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零七章墨玉珠


    第一百零七章 墨玉珠

    韓立當然不知藍衣人和黃衫人的對話,他還再為自己逃過一劫而慶幸,雖然對那藍衣人的視若無睹也有些氣惱,但很清楚兩者間實力懸殊的韓立,還是大有逃脫升天的感受,渾身上下都輕鬆了許多。

    經過藍衣人這一攪和,韓立的心無法再靜下來,原來平和的心境一去不複返了。他歎了口氣,站了起來,準備結賬離開酒樓。

    這時樓外的大街上,突然傳了一陣若有若無的馬蹄聲,而且由遠及近,越來越清晰起來。

    韓立精神一振,原來站起的身形又坐了回了原位,並把目光重新向街麵上望去。

    根據孫二狗的情報,這馬蹄聲應該是墨府大小姐墨玉珠從城外歸來了。

    聽說這位墨府千金從小不愛女紅,隻愛舞槍弄幫,並且從驚蛟會高手那學會了一身不弱的本領。

    最讓人張目結舌的是,這位墨府小姐竟對打獵這本應是男兒的活動特別的酷愛,三天兩頭就要騎馬到城外樹林大肆活動那麼一圈。因此惹得許多追求此女的公子哥們,也天天架鷹驅犬的追尾在其後,希望能近水樓台先得月,獲得此女的好感。

    當然,那位吳公子來了以後,自然也不出意料的加入到這一活動中來。

    當韓立聞知這些消息之後,對這位墨玉珠小姐也大為好奇,必定一位這麼有『性』格的女兒家可是很少見的,希望此女不會讓他失望。

    現在十幾名騎著各『色』駿馬的人,從大街的一頭急奔而來。為首的兩人是一男一女,男的是名劍眉朗目、身材修長的英俊青年,女的則身穿火紅獵裝、頭披紫『色』鬥篷,無法看清其嬌容。

    眨眼間,這些騎馬之人就越過了香家酒樓的門前,從韓立的眼前衝了過去,最後在墨府的門前停了下來。

    原本分站兩側的勁衣大漢,立刻有一位滿臉麻點的迎了上去,他衝著為首的男女恭敬的稱呼道:

    “大小姐、吳公子,你們回來了,今天的收獲如何?”

    “還不錯!湯二,把馬牽走,再把這些野味處理一下。”身穿獵裝的女子脆聲說道,並伸手把頭上的鬥篷摘了下來,『露』出了一張驚心動魄的豔麗臉蛋,然後從馬上輕輕一躍而下。

    “是的,小姐!”這名叫湯二的漢子似乎不敢多看此女的豔容,急忙接過了韁繩向宅院偏門走去。

    雖然離墨府大門有些距離,但韓立在樓上仍從側麵把此女的麵容看了個七八分,他不禁深吸了一口氣,那晶瑩似雪的肌膚,挺直小巧的瓊鼻,烏黑明亮的眼睛,紅亮誘人的杏唇,沉魚落雁、羞花閉月大概就是這樣子了。

    “此女就是墨玉珠了!怪不得能惹得整個嘉元城的公子哥為之瘋狂,國『色』天香、傾國傾城就是對她的最好注釋。”韓立心不由的想道。

    那英俊青年和身後的男女這時也紛紛下馬,其中自然也有人也把馬引了過去。

    那青年微笑著走到墨玉珠跟前,低聲說了幾句什麼,引的這位墨小姐臉上一片緋紅,輕捶了青年肩頭幾下,接著羞澀的白人青年幾眼,然後玉足一跺,一溜小跑的進了大門。而那青年一笑後,也風度翩翩的走了進去。

    “這人就是吳劍鳴?倒還真會哄女孩,並且長的也可以嘛!”韓立酸酸的想道,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若論相貌,自己恐怕拍馬也趕不上對方。

    “而且看起來,那墨玉珠和這位吳公子相觸的不錯,感情很深啊!”他又皺了下眉,覺得此事可能不像自己想的那麼好處理。

    “不管怎麼說,那暖陽寶玉一定要弄到手,而且要抓緊。畢竟身上的陰毒非同小可,說不定它會提前爆發!”韓立顯得有些憂心忡忡。

    他再深深的看了墨府一眼後,就喚來了小二,結了帳離開了酒樓,回到了自己下榻的客棧。

    韓立在客棧內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後,還是決定采用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準備單刀直入。

    他打算夜悄悄的去見那位主持驚蛟會的嚴夫人,然後用墨大夫事先留給他的信物,直接去揭穿那位冒牌貨取信於墨府,至於怎麼拿到那寶玉,則隻有見機行事了。

    既然決定已下好了,韓立也不再瞻前顧後,他老實的在房內閉目養神,為晚上的行動做準備。

    不過在此期間,那位墨玉珠的豔麗麵容老時不時的浮現在他腦海,怎麼趕也無法完全消散去。

    “難道自己喜歡上了這女子了?”韓立有些不自然的想道。

    但隨後他又自我安慰了一下:“一個長的如此漂亮的女子,自己被其吸引也是很正常事,並不一定就是喜歡啊。”

    作為一個半隻腳踏進了修仙之途的人,韓立雖然在男女事情上一片空白,但仍然下意識的避免男歡女愛之事的發生。

    到了午夜三更時分,韓立換上了一身漆黑的衣服,偷偷溜出了客棧。

    他一路上從他人房頂上輕輕飄過,無驚無險的避過了巡更之人,來到了墨府院外。

    他圍著宅院轉了一圈後,還輕笑一下,化為了輕煙,在幾名守衛的眼皮下,進入到了墨府的後院,而那些警衛絲毫都未曾發覺到有異常。

    

Snap Time:2018-04-21 04:28:19  ExecTime:0.215