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零八章夜入墨府


    第一百零八章 夜入墨府

    墨府的後院是個不小的花園,麵種了許多罕見的花草,雖然因天『色』昏暗而看不清,但那濃濃的花香,還是直沁人心肺,讓韓立不禁深吸了一口氣。

    “咦!韓立突然輕呼了一聲,雖然這些花香濃鬱撲鼻,但他還是分辨出了熟悉的『藥』草之香。

    “有人在這種植草『藥』。”韓立輕笑了起來,這種熟悉之極的味道,讓他對種植之人大感好奇,看來墨府是有人繼承了墨大夫的醫術。

    韓立不敢再耽擱下去,就順著園中的小路,往還有燈火的地方慢慢潛去。

    一路之上,韓立發現了數處掩藏很深的暗哨,若不是他識覺過人,還真不易發覺他們。看來墨府的戒備,嚴密的很。

    不過既然被他給識破了,那繞過這些崗哨對他來說,就是輕而易舉的事。

    韓立在一幢二層的小樓前,停了下來。

    之所以會選上此處,他也隻是發覺此樓的警衛要比其他地方森嚴的多,足有二三十人守衛在此附近。

    韓立看著小樓的二層還燈火通明,知道麵應該有墨府的重要人物還未曾入睡,正好適合自己查探一番。

    於是,他趁著夜『色』身形快如閃電,一晃之下,人就飛快的到了樓下,然後雙腳一用力,輕巧的翻上了二樓,整個過程一瞬間就完成了,那些四周的明崗暗哨,絲毫未曾注意到韓立的入侵。

    韓立緊貼二樓的屋子牆壁而站立,讓身形全都隱入到陰影之內,然後豎起雙耳仔細傾聽房內的情形。

    借著自身超人的聽覺,韓立聽到了屋內有女子在說話,看來並不是隻有一人在此屋內。

    “長平鎮秘舵,解送來銀子七千三百兩。”

    “落穀鎮秘舵,解送銀子五千八百兩。”

    “藍月鎮秘舵,解送銀子一萬五百兩。”

    “五領鎮……”

    ………………

    “這些就是上個月,暗舵們送來的銀子,基本上比往年這時少了四分之一還多。”

    一陣悅耳的女子聲音傳入到韓立耳中,這聲音清亮而有活力,一聽就是位年紀輕輕的女兒家,隻是她最後一句話大有不滿之意。

    “娘,這些暗舵的負責人,膽子也越來越大了!解送的銀子一個月比一個月少。”這女該生氣的說道。

    “我知道了,心有數!”另一個低沉富有磁『性』的女聲響起。

    “難道是是墨氏三嬌之一?”韓立精神一振,覺得自己運氣不錯,屋內的另一人看來是墨大夫某位夫人了。

    “你老說有數,難道不能想些辦法整頓下嗎?照這樣下去,那些暗舵早晚會不把我們總舵放進眼的!”年輕的女孩抱怨道。

    “我如今並沒有很好的辦法!要知道暗舵的力量,一向是由你五娘獨自掌管的!墨府其他人根本『插』不上手去!”女人無可奈何的回答道。

    這句話一出,屋內頓時安靜了片刻。

    過了好一會兒,才又傳來年輕女孩不甘的聲音:“娘,難道真的讓五娘一直霸占那些暗舵的力量嗎?要知道,自從前幾年馬叔他們鬧分立,再加上其他勢力的打壓後,暗舵的力量就已經成了我們驚蛟會最大的支柱了。娘你既然是驚蛟會的代理當家人,那這股最大的力量當然也應由你控製啊!”

    “話是這麼說不錯。但當年你爹離開時,把這暗舵交給的畢竟是你五娘,我實在是沒有借口去『插』手。而且你五娘現在每月都把暗舵大部分利銀上交給了總舵,我就更不好意思再過問了!”女人淡淡的說道。

    “可我們驚蛟會本來就很弱了,如果再不把力量整合起來,怎麼還有希望東山再起呢?爹也真是的!既然把驚蛟會的事交給娘你處理了,為什麼還要把暗舵再專門交予五娘了!”年輕女孩的聲音怨氣十足,顯然對她口中的爹大為不滿。

    “別胡說!你爹這樣做,自然有他的深意。豈是你這個做子女的『亂』加評論的!”女人嚴聲訓斥了女孩一頓。

    “知道了,我認錯還不行嗎?看來娘對爹還真是癡心不改啊!”女孩似乎對此習以為常,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反而開口取笑起她母親來。

    “你這孩子……”女人對這女孩溺愛異常,隻能苦笑著不語了。

    韓立這時已經肯定,屋內的女人就是他要找的嚴氏,女孩則應是其與墨大夫所生的墨彩環,看來他真的很幸運,竟然一下就找對了地方。

    韓立伸手『摸』了『摸』貼身藏著墨大夫親筆信和那個信物,就準備現身和這二人見麵。

    “娘,那個冒牌貨真討厭!今天在後花園碰到我,竟然對我大獻殷勤,極力賣弄他那幾分文采,一副自認為文武全才的樣子,真讓人討厭!”女孩突然撒嬌般的說出了一句,讓韓立大吃一驚的話來,讓原本邁出的一腳,又不覺的縮了回去。

    “你對那個姓吳的客氣點,畢竟他現在名義上是你未來姐夫,別讓他看出破綻來!”嚴氏聞言鄭重了起來,有些嚴厲的說道。

    “咳!大姐整天都被此人糾纏著,還裝作對其動心懷春的樣子,真是難為死大姐了!要是換作我,早就一劍砍翻了他。”女孩感歎的說道。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雖然我們知道姓吳的是個假貨,並且也已查明了他底細,但為了多爭取些時間,也隻有犧牲你大姐的名譽,和此人虛偽拖延了。畢竟敵人聲勢太大,如果知道不能巧取我們的話,恐怕會立即發動強攻,我們決沒有勝算啊!”嚴氏的聲音充滿了倦意,話透『露』出了心力交瘁的味道。

    

Snap Time:2018-04-23 19:32:22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