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二十二章毒殺


    第一百二十二章 毒殺

    “怎麼了?”錢進奇怪的問道,但出於一貫對沈三的信任,他還是下意識的停下了來。

    “剛才上菜的人不是你,原來的人呢?”沈三沒理會胖子的疑『惑』,反而把手按在腰間的刀囊上緩緩站了起來,盯著這上酒的小廝冷冷問道。

    “因為客人太多了,李二給其他廂房跑腿去了,我是替他來的。大爺,有什麼事嗎?”這小廝被沈三這麼一盯,臉『色』唰的一下全白了,驚惶失措的回答道。

    看了此人的這番表現,沈三的神『色』倒緩和了幾分,不過他似乎仍不放心,轉頭向那沈重山懷內的小金芝開口道:

    “金姑娘,這人你認識嗎?真是你瀟湘院的人嗎?”

    “這個……?”這位最紅的頭牌,『露』出了為難的表情,但最終還是有些尷尬的說道:

    “不瞞沈爺,這個人看起來的確很眼生,不過我們瀟湘院上上下下數百口人,奴家沒見過此人,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哈哈!小三,你這不是難為金姑娘嗎?這麼嬌滴滴的大美人,怎麼可能會認識一個下人呢?難道你認為此人是外麵混進來的殺手不成?”沈重山低頭在懷內的豔女身上猛嗅了幾口,滿不在乎的說道。

    “大哥,我們在刀口上混飯吃的,還是小心點的好!”沈三麵無表情,仍死死的看著送菜的青年。

    “嘿嘿!這人腳步輕浮,兩眼無神,一看就是不會武功之人。如若還不放心的話,我倒有一法可立即辨認其真偽,讓大家安心下來。”毒秀才範沮突然間冷笑了幾聲,陰陰的說道。

    他對比自己後入四平幫,卻比他更得沈重山信任的沈三早已不滿,一向以四平幫智囊自稱的他,決定要讓沈三好好出一下醜。

    “哦,有什麼方法?範老弟盡管一試。”沈重山表麵上雖然說的豪氣萬分,但其實卻對自己的小命珍惜的很,因此立即改口,讚同讓範沮一試。

    “這人既然不會武功,若果真想對我們不利的話,也隻有在這酒菜動手腳了。所以讓此人把這酒菜全都試吃一口,豈不就水落石出了!”毒秀才胸有成竹的說道。

    “範兄,好主意啊!小子,先給大爺把這酒喝上一口,然後把菜也吃一下。若是有什麼遲疑,大爺立即把你腦袋扭下來。”黑胖子錢進鼓掌大喜,然後立即衝著進屋的小廝大聲斥道。

    黑衣人沈三一聽範沮此言,覺得此法還真是不錯,就沒有出言辨駁,冷眼旁觀起來。

    至於那沈重山和其懷內的小金芝,就更沒有什麼意見了。

    於是,這送酒菜的小廝,在幾人的關注之下,哭喪著臉,分別喝了一杯酒和夾了幾口菜進了肚子。

    看到這人在吃了酒菜後,一直安然無恙,範沮臉上得意的一笑,他對著沈三大有深意的說道:“看來沈老弟謹慎過頭了,這人真是個下人而已,下次可千萬別再掃大家的酒興啊!”說完,他就夾上幾口新上的菜扔進了嘴,悠然的咀嚼了起來。

    “哼!”沈三哼了一下,並不理會範沮的指桑罵槐,但卻也渾身放鬆的坐回了原位。

    “哈哈!沒事了!原來是個誤會。”沈重山自然知道手下二人的不和,不過這也是他樂意所見的,所以他故作豪爽的“哈哈”一笑。

    “既然隻是個誤會,你這小廝下去吧,這錠銀子算是賞你的了!”沈重山『摸』出了一塊二兩重的銀子,扔給了小廝。

    “謝謝大爺,那小的就告退了!”小廝裝扮的青年一見銀子大喜,歡天喜地的退了出去,並順手關上了屋門。

    “哎呀!沈爺出手可真大方啊,以後對金芝也不能小氣哦!”屋內傳來了小金芝嬌滴滴的撒嬌聲。

    “當然了美人兒,你可是爺的心肝寶貝!隻要伺候好大爺,絕不會虧待你的!來,兄弟們!都喝上一杯,今天不醉不歸!”沈重山的破鑼般的聲音隨之響起,隔著屋門被青年聽得一清二楚。

    門外的青年突然間冷笑了一下,並沒有馬上離開這,而是悄悄站到了附近的屋簷下,如同幽靈般的駐立著不動,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大約一盞茶的功夫後,屋內突然傳來一聲驚恐的叫聲:“有毒!這酒菜有毒,我中毒了!”話音剛落,此人就詭異的大笑兩聲,隨之氣息全無。聽嗓音,正是那黑胖子錢進。

    “賤人!你們竟然謀害本幫主,我要你們的命!”沈重山驚怒的吼道。但似乎已遲了,隨著不由自主的幹笑兩聲後,竟也倒地身亡。

    毒秀才範沮和沈三恐懼的對視一眼後,異口同聲的說道:

    ““那小廝,是他下的毒。”

    “那小廝,肯定有解『藥』!”

    二人立即如火燒屁股一般,把懷內的女子一推,向門口衝了過去。

    但可惜的是,剛來到屋門邊,他們就“哈哈”兩聲,慢慢的滑倒在了地上。

    “看來,那黑胖子喝的最多,所以毒『性』最先發作!而那沈重山喝的也不少所以是第二個。至於那黑衣人和儒生雖然沒喝多少,但我那“笑魂散”毒『性』何其猛烈,隻要有一滴入口,也必死無疑。”青年悠然的想道,然後又等了一會兒,才推開屋門,走了進去。

    隻見屋內此時早已無一活口,連小金芝和其他三名陪酒的女子,也早已氣絕身亡。

    韓立仔細察看了一遍後,確定的確沒活口後,才從屋內飄然而去。

    “想必沈重山被人毒殺的消息傳出後,隻會被人認為是江湖仇殺,不應該惹上什麼大麻煩才是。”韓立在路上輕鬆的想道。

    “這清靈散,還真是好用,隻要事先吃上一顆,不但可以預防百毒,而且對『迷』香之類的『藥』物也有奇效,上次就靠此戲耍了嚴氏等人一把。”他有些古怪的笑了笑,不禁『摸』了『摸』懷內裝著“清靈散”的瓶子。

    韓立一路無人注意的回到了客棧,一進屋就躺到了床上,香甜的睡了起來。

    這是韓立無意中養成的習慣,隻要一幹完某件大事,他就特別的嗜睡,可以在睡夢中好好放鬆身心的疲憊。

    當韓立酣睡不已的時候,沈重山和他三大護法的死,終於被瀟湘院的人發現了,因此當消息傳回到四平幫時,立刻引起了許多有心人的『騷』動。

    沒有人想追查沈重山的死因,因為在嘉元城,弱肉強食是天經地義的事。沈重山也是殺害了四平幫的前任幫主才登上此位的。因此,四平幫剩下的大小頭目,都隻在關心這空出的幫主之位,應該有誰來繼承。

    於是在沒有得力的候選人,誰也不服誰的情況下,一場為爭奪幫主之位的火拚,終於在四平幫內部,在當晚爆發了。

    結果等第二天早上,那些底層、未曾參加火拚的普通幫眾起來時,驚訝的發現,整個四平幫竟然落到了一個毫不起眼的小頭目孫二狗身上。

    這孫二狗竟然在一個晚上,就殺光了所有反對他的其他高層,在沒人敢站出來反對的情況下,順利的登上了四平幫幫主之位,並且在第二天,就發帖給了西城的其他幫會,確認了他繼承幫會的事實。

    而整件事的幕後策劃者韓立,在睡足一頓好覺後,出現在了墨府中,仍是那幢很別致的小樓,麵前也還站著嚴氏等幾位美夫人。隻是在她們身後,多出了在嘉元城豔名在外的三位大美女——墨氏三嬌。

    墨玉珠和墨彩環,韓立都已見過了,因此他的目光多集中在了墨大夫的義女——墨鳳舞身上。

    墨鳳舞是一位有著鵝卵形臉蛋的黃衫美女,看上去有十六七歲的年紀,整個人長的非常秀氣,給韓立一種嬌小鍾靈的感覺。

    此時的墨鳳舞,因為一直被韓立盯著看,所以有些羞澀的低下了頭,『露』出了雪白細膩的修長脖頸,讓韓立不禁暗自吞咽了好幾口。

    “韓公子,不要再這樣『色』『迷』『迷』的看我家鳳舞了!我們鳳舞臉皮可薄得很!我們是不是該繼續昨天的話題了!”三夫人狐媚的一笑後,嬌聲對韓立說道。

    

Snap Time:2018-07-16 18:41:48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