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二十六章太南山太南穀少年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太南山、太南穀、少年

    廣貴城位於嵐州最南部,城市不大隻有數十萬人口,隻有第一大城嘉元城的五分之一,但此地三麵環山、一麵靠湖,環境優美,倒是那些富貴人家休閑時的好去處,再加上此地生有幾種罕見的水果特產,別處都無法見到,因此小城也頗有些名氣。

    太南山位於廣貴城西麵不遠處,整座山高達三千多米,常年被山霧籠罩著,是嵐州第四高的大山。在此山的山頂處還建有一座不大的寺廟——太南寺,因為此廟的占卜問簽非常的靈驗,所以每年都有些達官貴人不辭辛苦來此上香許願,捐贈大批的香油錢給此廟,倒讓此地的香火不斷,聲名遠揚。

    而此時在太南山山腳下的一處樹林,一人盤坐在一顆茂密的巨樹之下,雙手握著一紅光閃閃的物體,正緊貼著丹田處來回滾動個不停。

    突然這人身子一抖,悶哼了一聲,接著手中之物紅光大減,『露』出了其本來麵目,竟是一塊上好的青『色』美玉。此美玉不但純淨無暇,而且在玉中深處,還隱隱有幾絲紅光滲出,讓人一見就知此玉價值不菲,不是凡物。

    這人緩緩把青玉從腹部拿開,然後抬起頭看了看天『色』,『露』出了張青年男子的普通麵容,正是在嘉元城消失不見的韓立。

    韓立把頭低下,看了看手上之物,臉上不禁『露』出喜『色』。

    從得到這暖陽寶玉至今,他一路上不停拔除身上的寒毒,結果過了半月之久,直到今日才徹底的根除幹淨,實在是不易。而且拔毒時那種酸癢入骨的感覺,更是讓韓立吃盡了苦頭,如今回想起來還心有餘悸。

    不過這暖陽寶玉還真是一件異寶,它竟可已容納自己的靈氣,讓其驅起毒來事半功倍,容易了許多。否則沒有此發現,他恐怕還要十來日,才能徹底解除身上之毒。

    想到這,韓立把寶玉放入身旁的一個木匣內,然後把它慎重的貼身藏好。

    隨後,韓立站了起來,活動了下有些僵硬的手腳,回想著自己這兩個月來的經曆。

    當日韓立安排好一切後,第二天就去了墨府,從嚴氏那得到了獨霸山莊和歐陽飛天的情報,然後騎著墨府提供的一匹寶馬,日夜不停的趕路,終於在十日之內趕到了獨霸山莊。

    經過數日的不停刺探和潛入,韓立抓住了歐陽飛天一次獨自賞月的良機,乘其不備法寶全出,祭起了劍符,一下就削掉了其腦袋,取了他『性』命。

    整個過程出奇的順利和容易,一點波瀾也沒起,幾乎讓韓立疑『惑』這被殺的莫不是個冒牌貨。後來檢驗了屍體上幾處歐陽飛天獨有的傷痕和胎記,才肯定的確沒有殺錯,韓立這才感慨的提了他的腦袋回了嘉元城。

    回到墨府,把歐陽飛天的首級交予了嚴氏檢驗後,韓立才從其口中知道,歐陽飛天此人練有江湖上最頂尖的橫練硬功“霸王甲”,早已把全身練得刀槍不入,就是削鐵如泥的神兵利刃,也難傷其分毫,卻沒想到竟被韓立一下就取下首級。

    韓立這才明白,這歐陽飛天多半把自己的劍符當成了什麼暗器來對待了,所以才沒有躲閃,才被其如此輕鬆就得了手。

    剩下的事情就簡單了,嚴氏確認完首級後,當場就把寶玉拿出來,和韓交換了解『藥』。韓立得到寶玉後,拒絕了嚴氏的竭力挽留,無心再和墨府等人應酬,就立即再次離開了嘉元城,往太南山趕來。

    這一路上,韓立一邊解毒,一邊在想著怎麼才能認識和結交太南穀的修仙者。

    因為不知對方是邪是正,韓立也不打算就這麼冒然找上門去,萬一麵的修仙者都是些邪魔外道,那他自動送上門去,還不被當成盤菜,一口給吞了才怪呢!

    於是,韓立剛到太南山時,便開始向附近幾處村子的人打聽了太南山的一些奇聞閑談和古怪離奇的事,結果還真讓他聽出了些門道出來。

    聽村民說,在太南山北麵,有一個被傳的非常神秘的山坡,此山坡常年都被濃濃的白霧籠罩著,伸手不見五指。

    按理說太南山有些山霧這是很正常的事,可是像這樣濃密、一年四季都有山霧籠罩的地方,就有些太不可思議了。

    因此一些膽子大些的村民,曾冒險進入過幾次。可是奇異的是,每次有人進去,都會不知不覺的『迷』失了方向,但沒多久又會不知不覺又走出山霧,回到了剛出發的地方,令人驚訝不已。

    因為山坡如此古怪,進去後也不會出什麼大事,於是更多的村民樂此不倦的闖了進去,想要解開此謎。但似乎村民的此舉惹怒了山坡上的『迷』霧,也不知從那天起,所有進入怪坡的村民不再是馬上就能走出『迷』霧,而是要被困個兩三天,直被餓的渾身無力,才能走出霧外。

    這樣一來,再也沒有幾人敢闖怪坡了。到最後,村民們也就對此處習以為常,視若無睹起來。

    韓立知道這些事後,心中大喜。

    知道這怪坡,多半就是要找的地方,而且此處即使不是那太南穀,也肯定是其他修仙者的居所。

    最令韓立高興的是,從那些村民的口述來看,此地主人的心『性』並不算如何偏激惡毒,應該不是那種見麵就下死手的修仙者,這可大有可交往的餘地。

    即使如此,韓立還是不打算就這樣前去拜訪,而是呆在了這樹林內,準備把身上的隱患驅除幹淨後,再以最佳狀態去登門拜訪,萬一有什麼不對勁,自己也好多幾分逃走的把握。

    韓立想到這,打算向借住的村民家中,去吃些飯菜,歇息一晚,明日再正式去探訪那怪坡。

    於是韓立走出了樹林,往附近的小村走去。

    剛一進借住的小村,韓立就見一位身穿白衣的十五六歲少年,正站在村口和幾位村民手舞足蹈的說些什麼。

    韓立微微一怔,此時能在這出現的外人,大有可能都不是普通人,就自然的用天眼術察看了對方一眼。

    一望之後,韓立心中狂喜,果這白衣少年然身上籠罩著淡淡的靈光,其亮度僅比他略遜一點而已,這少年真的也是名修仙者。

    遠處的少年似乎察覺到有人在看他,他回過身子望向韓立,一見韓立後,他臉上立即泛出喜『色』,急忙一溜煙的跑了過來。

    “這位兄台也是到太南穀的吧?在下枯崖山萬家萬小山見過兄台了!我們一齊去拜門好嗎?”這少年跑的氣喘籲籲的,尚未等自己氣息平穩,便迫不及待的向韓立說道。

    韓立這時看清了少年的長相,隻見對方眉清目秀,皮膚白嫩,一副養尊處優的世家公子哥模樣。

    “當然可以,不過你知道太南穀在哪嗎?”韓立聽到對方的請求後,不動聲『色』的說。

    “嘿嘿!我隻聽家人說,太南穀在太南山北麵,門戶長年被『迷』霧鎖住,具體在哪我可不知道,問了那幾個村民,太南穀在哪?他們也不知道!不過兄台肯定知道的吧?”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最後又用期盼的眼光注視著韓立。

    “小兄弟是第一次出遠門吧?”韓立聽了對方的話,強忍住心頭的笑意,微笑著問道。

    “大哥看出來了!在下的確是第一次離家這麼遠。”少年有點害臊的點點頭。

    “好吧,跟我來吧!我帶你去。”韓立原本不十分肯定,那怪坡就是自己要找的太南穀,但現在聽這少年一說,卻有了十足的把握。

    “太好了,這下可以好好見識一下了!”少年一聽韓立此言,不禁興奮的歡呼起來。

    韓立見少年這樣,淡淡一笑,自己正好也可從對方口中套出一些情報出來,對這修仙者多了解一些。

    “你想去太南穀見識些什麼?”韓立領著少年向怪坡的所在慢慢走去,那個地方早已被他暗中勘察了數遍,記得一清二楚。

    “那可太多了,既想看看其他家族和流派的法術、秘法,也想和他人交換些自己喜歡的東西。”少年隨口說著。

    “哦!”韓立輕聲應道。可心卻有些疑『惑』起來,怎麼聽對方的口氣,這太南穀正有眾多修仙者聚在那,難道還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不成?

    韓立有些惴惴不安起來。

    

Snap Time:2018-04-22 20:19:53  ExecTime:0.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