-23 21:43:17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