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二十三章交易


    第一百二十三章 交易

    “話題?什麼話題,我是來問你們最終決定的!是離開這去隱居?還是讓我出手擊殺你們的哪一位大對頭?”韓立把目光從黃衫美女身上收回來後,毫不不客氣的板起臉道。

    嚴氏聽了韓立這話,微皺了下眉頭,衝著韓立緩緩說道:

    “韓公子,別急!我們姐妹昨日左思右想後,還是決定選第二條路。不過這條件嘛!我們希望稍微變動一下。”

    “我好像已說過了,不希望幾位夫人討價還價。這事沒得改,要麼完全答應我的條件,要麼就選第二條路。”韓立勃然變『色』道。

    “公子看我幾位小女的容貌怎樣?”嚴氏沒理會韓立的不快,突然把話一轉,扯到了墨氏三姐妹身上。

    “國『色』天香,天生麗質用來稱讚幾位小姐,絕不為過!”韓立一愣,但隨即輕笑道,他隱約有些明白嚴氏打的什麼主意了。

    “我們的要求也不過分,隻要閣下能把五『色』門和獨霸山莊的魁首都給滅掉,我們不但把寶玉給你解毒,而且還可以把她們姐妹三人全嫁於你為妻妾,你剛才不是一直瞅著鳳舞嗎!隻要你答應,她就是你韓家的人了。!”嚴氏一指身後的墨玉珠等人,認真的說道。

    “四娘!”

    “娘”

    墨玉珠和墨彩環的臉『色』大變,不禁叫出聲來,顯然二人事先並沒有收到有關的風聲,被嚴氏的這一輕易許諾,給驚的花容失『色』。

    而墨鳳舞除了臉『色』有些蒼白外,卻還能保持鎮定。

    這難怪她們如此驚慌,韓立其人實在是貌不驚人,和她們二人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差的天壤之別,沒有一絲相符之處,這讓她們怎甘心嫁於韓立?

    “住口!這件事我和你們幾姨娘已決定好了,不容你們反悔,否則立即逐出墨府去。”嚴氏把臉一沉,寒聲的說道。

    這句話一出,把墨氏三姐妹都驚呆了。

    墨玉珠微咬杏唇,臉『色』鐵青,而墨彩環則失魂落魄的望向平常最疼愛的他的二娘和五娘,眼中『露』出了懇求之『色』。隻有墨鳳舞還稍好些,但身子也輕輕顫抖著,靠在了身後的牆上一動不動。

    “用不上威『逼』幾位小姐!你們的條件我不能答應。還是那句老話,不論是什麼條件,我都不會冒無謂的風險,我自己的小命,還是很珍惜的!”韓立沉默了一會兒後,沉聲答道,一口拒絕了嚴氏的提議。

    要說韓立麵對貌美如花的墨氏三姐妹不動心,那純粹是假話。可韓立仔細斟酌過了,要是真的一口氣誅殺掉嵐州的另兩位霸主,這肯定瞞不過有心人的耳目,要招惹殺身之禍。

    隻要想一想,五『色』門和獨霸山莊垮台後,嚴氏肯定會帶著驚蛟會崛起,成為最大的利益獲得者。

    再加上自己這個陌生人突然出現在墨府,並一下子把墨氏三嬌都娶了,這不明擺著告訴別人,自己就是此事的最大功臣和殺人凶手嗎!

    要是因此惹出和修仙者有關的神秘力量來,他這個半調子修仙者絕對沒有好果子吃,小命多半會保不住,那這墨氏三姐妹長的再千嬌百媚又有何用?

    所以韓立才會暗自苦笑著,把三位活『色』生香的大美女硬推開了不要。

    至於墨氏姐妹喜不喜歡他,韓立倒無所謂,隻能得到這些美女的人,那得到她們的心,還不是遲早的事!不過現在說這一切已經沒用了,這墨氏三姐妹對韓立來說,是燙手的山芋,那是絕對沾惹不得的!他如今就想盡快解去身上的寒毒,然後離開這是非之地,至於墨府以後是禍是福,那和他就沒什麼關係了。

    韓立的這番推辭的話一出,雖然讓嚴氏等人臉『色』並不好看,但卻讓墨氏姐妹好感大起,最年幼的墨彩環,甚至破泣為笑,衝著韓立扮了個鬼臉。

    就連墨玉珠和墨鳳舞望向韓立的目光也柔和了許多,對他另眼相看。

    嚴氏歎了口氣,和李氏等人使了一下眼『色』後,又轉過身子,無可奈何的說道:

    “韓公子既然不同意,那就算了!我們就按公子說的條件成交,隻要韓公子能殺掉獨霸山莊的莊主“怒獅”歐陽飛天,我們就將暖陽寶玉交付與你,讓閣下解毒。”

    “!幾位夫人好心計啊!我聽說歐陽飛天此人正當壯年,而且尚無子女。如果他死後,想必獨霸山莊會立刻崩潰,其部下會四分五裂,無暇再顧忌驚蛟會了。”韓立『摸』了『摸』鼻子,輕笑著說道。

    嚴氏聽韓立此說,白了韓立一眼。

    “不僅僅像你說的那樣,你知道那位吳劍鳴是誰派來的嗎?就是這位歐陽霸主指使的,而且他還是歐陽飛天的七弟子,甚得其寵愛。”

    “這位獨霸山莊的莊主和我們夫君是同一輩人,都差不多歲數,一直雄心勃勃的想要稱霸整個嵐州。因此他采用了先弱後強的策略,謀求先吃掉我們驚蛟會,然後再對付五『色』門。”

    “他在幾年前鼓動了我夫君的義弟馬空天、和夫君的二弟子趙坤,試圖分裂驚蛟會,結果被我們姐妹給識破,將這二人及其同黨先下手給殺了。但驚蛟會也因此實力大損,被大軍壓進的獨霸山莊給打得節節敗退,不得已驚蛟會隻好收縮人力,固守嘉元城了。”

    嚴氏輕輕道出了一些有關驚蛟會的隱秘。

    “可你們如今在嘉元城的勢力,好像也沒有多大,獨霸山莊就不會一鼓作氣,把你們給滅了?”韓立想了一想,有些不解的問道。

    “嘻嘻!歐陽飛天那個狂徒不敢進攻此地,自然是有他的道理。如果想知道的話,隻要答應我們姐妹原先的條件,我就告訴公子。”三夫人咯咯一笑,半真半假的嬌聲說道。

    “嘿嘿!那還是算了吧,我隻是有點好奇而已!”韓立還是不動聲『色』。

    “真是的!一點都不像個男子漢,多出那麼一點力,都不願意!”三夫人把小嘴一撇,好似和韓立打情罵俏一樣。

    嚴氏等人對三夫人的舉動視若無睹,可墨氏三姐妹卻有些麵紅而赤。畢竟自己的長輩和原本自己等人要嫁的家夥當麵調笑,這也太說不過去了點!

    墨彩環把嘴一撅,狠狠的瞪了韓立一眼。

    可韓立似乎毫無察覺,仍我行我素的講道:“三夫人說的好輕鬆,這點力可會把在下的小命也搭進去的,不當這個男子漢也罷!隻要還是個男人就行!”

    也許韓立最後這句話說的太『露』骨了點,不但讓對麵的三夫人為之一愣,抿嘴媚笑起來。就連二夫人李氏和嚴氏也有些不悅起來。

    “公子打算如何取歐陽飛天的『性』命?此人整日都躲在山莊內,極少外出。而且他武功絕頂,心計過人,可難纏的很。”嚴氏臉『色』一板,正『色』說道。

    “這不勞四夫人掛心了,隻要夫人為在下備好一匹好馬,和一副此人的畫像,在下自會讓此人從世間消失。“韓立不再乎的說。

    “希望如此!”嚴氏輕輕的道。

    “不過在此前,幾位是不是也應該給我一個保證!以確保在下完成任務回來,夫人們不會翻臉不認賬啊!”韓立輕飄飄的說道。

    “閣下要什麼保證?”嚴氏並沒有『露』出什麼不滿,看來早有所預料了。

    “這瓶內的『藥』丸,請幾位每人都服用一顆,至於是什麼『藥』,在下就不說了。反正等我殺了歐陽連天回來時,我用解『藥』換你們手中的寶玉。”韓立『摸』出了一個瓷瓶,放到了桌上,然後冷眼看著嚴氏等人。

    嚴氏二話不說,伸出纖細的玉手抓起瓶子,倒出了一顆碧綠『色』的『藥』丸,然後望了李氏等人一眼,就仰首吞下。

    “好膽『色』!好決斷!真不愧為驚蛟會的當家人。”韓立不禁鼓掌讚道,然後目光又瞅向了其她幾人。

    

Snap Time:2018-08-15 22:32:50  ExecTime:0.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