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一十四章燕歌癡情


    第一百一十四章 燕歌癡情

    韓立總算在墨府後宅的廂房內安歇了下來,墨彩環識趣的並未在這兒多待,就很快告辭回去了,她那種忽然間十分淑女的樣子,倒讓韓立有些意外。

    因尚弄不清墨府的人對自己持什麼態度,不知是否還有危險?所以韓立一晚上都沒有真正入睡,隻是在床上稍打了個小盹。

    而到了第二天早上,韓立正在朦朦朧朧時,屋外傳來了“砰!砰!”的敲門聲。

    “難道是小妖精來了?”韓立皺了下眉,但隨後就輕搖了下頭。”這麼平穩感的敲門聲,決不像墨彩環的風格。但知道自己住在這的人,應該沒有幾個。”

    韓立帶著一點疑『惑』,稍微找條手巾洗了把臉,就把屋門打開了,外麵站著一位濃眉大眼的二十來歲青年。

    這青年一見韓立出來,上下瞅了韓立一通後,就一抱拳非常熱情的招呼道:“是韓師弟吧!在下燕歌,算起來也是閣下的大師兄!”

    “燕歌!”韓立腦中想起了此人的信息,這人是墨大夫的大弟子。

    “!為兄雖然是師傅的第一個弟子,不過資質可不怎麼好,沒有得師傅的多少真傳,讓他老人家蒙羞了!”燕歌非常直爽的對韓立道。

    韓立一見青年如此坦然,心中不禁對此人有了好感,於是連忙回禮道:“燕師兄早啊!請進屋說話吧!”

    “不用了,幾位師母叫我來此的,她們老人家有事找韓師弟,要師弟過去一趟。”燕歌擺了擺手,笑著說道。

    韓立一聽,愣了一下,但隨即就點頭答應了,並帶上屋門和燕歌並肩而行。

    燕歌對韓立的事大感興趣,一路上毫不遮掩的問這問那,對一些越州的風土人情也很好奇,追問了不少。

    當二人經過後院的花園時,竟然意外的遇見了一對青年男女——正是韓立昨日遠遠望見過的墨玉珠和吳劍鳴。他們二人正在園中並立而行,一副郎情妾意的模樣,這種感覺讓韓立很不爽,仿佛是自己的東西被人搶走的感覺。

    對麵二人顯然也發現了韓立等人,就主動向他們迎了上來。等到雙方接近時,墨玉珠對貌不起眼韓立隻是一掃而過,並未說什麼。而那個吳公子卻疑『惑』的打量起韓立來。

    “燕師兄早啊!這位小兄弟看起來很眼生,不知是哪位高人的弟子?”吳劍鳴笑著問道。

    “……”

    韓立本以為身邊的燕大師兄會主動替自己打掩護,接過對方的話頭。誰知等了半天,都沒聽見身旁之人的聲音,這讓韓立愕然起來,他不禁扭頭看了燕歌一眼。

    結果,韓立給氣的無語了。

    此時的燕師兄,竟然一臉的癡『迷』,正呆呆的望著墨玉珠墨大小姐出神,完全進入到了忘我的境界,如何還能對吳劍鳴的話做出反應!

    “小弟是三夫人的遠房堂侄,奉父母之命來看望三夫人的,順便想求夫人給謀個差事!”韓立無奈之下,隻好轉過頭自己赤膊上陣,他故意裝出了不好意思的害羞模樣,低三下四的說道。

    “哦,這樣啊!”吳劍鳴隻聽了韓立第一句話,就徹底對他失去了興趣。這也難怪,韓立的外表也太不起眼了,並且還沒有習武之人的特征,這怎能不讓吳大公子看走了眼。

    此刻吳公子反而掉頭,對燕歌這種對墨玉珠的癡癡表情大為不高興,臉『色』沉了下來,畢竟身邊的美人可是他名義上的未婚妻。

    如今的韓立離墨玉珠比較近,所以對方臉上的表情全都收入了眼。她微皺著眉頭,臉上有些不愉之『色』,顯然對燕歌的這種明目張膽的愛慕很是不耐。

    “燕師兄,若沒有什麼事,小妹和吳公子就先告辭了。”墨玉珠杏唇微張,冷冷的向燕歌微施一禮,就移動嬌軀離開了此地,而那吳劍鳴衝燕歌哼了一聲,什麼話也沒說,追了下去。

    韓立瞅著二人漸漸遠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笑意,然後他回過頭來看了下那位燕師兄,結果發現對方仍直直的望著人家遠去的方向呆立著。

    韓立歎了口氣,這位還真是個癡情種子!隻是怎麼看,那位墨大小姐也不像對他能有好感的樣子,恐怕對方也已被他癡纏的怕了。

    韓立使勁在燕歌的肩頭拍了一掌,讓他身子一振,臉上的茫然之『色』頓時消失,總算從癡呆中清醒了過來。

    “不好意思,讓韓師弟看笑話了!”恢複了理智的燕歌,滿臉通紅,對自己的出醜大為羞愧。

    “沒什麼,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是男人的本『性』,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韓立微笑著開解道。

    燕歌聽了韓立的話,並不覺得釋然,反而苦笑了一下,緩緩說道:

    “不瞞韓師弟,從小我就和玉珠一塊長大,這期間雖然說不上什麼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但也有了很深的感情。但可惜的是,長大後的玉珠似乎對我隻有兄妹之情,而無其他的意思,因此在被她幾度拒絕之後,我就再無他想了,隻是希望她找個好夫君,能讓她一輩子幸福!可如今一見到玉珠,我還是無法自拔,不知不覺就會像這樣出醜!”燕歌說到最後一句話時,有了幾分自嘲的味道。

    韓立聽了對方的話後,不再開口,反而用一種像看珍稀古董的目光重新打量起了燕歌,他以前隻是從書本和各種故事中聽說過這種情種,可重未想過會有親眼目睹的那一天。

    如果對方說的是真心話,那他不知是該欽佩對方的癡情,還是應該暗罵對方太傻!

    在後麵的路上,韓立故意用其它話題引開了對方的思緒,讓燕歌的心情恢複了正常。兩人又說說笑笑的來到了韓立昨夜待過的小樓,在那墨大夫的幾位夫人正隆重的等待韓立的到來,準備給韓立一個大的驚喜。

    

Snap Time:2018-04-27 12:52:29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